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小佛神 > 第三百二十九章

第三百二十九章

    那一次他去了北部的一个山区,那个季节正是拍蝴蝶的季节,他在山上追着蝴蝶,跑了一天,收获也是很大。他是一个奇怪的人,不像我们,没事上上网打打游戏什么的,他总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而外人也无法理解他的世界。那天她上山拍到了很多不常见的蝴蝶品种,为了能拍到更多更好的照片,他决定在山上过夜,第二天接着拍。
  
      这种露宿野外的事情,他常干,而且山上也没有什么大型的野兽,不会有啥危险。李辰博搭好了帐篷,生好了篝火,又吃了些东西,就开始捧着照相机看他白天拍到的照片。他正看得入神,隐约听到身后的灌木丛中发出一阵沙沙的声音,那声音虽然很细微,可在宁静的丛林之中,显得格外刺耳。
  
      与此同时,在江都市世纪大饭店内的鬼故事大会,已经完结。因为一百零八个鬼故事已经宣讲完毕,
  
      空气在刹那间便凝固了,所欲偶在场的人,全部惊呆。那头凶恶的地狱三头犬带来了无边的压迫感,炽热的地狱烈焰同时灼烧着所有的鬼魂,萧何背着玉小霞逃出了饭店,而其他跟来一起参加鬼故事大会的女孩子们,则纷纷被三头犬吞吃掉了!
  
      传说,这地狱中的三头犬,分为三个头颅,一个代表贪婪,一个代表嗔会,一个代表愚痴,而这三颗头颅也分别有各自的职责,贪婪之首,吞噬贪婪之魂,嗔恨之首,吞噬嗔恨之魂,愚痴之首,吞噬愚痴之魂。
  
      冥阳眼望着这地狱三头犬,只见它浑身上下裹挟着来自地狱深处的业火,身躯高大无比,透射出一股又一股红色的光芒,头颅十分巨大,那一刹那冥阳被吓得,几乎无法呼吸,强烈的震撼感袭卷全身。
  
      好在这地狱三头犬现在似乎还没有注意到冥阳的存在,只见它们的三颗头颅,眼放赤色红光,直盯着那支来自千魂煞坟的鬼军上,那种眼神仿佛就是在盯着一直垂死的猎物,脚步缓缓踏出,头颅低垂,一步步地向着那千魂煞鬼军走去。
  
      冥阳此时心中却是暗自窃喜,它还没发现自己,目标是千魂煞,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跑!
  
      只见那地狱三头犬步步紧逼,而那千魂煞鬼军此时却是如同一只受了惊的野狗,不断低声哀嚎着向后退去,似乎十分惧怕那只凶猛的怪兽。
  
      两者间的距离在逐渐缩短,而冥阳此时已经跑远了,这时,他却突然听到了一声微弱的求救声:“我是张鹏,我被地狱犬吃掉了,冥阳,请快救救我!”
  
      只见那三头犬盯着由土匪组建的鬼军,低声嘶吼着,冥阳却是听见了张鹏的声音,心中疑惑。张鹏是他的初中同学,怎么会在这里呼救呢?
  
      只见从那昏暗的房间中突然滚出一个黑影,冥阳大叫一声,连忙冲上去,翻过他的躯体一看,隐约中,他发现那是一张熟悉的面孔。
  
      “张。。。张鹏?怎么会是你!”
  
      这件事发生在冥阳的一个初中同学身上,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冥阳突然想起了菩萨的教导,
  
      说起他的身世,也是挺让人同情的,在他十二岁难念他的父亲就因病去世了,他舅舅两口子收留了他,还供他上了大学,张鹏毕业后也是在城里找了份工作,因为忙一年也难得有机会回来看望舅舅两口子,舅舅打电话说舅妈得了半身不遂,张鹏赶忙趁着放假回来看看。因为张鹏在舅舅家生活了许多年,村里人也都认识他,看他进村了,也都过来和他打声招呼,都觉得这人真是挺孝顺。可也有村民不那么想,张鹏舅舅两口子可以说是吃糠咽菜把张鹏供养上了大学,可张鹏却是很少回来看望。
  
      有人觉得他是进了城,所以忘了本。张鹏进了舅舅家的院门就嚷嚷开了,舅舅看到张鹏回来了,也是满心欢喜。刚一进屋,张鹏就问起了舅妈的病情,提起舅妈的病情,舅舅不免唉声叹气,舅妈看到了张鹏进来了,也硬撑着身子坐了起来,舅妈对于张鹏跟亲儿子也没什么区别。
  
      看着一向能干的舅妈卧病在床,张鹏的鼻子一下子就酸了,眼泪差点掉了下来,怪自己没能早点回来看望一下。
  
      反倒是舅妈安慰张鹏说自己没事,不用担心,怕张鹏耽误工作。舅妈拉着张鹏的手坐在抗边拉起了家常,还让舅舅去给张鹏做些好吃的菜。看着张鹏回来了,舅舅也是高兴地杀猪宰羊,张罗了一桌的好饭菜。等饭菜上了桌,舅舅让张鹏陪自己喝一杯,张鹏端起了酒杯对舅舅舅妈的养育之恩表示感谢。
  
      看着张鹏知恩图报,舅舅也很是欣慰。两人正聊着,就听见咣当一声,有人推门进了屋,进来的正是舅舅的儿子赵强,也就是张鹏的表哥。
  
      张鹏在舅舅家住了很多年,一直把赵强当作亲哥哥一般看待,见赵强下班回来了,忙着热情地打招呼却不想那赵强没搭话,还看着桌上的饭菜,酸溜溜地说起了话。张鹏知道这赵强的脾气,因此也没在意,还是笑着让赵强坐下一起吃,那赵强酸溜溜地说:“算了吧,这饭菜可是给你这个大学生准备的,我这么一个大字不识的土老帽。哪有资格吃这饭菜呢?可别让我扫了你们的兴致呀。。。”说着,扭头便走,赵强根本不愿意搭理张鹏,这下,气得舅舅一口气上来,直界咳嗽不止。张鹏赶忙上前去安慰舅舅,知道舅舅身体不好,不能生气,舅舅一直感叹他的身体也担心舅妈日后的生活,张鹏听得也是心里难受,当下保证一定会照顾好舅妈的。
  
      听张鹏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舅舅非常欣慰,两个人又继续喝起来,一边聊着家常。在舅舅家里住了一晚上,张鹏第二天就回到了城里,因为还有工作要做。
  
      俗话说怕什么就来什么,张鹏回城没几天就接到了一个电话,硕士舅舅在山上的石场干活时,出了意外,人没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小佛神》,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