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小佛神 > 第十六章 取向之谜

第十六章 取向之谜


  冥阳面前,一个全身闪烁着金光的“人”缓缓浮现,且从头到脚愈发清晰,渐渐地五官面貌也在头部的轮廓中化显出来。此人身高一米八出头,从体廓看是个精壮的汉子。他通体光明炽然,一股股温热的暖流乘携在万道金光中从身上发散而出,竟引得冥阳有一种亲近之感。
  自幼便听得鬼音呜鸣,阴气贯穿全身的冥阳对温暖有一种发自本能的向往。
  随着这个金光人细节的逐一呈现,冥阳仔细辨认,发现这竟然是个熟人!
  靠!是萧何!
  “萧何?咋会是你?”冥阳刚想冲上前去,只听得萧何大声冲他喊道:“冥阳,小心你后面!”
  冥阳一时没反过味儿来,当他反应过来时,脖子已经被一只枯瘦的的爪子从后面死死地抓住,冥阳几近窒息,因为无法呼吸,口中发出濒死般的呜呼之声。
  冥阳拼尽全力回过头去看,只见一个面白如纸,满脸褶皱,本该有两只眼睛的地方只剩俩血洞的枯瘦老头正龇牙咧嘴地冲他阴笑。如果冥阳的脖颈此时未被死死桎住的话,他定然会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嘶吼,如果这只是一个这十年来每天都做的噩梦中的一个的话,他一定会在发出恐惧嘶吼后就醒来。
  “桀桀桀,肉体活胎,肉体活胎。。。大补啊!桀桀桀。。。”阴阳怪气般的鬼笑冲破天际,几乎撕破冥阳的耳膜。
  看来,刚刚那股温热的感觉只是个意外,这才是此次噩梦的主菜!不同的是,过往的噩梦,当鬼魂开始袭击时,冥阳就会大叫着醒来,可这次,即使在梦中,冥阳也无法动弹,无法出声,更无法醒来!
  冥阳本能地想向着面前闪耀着金光的“萧何”求救,只是此时,他连蹦出一个词都显费力。
  “萧。。。萧何,快。。。救救我。。。”
  那全身闪烁着金光的“萧何”不含糊,不知从那里摸出来一柄闪着乌黑寒光的黑色小戟,举起来尖头朝前,大声喝道:“放开他!”这声音狠厉威严,容不得质疑。
  萧何话音将落,冥阳便感到脖子一下子放松下来,呼吸瞬时顺畅了,而刚刚那个用枯爪掐住冥阳脖子的恶鬼,发出一声尖利无比的鬼音嘶鸣后,全身顿时化作一团黑气,然后这团黑气聚集在一起成为一束黑烟,被吸进了萧何的小戟!
  冥阳惊魂未定,刚想向萧何道谢,只见那闪着金光的“萧何”眉毛一挑,嘴角微撇,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
  要说这萧何的外貌,体高身壮,一看就是个铁刚刚的汉子,可是论起五官相貌,却是平凡至极,属于从五官中单拿出哪个都说得过去,但组合起来就透着一股没有任何吸引力的土气的类型。
  在如今这个阴柔韩国欧巴,男生女相的各种小鲜肉在娱乐圈吃得很开的年代,萧何这般模样,确实和帅不沾边。然而刚刚,那金光“萧何”撇嘴微笑的一瞬间,整体竟然都透出一种。。。难以言喻的“英俊?”或是“帅气”?
  冥阳与“萧何”眼神接触之际,冥阳竟然不由自主地心中一颤!而就在这一颤中,冥阳从梦中醒了过来。
  一股医院特有的来苏水混合着臭脚丫子的气味扑鼻而来,呛得冥阳不住地咳嗽。
  “嗨,老弟,你醒啦?”一个粗厚而富有磁性的男声传来。冥阳顺着声音望去,一个一米八的精壮汉子就杵在冥阳的病床旁边,这个汉子就是萧何。
  只见萧何一手挖着鼻孔,一手端着一个水杯正想递给冥阳。
  “来吧老弟,喝点水!”
  冥阳刚想伸手去接,但感到胳膊如同灌铅一般沉重,根本连抬也抬不起来,而且,肌肉稍一用力,便感到一股钻心的疼痛。冥阳突然回忆起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先在浴室内被鬼袭击,自己的右臂就是被那鬼童的丝丝血发缠绕住以至于几乎废掉,住院后又在病房内遭遇了三只鬼魂的袭击。。。冥阳记起,自己被鬼魂袭击的那天晚上,负责自己床位的护士玉小霞被吓晕,正是萧何冲进来掐诀念咒,然后驱动自己手腕上的佛珠逼退了恶鬼,当时,虽然冥阳因为失血过多全身瘫软而无法动弹,但意识是十分清醒的,他目睹了事情的全程。
  从右臂传来的剧烈疼痛阻断了冥阳的思绪,此刻钻心的疼痛正在侵蚀他全身的神经。
  看到冥阳痛得龇牙咧嘴,萧何贴心地把水杯放在床头柜上,然后出了病房,想去找护士要棉签。
  病房里只剩下冥阳一个人了,他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是一间双人病房,距离自己躺的病床不远处就是另一个病床,只见上面乱七八糟地摆放着一些被子,散乱的零食袋等等。
  病房里浓烈的消毒水混合的臭脚丫的味道,不断地侵蚀冥阳的肺部,他咳喘不止,而且现在已经基本确定,另外一个病床肯定就是萧何那小子的。因为这股臭脚丫的味道冥阳再熟悉不过了。
  俗话说得好,臭男人臭男人,糙老爷们汗腺旺盛,又正值壮年,脚臭很正常,就连冥阳自己的脚也不香,可是这股独特的酱菜缸混合臭豆腐的味道,是萧何的专属味道,在冥阳升任副店长和萧何同住一屋的那天开始,每到晚上睡觉,冥阳就备受困扰,一个是那幽幽呜鸣的鬼音,一个就是萧何这个糙汉子的专属味道,那叫一个销魂!
  现在看来,萧何是因为那天晚上和恶鬼搏斗,虚耗过度所以也住院了。此时此刻,冥阳对萧何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激。
  不知为何,冥阳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首流行歌曲的歌词:“想念你白色袜子,和你身上的味道。。。”再回想一下刚刚做的那个梦,梦中浑身发散金光的萧何最后嘴角的那微微一撇,摄人心魄。。。
  靠!
  冥阳发现自己的思维陷入了误区,一个极其严重的误区!他猛地摇摇自己的头,强制性阻断自己的思维。
  冥阳虽然是孤儿,但在孤儿院生活的这十年,也看过不少影视节目和书籍漫画,加上院长陈明爷爷和各种工作人员的循循善诱,冥阳知道,自己这个年龄的男孩子,理应是对着同龄女孩流口水,盯着穿着时尚的漂亮小姑娘走不动路才是正常的反应,然而奇怪的是,冥阳对此类事情却是毫无感觉,毫无兴致。而对各种影视剧中那种男男女女之间生离死别,哭天喊地的感情,冥阳更是无法理解。
  而刚刚在梦中对萧何的那种感觉,也理应是对一个姑娘产生才是正常的,可。。。为什么?
  就在冥阳为自己的性取向烦恼无比时,突然听见一阵脚步声自远处向病房传来。经过这几天的事情,冥阳的心理那根弦已经绷到很紧了,不由得再次紧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