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小佛神 > 第四百一十六章

第四百一十六章


      话说萧何击退了那个僧鬼,取回了摄魂戟,可那僧鬼却说出了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秘密。摄魂戟用地狱铁晶石制作而成,而地府中有一个陆判官,他想要构建自己的势力,如今正在大量收集铁晶石,也就是在人间构造出一个小地府!
  
      萧何听了这个话,也是被惊诧得说不出话来,他不明白这幕后都是谁在主使,他发誓要把幕后的抓出来!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他必须要亲自去一趟地府!
  
      这个增幅的数字,让冥阳都有些难以置信了。冥阳想到,如果自己能够修至传说中的第十三重,那力量该有多么恐怖,恐怕一堵钢铁铸造的墙壁都会被打烂吧。
  
      不愧为一门强大的神功,虽然入门难了些,但这个难度对于财力雄厚的冥阳根本不是个事。
  
      龙象般若功的入门法和外功有些类似,在修炼内力的同时,还需要大量的药物熬炼身体,不然身体素质不够,如何能够承受暴增的力量呢?
  
      这里面所花费的药材之多,是一个普通人根本就想象不到的数字。
  
      对于寻常人家,这种花费是自己一生都难以凑齐的,可对于富二代冥阳来说,却只不过是自己零花钱中的一部分罢了。
  
      这门功法实在是太适合冥阳了,就让他忍不住想要赶紧出去寻找药材来熬炼自己的身体。不过既然是内外兼修的功法,这龙象般若也是需要内力的,只有内力和身体双双达到一定层次之后才能够突破境界。
  
      冥阳赶忙盘坐在床上,依照龙象般若功的心法开始冥想了起来。
  
      修炼内功的第一步就是要感受到气感,只有感受到了气在自然界中的运行,才能慢慢地引导这股气,汇聚成内力,不然的话一切都是白搭。
  
      有着系统的引导,冥阳根本就不用担心会出什么岔子,只要老老实实地按照系统的指引来做便可以了。
  
      因为冥阳经受了无数鬼怪的洗礼,身体素质得到了相当的锻炼,不到片刻功夫他就感受到了一股热流在自己的身体里流淌着。冥阳立刻按照心法,将这股热流在自己的身体中运转了整整一个大周天,随后就化作了一团气,汇入到了自己的丹田当中。
  
      睁开了眼睛,冥阳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他感受到自己丹田里面的这股气,喃喃自语道:“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内力吗?”冥阳运转着这股气,走到自己的手掌当中,轻轻地一拍桌子,就在桌子上面留下了一道痕迹。可是这股气随着这一掌下去也被消耗了干净,立刻感觉身体被掏空了一般,浑身感觉不舒服。
  
      看来是自己的内力太少了,就是这样轻轻地使用,都已经消耗完了。冥阳顾不上其他,赶忙又盘坐了回去,重新开始修行起来。
  
      有句话叫修仙无岁月,他甚至连晚饭都没有吃,整整熬到了第二天早上。
  
      他重新站了起来,仿佛自己的身体充满了无穷的力量,他十分欣喜,没想到一夜的用功居然有如此之大的成效,现在自己的丹田里面不仅恢复了那一股内力,甚至于还多出了一些!
  
      冥阳如今甚至感觉到,如果把自己的所有的内力全部释放出去,甚至能够轻松地打断一个普通人的肋骨,而且自己不用消耗太多的力气。这种提升实在是太大了,自己的身体还没有经过特殊的熬炼,力气并没有受到打磨,就已经能够有这样的实力,他越来越期待后续的修行了!甚至是现在,冥阳的龙象法还没有入门,他不知道在修完第一重之后会有怎样的结果!
  
      事不宜迟,冥阳在洗漱完毕之后,立刻离开了这一片凶地。他就这样把燕南山丢在了这里,但暂时的离开,是为了以后更好地相遇。冥阳在大野地里不断地奔跑着,却是突然发现前面出现了一幢小房子,冥阳心说有房子肯定就有人吧,于是跑了过去,这屋子看起来跟古时候的客栈差不多,不过显得十分破旧,外面破破烂烂的,还有一个牌匾,不过已经完全被蜘蛛网给挡住了。看不清楚上面到底写的是个啥。
  
      与此同时,萧何已经深入了地狱,这里是抱柱地狱,只见许多罪魂被凶神恶煞的鬼差用皮鞭驱赶着走了滚烫的铜柱,原本它们的表情都十分享受似的,可一旦走了上去,却是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惨叫之声,这种情景看得萧何心中直打颤,随行的鬼差告诉他,这些都是生前乱搞男女关系的人死后堕入的地狱。
  
      此时冥阳进了那个古怪的客栈,却是突然发现这里比外面看上去还要破旧许多,里面阴森恐怖,不过再怎么样也比没有遮挡要好,冥阳跑进了屋子,发现这里面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到处都是蜘蛛网和灰尘,话说这种地方真的能住人吗?又是啥人吃饱了撑的在这里弄这么个小破房子哈?
  
      这件事发生江都市一个农村,当年我十来岁,记得很清楚,那一天我和邻居李辰博正在家院子里玩球。
  
      玩法也是很幼稚的,相互抛球给对方接住,每次还会变着花样的给抛球的方法取个名字。虽然幼稚,我们还是玩得不亦乐乎,正玩得起劲时,就听见隔壁老周家的院子里起了一阵吵嚷声。
  
      我站在那里想听听出了啥事,不想李辰博一个球重重地砸在了我的脸上,打得我眼冒金星!打到了我,这小子还吹嘘开了,气得我也没有理他,因为隔壁老周家吵得更凶了。
  
      我一边揉着被打疼的脸,一边伸着脖子往老周家看去,怎么听那边都好像是打起来了,我们那时候特别皮,平时就爱看个打架什么的,有热闹非凑过去看看。
  
      我正听得心里直痒痒,周老杜就提议说,咱们爬上墙头去看看他们家到底在吵些什么吧!于是我和周老杜就爬上了墙边堆放的杂物上,用这垫着脚就可以看到老杜家的院子了。
  
      等我们两个爬上了墙头,就看见老杜家三个人撕扯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