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小佛神 > 第三百二十二章

第三百二十二章

韩道士拼尽了最后一丝的力气,把冥阳送到了江都市世纪大饭店的门口,之后,自己倒在了地上,慢慢地闭上了眼睛,永远地。话说冥阳用怪瓜汁解了自己的尸毒,重新恢复了健康,而韩道士却用自己的生命,把他送到了自己一直向往来到的地方。
  
  站在饭店门口,冥阳凝视着江都市车来人往的夜景,心中唏嘘:这些人,终日为了生计而奔波,却不知道自己为为谁忙碌为谁活。。。。突然,天空一声炸雷,惊醒了正在胡思乱想的冥阳,他二话不说,打定了主意就向饭店走去。
  
  默默地走到301包间外面,冥阳打开了自己的阴阳眼,看到这个包间却是被包围在一个时间饿鬼的范围场之内。
  
  与此同时,江都市世纪大饭店内的鬼故事大会依然在进行当中,其中一个名叫赵琳琳的女孩子讲了这么一个故事。事情发生在她的一个表哥身上,当时她表哥正在做建筑队,那年他和村里的几个人一起到一个工地上干活。
  
  以下为了叙述方便,以第一人称自诩。事情得从开铲车的李辰博身上说起,因为工厂刚刚开工,需要先用铲车挖地基。这一天,他一如既往地在荒地上作业,挖着挖着他突然看到,铲车前面的车里当啷着一个白乎乎的东西,正挂在铲车上挣扎蠕动。。。。包工程的叫做周老杜,那天他正带着手底下的几个小工头安排工厂精度,就听着身后一阵喧闹声音传来,看到工人们竟然不工作,围在一起叽叽喳喳,他有些不高兴,只见那些工人们围拢在一起,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什么:
  
  “太吓人了,这到底是个啥玩意儿啊?”
  
  “我说老张,你见多识广,给说说呗。”
  
  周老杜一听就急了,他大声吼道,不干活都在那里嚷嚷什么呢,过去看看!几个底下人看周老杜不高兴了,冲着扎堆的工人连推带骂的,人群立刻分开,把周老杜让了进去。
  
  周老杜原本想是教训一下这些工人,可还没等他开口,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冷汗直冒,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只见眼前的土坑之中,盘绕着一条碗口粗的大蛇。。。要说周老杜也是这辈子没有见过如此大的蛇,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围观看热闹的工人嘴可是没闲着,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都说这么大的蛇,莫不是要成精了?
  
  周老杜看工人们越说越玄乎,也都没心思干活了,就冲着工人们喊叫起来。。。于是他喊来几个工人找来一根大棍子把蛇给弄走,可那些工人们都害怕得罪蛇仙,谁也不敢去做。
  
  “这么大的蛇,看着就吓人,谁敢动啊!”其中一个工人说道。
  
  另一个立刻附和道:“就是,即便不是蛇仙,就这么一个猛兽,招惹了也是够呛喝一壶的!”
  
  “是啊,这种邪门玩意儿还是少招惹为好”
  
  周老板一看大家七嘴八舌谁也不敢动,无能狂怒道,“别吵了,大家要相信科学,这工程要是耽误了,你们全都得给我滚蛋!”
  
  周老板是那种只懂钱能收买一切的大老粗,他想重奖之下必有勇夫,便大声吼叫道,“谁要是能把这大蛇给弄走,奖金五百块!”
  
  周老杜也是一看自己说话没人听,便想着用钱使劲砸。扬言谁能把蛇给弄走,就有重金奖励。俗话说得好,重奖之下必有勇夫,有几个胆子大爱钱的,找来了一根长杆子,把大蛇挑了起来,也好在那大蛇并不伤人,两个工人挑着大蛇扔到了工地边上的野地里,大蛇处理完了,工程进度也就走入了正规。
  
  可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过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开工1时候,那条大蛇又出现咋了昨天发现它的地方。。。这让所有人都觉得分外诡异,这大蛇不知道是什么愿意你,居然又自己爬了回来。
  
  这一回工人更是议论开了,有人说这大蛇有一定的道行,是在修仙,也有人说这是镇压这片的水神,即将化龙升天,更是开罪不得。。。周老杜可是急了,眼看这样下去,工期非得耽误了不可。。。。
  
  周老杜命令手下开铲车的李师傅去开铲车把它给平了,可是这李辰博一听这话,吓得是连连摆手,说自己无论怎样也不敢得罪这修仙的蛇神,周老杜是个火爆的脾气,他一把推开了李辰博,自己就要开铲车,亲自把那怪蛇给铲平。。。。
  
  周老杜自己也是工人出身,工地上的各种活计都难不住他,他跳上了铲车,把油门踩得轰隆隆地直响。直接冲着大蛇就压了过去,周老杜憋了一肚子的气,开着铲车,毫不留情地从大蛇身上直接碾压了过去。而且好像还是在宣泄怒火般地,反复地从它身上压过去,直到把大蛇压成了一滩肉泥。
  
  压碎了大蛇,周老杜跳下了铲车,呵斥工人们都赶紧开工。没热闹看了,工人们也就四散开区,各自干活去了。
  
  可是那工程干得并不顺利,因为工地上接连出了几次事故,老板就把周老杜给换掉了,周老杜觉得自从压死大蛇之后,就处处倒霉。
  
  工程丢了不说,老婆怀孕到了生产的时候,又赶上了难产。这边老婆被推进了手术室做剖腹产手术,周老杜在外面等着,提心吊胆,在心里把漫天神佛都求了个遍,希望老婆孩子能够母子平安。
  
  等了两个多小时,看见医生从手术室里走出来,老杜赶忙迎上前去,询问老婆孩子的情况。听医生说孩子生下来了,但话里好像又有什么隐情一般,老杜也是担心老婆孩子,一把推开了医生,冲进了手术室。
  
  可进去一看,老婆好好地躺在一张病床上,不像是有事的样子,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是放了下来。再看看老婆身边的大胖小子,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孩子看到老杜在冲他微笑,可这一笑把老杜吓了一跳,儿子的舌头居然像蛇一样地分叉了!
  
  老杜看着孩子那分叉的长舌头,原本高兴的心情一扫而空,犹如晴天霹雳击中了自己的脑袋。虽然模样怪了一些,可毕竟是亲生骨肉,老杜把老婆孩子接回了家,但随着孩子不断地长大,老杜的心情却是越来越差。
  
  孩子取了个名字叫周强,一直长到了四岁,却还是不会说话,到医院也差不对什么毛病,周老杜越看约越烦,对孩子也是越来越冷落。
  
  随着孩子的不断长大,两口子发现这孩子不仅不会说话,也不会走路,夫妻两个时常为了孩子的事情吵架。好在孩子毕竟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肉,妈妈对孩子倒是没有什么嫌弃,不厌其烦地教孩子学说话,学走路。
  
  可周强还是不会说话和走路,每天只能在炕上,像吐信子医院地吐着舌头,弯着身子一扭一挺地向前蠕动,那蜿蜒的诡异姿势就像一条蛇一样。时间一久,周老杜也就很少回家了,听说还在外面养了别的女人,只剩下这娘俩相依为命了。
  
  故事讲到这里,便告一段落,大家听得都入了迷。玉小霞看到这种情况,便举起酒杯,道:“故事纵然好听,可是。。。”
  
  “好故事,真是一个好故事啊!”其中一人感叹道。
  
  “是啊,这个故事充分地教育了我们,要珍惜生命!”周彩霞评价道。
  
  “故事中的周老杜对神灵没有丝毫敬畏,一味地作死,最后却报应到孩子的身上,还让老婆独自抚养,这算什么,解决不是太好啊!”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纷纷发表着对这个故事的看法,而玉小霞看到这种情况,举起酒杯,道:“别忘了咱们是来干嘛的,今朝有酒今朝醉,来来来,吃着喝着。”说着,她举起酒杯,大家听了她的建议,纷纷举起酒杯,吃喝玩乐,不亦乐乎。
  
  可是,谁也没有注意到,此时呆在包房外面的冥阳。冥阳使出了一道自己修持的龙象般若功的第一层,一拳击打在包房的门上,可是,拳头刚刚触到门,冥阳就感觉到一阵巨大的力量向自己回击过来,冥阳被摔得七荤八素,实在是无法再站立起来了。
  
  “桀桀桀。。。”突然,房门中浮现出了一道恐怖面孔,这面孔好像是面部肌肉溃烂的野鬼,而且满脸还爬满了蛆虫,它对冥阳报以一种嘲讽的尖笑,道:“小子,想突破时间场的外围吗?你是痴心妄想!”
  
  冥阳没办法,调出附着在自己大脑中的系统,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对付这个饿鬼。系统中有一个商品,叫做无敌铁锅,只见那东西外形非常平凡,真的就像是一个炒菜做饭用的锅子那般,冥阳只是动了一个意念,就把那铁锅发射到现实世界中。
  
  只见那铁锅漂浮在半空之中,缓缓地旋转着,冥阳问道:“这东西有什么作用?”
  
  系统回答道,这东西有护身作用,不信你可以测试一下。于是,冥阳使用了激光,阴气,洪晃巨力来攻击那个铁锅,却都是无法伤其分毫。
  
  系统说道,要得到这个武器,你必须完成一项任务,去江都市第一医院打败长甲僵尸!冥阳接到了任务,不敢怠慢,于是三步并做两步走,来到了江都市第一医院。要说以冥阳现在的本事,要打个把僵尸,却已经不是什么难事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冥阳突然想起了菩萨的教导,于是他伸出右手食指,往自己的额头中央一点,只一瞬间,从冥阳的额头中央射出一道金色的光芒,只一瞬间,冥阳乘着这道金色的光芒,来到了一片荒野之中。只见从黑暗中,隐隐约约地冲出了一道模糊的身影,待它走进一看,是一个穿着清朝官服的僵尸,它大叫着向冥阳冲了过来,冥阳轻轻一躲,闪过了它的攻击,而让冥阳没注意的是,僵尸这一跳,竟然把一个娇小的少女给吓哭了,只听得嘤嘤嘤的声音一起,外加一声尖叫,一个女孩子被吓得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之后,那僵尸又狞笑着冲冥阳冲了过来,冥阳使出了龙象般若功的第一层功力,一计重拳敲在了那僵尸的胸口,僵尸被打飞出去五米多远,之后冥阳转身就跑,却发现在前方的黑暗之中,出现了一个小木屋,上面写着四个大字:“赶尸客栈”
  
  说起这赶尸客栈,里面还有一段传奇故事。冥阳此时听见从天空中传来一个洪钟般的声音,道,我是《小佛神》世界观的缔造者,现在,我来给你塑造一个赶尸客栈。
  
  话音刚落,只见半山腰上慢慢地浮现出了一座五彩房屋,冥阳奇怪怎么会有人独自一个人住在山上,可每次问起孤儿院院长陈明爷爷,爷爷都说不让他问,他还小,这些事情是不能说给小孩子听的。
  
  后来,冥阳长大了,从电视的僵尸片里知道了世界上有赶尸客栈这种东西,一次跟陈明提到了那栋房子的事情,也许是看冥阳当时已经是个半大不大的小子了,陈明便给他说了一个他年轻时亲身经历的故事。话说当时陈明在电力部门,做一名野外架线员,每天穿梭于大山之中,铺设电线,一次,他的一个同事被毒蛇给咬了。
  
  陈明搀着他在大山里走了很久也没有走出去,眼看这样下去,他的生命垂危了。后来在穿过一片竹林之后,看到山坡上有一间孤零零的房子,透出了一点光亮。这让陈明终于是看到了希望,他缠着同事连忙向那个房子走去,慢慢走近之后,陈明看到那房子,很是破旧。
  
  奇怪的是,房子门口立着一根杆子,上面挂着一盏白色的灯笼,和一件旧的蓑衣。陈明当时营想不了那么多了,一头便撞开了房门,大声叫了起来。
  
  冥阳掏出了一张符咒,
  
  看到萧何如此冷淡的态度,冥阳的忍耐力也差不多到了极限,他嗖地一下从桌子上站起来。
  
  《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