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小佛神 > 第九十三章 冥阳再下地狱

第九十三章 冥阳再下地狱


  话分两头,话说江都市世纪大饭店的鬼故事大会依然在进行。李琳的那个故事还在继续。
  李琳口若悬河,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奶奶叹了口气,冲燕子,也就是被附体的王芳问话,这话问得特别尖锐!”
  “啥话呢?“玉小霞吸了口烟,又慢慢地吐出,问道。
  “那赵有志是有淫心不假,可你头一次不也逃开了吗?事情到此本该结束,若没有你后来起了贼心,又岂能被白白糟蹋?你扪心自问,你恨他到底是因为什么?”
  王芳沉默了,我想,她真实的想法,是羞于启口的。
  毕竟,被丑男糟蹋这种事,想起来是恶心,可吐呀吐的也就习惯了,关键是看这呕吐是否能换回等量的回报,为了能得到一个回城的名额,王芳真的是练自己的身子都豁出去了,可换回的是什么?
  这才是她的怨恨根源所在!
  王芳厌恶农村的环境,厌恶下地干活,厌恶丑男,她喜欢的是帅哥小鲜肉,喜欢奢华的生活,她想读书,为的不是华夏崛起,她为的是用书本换取一个美好的未来,这未来世她自己的,不是别人的!
  王芳骨子里是个极度自私的人!
  李琳奶奶看王芳呆坐在地上,半天没有反应,突然伸出手狠狠地拍了她的背一下,嚷道:“说吧,说破无毒!!!”
  冷不丁挨了这一掌,王芳“嗷”得一声发出一声尖利的嘶吼,随着这声嘶吼,王芳开始剧烈地呕吐,吐出一些黑乎乎的东西,且散发出一股腥臭无比的味道,这味道迅速弥漫开来,熏得周围的人群直作呕。
  此时,王芳竟然呈现出一种极度诡异的状态,只见从她的嘴里,不停地流出一些黑黑红红的腥臭无比的东西,但同时还在喃喃自语,一边呕吐,一边讲话,而且表情呆滞,这绝非正常人所能为之!
  “那赵有志老么咔查眼,胖得就像猪,我就是看它一眼都恶心,我被它侮辱,为的就是能拿个回城的名额,我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就为了离开这狗窝一般的农村,回到城市的美好生活中,我不要下地干农活儿,我要天天躺在床上享受美食,美酒,我要一万个帅哥小鲜肉为我陪床!!!”
  要说这话说得也是够不知羞,这话散步在大庭广众之下,围观的群众听到这话,尤其是女的,羞臊得直捂脸。
  “呸,你说说这叫啥人啊!”
  “真够恶心的!”
  “还嫌弃咱们农村,要没咱种地产粮食,她们吃啥,喝啥,吃穿都没了,她还臭美啥,还小鲜肉,我呸!“
  王芳还在继续说:“最让我恨的,就是那口肥猪糟践了我还不让我回城,让我天天呆在这充满恶臭的农村里,还不如让我去死了!”王芳每说一句话,就从肚子里呕出一大块不知是啥的东西,如今它这幅模样,却还数落着别人,着实讽刺!
  王芳在喃喃地说完自己那点破事之后,又突然窜起来,奔到人群中间,伸出一根手指指着人群,叫骂道:“你们也不是啥好东西!”
  与此同时,在江都市第一医院,玉堂齐突然发狂,他冲过去冲着护士就是一顿暴打,把护士打得鬼哭狼嚎,哭爹喊娘。萧平光冲过去死死地拦住玉堂齐,喊道:“你怎么了,疯啦!快停手!冷静!”
  萧平光高声叫嚷道:“冷静,我特么冷静得了吗我!劳资一天到晚起早贪黑,努力工作,从最早吃了上顿没下顿,混到现在这份家业,你知道我最早时惨到啥程度吗?大夏天的客车上,四十多度的高温,为了挣一百块钱,我让人打成什么样了,那么时候她们那些小崽子又在哪猫着呢?啊!”
  “劳资忙上忙下,还是说出事就出事,动不动就闹个食物中毒案,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劳资抽颗烟,你还来管!我让你管,我让你管,我让你给我耍横,我抽死你!!!”
  玉堂齐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发出一阵阵尖利如同杀猪般的嘶吼,一手一手地殴打着护士。
  眼看着护士被打得即将失去意识,满脸血肉模糊。萧平光想阻止,可怎么也拦不住!此时,医院保安已经手持电棍冲了过来,他们一起冲上去把玉堂齐按倒,玉堂齐丝毫不服软,口中还在大声叫骂,且浑身发抖,脸色煞白,眼球上翻,眼眶中只剩下一坨眼白,看上去如同厉鬼附身一般。
  “快报警,报警!”医院走廊里乱作一团,有胆小的女护士尖叫着跑开,也有出来看热闹的病人以及病人家属。
  虽然被五六个小伙子合力按住,可玉堂齐还在拼命地挣扎,数次差点把锁住他的手掰开。
  “他的力气大得很,快报警,不然我们几个撑不了多久!”一个保安喊道。
  大家都被眼前这诡异的一幕惊异得无以复加,而冥阳把一切看在眼里,立刻跑前去,说道:“他这是被厉鬼附体了,找警察来也没用,必须先驱鬼!”
  说着,,冥阳走到玉堂齐跟前,取出自己那串黑色佛珠,掀开玉堂齐的衣服,一把将其中一颗珠子按在玉堂齐的丹田处,在珠子接触玉堂齐肚皮的一刹那,玉堂齐爆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嘶吼,从这吼声中,人们可以感受到,他处在一种极度的痛苦中!
  随着嘶吼,佛珠腾起一股黑烟,黑烟直冲玉堂齐的头顶,而周围的人也闻到了黑烟的味道,似乎是一种烤猪皮的味道,很冲鼻子,周围围观的人群纷纷捂住口鼻,向后撤去。
  只见冥阳又握住佛珠,在玉堂齐的肚子上拧了几圈,同时闭上眼睛,默默地念诵一种咒语:“南无阿弥多婆夜,多托切多夜,多地夜托,阿弥丽都婆皮,阿弥利多西单婆皮,阿弥利多,皮夹兰多,切迷腻,切切挪,只多佳丽,梭哈。”
  在念完此咒语之后,玉堂齐的头发突然伸长了,刷刷地缠住了冥阳,发出一股强烈的力量,这股长头发死死地缠住了冥阳的双手,想把他按在自己肚皮上的佛珠弹开,冥阳拼命发力,抵抗着来自头发的这股力量,脸被憋得通红!
  “看来它不怕往生咒!”冥阳心中想着,同时脑袋飞速旋转,想着下一步的对策。
  就在这时,冥阳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种洪钟般的声音:“入息长时知我入息长,出息长时知我出息长。入息短时知我入息短,出息短时知我出息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