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东皇大帝 > 第一百一十章 范家府邸 新

第一百一十章 范家府邸 新


  迷踪林的两只金冠鹰,乃是聚气小圆满妖兽,名震西楚王岭中心王岭,哪怕是掌控西楚王岭的楚王府,对其也是束手无策。
  甚至于,云阳国皇室那边,都曾经特意派遣聚气大圆满武道修士到西楚王岭,前往迷踪林对付那两只金冠鹰,但最终却都无功而返。
  不只无功而返,那个聚气大圆满武道修士随行之人,上到聚气小圆满,下到聚气九重,都死了好几人。
  那一次以后,楚王城周边区域,基本上没人不知道迷踪林的那两只金冠鹰的可怕。
  也正因如此,眼见那身穿一袭白衣的少年,脚踩一只金冠鹰,在另外一只金冠鹰的护送下离去,唐家府邸前院中的一群人,内心都忍不住一阵震颤……
  这等震撼,比之大阀世家唐家家主唐流年对少年的恭敬带来的震撼,还要更加强烈!
  “我们杨家……失去了一场天大的造化!”
  豪门世家杨家家主杨云吉,虽然早就对将杨紫曦逐出杨家一事感到万分后悔,但却始终强行压抑着情绪,没有表现出来,可现在,再也压抑不住,脸上布满悔恨之色。
  少年越出色,他便越后悔。
  “家主,我好后悔。”
  豪门世家任家大长老任穹,看着任家家主任天行,苍老的一张脸微微抽动着,声音苦涩的说道。
  任天行一边摇头,一边苦笑。
  “他……他竟然降服了金冠鹰?”
  大阀世家石家大长老石钰,至今脸上仍然挂着浓浓的难以置信之色,难以相信,那个少年,竟然降服了那两只号称迷踪林之主的金冠鹰。
  “如果他真是那下等郡地云峰郡土生土长的人……那么,他身上的秘密,该有多大?他得到的宝物,该有多珍贵?”
  想到这里,石钰眼中满是狂热之色。
  周东皇一走,虽然宴席继续,但一群豪门世家、大阀世家的人却都有些心不在焉。
  杨紫曦和阿福两人,在唐流年热情的招待下,吃完饭才走。
  而那三大顶尖大阀世家的长老,却又是在周东皇离开以后,便跟唐流年告辞一声,纷纷返回了各自的家族,将今日所见上报给了家族。
  一个有能力降服迷踪林的那两只金冠鹰的少年的出现,意味着西楚王岭内又出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
  任何家族,得到这股力量,都将可以火速崛起!
  ……
  天秀城,是一座占地跟中等郡地的郡城差不多大小的城市,比之下等郡地的郡城大很多。
  因为天秀城位于西楚王岭中心王岭的边缘一带,所以,陆青虎以汗血宝马赶路,即便路上基本上没怎么休息,也花费了整整十天的时间,才从天秀城赶到楚王城。
  但,以金冠鹰的速度,再加上空中畅通无阻,第二天下午,天秀城的轮廓便出现在周东皇和陆青虎两人的视野范围内。
  “这就到了?”
  看到天秀城,陆青虎还有些回不过神来,万万没想到,不到一天的时间,自己就从楚王城赶到了这天秀城。
  要知道,他之前骑着汗血宝马拼死拼活的赶路,也花费了整整十天的时间。
  “东皇少爷,冷寒风、周寒和周风三人,他们留在天秀城,就是为了监视天秀城范家府邸,并且收集有关夫人和云璐小姐的消息……我们,先找他们,和他们会合?”
  眼看金冠鹰转眼抵达天秀城大门上空,陆青虎一脸敬畏的询问周东皇。
  “没那个必要。”
  周东皇摇头,淡淡说道:“随便找个人,问一下范家府邸在什么地方就行了。”
  周东皇话音落下,便看向另一只金冠鹰,用妖兽的语言对它说道:“二金,你随便去抓个人上来……小心点,别把人给弄死了,我要活的。”
  “少爷,你让我去抓人,还不让我弄死他……这难度也太高了吧?”
  二金有些委屈的说道。
  它的利爪,锋利无比,削铁如泥,让它去抓一个血肉之躯的人类,还不让它将之弄死,这不是为难鹰吗?
  周东皇淡淡扫了二金一眼,不急不缓的说道:“给你十个呼吸的时间,十个呼吸以后,我要是看不到人,断你一个月聚气散。”
  嗖!!
  而几乎在周东皇话音落下的瞬间,二金双翅张开,继而猛然一收,化作一道黑色闪电俯冲而落,直掠天秀城内。
  约莫七、八个呼吸以后,二金便回来了,同时它的一双利爪下还抓着一个华服青年,华服青年现在一脸苍白,浑身上下都在打哆嗦。
  他原本在好好的逛着街,享受着路上的天秀城居民的尊呼声,可转眼之间,祸从天降,一只黑色巨鹰俯冲而落,直接抓着他飞上天。
  “少爷,我冲下去的时候,看了一眼,整条街上就他穿得最好……想来他知道的也比较多,所以我就把他给抓上来了。”
  二金对周东皇说道。
  也是华服青年听不懂二金的话,要不然,肯定会留下心理阴影,乃至从今以后可能都不敢再穿好的衣服上街。
  “知道范家府邸在什么地方吗?”
  周东皇目光平静的看着华服青年,直言问道。
  “啊?”
  直到现在,华服青年还有些没能回过神来,一脸的惊魂不定。
  “你要是不知道,我让它松爪。”
  周东皇淡淡说道。
  唰!
  听到周东皇的话,华服青年的脸色瞬间变了,继而慌忙伸手指向天秀城的一个方向,“范家府邸,就在天秀城东边,靠着天秀城的东墙……那座最大的府邸,就是范家府邸。”
  “谢了。”
  周东皇对着华服青年点了一下头,随即招呼大金一声,大金转眼化作一道闪电,直掠范家府邸而去。
  至于华服青年,在大金动身的时候,周东皇也交待了二金一声,“将他送回去,然后跟我去范家府邸。”
  所以,华服青年,几个呼吸以后,又被二金送回了那条大街。
  哗!!
  哗啦啦!!
  ……
  眼看二金冲天而起,向着范家府邸方向而去,华服青年仍然半天没能回过神来,显然受得惊吓不轻。
  “将花二少抓走又送回来的这只黑色巨鹰,头顶金冠……很像传闻中那迷踪林的妖兽霸主金冠鹰。”
  在华服青年的不远处,一个路人喃喃说道。
  “你这么一说,也确实很像,甚至跟传闻中所形容的如出一辙……如果是那真是金冠鹰,花二少,可真的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花二少这是吉人自有天相。”
  “花家虽是大阀世家,但迷踪林的那两只金冠鹰,却都是聚气小圆满妖兽,如果花二少死在它的手里,花家根本没有胆量去为他报仇。”
  ……
  华服青年,正是天秀城另外一个大阀世家花家的二少爷,因为没什么架子,尊老爱幼,乐善好施,所以深受天秀城居民的爱戴。
  “金冠鹰?”
  听到周围一群人的议论,华服青年打了一个激灵,脸色随之大变,“那两只巨鹰,确实跟传闻中迷踪林的金冠鹰一模一样。”
  不过,很快,华服青年的瞳孔又忍不住急剧一缩。
  “那个少年,还有那个中年男子,站在其中一只金冠鹰的上面……他们,到底是什么人?金冠鹰给他们当坐骑?”
  “还有,那个少年问我范家府邸在什么地方,看他那架势,根本不像是去上门做客的!”
  “他们……是去找范家麻烦的?”
  ……
  范家府邸,占地之广阔,比之楚王城的唐家府邸都要大得多。
  当然,这也是因为这里是天秀城,而非楚王城,所以土地资源比较丰富,作为大阀世家的范家,很容易就能占据一方广阔之地。
  范家府邸之内,有一个小地牢,平时用来关押犯了错的范家子弟。
  而现在,在小地牢里面的一个囚室之中,一个看起来约莫八、九岁的小女孩,却又是被绑在墙上,浑身上下伤痕累累,气息萎靡,奄奄一息。
  咯吱!
  囚室的门被打开,一个长相刁钻刻薄的老妇人走了进来,眯着眼看了小女孩一眼,淡淡问道:“她还没说?”
  “辛姑姑,这丫头嘴硬得很,哪怕是将她折磨死,她恐怕也未必会招。”
  囚室里面的中年妇人苦笑说道。
  中年妇人手中拿着一条粗沉的鞭子,上面还在滴着血,明显是小女孩身上的血。
  “哼!”
  老妇人冷哼一声,“既然如此,便换个方法……将那个和她一道被带回来的女人,带来这里,当着她的面,折磨那个女人。”
  “我倒是要看看,她不在乎自己的生死,是否也不在乎那个女人的生死!”
  冷声说到后来,老妇人的眼中,闪过一抹森冷寒光。
  “辛老太婆,你要是敢动我娘,我云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原本奄奄一息的小女孩,听到老妇人的话,原本黯淡的眸子瞬间泛起一抹慑人的寒光,近乎咬牙切齿的冷喝道。
  “哟?看来,这个小丫头,还挺在乎那个女人的。”
  老妇人笑了,中年妇人也笑了,“辛姑姑,我这去将那个女人带过来。”。
  “不!!”
  小女孩脸色一变,随即目光闪烁一阵,咬牙说道:“你们放了我娘,我告诉你们东西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