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小佛神 > 第三百四十六章

第三百四十六章


      而且这个凉亭的占地面积还不小,四周用围墙围着并没有进去的入口,周强说道,这个凉亭没有入口又建在地下,莫不是给鬼用的?
  
      本来底下看到个古怪的凉亭我心里就发毛,让他千万别乱说。可是周强却是完全不当做一回事,还要翻过围墙到亭子里拍照留念。就在周强马上就要翻过护栏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人喊了一声,把两个人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小区的保安。
  
      他说那个亭子禁止进入,还没好气地质问我们难道没看到指示牌吗?
  
      经那保安一说,两个人才发现在围栏上确实有一块牌子写着禁止入内,只是上面堆满了灰尘,不容易看到。保安看出了两人是新搬来的,对小区的情况不大了解,正想对他们说什么,这时他的对讲机突然响了起来。有人喊他去帮忙。
  
      于是那个保安急匆匆地走了,临走时还吩咐他们,千万不能进那个亭子。那个保安虽说看上去态度不大好,而且还神神叨叨的的,不过心眼好像还挺好的,走出去挺远了,还不忘叮嘱他们一下上楼的电梯有一部不好用。那个保安的样子和语气让周强感觉非常不舒服。两口子拿着东西到了电梯间,周强按下了北面的电梯。
  
      可是等了一会儿也不见电梯下来,周强等得不耐烦了,就要去乘坐西边的那部电梯。女子很在意那个保安的话,本想拦住他,可是那部电梯已经打开了。她看到自己的老公已经走了进去,也不敢一个人呆在停车场里了,没办法只能一起跟了进去。
  
      包厢中间,一个小瘦子正在举着话筒投入地唱着《爱情买卖》。呜嗷嚎叫,声似鬼哭。那也是我的高中同学之一,耿小迪。
  
      刚一进电梯女子就立刻发现在墙角的位置贴着一道符咒,让她的神经立刻就绷紧了起来。周强却是并不拿这个当回事,还嘲笑她胆小。于是两口子就这样开始了在小区的生活。住了几天之后,女子在楼下遛狗时,认识了同小区的一位打扫卫生的李阿姨。
  
      混熟了之后,女子开始向她打听关于地下停车场的凉亭之事。说到了这个话题,李阿姨显得有些紧张,给女子讲了关于那个亭子的事情。据说小区在建设的时候,曾经在工地上挖出了大量的人骨。为了去晦气求平安,开发商还请来了一个叫做韩士平的道士,进行作法超度。
  
      小区虽然顺利竣工了,可是却不太平,总是有车会莫名其妙地从坡道上冲下去。而出事的位置正是动工时挖到大量人骨的地方。其中有一位叫李辰博的住户,从坡道上撞了下去,当他从车里爬出来的时候,看到眼前站了很多人,那些人有老有少,全都没有腿!
  
      他开始以为是自己撞懵了,出现了幻觉,可等他揉揉眼睛让自己看清之后,只见那些人还是站在他的面前,大概过了有几分钟,又全都凭空消失了。
  
      因为不止一人看到那些人影,小区业主集体找到了开发商。请人在那里盖了个镇魂亭,说这个东西可以镇住那些鬼魂,不让它们出来作怪。而且亭子修好以后也确实再也没有啥邪乎事发生,只是那亭子阴气很重,所以围起来不让人随便进去。
  
      知道那个亭子的来历之后,每次从旁边经过时,女子都会感觉到很不舒服。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每次看到那个亭子都会感觉非常阴森。虽然女子有意躲着那里走,可还是遇到了诡异的事情。
  
      有一次,她遇见了一个人,自称自己是阎罗王,一开始,女子以为他是个精神病,可是随后却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那一次,女子和周强趁着清明假期,跟朋友一起出去玩了几天,回来的时候周强多喝了点酒,于是便由女子来开车。
  
      等车子开到了停车场,周强下车后摇摇晃晃地往亭子那边走,女子知道他要借着酒劲干傻事,就冲上前去阻止他,可是他已经爬下去了。女子这时突然想起李阿姨曾经对她讲过的关羽这个亭子的来历,心脏都要蹦到嗓子眼了。可是周强完全是借着酒劲胡来,他跑到了亭子里面还让女子给他拍照。
  
      为了让他快些上来,女子拿着照相机帮他拍照敷衍了一下。然后连哄带吓地把他拉了上来,好在也没什么事情发生。
  
      “好啊!”我一边笑一边高声叫喊,“我是阎罗,这儿他妈是阴间”我手指着那边正在鬼哭狼嚎的耿小迪,哈哈笑着说:“小鬼儿。。。哈哈哈。。。”耿小迪停止了狼嚎,一脸懵逼地看着我。就在那件事过去好几天之后,女子把相机交给了一个文印店让他把照片打印出来。
  
      女子和周强一起去取照片时,开始翻看这出游照片,而且还非常开心。可是当翻看到那张凉亭照片时,却让两个人都毛骨悚然。只见周强爬到亭子里拍的那张照片,里面除了周强以外,还有很多别的人,那件事之后两个人彻底相信了关于亭子的传闻,于是两个人高价在地上租了一个车位,再也没有去过地下停车场。
  
      王林一边把一**矿泉水递到我手里,一边说:“行啦,闹什么玩意,闹,闹!”
  
      然后,王林把我扶起来,我喝了两口水,呆坐着,不说话。
  
      大学毕业后,我和大学同学基本没有联系,他们那帮人,考研的考研,当医生的当医生,进公司的进公司,只有我,啃老族一个,实在没脸。
  
      心情长期抑郁,每天靠酒精麻醉,发泄过后便是无尽的空虚。我的眼前出现了一男一女,他们就站在我家住宅楼单元门门口,男的身着一席黑衣,笔挺的身材,长得浓眉大眼,四方大脸,就跟国产黑白电影中模板化的正面角色一样,符合八十年代对男性的阳刚审美。而女的,也是眉清目秀,端庄秀丽。
  
      这一男一女,从外表上看非常登对,一看就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