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389章 秦宓一

第389章 秦宓一

    静海。
  
      州衙,此时门前有些萧条。
  
      衙役们无精打采地站在那边聊着天,唯独不远处邱公亮等人手底下的建筑工人依旧忙的热火朝天。
  
      “知州。”
  
      “咦,知州您不是抱恙在身吗?”
  
      几个衙役和他打招呼。
  
      王琛随意回了几声,然后直奔里面而去。
  
      不多时,他来到办公区域,却发现一个官员都没有。
  
      人呢?
  
      怎么会一个人都没有?
  
      王琛有些疑惑,不过整个静海州衙的官员基本上都已经被他挖墙脚挖空,也不知道朝廷有没有派遣新的官员过来任职,其实他心里清楚,即便有,以后静海的重权也不在自己手里了。
  
      他根本不在乎。
  
      因为压根没时间去管理静海。
  
      只要王记不倒闭,城隍身份不被撤销,其他都可以接受。
  
      来到里面小间,自己办公室。
  
      王琛推门进去,想要看看有没有公文等待自己处理,很遗憾的是,桌子上面的公文都已经批阅过了。
  
      批阅好了就行。
  
      看看今天得到的野山参吧。
  
      在使用定位传送回来之前,王琛只是粗略地扫了一眼。
  
      进入神秘空间。
  
      王琛打开麻袋瞅了瞅,然后接二连三地发出“卧槽”、“尼玛”等粗鄙不堪的言语。
  
      沃日啊,麻袋里的人参太多了,数都数不过来,最关键一点,这些野山参都是生晒的,每一支重量都非常轻。
  
      其中不乏有国家认定的特等野山参。
  
      什么是特等野山参?
  
      首先,三节芦,芦碗紧密、芦较长,个别有双芦、或三芦以上,枣核艼,艼重量不得超过主体百分之五十,不抽沟,色正有光泽,灵体、疙瘩体,色正有光泽,黄褐色或淡黄白色,不抽沟,腿分裆自然,无疤痕,不泡体,主体上部的环纹细而深,紧皮细纹,细而长,疏而不乱,柔韧不脆,有珍珠点,主须完整,艼须下伸。
  
      其他东西都可以顾名思义,那么三节芦是什么意思呢?
  
      三节芦是在根茎上同时具有圆芦,所以一株野山参无论其大小,能长出三节芦者,它的生长年龄至少应在五十年以上。
  
      也就是说,这麻袋里一百来斤野山参,有不少都是参龄五十年以上的,甚至王琛看到了其中有一支有六个圆芦的野山参,嘶,三百年以上的野山参啊。
  
      这袋子里的野山参加一起得值多少钱啊?
  
      王琛敢保证,最起码价值好几个亿,看来哥们儿以后可以天天切野山参片泡茶喝了,啧啧,想想日子都觉得好**不说。
  
      ……
  
      看完野山参。
  
      无所事事的王琛前往自己卧室,在现代社会待了不少时间,柳琦红又怀孕了,回来了自然得好好陪她一下。
  
      走廊里。
  
      门关着,里面也听不到什么声音,估计柳琦红还在睡觉吧,毕竟现在才上午八点钟样子,孕妇又比较容易犯困。
  
      王琛想了想,没有敲门,而是翻出钥匙,小心翼翼地打开门进去。
  
      果然,屋子里黑漆漆一片。
  
      王琛笑了笑,琦红这丫头还在睡呢?
  
      刚想掩上门上床和柳琦红腻歪几下,突然,床头传来一个很熟悉的男人声音,“谁?”
  
      卧槽!
  
      男人?
  
      难道哥们儿被绿了?
  
      王琛心中猛然诞生一股出奇的愤怒,任何男人在回家探望老婆的时候,在自己床上听到其他男人声音都受不了啊,更何况如今已经成为一个小国家元首的王琛,他杀人的心都有了。
  
      他啪地一声打开电灯。
  
      整个卧室里灯火辉煌。
  
      紧接着柳琦红幽幽地声音从帐帘后面传来,“官人,谁把灯打开了?”
  
      “不知道,我去看看,你先歇着。”那熟悉的男人声音再次响起。
  
      官人?
  
      你特么居然叫别的男人官人?
  
      王琛都要气疯了,下意识要大喊“贱人,给我出来”,可是话到嘴边,帐帘被掀开,露出了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假王琛怔了一下。
  
      王琛:“……”
  
      柳琦红的声音再次传来,“官人?是谁呀?”
  
      “噢,没人没人,你先睡着,我去如厕。”假王琛用自己一模一样的声音说了声,然后裹紧衣服慢慢走了出来。
  
      看着眼前的人,王琛两眼泛黑,心说苏菊这小妮子,哥们儿只是让你假装自己应付那些官员,得,现在都应付起我老婆了?
  
      不过考虑到柳琦红在孕期,既然苏菊这么做,肯定是想让柳琦红过得舒心点,王琛并未说话,轻手轻脚转身出了屋子。
  
      走廊里。
  
      大概十几秒钟后,假扮自己的苏菊从里面走了出来,她一出来便恢复了女子声音,压低道:“东家,您回来了?”
  
      王琛有些哭笑不得道:“你怎么还和琦红睡一起了?”
  
      苏菊笑嘻嘻道:“帮东家您照顾她呀,如夫人已有喜脉三四个月,小腹渐渐隆起,行动不便,考虑到她夜晚起居,师姐便让我冒充您,日夜陪伴在如夫人身旁。”
  
      王琛朝着她胸前和双腿之间瞅了瞅,无语道:“你本来就是个女人,怎么瞒过去的?”
  
      易容的苏菊看不清楚脸色,不过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分明扭捏了一下,然后啐了一声,“东家您不安好心,反正我有自己的办法。”
  
      汗。
  
      又被人误以为是色狼了?
  
      说实话,王琛到现在都不知道苏菊真实的长相是什么样,压根不可能起色心,只是人家姑娘冒充自己应付官场的差事就算了,回头还帮忙照顾老婆,王琛心中挺感激。
  
      感谢了两句,随后,王琛询问了苏菊最近州衙的情况。
  
      苏菊一一道来。
  
      王琛离开后没多久,朝廷重新派遣了一批官员过来,原本没有任命的通判此刻也派来了,或许是老赵的授权,那些官员基本上只听新来通判的话。
  
      也就是说,在静海,王琛基本上被架空了。
  
      嗯,和自己想象的没有什么出入,王琛没放在心上。
  
      随后,苏菊又告诉王琛,皇帝念在王琛和曾环二人剿灭反贼有功,再次晋升了爵位,从开国侯变成了开国县公。
  
      好吧,又是一个虚职。
  
      而且还剥夺了王琛在静海的实权,可以说是明升暗降吧。
  
      了解完情况后,王琛挥挥手,让苏菊先出去玩一天,自己准备进屋子好好陪陪柳琦红。
  
      苏菊听到能玩一天,高兴地蹦蹦跳跳走了。
  
      看着她欢快的背影,王琛哑然失笑,说到底苏菊还是个十几岁的姑娘,他摇摇头,正准备推门进去。
  
      突然,脑中一阵剧痛!
  
      和之前乘坐泰国前去缅甸飞机上一样,脑门仿佛有钉子在敲打进去一样!
  
      王琛痛的“哎哟”了一声,幸好这种情况只持续了一两秒钟,然后他脑中便多出了一股新的记忆。
  
      准确说,现代社会的那些记忆基本没什么变动,唯一的变动是今天的。
  
      脑中多出的那股记忆有些惨绝人寰。
  
      整个静海州衙都遍布在火海之中,数千禁军冷冰冰地看着火海之中的自己,记忆中,在王琛的脚旁边,躺着柳琦红、王文秀、冷艳等人千疮百孔的尸体,并且,他的手里拿着一卷圣旨,上面清晰地写着将自己凌迟处死,和剥夺通州城隍的封号,以及王继恩已经被碎尸万段的信息。
  
      这股记忆并不多。
  
      王琛稍加浏览便已经全部知晓,但是,他却忍不住攥紧了拳头,赵匡胤好狠的心呐,竟然真的要弄死自己,不仅弄死自己,连着王琛身边每一个人都让进军剿灭而死,他深吸了一口气,幸好自己拥有时光倒流这样的神技,现实生活中才避免了这样的情况,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赵匡胤?
  
      你居然真的下此狠手?
  
      虽然这是时光倒流前发生的事情,但是王琛心中却彻底和宋王朝统治阶层撇清了关系,甚至,痛恨无比。
  
      我只是辞职,你就对我和我身边的人痛下杀手?
  
      就连跟随你打天下一二十年的王继恩都碎尸万段?
  
      最狠不过帝王心。
  
      王琛算是见识到了,渐渐的,他目光变得冰冷,赵匡胤非死不可!赵家王朝,也必须覆灭!
  
      ……
  
      在静海和柳琦红腻歪了两天。
  
      王琛也彻底见识到自己被架空的有多严重,除了那些衙役之外,手底下那些官员,没有一个听自己命令的。
  
      架空就架空吧。
  
      反正现在自己的发展重心也不在静海了。
  
      大清早,王琛和苏菊交代了一声继续假扮自己,然后去仓库把堆积的水泥都装进神秘空间,最后使用定位传送去了古曼德勒城。
  
      蒲甘,古曼德勒城。
  
      直接出现在皇宫里面的议事厅。
  
      王琛看见丁签判等人正忙得热火朝天,有人低头批阅政事,有人拿着卷宗走来走去。
  
      不过这一切在他突然出现那一刻都打破了。
  
      “大总统!”
  
      “大总统您总算回来了。”
  
      一帮人都放下手头的活,齐齐围了过来,他们都是王琛真正的班底。
  
      王琛笑着和他们一一打招呼,询问了一下这段时间蒲甘的情况。
  
      其实很多都是战后善后工作。
  
      之前还有人揭竿起义造反,不过在开国典礼之后消失了,其主要原因是王琛封了前王族宫错姜漂为蒲甘王,虽然有名无实,但是民心安稳了下来。
  
      很好。
  
      王琛颇为满意。
  
      剩下的是一些民生问题,什么水稻播种即将来临,之前王琛下令过,要使用新型的杂交水稻种子,只是如今种子还没来,手底下官员们不知道该不该让老百姓们播种。
  
      王琛想了一下,告诉众人这两天里会把杂交水稻和化肥之类东西弄来,让老百姓们播种再晚两天。
  
      在蒲甘待了一整天。
  
      和萧剑化商量了一下国力发展的事情。
  
      然后王琛使用正常传送返回了现代,再使用定位传送回到京城的四合院。
  
      ……
  
      因为装满空间使用的正常传送。
  
      能量最大值已经达到1377320点,按照王琛对神秘空间的了解,如今容积应该达到了两万七千五百多立方。
  
      睡了一觉。
  
      天一亮,王琛便早早起床梳洗了一番,然后吃了个早饭。
  
      上午八点样子。
  
      王琛坐着来接自己的梅姐的车,前往许德良家里。
  
      不远,正常走路也就十来分钟的路程。
  
      不过开车过去却花了足足半个小时样子,因为京城的路上实在太堵了。
  
      小区。
  
      老许家中。
  
      王琛和梅姐进去以后便看见了许德良和秦宓一医生,唯一可惜的是没看见许德良的老婆孩子,据说回娘家去了。
  
      “呵呵,小王,好久不见,今儿个留我这里吃午饭,我亲自下厨。”许德良很高兴道。
  
      盛情相邀,王琛肯定不能不给面子啊,毫不犹豫答应道:“好咧,那就麻烦许叔叔您了。”
  
      “不碍事,不碍事。”许德良摆摆手,然后看了看一旁的秦医生,主动帮忙问道:“野山参……”
  
      王琛马上道:“带来了。”
  
      秦宓一是个六十来岁秃顶的小老头,人很瘦,个子也不高,身上穿着比较老式的中山装,不过人却非常精神,他搓搓手,不好意思道:“我其实也没帮什么忙,小王,谢谢,太谢谢了。”
  
      王琛礼尚往来道:“对您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对于我来说,那可是天大的恩情啊,秦医生,实在太谢谢你了。”
  
      梅姐也适逢其时道:“秦医生,谢谢。”
  
      客套了几句。
  
      王琛从公文包里拿出两只锦盒,分别给许德良和秦宓一递了过去。
  
      许德良一怔,笑道:“还有我份呐?”
  
      “呵呵,不值钱,顺带着给您捎了一份。”王琛说了一句,当初许德良出诊费都没收,亲自操刀帮王琛父亲解决病症,这份恩情他一直记在心里,别说野山参了,哪怕许德良要天上的月亮,只要王琛能够办到,都会弄过来。
  
      一听不太值钱,秦宓一老先生还以为野山参年份不太长,颇为失望,嘴里却宽慰道:“嗯,年份长的野山参确实没那么容易弄到,小王,我之前就随口说说,没有也没事,一般年份的野山参我也能接受。”
  
      “老秦,你可别听这小子说不值钱就不当回事,他啊,财大气粗的很。”许德良笑呵呵道:“上回啊,他第一次来我家里,送我女儿一块见面礼玉佩,也说不值钱,结果怎么着?我回头一看,居然是羊脂白玉!”
  
      秦宓一啊了一声,颇为诧异看看王琛。
  
      王琛抱以笑容点了点头。
  
      然后,秦宓一打开了锦盒,一支晒干的野山参展现在眼前,然后,秦宓一两眼泛黑地爆了一句粗口,“卧槽!”
  
      “我就说吧。”许德良用早知如此的表情说了一句,也打开了锦盒,紧接着,他也忍不住大叫了一声,“我的天啊!”
  
      就连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梅姐,看着两个锦盒里的野山参都露出震惊地眼神,然后猛地侧头看看一旁风轻云淡的王琛,眼神里流露出复杂的神色,最终变成温柔。
  
      两支百年野山参!
  
      每一支重量都在三十克以上!要知道这是晒干的啊!
  
      秦宓一如获至宝般地捧在手心里小心翼翼观察了一番,最终,他有些不舍地把野山参装回锦盒里,合上盖子,把锦盒推回了王琛面前,叹了一口气道:“小王,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这野山参实在太珍贵,我暂时手头没那么多现金,你拿回去吧。”
  
      许德良也唏嘘了一声,“是啊,上百年的特等野山参,如果拿去拍卖至少在三百万以上,太珍贵了,小王,我也不能收。”
  
      王琛真心实意道:“许叔叔,秦医生,您们二位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野山参虽贵,但是你们都是妙手回春的顶尖医术大师,这两支百年野山参放在我手里无非是泡茶喝,可是在你们手里,也许能解救不少人的性命,你们收起来吧,钱不钱的事情就算了,说句不好听的话,十几二十个亿我小王还是能够轻轻松松拿出来的,几百万没放在眼里,如果你们觉得心里有什么负担,回头我家人啊亲戚有什么不适,你们能抽空出来帮忙治疗一下就行了,人参有价,生命无价啊。”
  
      是的,王琛在古代社会基本确定不会生病,但并不代表现代社会不会,更别说他的家人亲戚之类。
  
      而许德良是鼻咽癌方面世界最顶尖的医生,秦宓一更是985医院的顶尖专家,王琛觉得两支野山参换两人的人情非常值得,以后要是真的碰到什么疑难杂症,或许今日之举能救自己或者家人一命。
  
      许德良和秦宓一依旧在推辞。
  
      王琛又说了很多好话。
  
      最后,许德良和秦宓一实在拗不过王琛,再加上他们本来挺眼馋百年野山参,半推半就收了下去。
  
      当人参收下去以后,秦宓一信誓旦旦保证道:“小王,既然我老秦拿了你好处,回头你要是有什么事尽管开口,别的不说,在咱们世界医疗系统里,我老秦还算有三分薄面,只要你想,哪怕是御医我都给你请过来。”
  
      许德良略有深意跟了一句,“老秦门生故吏数不胜数,世界各国不少名医曾经都听过他的讲座,可以说,只要老秦愿意,哪怕有人得了绝症,他都能想方设法让那个人多活不少时间。”
  
      这么牛逼?
  
      那哥们儿百年野山参没白送啊!
  
      王琛心中狂喜,照这么说的话,以后自己健康安全基本上有了保障啊,赚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