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东皇大帝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战拓苦 新

第一百七十六章 战拓苦 新

黑市。
  
  宽敞的大厅里面。
  
  一袭白衣胜雪,容貌俊逸,气质非凡的少年坐在首位,儒雅中年站在他的身后,显得谦恭无比。
  
  片刻,一连串脚步声在门外传来。
  
  紧跟着,三道身影从大厅之外迈步而入。
  
  为首之人,是一个身穿银色袈裟的老和尚,正是黑市负责人,神光宗三长老,拓苦。
  
  至于他身后跟随之人,是一个身穿便服的中年男子,以及一个身穿红色袈裟的老和尚,两人能跟着拓苦出现在这里,说明二人在黑市,乃至在神光宗的身份地位都不低。
  
  “阁下,是将自己当主人了?”
  
  拓苦一进门,便发现过去只在画像中见到过的青年坐在大厅首位,那原本属于他的座位上,顿时脸色微微阴沉了下来,“那个座位,是我的座位。阁下要坐,还是去下首吧。”
  
  虽然,拓苦还不知道眼前青年的深浅。
  
  但,对方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却算是在挑衅他,如果他什么都不做,无疑显得有些丢人。
  
  再怎么说,他身后还跟着两个神光宗长老。
  
  这件事,他要是不纠正,一旦传出去,他拓苦的脸,往哪放?
  
  “这个座位还不错,挺舒服的,不挪了。”
  
  周东皇淡淡说道:“而且,我今天来找你,是来说事的……说完就走。你想坐这,等我一会走了,你随便坐,想坐多久都行。”
  
  听到周东皇这话,拓苦被气得脸色都涨红了起来。
  
  “小子!”
  
  这时,在拓苦被气得有些说不出话,体表银色真元缠绕跳动的时候,他身后那个身穿便服的中年男子,冷眼一扫周东皇,沉声喝道:“三长老给你脸,才叫你让一下座位……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敬酒我吃过,但罚酒……我周东皇还真没吃过。”
  
  周东皇淡笑一声,随即双眼眯起,“要不然,你示范一下?”
  
  “你——”
  
  郑永,自步入元丹中期,成为神光宗十五长老以来,还是第一次这般被人轻视,顿时怒发冲冠,体表乳白色光芒暴涨而出,如同道道白色匹练,一副要对周东皇出手的架势。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拓苦却拦住了他。
  
  同时,身上的银色真元也收敛了起来,目露忌惮之色的看向周东皇,问道:“阁下找我何事?”
  
  眼前这个白衣青年肆无忌惮的模样,让他忍不住想起了他们神光宗两个月前身死的那个十七长老刘玄玉。
  
  当初,他就怀疑刘玄玉是被青年身边隐藏的元丹后期武道修士杀死。
  
  “找你做一笔交易。”
  
  周东皇开门见山。
  
  “什么交易?”
  
  拓苦皱眉。
  
  做交易?这家伙,以前做交易不都是在黑市遮头盖面跟他进行交易的吗?怎么这次直接光明真大过来了?
  
  难不成,他知道他的身份已经暴露?
  
  “想卖一件灵器给你们神光宗。”
  
  周东皇淡淡说道。
  
  而几乎在周东皇话音落下的瞬间,不管是拓苦,还是他身后的两人,都被吓得呆怔在地,半晌没能回过神来。
  
  灵器?
  
  纵观整个紫云星,也就他们神光宗和另外一个宗门有灵器。
  
  灵器,在紫云星的价值之高,不可估量。
  
  如果他们神光宗愿意将那件灵器拿出来,另外三个没有灵器的宗门,甚至可能愿意拿出宗门内的一半灵石库藏,和他们神光宗交换灵器。
  
  虽然,紫云星任何一条灵石矿脉产量都很低。
  
  但,即便如此,千年传承下来,五个宗门的灵石库藏,仍然非常多,超过十万之数!
  
  “你……你有灵器?!”
  
  拓苦眼中布满难以置信之色。
  
  “五万灵石。”
  
  周东皇淡淡说道:“你们神光宗要是没兴趣,我就去找别的宗门。”
  
  “当然,卖给别的宗门,就不止五万灵石那么简单了。至少六万灵石起步。”
  
  “看在过去和你们神光宗交易了两次,还算顺利的份上……这一次,给你们神光宗一个优惠价,就看你们有没有兴趣。”
  
  话音落下之间,周东皇抬手之间,手中凭空出现了一座玲珑小山,小山随着他的真元注入,表面出现一道道秘籍的细微光线,赫然是一道道复杂的纹路,遍布整座玲珑小山。
  
  一股股强盛的气息,伴随着阵阵小山之上暴涨开来的真元之力,席卷散发而出。
  
  不需要亲自试验,拓苦三人,已是通过周东皇的这一手,断定这座玲珑小山确实是一件灵器!
  
  “真是灵器!”
  
  拓苦身后,郑永眼中布满贪婪之色,而另一个身穿红色袈裟的老和尚,也同样双眼放光的盯着周东皇。
  
  “阁下就这样将灵器拿不出来……就不担心我们将他抢了?”
  
  拓苦眼中同样泛着浓浓的炙热之色。
  
  “那也得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
  
  周东皇再次开口之间,整个人立起身来,随即目光凌厉的扫向拓苦三人,淡淡说道:“你们三个……一起上吧!”
  
  话音落下之间,周东皇身形一晃之间,整个人已是踏空而起,玲珑小山不知何时被他收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柄折扇,折扇撒开,一根根锋锐凌厉的扇骨,显现在众人眼前。
  
  “要是你身后的那个元丹后期武道修士出手,还能和我交手一番……你,还是算了吧。”
  
  拓苦不屑说道。
  
  因为神光宗十七长老刘玄玉被杀一事,拓苦一直以为周东皇的身边还有一位元丹后期武道修士。
  
  另外,通过眼前青年刚才的那一番话,拓苦彻底确认,眼前之人已经知道他的身份暴露,要不然也不会主动提起之前和他们神光宗交易过两次之事。
  
  “狂妄!”
  
  郑永面色一沉,随即往前跨上一步,飞身而出,“你一个元丹初期武道修士,就算有灵器作为凭借,我一人也足以败你!”
  
  “今日,我就替你长辈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话音落下之时,郑永已经来到周东皇的身前,伴随着‘哗啦’一声,他一掌推出,阵阵浩瀚而凝练的乳白色真元呼啸而出,拍向周东皇的肩膀,如同白虹贯日,去势汹汹。
  
  然而,面对郑永闪电般掠来的一掌,周东皇却只是云淡风轻的一抖肩膀,轻松让开了他的一掌,任凭对方掌风袭来,拍打在他的身上,令得他的一头长发有所动荡。
  
  “你太弱了。”
  
  周东皇淡然开口之间,掌出如雷霆,在郑永还没来得及和他擦肩而过的时候,一掌拍在郑永另一条手臂的肩膀上,狂暴的真元,凌厉无比,顷刻间将郑永的手臂绞断。
  
  鲜血淋漓,刺眼夺目!
  
  “哼!”
  
  郑永忍痛的闷哼声,适时的响起,随即他整个人狼狈落地,立在房间一侧,再次看向周东皇的目光,布满惊恐和不可思议之色。
  
  他,完全没想到对方能躲开他的攻势。
  
  更想不到,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对方不只闪电般让开他的攻势,而且还回了他一掌!
  
  这等战斗经验,让他有一种在跟一个从修罗场里走出,身经万战的同修为层次的怪物交手的感觉,让他心里一阵无力,再生不出任何与之对抗的念头。
  
  “嘶——”
  
  拓苦身后那个身穿红色袈裟的老和尚,看着眼前的一幕,倒吸一口冷气,再次看向那一身白衣胜雪的少年的目光,也变得越发的凝重了起来,如临大敌。
  
  郑永的实力,不在他之下。
  
  但,却败得如此凄惨。
  
  虽然,刚才的一切,只发生在转瞬之间,但他却看得出对方并非侥幸,而是将一切都掌控在股掌之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哪怕换作是他出手,结果肯定也差不多。
  
  “一个元丹初期武道修士……怎么可能有这等手段?”
  
  身穿红色袈裟的老和尚,心里一阵震颤,同时更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如果可以,他真不愿意面对这个一个照面就能废了郑永一条臂膀的青年。
  
  “刘玄玉,是你亲自杀的?”
  
  就连拓苦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他会下意识的问出这个问题。
  
  以前,因为知道眼前的青年只是元丹初期武道修士,所以他从来没有将刘玄玉的死与之完全联系在一起……可就在刚才的那一瞬间,他很明显的可以感觉到,如果青年不留守,郑永已经死了。
  
  “你以为是别人杀的?“
  
  周东皇淡笑反问。
  
  “倒是我小看你了。”
  
  拓苦面色一沉,继而直言说道:“你的那件灵器,我们神光宗要了……不过,既然你有意与我切磋,那我便成全你。顺带,也如郑永先前所言一般,替你长辈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拓苦话音落下之间,身上银色真元绽放开来,衬托得他整个人如同化作了一个银光缠绕之人。
  
  砰!!
  
  随着拓苦双腿一震地面,顿时整个房间的地面都凹陷了下去,道道狰狞可怖的裂缝蔓延开来,如同一张张巨型的蜘蛛网交错在一起。
  
  同一时间,但凡身在黑市之人,都只觉得脚下剧烈震了一下。
  
  “什么情况?”
  
  “地震了?”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