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小佛神 > 第三百六十八章

第三百六十八章

很快,景查赶到了现场,当赵子成带着景查来到了洞口处,却发现那洞口已经消失不见了。就在几个人疑惑不解时,只见那景查却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念了一句咒语:“芝麻开门!”
  
  洞口再次出现了,里面黝黑无比,仿佛通向九幽地府,看之令人头皮发麻。
  
  冥阳心中疑惑,明明是应该死去的老人,怎么会又活了过来,而且只是头部受伤,还跑了出来呢?
  
  冥阳一听这个,感觉这里面似乎是十分蹊跷,周强死了,老人死了,可怎么又会活过来了呢?那既然老人活了,那周强是不是也没死呢?
  
  这故事看上去有头无尾,但却又细思极恐,好像里面还隐藏着什么令人恐怖的东西,故事讲到这里,便告一段落,寝室的同学全都呼呼睡着了,而冥阳却是辗转反侧,怎么也无法入睡。他在想雪灵儿的事情,如何实现她的那个赌,如何把女鬼送入地府,这都是他迫切地想要了解的问题。
  
  话说冥阳把女鬼的魂魄交给了萧何之后。萧何离开了学校。说是要把鬼魂送到地府。冥阳说道,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吧,我一直想看看你到底是如何把鬼魂送进地府的,而且以你这副阳人的肉身,如何能把鬼魂送进地府呢?我真的很好奇!
  
  萧何说道:“这些事情,你现在还不到知道的时候,等时机成熟了,自然会让你知道。”
  
  冥阳心中还是不死心,央求道,我跟你也有半年了,怎么这种小事都不肯让我看?难道你还怕我泄密不成?
  
  萧何叹了口气,道:“不是我固执,实在是。。。有些事情,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冥阳知道萧何的固执,便也不再多问,他叹了口气回到了学校,可心中依旧十分疑惑,这个所谓的鬼差,到底是如何操作的?自己又能不能学会这些技能,进而也能象他一样超度厉鬼呢?
  
  这位舍友名叫李兵,出生在一个淳朴的乡下,从小便和父亲相依为命,但他的成绩在整个县里一直都是名列前茅,全村人都以他为骄傲。高考之后他就一直在家里等消息,相信以他的能力,肯定能考上自己理想的大学。
  
  父亲是一个瓦匠,含辛茹苦地把他拉扯大,为了供养他上学读书,在外面努力地挣钱,哪怕是正值酷暑的天气,也从来不说休息。不管谁家有活都会抢着干,这一天,父亲正好做完工作回来。
  
  看到父亲进门带着微笑,李兵就知道肯定发了工钱,赶紧出门去给父亲搬了一把椅子让他坐下,然后又拿出早早晾好的白开水让父亲喝水,趁着他心情好,李兵想问他一件事,也是一件在他心中萦绕良久的不得解的答案。
  
  父亲听了这话,原本充满阳光的脸上顿时出现了阴霾,开心的表情瞬间凝固,却而代之的是眉头紧锁,让人看着有些害怕,看着父亲不说话,便又追问了一句,但父亲却是被这句追问瞬间给惹恼了,父亲说完后转身进了屋子,其实他已经知道是这种结果,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一次问起母亲的事情,就总会把父亲惹恼。看着父亲的背影,李兵心中一阵莫名心酸,虽然父亲说母亲早就死了,但总觉得不会那么简单的。从小到大,李兵都是和父亲一起生活,记忆中没有任何关于母亲的样子,可内心深处总是感觉母亲离他并不遥远。自从高考之后,父亲便不让李兵再出门,说是让他老老实实地在家里等着录取通知书,每次他出门都会把门反锁,而李兵却只能通过门缝看着外面的世界。
  
  每次看到有孩子被母亲牵着手从门前路过,李兵总是忍不住地要向父亲询问母亲的下落,可每次等来的都是来自父亲的暴怒,可李兵总是记吃不记打,父亲越不肯告诉他,他偏偏越想知道。直到有一天,李兵在门口通过门缝张望时,突然有一个人影停在了门前,但因为阳光照射的缘故,他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
  
  那个黑影并没有说话,站了一会儿后就默默地走了,只是在门口留下了一封信,于是李兵捡起了那封信,仔细地查看。而信的内容也是十分简单,只有简简单单的几行字,但信的内容却让人感觉似乎有人想要告诉他关于母亲有关的信息。
  
  读过信之后,让李兵更加思念母亲,她到底是否还活在这个世上?他想要查找送信人的信息,但可惜的是信封上是一片空白。就在李兵盯着信愣神时,突然听得门哐当一声响,父亲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兵子,我回来了!”
  
  藏好信之后,李兵赶紧走了出去,看到父亲正在收拾工具,响起刚刚的信,还是控制不住地再次询问了关于母亲的消息:“爸,我母亲真的去世了吗?她是不是离家出走了?”正在忙碌的父亲听到了我的问话,顿时转过头来,脸上依然是很生气的表情,李兵知道他又要发怒了。父亲看着他,这次却是没有再大发雷霆,只是一脸的无奈,对李兵说道,你妈妈真的不在了,请你以后不要再问了,好吗?
  
  父亲说完就转身进了屋子,但是李兵却是更加确定,这件事中必有隐情。就这样,李兵依然被父亲锁在家中,而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却迟迟未到,李兵就在这种等待通知书的焦虑和思念母亲的煎熬中度过剩下的日子。终于,在李兵放弃等待神秘黑影的时候,信再次出现在了家门口,只是这次,李兵没再看到那个黑影。
  
  李兵迫不及待地拆开了那封信,如饥似渴地读了起来,这次的内容不再像以前那样只有寥寥数语,而是洋洋洒洒地写了十张张。
  
  这封信的重点是打破了李兵的猜想,他一直以为送信的是他的母亲,但实际上却让他十分失望,至于信的后面写的都是一些小时候李兵和妈妈在一起的生活琐事。从信的笔迹,李兵可以看出这是一位男性,他也相信神秘人会再次给他送信,看完后,李兵将信藏在了床铺下面。
  
  自从收到信后,李兵也就不再追问关于母亲的事情,而父亲也渐渐地释怀了,笑容多了一些。第三封信也没有让他等得太久,神秘人再次来到了大门口将信从门缝中递了出来,李兵从门缝中伸手将信取了回来。
  
  李兵再也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好奇,问道,你是谁,为什么知道许多我的事情?可那神秘人依旧没有理会我,只是转身走开了。
  
  看到神秘人走了,李兵迫不及待地回到了屋子,将信拆开,读了起来。这次信的内容讲了很多,讲到了母亲是因为和前任分手才与父亲结的婚,也讲到了母亲过得并不幸福,总是和父亲吵架,而心中的关键一点,就是最后一句话:“你的母亲因你父亲而死。”
  
  看到这里李兵的心十分混乱,母亲怎么可能因父亲而死?但每次问起他这个问题时,父亲那暴怒的表情,让李兵不得不浮想联翩。
  
  看完信之后,李兵默默地将信压在床铺底下,他不知道该怎么办,而此时,外面开门的声音说明父亲回来了。李兵不是一个善于隐藏的人,看到父亲进了屋,李兵想了很久,为了了解事情的真相,还是鼓起了勇气向父亲走了过去。此时父亲已经将一些小菜摆到了桌子上,看到李兵出来,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招呼他赶紧坐下。李兵默默地坐在父亲的对面,能感觉到他今天非常开心,便决定先问问父亲,为什么事情如此开心。
  
  父亲听到我的问题,脸一下子红了,支支吾吾地说是有人给他介绍了一个对象,就是邻村的粉莲,要问问李兵的意思。听到父亲是因为要再婚而开心,再联想到信中所说母亲因父亲而死,李兵一瞬间没有压抑住怒火。
  
  父亲听后暴怒不已,一巴掌就扇在了李兵的脸上,可这一巴掌,疼的不是脸,而是心,父亲的反应证实了他心中的想法。而父亲打完了李兵,似乎也很后悔,看看自己的手,浑身颤抖着,嘴角微微抽动,似乎是被李兵说中了痛处,所以也不知该如何反驳。
  
  李兵起身想要离开却是被父亲从后面死死地抱住,他不想让李兵走出家门。
  
  父亲紧紧地抱柱了李兵,想要把他往回拉,而李兵却是拼命地往外挣脱,李兵奋力地挣扎着,好不容易挣脱了父亲,失去了重心的父亲一个控制不住,头向墙撞了过去。
  
  只见父亲的头撞在了墙上,顿时血流如注,可他却是可怜兮兮的望着李兵,伸出一只手拦住了我,不停地对我哭喊着。父亲支撑不住了,跪倒在了地上,而李兵心中既心疼又感觉到有点厌恶,我能感觉到在他的心中隐藏着一个关于母亲的秘密,或许她早已不在人世了。
  
  这件事让我病了好几天,躺在床上根本下不来,我很自责,可我也害怕再次失去父亲,那种心中的闹矛盾让自己没办法挣脱。在自己能下床走动已经是很多天以后了,这天黑影竟然不知怎么,进到了院子里,于是我就站在窗前,被吓了一跳。
  
  当我追到院子里时,那黑影已经消失了,而信则默默地躺在窗户的边沿上。我拿起信,迅速读了起来,这次的信证实了我的想法,父亲确实是沙海母亲的凶手,而母亲的死是源于一次吵架,被父亲失手推在了铁柜上,当场死亡。
  
  当我读完信,一抬头,发现那黑影再次出现!黑影看到了我注意到了他便开始向着墙角移动,于是我也跟了上去。而当那黑影移动到墙角的时候,突然就在墙角处消失不见了,看着那黑影消失的地方,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强烈地召唤着我。
  
  于是我拿起了铁锹,在黑影消失的地方迅速挖了起来,越深入,那种感觉就愈发强烈。
  
  终于,被我挖出了一具尸骸,尸体不知经过了多长时间,虽然已经开始出现了腐烂,但却还能隐约辨认出是一具女性的尸骨,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明白,这就是母亲的魂魄在召唤着自己,让我找到她,为她伸冤的。就在此时,父亲和粉莲一起回来了。
  
  看到了父亲,想到母亲的死和父亲的再婚,我心中的怒火再次喷涌而出,拿起铁锹就向着父亲冲了过去。父亲还没回过味儿来,就被我一铁锹掀翻在地了。父亲被我拍在了地上,血顺着头流向了地面。一旁的粉莲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她疯了一般地骂我,说我没有良心,似乎是我做错了。
  
  粉莲听了我的话似乎是更加气愤,一边赶紧将父亲扶了起来,一边说出了一个让我无法接受的事实。她说沙死母亲的真正凶手,正是我自己。听了粉莲的话,我更加气愤,不停地反驳着,而且那些信不就是证据吗?
  
  说完,我冲进了屋子,我要将信一封一封地拿给他们看,让他们无话可说!拿到信之后,我来到了院子里,将信递给了她,我相信她看了之后一定会相信我的。粉莲接过了信,只看了一眼就扔在了地上。
  
  粉莲知道不能再这样瞒下去了,便开始讲述事情的真相。原来,在前年的时候,我就因为高考失利,因为害怕被村里人看不起,而换上了精神之病。而母亲也是担心我出事,便时刻守在我身边,想方设法地安慰我,鼓励我。当时的我根本听不进去,一气之下将母亲推到了柜子角上,母亲头被撞出了一个大坑,当场死亡。母亲的死亡使我的病情更加严重,看着母亲因为我而死亡,我便开始一病不起,躺在床上数日不起,终日胡言乱语,而且那些日子照顾我的,就是粉莲。
  
  而且也从来没有什么黑影给他送过信,那些都是他发病时的臆想,如今我只是希望父亲能和粉莲开心地生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