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极赋 > 第五章 一人一骑入北斗

第五章 一人一骑入北斗


  翌日清晨。
  大日东升,早饭过后,元正便跟着忠显王柳苍岳前往大梁城了。
  没有大摆宴席,没有礼乐大放,身为庶子,又是赎罪之身,送别仪式搞的太浓重自然不合适。
  到头来,只有武王元铁山和军师陈煜以及些许府将为元正送行,送至三十里过后,武王便率众折返。
  “元正侄儿此行必有收获啊。”陈煜柔和笑道。
  他也是想让武王宽心几分,北斗山脉属于妖兽的地界,妖兽与人族之间的恩怨从上古至现在,双方之间的流血战争已经数不胜数了。
  有不少人族死在了妖兽的领地,也有不少妖兽死在了人族的强弩之下。
  双方的恩怨,早已经是化不开的死结。
  元铁山苦涩笑道:“正儿年方十五,恰好到了舞象之年,我以为他永远都不会在舞象之年按照惯例去历练自身,没想到我元铁山的三个儿子,都曾在舞象之年外出历练了,偏偏正儿这一次最为凶险。”
  陈煜不知道如何安慰,他知道武王的心里很难过,一朝事发,竟然牵连出这么多事情,一直想要保护的小儿子,最终还是逃不开命运的眷顾。
  半路上,元正一席玄衣,腰间佩刀,胯下乃是万里烟云照,看上去倒也有几分锦衣将军的风采。
  就连柳苍岳都微微侧目,脸色不是很好的说道:“小子,你腰间的那柄短刀应该名曰断魂吧!?”
  断魂,比寻常匕首略长,比仪刀略短,有些四不像。
  形式精美,刀刃锋锐至极,可轻易穿金洞石,便是遇到浑身覆麟的蛟龙,也能轻易破开逆鳞,乃是武王府一代名锋。
  元正底气不是很足的回道:“没错,就是断魂!”
  柳苍岳道:“你的佩刀是一柄好刀,你的坐骑也是好坐骑,羡慕。”
  言外之意就是元正根本不配拥有名锋断魂,以及坐骑万里烟云照。
  万里烟云照近乎是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坐骑。
  介于麒麟和龙马之间。
  龙头,虎背,蝎尾,脚掌周围毛发,呈祥云之状,浑身覆麟。
  眼眸中,有火焰焚烧。
  雄者,肋生双翼,可御风而行,展翼于天宇。
  雌者,体态略小,并无羽翼,却可日行万里。
  无论雌雄,都有万人敌之战力。
  品相可比肩麒麟白虎,战力盛于蛟龙,成年之后的万里烟云照,能真的做到一人一骑,抵挡十万兵。
  本身也是高等灵兽,比之忠显王的黑水麒麟兽,都要略高出一个档次。
  柳苍岳也是真的羡慕元正年纪轻轻的,就能胯下万里烟云照,还是雄性。
  武王共有七头万里烟云照,都是有主之物,而元正胯下的万里烟云照,则是三年前老烟云照下的崽子。
  幼崽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便是他的主人,为了让元正拥有一头烟云照,武王当初可是排除万难,杀人无数,才让元正有了今日的风光。
  以往无论是狩猎南山,还是游玩江河,元正都骑着它。
  不过元正胯下的万里烟云照还未成年,可透漏出的王者之气,已经让柳苍岳的黑水麒麟兽以及贪狼十八骑的嗜血巨狼多有不适之处。
  而万里烟云照更让世人羡慕的地方在于,一旦认定了一个主人,便是一生一世,再无更改,主人若死,烟云照绝不独活。
  一行人都胯下高等坐骑,不出两日功夫,就到了大梁境内。
  柳苍岳当然没有要将元正带到自己的王府招待一番的意思,派出一小队贪狼骑护送柳青诗回了王府,紧接着,就带着元正前往北斗山脉。
  对于这样的无缝连接,元正也是有苦不能说。
  北斗山脉,绵长巍峨磅礴,在大魏王朝境内,属于较大的妖兽山脉。
  眼下和别国尚无战事,忠显王的主要重任就是制衡北斗山脉里的妖兽,曾和北斗山脉里的兽王有所协议,互不侵犯。
  可到了新老兽王交替的阶段,以前的协议很有可能作废,按照妖兽的惯例,新的兽王登基之后,必会带着部众来到人族境内打秋风,壮大自己的声望,彰显自己的能力。
  这是妖族的传统,亦是柳苍岳最为担心的事情。
  之所以生拉硬拽将元正进入北斗山脉,一方面是为了给自己女儿出一口恶气,另一方面,一旦到时候兽潮爆发,也能借助元正的身份,让武王出一份力。
  一眼看过去,北斗山脉壮阔磅礴,气势吞天,让人忍不住怀想山脉深处,是否已经出现了真龙血脉或是白虎战神。
  如今局势不算彻底明朗,忠显王在这个时候派出部下前往北斗山脉,一旦被发现,那可就是挑动了妖族和人族之间的战役。
  当然,元正若是被发现的话,还能让武王元铁山背个黑锅。
  故此,柳苍岳当下的心态也是光脚不怕穿鞋的。
  “大侄子,这刺探敌情的任务,可就交给你了,你身上的担子很重哦。”柳苍岳阴险的笑道。
  元正深呼吸一口气道:“我必然不会让王爷失望的。”
  柳苍岳笑而不语,等着看元正的好戏。
  元正行过抱拳之礼,便骑着万里烟云照就进入了北斗山脉。
  外围地区,一般没有过于强大的妖兽,顶多只有一些速度较快侦查敌情的妖兽,不过在当下这个时间段里,北斗山脉内部的情况较为复杂。
  外围的妖兽,也偷偷撤退了不少,不然的话,柳苍岳还真的不敢让元正就这么去北斗山脉的。
  “扛把子,你的眼睛比我好使,注意观察,咱们这一次只是刺探敌情,不是来搞事情的,能避开的妖兽就尽量避开。”元正轻声道。
  他给自己的坐骑取名叫扛把子,万里烟云照倒也能担负得起这个名号。
  扛把子昂起龙首轻声嗡鸣了一两声,这就是高等灵兽坐骑的好处,明事理,通规律,知主人心意。
  山脉外围,随处可见参天古树,一股阴凉湿润的气息扑面而来。
  妖兽山脉里最让人担心的不只是妖兽,些许花草树木,本身就带有剧毒,一不小心沾染上,也逃不过一个死字。
  至于有些强大的妖兽,战力绝强不说,还懂计谋兵法,风水山势,极为难缠。
  不过就当下来说,元正相对而言还是处于安全区域的,万里烟云照的眸子里雷炎涌动,宛若神目,可窥探一切敌情,可若是进入深处的话,情况就比较复杂了。
  渐渐地,元正和扛把子进入了北斗山脉深处,云山雾罩,随处可听见狼啸猿啼,更有庞大的青鹏翱翔天宇,其羽翼遮天蔽日。
  至此,元正的手下意识的放在了断魂的刀柄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