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小佛神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出租车

第二百二十八章 出租车

就在李辰博全力以赴搞他的设计的同时,每天都在自己的学习室工作到很晚,而他的父母一直以为他在用功学习,每天晚上给他泡咖啡,做饼干,到了半夜十点时,就是夜宵时间。李辰博喝着咖啡,吃着夜宵,心里感觉很不是滋味。自己的父母如此为自己忙前忙后,就是为了自己能在中考中考出一个好成绩,可是,看看自己现在都做了些什么。想着想着,李辰博睡着了,于是,他又进入了自己所创造的那个《小佛神》的世界。
  
  在那个世界里,他是无所不能的。
  
  话说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听到一种来自小佛神世界的求救之声。
  
  原来,此时正处在冥阳的危机时刻,他被假的萧何骗到了冥府监,即将要被献祭了。
  
  只见从冥府监中出来许多和尚和道士,可是他们的面目却都是一个又一个的骷髅,眼神空洞,其中泛着幽幽的青光。它们哈哈大笑,扑向冥阳。
  
  冥阳在紧急时刻,自己钻进了时间小屋之中,开始结跏趺坐,与萧何联系。
  
  与此同时,江都市世纪大饭店内,鬼故事大会依然在进行当中,其中一个叫刘波的女孩子讲了这么一个故事。事情发生在她小叔身上。我小叔是一个开夜班的出租车司机,在他开夜班的几年时间里,见过很多的人情冷暖,也遇到过不少诡异之事。今天要讲的就是其中一件:这也是他在一次春节聚餐中,和我们大家讲述的。
  
  开夜班车的都有一个待客点,那天他正依在车上抽烟,来了一个小伙子要打车。他掐掉烟,等小伙子上了车。照例问他要去哪里?他说要去孙家沟,我们在的县城是个县级市,有很多乘客都会打车去乡下,那天那个小伙子也是要打车到乡下去,孙家沟离市里又好几十里地,我把他送过去就得空车跑回市里,实在不划算,可人已经拉上了,也不再赶下去,于是,他只能发动了车子。
  
  一路上,叔叔试图和那个男人搭话,可他却并没有想聊天的意思。小叔也就没有再接着搭话,不知为什么,男人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阴郁气息,让小叔有些压抑。而他也在孙家沟附近的一家工厂前下了车。那工厂并没有亮灯,应该是下班了,那男人对那里好像很熟,径直地向工厂走了过去,小叔猜测,那男人一定是在那家工厂上班的工人,至于为什么一路上显得情绪低落,为了叙述方便,以下转为第一人称叙述。
  
  至于为什么情绪低落,我猜一定是受了血汗工厂老板的剥削吧,我想如今这个年头,顺心顺义的人不多,尤其是在工厂上班的人,地位低又没什么钱,很难有什么高兴的事。
  
  小叔在那里也不像能等到乘客的样子,就打算空车回市里,可就在这时,肚子开始疼了。小叔推测,一定是因为在路边的大排档吃了不干净的东西,可这附近也找不到个厕所,小叔只能偷偷地跑到野地里去解决。
  
  在一通排泄过后,小叔感觉肚子轻松了很多,当他正要起身提裤子,隐约听见有个女孩喊救命的声音。小叔麻利地提好了裤子,环顾四周,竖起耳朵仔细听。可却再也没有听到什么,除了那些轻微的虫鸣,小叔觉得自己肯定是因为疲劳驾驶,出现了幻觉,于是转身回到了车上,心里盘算着,今天晚上就不拉人了,好好休息一下。
  
  小叔一脚油门,把车开回了市区。
  
  不过,这件事小叔也没放在心上,第二天照常开晚班车。下午时分,来了第一个客人,是个女孩子。
  
  依据流程,小叔问上车的女孩子,要去哪里。
  
  这女孩说自己要去孙家沟,小叔心说怎么这两天跑孙家沟的这么多啊,看来这趟又得空车往回跑,心里虽不情愿,可也没办法。一路无话,这女孩也非常阴郁。而她下车的地方也是和昨天那男的下车是同一个地方,小叔猜测他们可能是一个工厂的,他依旧对此时没有在意,可到了第三天,怪异的事情发生了。小叔如常地在车上等活儿,这时上来一个女孩。小叔问她要去哪里,她说要去孙家沟。而小叔定睛向她看去,却是吓了一跳,发现这女孩不就是昨天坐他公交的那个吗?因为连续两天这女孩都坐小叔的车,小叔对她也是特别地留意了一下,她看上去气色不是太好,也可能是车里打的灯光的关系,总感觉她的脸发绿。
  
  在车子行进的过程中,小叔试着和她聊了两句,问她是不是那个工厂的员工,还说工厂的位置太偏,一个人夜里出门太不安全。可小叔感到自己就像在自言自语一样,她完全不予理会,还是在那个位置下了车,她一个人黑灯瞎火地向着工厂走,却也一点不害怕。
  
  小叔不禁感叹,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血汗工厂,把人都逼成啥样了。
  
  小叔依旧没往灵怪那方面想,可就在一天休息时,他在家里看电视,一条新闻吸引了他的注意。这条新闻看得他汗毛倒竖!只见那播音员在电视上报道:“本月十四日,孙家沟郊区发现的女尸已查明身分。。。。”
  
  新闻上讲,在七月十四日再孙家沟工厂外的野地,发现了一具女尸,经查明乃是一起墙尖煞仁案,而那个受害人,恰恰就是连续两天搭乘小叔出租车的那个女孩。
  
  看到这个新闻后,小叔吓了个魂不附体,用一句话来形容当时的他真是再合适不过,那就是一魂升天,二魄离体。从小般接受唯物主义科学教育的他,此时世界观正在被强烈地冲击。
  
  难道,那连续的两晚上,自己的车搭载的都是鬼魂吗!小叔被吓尿了,顿时发起高烧来。而最让他害怕的,就是那女孩死于农历七月十三日,而她坐车的却是七月十四日和十五日!而七月十五,大家都知道,那是阴间鬼门大开的中元节,是阴气极盛的时段!
  
  话说小叔发起了高烧,找谁也看不好,最后,请来了一个阴阳先生,自称叫做洛阿炳。
  
  只见洛阿炳手捧着罗盘在屋子里一通转悠。他端着罗盘立好了极,罗盘的指针立刻有了猛烈的反应,针头就像被什么东西重压一样,立刻沉了下去,看到这,洛阿炳的脸色沉了下去,看来,小叔的情况,可能比他原先预想的还要麻烦一些。罗盘的针头下沉,这种针法,在阴阳风水术中,叫做沉针,阴气自上而下,压迫针头下沉,此介入的阴气,介于恶煞与普通游魂之间,说是厉鬼,又不至于,大多为非正常,或含冤而死之人的阴气。
  
  虽说一开始不会有什么大碍,但如果拖久了不处理,这种冤魂是很有可能化作厉鬼的那一类,所以非处理不可。
  
  于是,洛阿炳在屋子里烧了几张黄纸,又念叨了念叨,然后又升了一道提阳火的符咒,可是真灵,这烧马上就退了。
  
  原本以为此事就此结束,小叔在退烧之后,马上恢复了工作。
  
  再次出车,小叔改变了自己的世界观,相信这个世界上是存在鬼神之事的,于是他多各种事情的忌讳也逐渐多了起来,可偏偏怕什么来什么。这次,一个女乘客想坐出租车,她声称自己要去孙家沟。
  
  小叔回头一看,卧槽,这还能是谁,怎么又是那个死鬼吗?他心说也不知自己这是冲撞了什么东西,怎么都做过法事了,还是会遇见鬼呢?他心里害怕得不行,可又不知如何是好,心中还在暗骂着那个所谓的阴阳先生洛阿炳是个骗子。
  
  没办法,小叔只能是硬着头皮发动了车子。
  
  一路上,小叔都在胡思乱想,无法集中精力开车,他想这女鬼为什么偏偏缠着自己不放,莫非是要害自己吗?小叔还偷偷地拿出手机想报景,可是又不知该如何说,跟景查说,自己遇见鬼了?这不是开玩笑嘛!小叔不知从哪里来了勇气,竟然用手机偷偷地冲着后面拍了一张照片,想看看这个女的,到底是人是鬼。
  
  拍出来的照片让小叔大吃一惊,只见屏幕上一团漆黑,什么也看不见,这让小叔更加的恐惧。
  
  路上,小叔不住从后视镜中偷看那个女鬼,可她就那样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车子一直开到了孙家沟的工厂那里,她让小叔把车停在了和前两天所停的地点一样的地方,小叔抓着方向盘,一动也不敢动,想着她下了车,或许就没事了。
  
  此时,那女人从车后座伸出一只手来,拿出一张纸币。而小叔一看那钱,顿时吓了个魂不附体,那哪里是什么钱啊,明明就是一张冥钞!
  
  小叔几乎要被吓尿了裤子,那女人又一抽手,赶忙把冥币收了回去,连忙道歉道:“啊,实在对不起,我拿错了,这是我要烧给我妹妹的!”
  
  小叔疑惑道:“妹妹?”
  
  那女人回说:“是啊,我妹妹前几天在这里出了意外,我来祭拜一下,您能等我一小会儿吗?就一小会儿!”
  
  等他下了车,小叔才注意到,她拿着黄纸和冥币,蹲在路边一边烧纸一边小声地念叨着什么。到这时,小叔方才明白,感情这一晚上,他都是在自己吓唬自己呀,于是他点了根烟,狠狠地吸了几口,让自己平静下来,坐在车里等着她,好烧完纸一起回市区。
  
  大概等了有半个小时,她才回到车上,很不好意思地说让您等了那么久。
  
  小叔总算也是松了口气,和她闲聊了起来。小叔平时就是个很健谈的人,这话匣子一打开,也就收不住了。
  
  “您节哀顺变,看得出,你们感情一定很好,要不然也不会连续三个晚上都来这里看她。”
  
  而那女人说自己刚刚从外地赶来,这也是第一次祭拜妹妹,原本小叔以为她是在故意开玩笑,明明小叔是连续三天都载她到这个地方的。
  
  为了壮胆,小叔还和那女人在车上逗起了闷子:“您别开玩笑了,我胆子小。”可是,很快,小叔就住了嘴,看她的样子和反应,绝对不像是在开玩笑。
  
  可是很快,小叔就住了嘴,看她的样子和反应,绝对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小叔的脑子一瞬间又懵逼了,那一晚,都不知道是如何把车开会市区的。
  
  故事讲到这里便告一段落了,在座的人听得都入了迷,竟然忘了喝酒。于是,玉小霞举起酒杯,对大家说道:“故事纵容好听,可也别忘了大家是做什么来的啊!”
  
  “好故事,真是一个好故事啊!”其中一人感叹道。
  
  李月洁说道:“是啊,这个故事充分告诉我们,要珍惜生命!女孩子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否则会惹祸上身的啊!”
  
  大家热烈地讨论着这个故事,玉小霞举起酒杯对大家说:“来来来,杯莫停,让我们今宵有酒今朝醉吧!”
  
  于是乎,大家唱呀,跳呀,玩得不亦乐乎。
  
  与话说冥阳在时间场中端坐,却回忆起许多过往的经历。现在,他必须找到一种解决眼前困境的办法。突然,从空中传过来一种洪钟般的声音。
  
  “我可以替你解决困境!”这是小佛神的主创人李辰博的声音。
  
  话音刚落,只见一道白影从天而降,拜请飞剑神,降下人间斩妖魔,人人害吾无行恶,小法祭飞剑,斩杀恶人命无存,吾奉飞剑老祖敕,神兵火急如律令!
  
  话题再度转向冥阳。话说和洛阿炳混久了,冥阳见识到了不少的道家奇技,也熟悉了不少风水法理,洛阿炳见他对此有兴趣,倒也不避讳,要是有客户请他出去办事,就会拉上冥阳一起过去。可就在最近一段时间,冥阳感觉自己有了一些不一样的地方。他时常能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那些东西,最开始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形状像人,又不是人,虚虚实实的,很是奇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