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小佛神 > 第三百七十六章

第三百七十六章

想到此处,萧何把自己背后的摄魂戟取了下来。可是,他却是突然想到,自己的摄魂戟早就丢失了。于是,他气哼哼地对冥阳说道:“你先等在这里,我去把我的摄魂戟拿回来!”
  
  说着,萧何运起了斗转星移之法,迅速来到了冥府监,只见冥府监外面已经站着几个凶恶的厉鬼,萧何二话不说,就冲着那个厉鬼冲了过去,可是那厉鬼只是冲着萧何尖叫了一声,萧何就被一股阴气重重地推开,而即将脱口而出的咒语,也没能继续念诵出来。
  
  萧何只是觉得被一击重拳打中,如同被飙车党猛撞了一下,确实是非常不好受,只见这个萧何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向后飞了出去,之后重重地撞到了墙上,如果目前是在演电视剧的话,一定会吐血,可这是现实,人是不那么容易就吐血的。
  
  萧何被这一下给撞懵逼了,脑袋嗡嗡作响,慌乱之中看到那个厉鬼自己扯掉了额头上的符咒,向萧何猛扑过来,而冥阳似乎是被这一下子给撞懵逼了,脑袋是嗡嗡作响,冥阳心说今天注定要玩完了,不行,我可不能现在就死,此时,冥阳不知从哪里爆发出了一股力量,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右手又掏出一张符咒,高声喊道:“
  
  元始符命,金篆白筒,救苦真符,告下十方无极世界,三官九府,百二十曹,五帝考官,九幽地狱,巨天力士,执罚神兵,司禄司命,司功司杀,牛头狱卒,三界大魔,拔度某等魂出离地狱,永辞长夜,覩见光明,万罪消除,冤仇和释,乘此九真妙戒,拔度功德,上升天堂,一如生命.”
  
  好像这张符咒,和这句咒语,真的非常管用,只见那个女鬼的手在距离冥阳的头大约有二十公分时停顿了一下,萧何这时突然在旁边高声喊叫起来,注意,它的衣服已经红了一半了,如果全红,到时候天王老子也救不了咱!快,快使用符咒!
  
  可是这女鬼似乎是飘得越来越快,也由不得冥阳反应,只见他一个驴打滚滚到了旁边,然后和萧何一起往回跑!可是,就在这时,冥阳和萧何却是发现逃跑的路竟然变成了三条,一条写着:“贪”,一条写着“嗔”,一条写着“痴”。两个人根本不知道该走哪一条。
  
  也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突然一个老头子拦住了女鬼的去路,对她说道,你安息吧。说着,口中念念有词,一阵梵音响起,只见那女鬼的红衣渐渐褪去了颜色,眼中竟然还流出了泪水。是的,这正是,不论多么恐怖的厉鬼,背后都有一段凄美的故事,于是,那个女鬼便把自己的事情,向一行人娓娓道来。
  
  就在女鬼刚刚要讲自己的故事时,冥阳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而自己刚刚修道不久,对于自己这副已经灵气充盈的身体,了解还是很少,如果不是有道力的加持,恐怕这些记忆,很难存在。
  
  冥阳突然想到自己随身携带的金手指,就是那枚金丹舍利!金丹舍利,蕴藏着主角第一世真身跋难陀万年佛力,跟随主角历九世轮回,而诞生灵智,深藏于主角神魂之中。作用:保护主角神魂不受恶鬼吞噬。前期,可与冥冥之中为主角预警。
  
  只见那金丹放射出一道极强的光芒,冥阳顿时回忆起了上辈子的一些记忆。冥阳此时却突然笑了起来,这声音,他不但十分熟悉,更重要的是,这人同自己还有着不小的仇恨。他转过头来一看,果然是那个人!
  
  冥阳冷哼了一声,对那人说道:“周老杜,原来是你,你来这里做什么!”
  
  冥阳在这一世,性格并没有受到原来身体的影响,还是十分张狂,看到与自己有仇的人,哪怕是不能动手,也要贬损两句。
  
  周老杜,你来这里做什么?莫不是肾虚,想要找点东西补一下?俗话说得好,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更别提这个冥阳一上来,就对他贬损了一番。
  
  周老杜的家族,在上辈子也是一个不小的家族,虽然比不上江都市的五大家族,但实力也是不容小觑,他在家里,是个呼风唤雨的存在,现在受到嘲讽,哪里能忍得住。
  
  他一听冥阳这样损他,满脸涨得通红,看来这仇恨,还真是不小。
  
  “冥阳,你这是什么意思?”老杜把脸一横,怒声道。
  
  冥阳云淡风轻地说道,我只不过是关心一下你的身体,别哪天死在了女人的肚皮上面,连个给你收尸的人都没有,我想你们周家,恐怕丢不起这个人吧。
  
  周老杜笨嘴拙舌,被这句嘲讽呛得讲不出话来,而那个老头,赶忙过来拦住了二人,眼看着一场恶战就要爆发,老头拦住二人,因为眼前还有一只红衣厉鬼需要对付!
  
  那红衣厉鬼哭着说乐自己的事情,原来,她原来也算是个校花,后来被一个渣男骗了,最后自己跳楼自杀,变成了个厉鬼,祸害他人!
  
  冥阳听到这里顿时气得就气不打一处来,心说冤有头债有主,谁祸害了你,你去报复他,干嘛要伤害无辜的人啊!
  
  冥阳想要训斥她一顿,被那个老头拦住了,说:“这厉鬼如今不能刺激她,必须顺着她,才能让她顺利超度!”
  
  冥阳心中很不高兴,这老头数次阻拦他们做正事,到底算老几?他刚要发作,却是被萧何一把拦住,只见他陪着笑脸说道:“大爷,是我们不对,从今往后我们什么都听您的,您看怎么样?”
  
  那老头似乎对这一番奉承,十分的受用,只见他一缕胡子,摇了摇脑袋,说道:“好的,今次便饶了你们,你们可知道我的大名?”
  
  冥阳和萧何一齐摇了摇头,那老头说,我就是燕南山!茅山派第七十二代传人!
  
  冥阳和萧何一听这话,顿时吓了一跳,茅山术,乃是道术正宗,是谁也不可小觑的道派!道法乃是华夏土生土长的法术!只见燕南山以一种极其娴熟的手法,将那女鬼收服了,这种道法的无敌展示,让两个人大开眼界。
  
  而再定睛看去,只见那老头哪是什么外人,他分明就是学校的看门老头啊!原来扫地僧之类的传说,是真有其事的!
  
  冥阳和萧何被这个可是震撼不小,他们一路上,对燕南山问长问短,十分关切,都想拜他为师。
  
  就在这时,萧何突然接到了来自地府的讯息,马上离开了,而冥阳则回到了学校,结束了一天的生活,开始听晚上的宿舍卧谈会。
  
  这件事发生在我小姑的身上,那一年郑刚七岁,住在乡下的奶奶家,父母在城里工作,家里就只有郑刚和爷奶,小姑一起生活。
  
  小姑在一家工厂上班,每天都很晚回家,终于有一天假期,她要去邻村的工友家串门,吃过早饭就走了。一直到晚上,郑刚睡下之后,也没见她回来,第二天郑刚和爷爷奶奶开始吃早饭了,却还是不见小姑起床,奶奶叫了几声没人应,就过去敲了小姑的门,如果放在平时,小姑要上班,早就起来了,一般来说家务都是她做的,可今天却是十分反常,爷爷也看出来了,就让奶奶进屋去看。小姑平日里对郑刚十分好,于是他也跟着奶奶进了小姑的屋子。只见小姑躺在床上,显得病恹恹的,面色苍白,十分无力。她说她的腿脚失去了知觉,不能动了,奶娘以为是脚睡麻了,想掀开被子帮小姑揉一下,一掀开,奶奶却是愣住了。只见小姑的叫一直到脚脖子都变成了黑紫色,看着十分吓人!
  
  奶奶急忙把爷爷叫了进来,爷爷一看也吓了一大跳!一问小姑,她说道自己也不知道是咋回事,早上一起来脚就不能动了。奶奶一边安抚害怕的小姑,一边让爷爷出去找辆车赶紧把小姑送到医院。随即安慰道“小丽你别怕,你爸去找车了!”
  
  爷爷到村里的李老杜家里雇了一辆面包车,拉上小姑,火急火燎地去了县医院。可到医院做了各种检查,也没查出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就连大夫都有些犯难,只能让小姑在医院里再住一段时间,观察一下。这种情况急得奶奶也是直掉眼泪,爷爷说县里看不好就只能带她到市里去看。
  
  而我那段时间也一直在医院里陪着小姑,眼瞅着她的腿从脚上一直黑到了小腿,我看到小姑这幅模样,心中也是十分心痛,问道,小姑你痛吗?小姑说不痛,不过真是希望自己能痛。
  
  爷爷活到家里商量着要把小姑送到市里的医院,可家里的钱却是不大够,就和奶奶商量着,能不能出去借一点。因为爷爷想到亲戚家借钱,而我想趁这个机会去找亲戚家的小哥哥玩,就嚷着要和爷爷一起去。于是爷爷就带上我,一路来到了三爷爷的家里。
  
  而这个亲戚多少有些迷信,听了小姑的事情后,就对爷爷说让他去找个会看事儿的人给看看,说这件事多少有点邪乎。经亲戚这么一说,爷爷的心里也开始含糊了。在回家的路上爷爷一句话也没说,看上去心事重重的样子,回到家,爷爷和奶奶一商量,决定按照亲戚说的办法试一试,第二天就带上了礼品到了村里的一个出马大仙家里,据说这个出马仙会请仙看事,她也不问爷爷奶奶为什么事情来的,闭着眼睛就开始掐算。
  
  只见这个出马仙浑身一哆嗦,跳起了一个滑稽的舞蹈,突然大叫一声不好,说是小姑在去同事家里的路上,捡了不该捡的东西,一定要赶快去掉,否则连性命都难保了。
  
  爷爷奶奶一听有些糊涂,话说小姑那天什么也没有往家带啊,可出马仙说的非常确定,斩钉截铁!爷爷奶离开了出马仙家来到了医院,追问小姑那天有没有带什么东西回家。小姑支支吾吾地说自己带回来一双鞋,说她那天从工友家回来,正在往家里走的时候,经过一个林子时,在路边看到一双绣花鞋,小姑看那双鞋还非常新,而且也挺漂亮,就捡了起来。于是还找了块石头坐下,把那双绣花鞋穿到了脚上,还挺合适。
  
  小姑就这样一直穿着鞋走到家门口才脱下来,她怕奶奶看见她随便捡一些乌七八糟的东西而训斥她,便鞋子藏在了一副里,爷爷奶奶果然没有发现,于是小姑就把鞋子藏到了柜子里便睡着了,结果第二天就得了这个怪病。
  
  爷爷奶奶一听,心里直称赞这出马仙看事儿真是太准了,全都让他给说对了,两个人急忙回到了家里,在小姑的柜子里找到了那双鞋,爷爷把鞋拿到了出马仙家里,这仙家一看就直瞪眼睛,她说这种鞋是专门给那种得了暴症而死亡的女人穿的寿鞋,非常不吉利,上面沾染了一股怨气,活人穿在脚上非得倒大霉火者生大病。
  
  于是他让爷爷找个没人的地方,赶快把那鞋子给烧了,爷爷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找了个没人的路口,把那双绣花鞋一把火给烧了。说来也是怪,那双鞋被烧掉之后,小姑的病就完全好了,只一天时间,黑色就全部消失。第二天他就能下地走路了,这次经历我至今记忆很清楚,从此便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些事真是由不得你不信。
  
  《识鬼秘要》有云:“死人的东西碰不得,尤其是急病横死之人的东西,更是大凶大煞之物。”故事讲到这里便告一段落,其后一个叫李强的人,又讲了一个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
  
  我叫李强,长相普通,一米七出头,毕业于一所三流大学。大学毕业后,我没有回到老家,而是选择在这所城市里打拼。
  
  原本,我也像许多热血青年一样,有着改变世界的梦想,待到毕业后,在人才市场上吃了一顿瘪,我才意识到,自己当初还是太幼稚。
  
  面对着人才市场里的滚滚人潮,我想,还是先改变自己,再考虑改变世界吧。
  
  说实话,合适的工作是真不好找,尤其是像我这种三流大学毕业的,着实属于上下不沾。想当个坐办公室的白领吧,学历实在不太够,而下车间,又觉得有点对不起自己这点三流学历。看着那些求职者就像邮递员一样,以娴熟的手法把自己手里的简历投放到那些招聘摊位上,我感到,自己的战斗才刚刚打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