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小佛神 > 第六十八章 赌鬼

第六十八章 赌鬼


  燕南山和王志高回到住处,照顾吴尊睡下,便坐在一起商谈后续之事。
  “师兄没进那古宅,怎么知晓是处养尸地?”燕南山掏出一包烟,给他递了一根问。
  “你进门时大概是十六岁吧?”蒋营川接过烟,燕南山急忙给他点上。
  “虚岁十七了。”燕南山点点头示意道。
  “本门有一种养眼之法,你可曾听说?”蒋营川抽了一口继续问。
  “听三师兄说过,需童子年纪,每日用师门秘制的药水涂抹,一日三次,数年后,可观阴阳,夜间能视物。”燕南山想了想,回道。
  “你入门晚,天资一般,但是勤奋,师父当年也是被你的诚心打动才收你为徒,没想到最后给老人家送终的却是你。”蒋营川一脸的悲戚,惆怅道。
  “那师兄当年为何不回来?”燕南山顿时想起师父死时的情景,忍不住问。
  “不是不想回,而是不能回,无法回啊!”蒋营川连连摇头,随后继续道,“你可知,师父不姓林。”
  燕南山顿时心中一惊,这等秘闻他却是从未听说过,他只知师父被人称为“阴阳林”,却不曾想不姓林,但转念一想,脸色微变,深深看了蒋营川一眼。
  “师傅说你天资愚钝,我看是他看走眼了,不错,他姓蒋,是我的生父,本名叫蒋渊。”蒋营川轻笑道。
  “师父灵位在祠堂供奉,不知二师兄是否前去一拜?”燕南山见他如此轻描淡写,心中顿时有些不忿,张口道。
  “不去了,没脸见他。”蒋营川黯然,随后继续开口,“你可知当年他为何要将我扫地出门?”
  与此同时,在江都市的世纪大饭店内,鬼故事大会依然在进行当中。
  一名叫江雪艳的女孩讲了发生在自己表哥身上的故事,她喃喃地说道:事情发生在我一个远房表哥身上。我那个表哥生活在偏远的农村,是村子里有名的懒汉。不仅懒,而且还好赌成性。因为这,父母为他操碎了心,可是赌博这东西,一旦沾上就会陷进去。父亲也早早地就被他气死,家里只剩下一个白头老母亲。有一天一大早,我表哥早早出门,母亲知道他这又是要出去赌博,于是便在身后苦口婆心地劝说,可是他哪里听得进去?把门一摔就走了出去。出门后,直奔村西头的老马家。老马家常年设赌局,一旦开场,村里的好赌之人基本全聚在他家。刚刚走到老马家门口,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彪形大汉,看得我表哥心里直打怵。这个大汉叫刘四儿,不仅仅是长相凶恶,实际上也是真的凶恶。据说他从小就喜欢拳击,一个人对付四,五个成年男子不在话下,更有传说他还杀过人,只是不知真假。不过表哥的赌瘾战胜了恐惧,尽管害怕,他还是颤颤歪歪地走到刘四儿身前,说要进去玩。刘四儿看到我表哥,一脸的鄙视。实在也不怪他瞧不起,我表哥的臭名远扬,家里穷的叮当响还好赌,赌输了又给不起钱,为这事儿没少挨揍,而他脸皮还比城墙厚,挨揍挨多了也就被打皮了,连刘四儿看见他都头疼。
  “你又来干啥?”刘四儿对我表哥吼道,“你特么的有钱没钱?没钱别跟这儿晃悠,我瞅见你就烦!”
  我表哥连忙嬉皮笑脸地凑到刘四儿跟前,道:“有钱,有钱,没钱我也不敢来呀!”
  刘四儿笑骂道:“有钱?有个屁钱你?你一不出去打工,二又没有经营啥买卖,根本没有进项,你钱从哪来?”
  我表哥看刘四儿情绪不错,于是胆子也就大起来,他又嬉皮笑脸地说:“我家里有一头母猪,咋也能值个千八百的,能当赌资不?”
  刘四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道:“你小子咋这么混蛋?那口猪是你那瞎眼的老娘辛辛苦苦养出来的,你也好意思?”
  “刘哥,我这不为了翻本吗?”说着,表哥赶忙掏出一支烟给刘四儿点上。
  刘四儿深吸了一口,骂道:“妈的,今儿他妈便宜你小子了,进去吧!”于是便推开门把我表哥让了进去。进了屋子,顿时一股烟雾飘来,呛人心肺。屋子里吵杂无比,村子里的二流子,二混子,赌徒酒鬼都聚在这里,各种脏口,谩骂此起彼伏。他们看到我表哥进来了,都知道他虽然好赌,赌品却又不好。输了钱又给不起,就会开始耍无赖,所以都不愿意和他玩。而且还会呛他一些有的没的.
  “呦呵,咋的?有钱啦?“
  “是去偷了点还是抢了点?没钱趁早滚蛋,哥几个烦着呢!”
  “就他?他有那胆儿吗?”
  一屋子的人都拿他打趣,而我表哥也不恼,因为有了家里的母猪做赌本,心里多少也有了写底气,于是直接坐在赌桌前。
  马建国是开设赌局的人,他听我表哥说完,便对他说:“那好,既然你这么说,我就再信你一次,不过这次你得给我立个字据”
  表哥问:“啥字据?”
  马建国对他讲,假如输了,就要拿猪抵债。我表哥想也不想便答应了。于是,马建国三下五除二便写了一张字条,然后让我表哥签字。
  一切都准备妥当,便上桌开赌了,玩的是牌九,这种游戏规则很简单,每人两张牌,比点数的大小,一连玩了好几把,我表哥都输了。他哪里知道,这一切都是马建国做的局,赌桌上,他和另外两人都是一伙的,他能赢才怪。
  随着我表哥一输好几把,他心里开始起急。要说这赌博就是这样,越输越想翻本,越想翻本就会输得越多,这是一个怪圈。
  我表哥一直玩到下午,转眼间就把自己家那头老母猪搭了进去。马建国把牌一推,对表哥说道:“怎么着,该兑现承诺了吧?”说着,吩咐几个壮汉一把把我表哥抓起来,推搡着就往外走。临出门前还吩咐道:“注意点,看紧了他,别让他半道上跑了,啊。”
  “放心吧马哥,就这号的能跑到哪去?敢转花花肠子,当心我打折他的腿!”
  众人说着,把我表哥推出了门。
  大家在路上走着,还不忘贬损表哥两句:“我还真挺佩服你的,手臭得要死还总想摸两把是不是?”
  “你妈上辈子是勾了多少爷们才生出你这么个讨债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