小说武士 > 邪气前夫,一吻到底 > 第1815章:与之终老 全文完

第1815章:与之终老 全文完

<!--内容开始-->    叶显东强打起精神:“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他已经过了最浑的年纪,知道叶世卿、叶起澜和叶家脱离关系后,整个叶家只有他支撑着。
  
      他想要证明给世人看,他叶显东也不是那么差。有他在,叶氏不会垮。
  
      等其他叶家人都下楼的时候,叶显东已经恢复了正常,看起来和平常一般无二。
  
      只有叶灵看到了叶显东昨晚的狼狈不堪,也只有她知道叶显东的心情有多差。
  
      但是,所有的不好都会过去,时间能冲淡一切,包括叶显东的不甘心。
  
      日子一天天过去,乔桥和叶世卿的婚礼越来越近。
  
      乔桥特别的紧张。其实她已经嫁过一次。次的婚礼这一次更隆重,全城权贵云集,当年乔家也是豪门大家,乔叶两家的联姻,曾经轰动一时。
  
      那时的她每天都在盼着嫁给叶显东的日子尽快来临,而现在,在婚礼举办前已为叶世卿生下了小包子。
  
      再加叶世卿和叶显东的身份,说起来,她还是觉得有点匪夷所思,因为她居然先后嫁给叶氏兄弟。
  
      一是因为要跟叶世卿举办婚礼她很紧张,二则是因为她怕在婚礼看到众人异样的眼神。
  
      乔桥的紧张,叶世卿看在眼。
  
      离婚礼还有两天,这天他在吃完晚饭后,特意拉着乔桥聊天解闷儿,后来才不着痕迹地导向正题:“小桥,关于婚礼你无需紧张。宾客都是我以前的朋友和战友,还有是四儿的一些好友也会现身。今时不同往日,我跟叶家脱离关系,所以你根本没必要害怕,因为不会有流社会圈那些喜欢攀或喜欢嚼舌根的长舌妇出现。”
  
      “真的吗?”乔桥闻言松了一口气。
  
      “这种事我怎么可能骗你?我自己都还在创业,哪有钱去请权贵来出席我们的婚礼。都是一些自己的朋友,所有人都会真心祝福我们喜结连理。”叶世卿轻捏乔桥的脸,觉得这女人有时喜欢把简单的事情想复杂。
  
      因为叶世卿打了一剂强心针,乔桥这天晚睡了一个好觉。
  
      周六那天,天清气朗,所有宾客齐聚于青木园。
  
      是的,这一次乔桥和叶世卿举办婚礼的场地,直接在青木园举办。
  
      据苏红杏的说法是,当初她结婚时,乔桥没能出现,这一次乔桥结婚,她得在自己家看着乔桥出嫁。
  
      乔父乔母也回来泰城观礼,看着乔桥终于还是和叶世卿走到一块儿,他们也是由衷高兴。
  
      看叶世卿的样子,很宠乔桥,这足够了。
  
      乔桥在乔父的带领下,缓缓步近站在主席台的叶世卿。
  
      如叶世卿所言,这一次的宾客并没有太多,都是叶世卿认识的人,还有一些是乔家的世交,另外一些宾则则是叶起澜的商业伙伴和朋友。
  
      所以,这样的婚礼不可能有人出现捣乱。
  
      叶世卿看着乔桥身穿婚纱朝自己走来,眉眼染笑。这是他以后要共渡一生的女人,是他孩子的母亲,是他此生最爱的女人。
  
      乔桥被叶世卿火热的眼神看得脸红心跳,她没敢和叶世卿对视,别开了视线。
  
      主婚人见新郎倌和新郎子已位,开始宣誓前的台词。
  
      婚礼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当,正当叶世卿想说“我愿意”的时候,叶显东的声音凭空响起:“等等!!”
  
      乔桥转眸看向叶显东。因为之前没看到叶显东的身影,她还以为叶显东不来了。
  
      当初特意写了一封请谏给叶显东,主要也是为了让叶显东对她彻底死心。
  
      她万万没想到,叶显东出现在婚礼,很可能会来搅局。
  
      叶世卿的脸色微微一沉,但到底是见惯大场面的人,他很快恢复淡定,看向缓步走近的叶显东:“老三,你是特意来观礼的吗?”
  
      叶显东没有接话,他专注地看着乔桥。
  
      叶显东目不转睛的样子,让乔桥心里七八下。
  
      因为有很多宾客在场,自己的父母也在一旁,乔桥不敢把事情闹大。她假装淡定,问道:“叶显东,你有事吗?”
  
      叶显东依然直勾勾地看着她,像是听不到她说话。她见其他人都在窃窃私语,苏红杏那家伙也不来帮忙,和叶起澜坐在一起,两人一副看好戏的姿态。
  
      这下她知道,指望苏红杏是不可能了。
  
      “叶显东,我正要举办婚礼,有什么事等我和叶世卿婚礼完后再说好吗?”乔桥压低声音道。
  
      因为叶显东的身份太特殊,是她的前夫,又是叶世卿的弟弟。如果在此后传出叶氏兄弟因为争抢她而演了一出闹剧,很难看。
  
      “二哥,我想借用小桥几分钟,跟她说几句话。不会耽搁你的婚礼,你可以放心把她交给我。”叶显东看向叶世卿道。
  
      叶世卿不知道叶显东要干什么。虽然他不愿意看到叶显东跟乔桥独处,但目前来说,他也不能当着这么多的面赶走叶显东。
  
      最后他假装大方地回道:“小桥,别耽误太长时间,你和老三聊几句回来举办婚礼。”
  
      乔桥应了一声,便下了主席台,跟叶显东去到人较少的位置。
  
      叶显东对乔桥说道:“小桥,你低一下头。”
  
      乔桥不知道叶显东要干嘛,依言低了头。下一刻,叶显东把她脖子的项链给取下了。跟着,他又给她戴了另外一条精美的项链。
  
      项链很漂亮,做工很精致,形状也特别好看。
  
      乔桥摸项链,讷讷道:“你这是……”
  
      “以前一直没机会送你礼物,你要结婚了,我想起自己突然连一件像样的礼物都不曾送你,特意赶了过来,希望你戴着它,嫁给我二哥。我相信,二哥会宠你爱你一辈子,你嫁给他,会很幸福的。”叶显东看着乔桥,一字一顿地道。
  
      有很多事情他来不及对她做,也有很多话来不及对她说。
  
      乔桥有点犹豫。自己戴着前夫给自己的项链,嫁给叶世卿,叶世卿不会生气吗?她下意识想拒绝:“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不能收……”
  
      “小桥,这是最后一次了,你帮我完成我的心愿好吗?我是想送你第一件礼物,也是最后一件,以后再不会有了。”叶显东真诚地道:“也许,我以后也不会再打扰你的生活,彻底走出你的世界。这样的话,你会觉得解脱吧?”
  
      叶世卿和乔桥的世界里,他是多余而令人厌弃的存在。叶世卿每次看到他都如临大敌,乔桥看到他也是绷紧神经。
  
      他何尝不知道自己频频找乔桥这种行为构成了骚扰,偏偏他又忍不住想来看一看她。
  
      “叶显东,你别这样,我,我……”乔桥有点手足无措,怔忡地看着叶显东。
  
      她还是感激叶显东突然间放了她自由,也感激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叶显东选择牺牲自己的声誉,保护她和她的孩子。
  
      以前她曾经真心实意爱过叶显东,现在她是打从心底里感激叶显东。
  
      “你什么都不用说,我都明白。我是真的想开了,想我叶显东也是风流倜傥的人物,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你姿容不够出众,性子又太过木讷,不合我的胃口。看你和二哥结婚,以后我也要成家立业,争取三年抱俩……”
  
      叶显东这番话,让乔桥忍不住弯起唇角。
  
      见乔桥终于笑了,叶显东端正颜色道:“看二哥的样子,你再不回到他身边,他会冲过来拉你。”
  
      乔桥笑着答应,快走近叶世卿的时候,她又回头看向叶显东:“叶显东,你也要加油!我相信你会遇到一个适合你的女人,并与之终老。”
  
      “小桥,我祝你和二哥白头偕老,恩爱不疑!”叶显东一字一顿地道。
  
      乔桥回到主席台,叶世卿看到乔桥脖子的项链,眸光微闪,却也没有任何表示。
  
      婚礼继续进行。
  
      叶显东站在台下,看着台的新人宣誓要对彼此忠诚,要相互扶持一生一世。
  
      他想起了那场他和乔桥的婚礼,怪的是,当时他都没有仔细看乔桥的脸,现在却仍然记得那年乔桥为他穿婚纱的模样。
  
      这么些年过去,乔桥身边的叶显东,换成了叶世卿,他们终于还是走了永远不会相交的两条路。
  
      叶显东看着叶世卿抱着他娇美可人的新娘子了婚车,他们似乎是已经准备好了渡蜜月的地方,所以迫不及待要去渡蜜月。
  
      他恍然,他和乔桥并没有渡蜜月。甚至在洞房花烛夜,他都没有回他们的新房,而是在外面跟其他女人厮混。
  
      这样的叶显东,哪个女人能忍受?
  
      看着婚车离开的方向,叶显东失神许久,黯然转身,正欲离去,却和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正面对眼。
  
      北川?
  
      他怎么会出现在乔桥和叶世卿的婚礼,他不是很久以前出国了吗?甚至在苏红杏和叶起澜的婚礼,北川都没有参加。
  
      很快他想明白一件事,北川今天突然出现,不是来观礼,而是来看苏红杏。
  
      不知道两年后,他会不会像北川一样,偷偷摸摸地站在不起眼的角落,看着那个自己曾爱而不得的女人伤神。
  
      是了,他甚至忘了告诉乔桥,虽然叶显东很浑很花心也很下流,但他仅有的那点真心,都给了她……
  
      叶显东离开了青木园,北川却还在原地徘徊不止。
  
      他站在这里许久,没人发现他的存在。他回国是为了参加一个重要的会议,本来泰城之行不在他的计划当。
  
      但是,听到乔桥和叶世卿刚好要在青木园举办婚礼的时候,他突然想起苏红杏和叶起澜办婚礼的那一年,也是在青木园举办。
  
      突然想来看看她,哪怕只是一眼。
  
      他远远看到了苏红杏,岁月在她脸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反而只让她变得艳光四射,美得让人心折。
  
      她身边有一对漂亮而精致的儿女,小布丁俨然是一个小号版的苏红杏,这让人不得不感叹造物者的神,因为它造出了另一个小小的苏红杏。
  
      看到小布丁,他好像看到了小时候还在流鼻涕的苏红杏。
  
      至于小钉子,粉雕玉琢,像是照着模子刻出来的小小美男子,非常可爱。
  
      他以为过了两年时间,他已经淡忘了苏红杏,淡忘了叶起澜。可是再面对这幸福的一家子,他仍然嫉妒叶起澜,仍然喜爱着苏红杏……
  
      苏红杏总感觉有人在偷窥自己,她循着视线强烈的视线看去,那边都是来喝喜酒的宾客,似乎没有什么不妥。
  
      叶起澜发现苏红杏在走神,循着她的视线看去:“在看什么?”
  
      苏红杏摇头:“没什么,今天的客人还蛮多的。”
  
      不过新郎和新娘举办完婚礼跑去渡蜜月,这些客人都要她和叶起澜来招待,好像她又结婚了一次。
  
      “你少喝点,今天你可不是新郎倌。”苏红杏叮嘱叶起澜道。
  
      叶起澜对苏红杏轻挑修眉:“我每晚都是最性福的新郎倌!”
  
      苏红杏噪红了脸:“你说话能正经点儿吗?”
  
      “老婆,你害羞的样子真美。”叶起澜一时情动,很想抓过苏红杏,找一个没人的地方把她吃干抹净。
  
      苏红杏一眼看穿叶起澜的龌龊心思,她轻咳一声:“禽兽!”
  
      这光天化日之下,净想着床之事,也叶起澜的思想会这么龌龊。
  
      苏红杏全部注意力都集在叶起澜身,没发现北川从人群之后探出头。
  
      他看着苏红杏眉目含情的样子,看到叶起澜看她时的宠溺眼神。
  
      早已知道他们婚后生活得很幸福,如今亲眼见证了,他是不是该彻底死心?
  
      思及此,他不禁苦笑。
  
      原来这两年在国外,他并没有对苏红杏死心,还妄想有一天她会发现叶起澜没她想的那么好,或许她可能离开了叶起澜,或许他有机会夺得她的芳心。
  
      北川黯下眉眼,知道那些都不过是妄念。他戴墨镜,穿过宾客人流,消失在人群的尽头……
  
      苏红杏回眸间,看到了北川的背影。
  
      虽然长时间没见到北川,但她还是一眼认出了他。
  
      原来是北川。
  
      他来了,又走了。
  
      本到这里全部完结了。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明天是六一儿童节,提前一天祝宝宝们儿童节快乐,哈哈。有兴趣的可以继续追看千的新临时老公,吻慢点,没兴趣的亲此别过,将来有缘再会。<!--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