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388章 让整个辽国变成自己的打工仔?

第388章 让整个辽国变成自己的打工仔?

屏退护卫。
  
  侍女们也被要求离开。
  
  侧殿里,此时只剩下王琛和萧皇后二人。
  
  掌控局势的王琛没有再占萧皇后什么便宜,而是坐回太师椅上,淡淡道:“皇后想活命,还是埋骨他乡?”
  
  这句话之前是萧皇后跟王琛说的,如今却被反过来询问,萧皇后忍不住苦笑一声,深吸了一口气道:“妾身,想活命。”
  
  识情形,知进退。
  
  怪不得这位会成为后来权倾朝野的辽国版武则天。
  
  在历史上,萧皇后的评语是著名军事家、杰出政治家,辽国更是在她的手里发展到了鼎盛,可想而知这女人多么有能耐了。
  
  “很好。”王琛打了个指响,“我呢,也不想对你动粗,但是刚才你对我的举动有些过分,我心里有点不爽,你总要有所补偿,对不对?”
  
  基本上沦为阶下囚的萧皇后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你要什么补偿?”
  
  王琛自然是打野山参的如意算盘,“随随便便给我来些年份比较长的太白山人参吧。”如今长白山还不叫长白山,而是叫做太白山,包括现代社会朝鲜那边,称呼长白山也是太白山,都是从古时候延续下来的。
  
  “就这些要求?”萧皇后颇为诧异,她刚开始还以为王琛对她心怀不轨,想要发生点什么,正考虑怎么应对这种无礼的要求,没想到王琛最后居然说只是要点人参而已。
  
  “不然呢?”王琛故作轻蔑地瞥瞥萧皇后,“你以为我堂堂宋人会垂涎你一名异族女子的美貌,然后发生点什么?”
  
  在大宋朝有明文法律规定,宋人禁止与异族通婚,是宋人,并非汉族,也就是说,宋朝境内的汉族可以和少数民族通婚,只是不准和其他国家的人通婚。
  
  而辽国和宋朝关系非常恶劣,如果被发现哪个宋人和辽人通婚,那不好意思,基本上没好日子过。
  
  自然,《天龙八部》里有人发现乔峰是契丹人之后,态度才会变得那么恶劣,其主要原因是宋朝廷引导的结果,那时候所谓的名族气节,其实全是朝廷对朝廷的气节。
  
  所以萧皇后在听到王琛这段话后,也只是以为王琛在愚忠宋朝,她叹了口气,“唉,王大夫胸怀乾坤,却甘愿愚忠于宋王朝,当真可惜。”她停顿了下,“太白山人参没问题,我这就让人取来。”
  
  说着,她喊来侍女,交代把行宫里的人参拿过来。
  
  侍女领了命令离开。
  
  萧皇后目光微微闪动,非常男子气概地双手负在背后,“你当真不考虑考虑归顺我大辽?”
  
  王琛笑眯眯道:“为何要归顺你大辽?”
  
  萧皇后不紧不慢分析道:“在我大辽,汉人地位崇高,不下于我契丹族,如果你因自身是汉人,不想和我契丹人有太多交集,我可以和皇帝进言,封你为南面官,乃至统帅所有我大辽的汉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如何?”
  
  很多人对现代社会中国一国两制耳熟能详。
  
  但是更多的人不知道,一国两制的开创者是辽朝,并且辽朝的汉人地位不像元朝、清朝那样低下,相反,因为汉族是辽国第一大种族,地位一直很高。
  
  当然,异族统治的国家汉人地位最高的是金国、西夏和辽朝,只是前两个国家如今还未诞生,有一点不得不提,金国虽然是女真族建国,但是金国却自称汉人,把宋朝称作“蛮夷”或者“南蛮”。
  
  金朝统治期间的社会并没有发生值得注意的变革。在中国农村地区,生活与在宋朝统治时期肯定没有太多的不同,而像开封那样的城市生活,我们也不难想象,当攻城的激战过去以后,生活很可能就一切如故,惟一不同的就是宋朝宫廷和它那帮高官显宦已不存在。所以不能说女真人对中国北方的征服导致了社会的大变动。虽然许多中国人,特别是上层人士,从外族入侵中深深感到个人的痛苦,但中国人口的阶级结构并没发生根本的改变。
  
  也就是说,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不论是辽国、金国又或者西夏,都和大宋朝没什么两样,只有统治阶层才是真正敌对的。
  
  王琛打了个哈欠,“没兴趣。”
  
  萧皇后颇为失望,“看来我大辽跟王大夫真的无缘了。”
  
  王琛笑了笑,道:“你想要我归顺辽朝,无非是眼热张公公传来的电能神奇,对吧?”
  
  “我非常仰慕先生的才华。”萧皇后说了一句很中听的话,随即才道:“当然,电能之神奇,任何人都不能忽视。”
  
  说到底就是电能。
  
  王琛心中一琢磨,电能光靠自己推广的话,不知道何年马月才能全球普及,如果等到以后自己势力发展壮大到一定地步,不论是宋朝、辽国肯定都要拿下,与其如此,不如让宋朝和辽国先行替自己制造电厂?
  
  然后等到打下后,直接接手?
  
  这点似乎可行,只要自己不把尖端武器交出去,不论宋朝和辽朝怎么发展电能,回头还是任由宰割。
  
  想通以后,王琛饶有兴致地盯着萧皇后道:“其实电能我不是不能教你们,只是电能耗资巨大,这么跟你说吧,电能的话,首先要建造发电厂,而一座普普通通的发电厂造价至少要五万斤黄金,你觉得你们辽朝能接受如此之大的花费?”
  
  嗯,实际上按照现代黄金价格折算的话,大概需要北宋时期制度两万三千斤黄金样子,王琛报价高了一倍都不止。
  
  一两黄金相当于十贯钱,而如今一斤是十六两,即王琛报价五万两黄金,相当于八十万两,折合铜钱八百万贯。
  
  北宋巅峰时期一年财政收入也不过才一亿六千万贯,大概一年收入按照王琛说的能建造二十座发电厂,而辽国税收只有可怜的五百万贯样子,建造一座发电厂都不够。
  
  果然,萧皇后听完后吓了一跳,略带结巴道:“五……五万斤黄金?”
  
  王琛郑重其事地点点头,“没错。”
  
  萧皇后苦笑一声,摆摆手道:“建造不起,建造不起。”
  
  本来对辽国不太感兴趣的王琛,刚才脑中琢磨了一番,反而想让辽国建造发电厂了,因为一旦辽国真的开始建造发电厂,那么这个国家基本上等于变成了自己的打工仔,这点王琛心中已经有大致的盘算,他故意诱惑道:“其实吧,如果建造一座发电厂,然后把电卖给平民百姓,一般而言,一座发电厂只需要八年就能回本了,也就是说,一座发电厂能给朝廷每年多增加至少一百万贯财政收入,你试想一下,如果朝廷拥有一百……不,五十座发电厂,每年就能增加五千万贯税收,这是什么概念?”
  
  萧皇后惊疑不定道:“当真?”
  
  “我骗你有什么意思。”王琛高深莫测道:“不然你以为宋皇为何封我为静海知州,还给予了我静海生杀大权?”
  
  王琛很坏,萧皇后不答应还好,要是真的答应建造发电厂,那么接下来各种电线都要找自己买吧?毕竟绝缘的橡胶古代可没有。
  
  再一个,有电能了,灯泡什么要不要找自己买?各种电器一样样推展开来,哪一样不要钱?
  
  等到那时,整个辽国都笼罩在灯火辉煌之下,每年老百姓的钱、朝廷的钱,全都只能乖乖交给王琛。
  
  经济战争?
  
  这才是真正的经济战争!
  
  整个国家为我王琛一个人打工!
  
  况且,王琛“骗钱”的手段还不止如此,他相信辽朝一下子掏不出这么多钱,没关系,只要你想建发电厂,钱不够可以用其他东西来凑,比如说辽朝境内有钻石矿,比如说王琛卖杂交水稻种子给辽朝,然后水稻成熟了再折算成钱给自己,还有各种手工业产品,诸如瓷器、木雕等等之类,自然资源比如宝石、石油、煤矿之类,王琛要什么,辽国都得给自己去弄。
  
  当然,要是换成宋朝不会这样。
  
  因为宋朝太有钱了,而辽国穷,想要电能只能出卖国力。
  
  这是王琛给萧皇后挖的坑,刚开始看不出来。
  
  答应?
  
  不答应?
  
  王琛目光闪烁地看着萧皇后。
  
  萧皇后沉思了一会儿,半响后才道:“我需要回去跟陛下商量一下才能跟你答复。”
  
  王琛看她态度不坚决,又诱惑道:“你可能不太清楚电能的好处,我这么跟你说,如今种植一亩土地大概需要三到四个人手,对吧?”
  
  “差不多。”萧皇后点点头,随即补充了一句,“我朝地大物博,百姓根本种植不过来,更多地方实行游牧。”
  
  王琛笑了起来,他觉得自己真的是个奸商,“如果电能发展开来,我再提供一些神奇的机械,到时一个人别说种植一亩土地,即便种植十亩土地也未尝不可,皇后,你想一下,每年能增加多少税收?”
  
  萧皇后怦然心动,但还有些迟疑道:“世间真有如此神奇的那什么机械?”
  
  “口说无凭,回头我弄台这样的机械来给你看看,到时你再决定要不要发展电能。”王琛道。
  
  听到王琛愿意拿出实物证明,萧皇后眼前一亮,她毫不犹豫道:“好,我们约个日子?”
  
  上钩了。
  
  只要愿意看,王琛相信对方肯定会答应。
  
  他笑眯眯道:“好,一月之内,我把东西带去上京,不过事先申明,此事需要保密,我是大宋官员,如若给大宋朝廷知晓暗通你大辽可没好日子过。”
  
  “呵呵,我也非常奇怪,你身为大宋官员,为何愿意把电能这种化腐朽为神奇夺天地之造化的东西交托给我大辽?”萧皇后看似不经意地问道。
  
  王琛淡淡道:“既然你调查过我的底细,应该知道我在当官之前是个商人。”
  
  商人逐利。
  
  有的商人甚至为了利益可以出卖国家。
  
  自然,萧皇后所有的疑惑都一扫而空,她非常高兴道:“既如此,那一月之后,妾身在上京恭候王大夫大驾。”
  
  两人又谈了一些合作方面的事情。
  
  大概等了二十分钟左右,侧殿里面跑进来两个侍女,她们吃力地提着一只麻袋,可能太沉了,两人气喘吁吁。
  
  “皇……皇后,人参我们拿来了。”其中一个侍女道。
  
  萧皇后摆摆手道:“行了,你们先下去吧。”
  
  王琛看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沃日。
  
  不会整个麻袋里都是野山参吧?那得多少斤啊?
  
  下一刻,耳边传来萧皇后的声音,“王大夫,你要的人参具已拿来,请便吧。”
  
  “嗯,我看看。”王琛站起身来,走到麻袋面前,解开绳子一看,卧槽,里面真的全是野山参。
  
  靠。
  
  萧皇后疯了吗?
  
  竟然给自己这么多野山参?
  
  我说侍女怎么去拿个人参这么长时间,合着数量如此庞大。
  
  王琛根本没去想萧皇后这么做的目的。
  
  实际上萧皇后看王琛孤身一人,故意让侍女把行宫里一百来斤上供的野山参都拿了出来,如此一来,哪怕王琛有点力气,背着这么重野山参也走不出太远,并且,她在外面埋伏了上千精锐士兵。
  
  只要王琛离开萧皇后一定距离,萧皇后在得到人身安全的保证前提下,便会让士兵们拿下王琛。
  
  她还不信上千精锐,配置弓箭等利器,还拿不下一个“江湖术士”。
  
  这个女人非常有心机。
  
  至于刚才和王琛“谈妥”的内容?萧皇后根本就是缓兵之计,她遭到了王琛的“羞辱”,怎么可能不想报一箭之仇?
  
  况且,在萧皇后看来,拿下王琛比合作可合算的多了,授人以鱼和授人以渔谁都知道该怎么选择吧?
  
  “王大夫,人参归你了,莫忘了一月之后赶到上京一叙。”萧皇后表面上笑吟吟,心中却冷哼一声,心说你能走出幽州算我输。
  
  “好说好说。”王琛摆摆手,直接把一麻袋人参放进了神秘空间里。
  
  人参凭空消失!
  
  萧皇后愕然不已,“啊?王……王大夫,人……人参呢?”
  
  王琛回头笑着眨眼道:“我乃是通州城隍,当然把人参用芥子须臾的方法藏起来了,行了,东西我拿到了,一个月后再见,我走了,拜拜。”最后他还说了个古代人听不懂的名次,然后直接使用定位传送去了通州。
  
  人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
  
  萧皇后一脸懵逼,随即她便反应过来,大声喊道:“来人!”
  
  侍卫和侍女从外面冲了进来。
  
  萧皇后拿起王琛的画像,果断下令道:“全城搜捕此人,一旦发现,立刻五花大绑擒来见我!”
  
  “是。”
  
  “遵命。”
  
  侍卫们领了画像匆匆而去。
  
  等到侍卫们一走,萧皇后猛然看向倒茶的侍女,冷笑一声,“你好大的胆子!”
  
  那侍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吓得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大声道:“皇后饶命饶命。”
  
  “饶命?”萧皇后不急不缓走到王琛刚开始坐的座位旁边,拿起茶杯,面无表情道:“我让你在茶里下泻药,为何不照做?”
  
  侍女哭丧着脸道:“我下了泻药啊。”
  
  “你还试图蒙蔽我?”萧皇后杏目一睁,脸似寒霜,“我萧绰协同陛下治理天下,从不冤枉任何一个好人,行,你说在茶里下了泻药是吧?我就喝一口给你看看!”言罢,她把杯中剩余的三分之一杯子茶水一饮而尽,“半个时辰后,若是我没有腹泻,定将你满门抄斩碎尸万段!”
  
  侍女都快吓得尿裤子了,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萧皇后双手负在背后,站在那边静候侍卫满城搜查王琛的结果。
  
  可是,搜查结果还没来,萧皇后便觉得腹中一阵疼痛,然后她“哎哟哎哟”吃痛地叫了起来。
  
  剩下两个侍女一看,急忙上前。
  
  “皇后,您怎么了?”
  
  萧皇后肚子痛的额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她已经意识到侍女没有说谎,确实在茶水里下了泻药,只是这泻药生效时间也来的太快了吧?她才喝下去一炷香时间都没有,不由,萧皇后强忍着肚子剧痛,问道:“你当真在茶水里下了泻药?”
  
  侍女求生欲望非常强烈,抬起脸用力点点头道:“我真的下了泻药,而且为了完成您下达的命令,我特地下了平时三倍的剂量。”
  
  萧皇后:“……”
  
  她已经忍不住了,再也顾不得一国之母的威严,飞快地朝着厕所狂奔而去。
  
  ……
  
  半个时辰后。
  
  厕所里,萧皇后已经拉的整个人都要虚脱了,她脸色苍白,两条腿都在打颤,仰天大吼道:“王琛!你个杀千刀的!”
  
  然后,她肚子里再次咕噜咕噜作响,再也喊不出任何话了。
  
  一上午。
  
  萧皇后整整蹲在厕所一个上午的时间!
  
  她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王琛喝了三倍剂量的泻药屁事没有,她却拉的整个屁股都火辣辣,甚至都出血了。
  
  更让萧皇后绝望的是,特么三倍剂量之下,御医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帮她及时止泻。
  
  然后,刚刚消停了小半个时辰后,萧皇后再一次提着颤抖的双脚奔向了厕所,眼睛里全是绝望,心中不断咒骂着王琛……。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