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小佛神 > 第三百七十八章

第三百七十八章

话说萧何有事情要回归地府,而剩下的这段时间,将由茅山第七十二代传人带领冥阳,继续进行驱魔降鬼之路。而与此同时,冥阳竟然发现,这个老头子,还真的有一些本事,只不过脾气有点臭,总是支使冥阳去做这做那,搞得他着实有些不爽。
  
  这是一天周末的傍晚,吃过晚饭后,燕南山带着冥阳来到了学校的后山,说这里曾经是一片墓葬群,有各种鬼怪邪灵,而冥阳要保护自己,就必须要学习驱魔之术!
  
  冥阳本来胆子就有些小,现在又是傍晚,看着眼前昏暗的环境,心中无比害怕,可燕南山却在一旁说道,必须如此,这是修道的必经之路。
  
  冥阳支支吾吾地问道:“师傅,咱不能从简单的开始吗?比如说。。。。先给我讲讲这道法究竟是咋回事?”
  
  燕南山咳嗽了一声,说道,也好,那我就给你详细说明一下,道法的境界划分。冥阳当即跪在燕南山的面前,说道:“徒儿洗耳恭听!”
  
  燕南山说道,炼气:集天地灵气转换为自身法力,随着自身法力的提高,到一定的地步可突破瓶颈到筑基期,炼气期的寿命与凡人无异,只是能施展点小法术,如火球术、拘魂术等。
  
  筑基:修道之基,可施展一些大的法术,神识和寿命都大大的提高,可发挥法器的所有威能,可遁光飞行数十米,比炼气期强大。
  
  结丹:到了这个境界,可自封真人名讳,能培育法宝,寿命比筑基期多一倍,法力提高很多,基本算是高手一类。天地灵药不多,成为金丹真人,天资、运气、智慧、毅力,缺一不可。
  
  冥阳听得如痴如醉,这是他第一次听到如此高深的理论,可就在他集中精神听课时,突然听到四方传来了一阵幽幽鬼音,那些声音仿若来自九幽地府,听之让人毛骨悚然。
  
  冥阳被这些声音吓怕了,脑子一激灵,猛地站起来,回头想找自己的师傅,却发现燕南山早已不见了踪影!
  
  “师傅!师傅,你在哪里!”冥阳只见一个身穿清朝官服,满脸溃烂的僵尸一蹦一跳地向他扑过来,冥阳被吓得猛地跳开,可是刚一跳开,又看到从天空降下一个红衣厉鬼,只见它长发飘飘,面色苍白,张开血盆大口直要吞噬冥阳!
  
  冥阳被吓得哇哇乱叫,想离开原地,却发现又有一只吐着长舌头的吊死鬼,伸出一根巨舌,猛地向他舔了过去,冥阳躲闪不及,被吊死鬼的长舌头一下子卷到了半空之中,几乎窒息的他,处在崩溃绝望的边缘!
  
  冥阳从嗓子眼中蹦出了几个含混的字眼:“师。。师傅。。。求求您,快帮帮我!”
  
  燕南山看着冥阳这幅样子,只是微微地叹了口气,然后从随身携带的包里取出一个小盒子,然后举起那枚小盒子,只见所有的鬼怪一瞬间都化作一团烟气,被收进了那个小盒子当中。
  
  燕南山眉头紧锁,不断地叹气,说道,笨蛋,真是笨蛋,废物点心!冥阳听到这些训斥,自然也是无话可说,只能默默地在心里发誓,下一次,绝对不会这么惨!
  
  原来,刚才的那些所谓的鬼怪,都是这个糟老头子养的,已经被炼化,专门用来训练新人所用!在回去的路上,燕南山告诉冥阳,要当一名合格的猎鬼人,最最基础的就是要有胆量,可是现在他连胆子都不具备,怎么可能成为一个猎鬼人呢!
  
  冥阳问老头道,该如何训练胆量呢?只见燕南山掏出了一颗药丸,说道:“这可是我茅山派秘制的胆大包天丸,吃后可壮怂人胆!”冥阳一听这个,心中大喜道,这可太好了,吃了这个药,什么妖魔鬼怪,我都不会再害怕了!
  
  想到这里,伸手就要去抢老伯手中的药丸,可是燕南山却迅速把手一缩,说道,现在黑不能给你!
  
  冥阳问,那什么时候才能给我用这个呢?老头说道,你可知道,是药就有三分毒的道理?这药固然是好,可副作用也不小!一旦药力过后,人会变得异常敏感多疑,一有点风吹草动就会把神经吓断,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所以,这药不能给你吃!要提高胆量,还要靠训练!
  
  两个人一路走,一路聊,不一会儿,回到了学校。晚上睡觉,到了第二天,那老头竟然吩咐他去买早餐!
  
  这一天,冥阳又被老家伙支使着去给他买早点,冥阳一大早就来到早点摊排队,百无聊赖之中,拿出手机随便浏览一番,却是发现了一个新闻,江都市第一中学,发生学生跳楼现象,相关原因正在调查当中。
  
  以冥阳这段时间学习道术培养出来的直觉,他感到这里面并不简单,可是具体是因为什么,他一时也说不清楚。
  
  冥阳一边继续看新闻,一边排队,前面的两个老太太,却是讲了一桩很久以前,发生在他们村子里的灵异事件。张二蛋的老婆准备开始一天的农活,而周老杜在城里打工,一年也回不来几趟。
  
  这样的日子,粉莲(张二蛋老婆)一开始也是很不习惯,可是日子久了,而且村里的男人们都在外面打工,女人们也都是这么过的,时间长了,也就不再多想了,反正日子怎样都是过。与其一天到晚地愁眉苦脸,不如面对现实,快乐地度过每一天。话说有一天,粉莲在地里摘了些豆角,正准备回家,突然看到旁边的地里,闪出了一个黑影,她定睛看去,这个黑影是个女人,只见这个女人也在地里干活,看起来非常眼熟,可就是想不起来是谁。
  
  粉莲客气地问道“大姐,您是哪家的媳妇啊?”
  
  而这个女人却对着粉莲扭过头来,诡异地一笑,说道:“我就是周老杜的老婆粉莲啊,倒是我要问问你,你是谁啊?”之后,这个影子就凭空消失了,与此同时,粉莲的脑子轰得一下,眼前的这个女人。。。不就是自己吗?
  
  回到家以后,粉莲一病不起,在城里打工的周老杜听到消息后,马上赶了回来,请来了镇上的大夫,可也,没看出个子丑寅卯来。
  
  最后,大夫也只能是开了一些补脑安神的药,就匆匆走了。可粉莲自从此事之后,竟然是性格大变,在丈夫想要哄她吃药时,她被吓得哇哇大叫,还说别过来,我不认识你!跑出去之后,粉莲逢人便喊叫救命,还说自己的老公不是周老杜,而是别人假扮的!还说那些坏人都要害死她!
  
  只见她的老公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她,央求道,求求你,别闹了,快跟我回家吧!
  
  可是粉莲却丝毫不为所动,不停地大喊大叫道,你们快救救我,就是他要害死我!我害怕!
  
  “你别过来,你根本不是周老杜,你到底是谁,不要害我啊!”就这样闹了很长的时间,粉莲还是被许多村民合力弄回了家里,怕她再次跑出去,也只能把她捆绑在床上。村民们走的时候,看到老杜正在发愁,也都很是同情她,怎么摊上了这么个精神病,没想到当天晚上,还是出了事情。大清早的时候,村民们就看到了在街上疯跑的粉莲!人们从心里都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村里几个和老杜关系不错的村民,马上跑到了周老杜的家里,推开房门就闻见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道!只见老杜已经被沙了!浑身上下被砍了好几刀,最致命的是脖子上的,鲜血染红了半张床!这个结局是大家都没有想到的,而粉莲还在疯狂地喊着一些胡言乱语,我把你们都沙了,哈哈哈,你们想假扮我老公来害我,哈哈。。。你们假装成谁也是骗不了我的!哈哈哈哈。。。。由于出了人命,景查很快就到了,但事实清楚,很快就下了定论,粉莲的罪名成立,可是因为患有精神病,所以不用承担责任,由直系亲属监管,可农村里有哪户人家能担负起住院费用呢?无奈之下,只能把她锁进了自家的柴房里,她每天都会和墙上的影子说话,大家也都听不懂,不过他说的老杜头上的红痣,真的是从小就有,这次回来被沙的粉莲,大家却是没有注意,而能回忆起来的,好像说还真是没有。。粉莲在被关到三个月的时候,便生病死掉了,后来有同村的人说,在另外一个城市看到了老杜,他头上真的有一块红痣,不过打了声招呼便匆匆走了,以后再也没见过。
  
  冥阳在后面一边排队,一边听着这个诡异的故事,竟然也被吸引了注意力,到了他的时候,都已经忘了自己要买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家门口出现了一个人。此人正是周老杜的爱人赵民雅,一时间,周老杜不知该如何是好,对于这个不回家的男人,寻寻觅觅三年,本来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只见赵民雅飞快地跑向了周老杜,没有错,就是他!好像生怕他会再次离开似的,紧紧地抱住了他!
  
  赵民雅不停地追问,这些年他都去哪里了,而这时屋内竟然又走出一个人来,此人正是周老杜的母亲,此时此刻,一家人总算是团聚了。周老杜的脸上,此刻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在过去的三年里,这样的团聚对周老杜来说,是一种奢侈。
  
  趁着吃饭的时间,赵民雅又问起他这几年的事情,到底干什么去了。就在周老杜准备回答她的时候,眼前所持的鱼竟然起了变化。只见小小的鱼肚内竟然张开了一只眼睛,死死地盯住了他!这一盯可把老杜吓得不轻,直接从椅子上给摔了下去!母亲和赵民雅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被他的举动吓到了,赶忙问他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杜惊魂未定,他拼命地晃着自己的脑袋,心说难道刚刚都是幻觉吗?他口中不停地那喃喃自语道:“都是幻觉,都是幻觉。。。”
  
  赵民雅赶忙冲过去蹲下扶住他,问道:“幻觉?什么幻觉?亲爱的你看到什么了?”
  
  老杜说,我刚刚,好像看到咱们吃的鱼肉里,就是那个鱼肚子里好像长出了一只眼睛,一只眼睛啊!而且还是人的眼睛,它在死死地盯着我!
  
  小雅听了这话,眼泪都快要留下来了,她心疼地对自己的丈夫说道:“亲爱的,这段时间你在外面都经历了什么,你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你再也承受不起了。。。”
  
  就在老杜惊魂未定,身体不停发抖的同时,突然,他看到还有各种奇形怪状的东西源源不断地从鱼肚子里冒出来,当然,这些都不是凡间的妖物,民雅和老母亲肉眼凡胎看不见,他们只是关心刚刚那一下老杜摔伤了没有,而从鱼肚子中跑出来的东西竟然是一颗眼珠下面长出了几张人脸,而且其中一张脸的口中还伸出了一只手爪。。。
  
  这下子可把老杜吓得大叫了起来,母亲和小雅这下子才感觉到鱼可能真的有什么不妥。可他们回头一看,鱼还是那条鱼啊,根本没有任何异样,和原来的别无二致,安静地躺在盘子中。而对于今晚发生的事情,其实老杜心里清楚,究竟为什么会出这种事情,只是有些事情,他不好明说,只能是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老杜无法入睡,可旁边的小雅却是睡得很香甜。他无法入睡,便想着去厕所洗个脸,起码先冷静一下。
  
  就在他解决得酣畅淋漓的时候,突然听到厕所里传来了咚咚的声音。老杜不断地安慰着自己,这一切都是幻觉,强忍着心中的恐惧,只想着赶快尿完。随后,他走到水龙头旁边洗了脸,他想或许清醒一下,就不会再有奇怪的幻觉了。
  
  可当他洗完脸看向镜子,这不看还好,一看,可真是把他吓了一个魂不附体!
  
  一魂离体,二魄升天,用来形容当时的他,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只见镜子中的他,脸上竟然涂满了鲜血,他再下意识地看了看洗水盆,只见整个盆子里全都是血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