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226章 她该不会以为自己耍流氓吧? 4/5

第226章 她该不会以为自己耍流氓吧? 4/5

夜深了。
  
  如今送梅姐返回姑苏也来不及。
  
  王琛记得陈老说过梅姐锦衣玉食,一般酒店住不惯,反正上回也住过自己那,于是邀请梅姐去自己别墅里住一晚。
  
  梅姐没有拒绝。
  
  开着宝马MINI回到海通。
  
  云起苑,别墅。
  
  约莫晚上十一点多,王琛和梅姐才进了屋,将公文包扔在沙发上。
  
  梅姐有点累,换了拖鞋往沙发上一坐,优雅地伸了个懒腰,不得不说有气质的女人就是不一样,连伸懒腰都给人一种视觉上的享受,她再次感谢道:“弟弟,今天实在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真的会被人笑话,唉,都怪我太心急做出点成绩来,主动送上去被人骗。”随即她笑着摇摇头,“俗话说无欲则刚,我总算明白这个词什么意思了。”
  
  奔波了一天,王琛也有点累,走到她旁边的沙发上坐下,“其实你也没想到会被人骗,毕竟对方名字也叫史密斯.奈特,又和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的那位部长长得十分相像,还有公章、合同都伪造的十分逼真,十个人有十个人都会上当。”
  
  梅姐莞然一笑,“那你怎么没上当?”
  
  王琛眨眨眼道:“因为我不是人啊。”
  
  梅姐噗一声笑出声,“不是人?那你是什么?”
  
  “我啊,是神人。”王琛恬不知耻道。
  
  “瞧把你给能的。”和以往不一样,梅姐和他说话变得很随意,以前的话,梅姐和王琛说话的时候,虽然客气,但是或多或少会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现在这种感觉消失了,或许是认了她当干姐姐的缘故,又或者是今天帮了她的大忙,“不过话说回来,今天还真多亏了你机敏,要是换个其他人,都不会想到美国高管平均年薪和玩收藏的一些习惯,弟弟,你脑袋瓜真灵呢。”
  
  王琛这人一被夸就会轻飘飘,尤其是还是被梅姐这样的美熟女夸赞,那个心情叫美啊。
  
  于是他和梅姐天南地北聊了起来,两人的熟悉度上升了不少。
  
  大概十几分钟后。
  
  梅姐忽然指了指公文包,“弟弟,这块黑欧泊你卖不卖?要是卖的话,姐就按照之前说的花一个亿买下来,你看行不行?”
  
  女人看见好看的宝石喜爱很正常,王琛从她眼眸子里看到异常喜爱的目光,想了想,道:“要是别人我肯定不卖,毕竟这么大块的黑欧泊可遇不可求,不过既然姐姐你喜欢,那我就卖给你吧。”
  
  梅姐第一次在他面前露出小女生般的欢喜表情,有点兴奋道:“太好了,我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大的黑欧泊呢,弟弟,你实在太好了。”
  
  说着,她高兴地伸手捏了捏王琛的鼻子,嗯,有点像逗小孩子。
  
  或许在梅姐内心深处真的把王琛当弟弟了吧,不然做不出这么亲昵的动作。
  
  可是王琛却被她弄得莫名心头一跳。
  
  当梅姐伸手过来得时候,王琛只感觉她手心里一股淡淡的香味钻入鼻孔,这种香味让人忍不住浮想翩翩,紧接着,他的鼻尖感受到梅姐细腻柔嫩的手指肌肤感。
  
  很滑,很嫩。
  
  王琛忍不住朝着她看去,今天梅姐身上穿了一套黑色的女式西装,黑色紧身套装,西装裤掩盖不了她那两条修长的大长腿,往下看去,她光滑精致的脚踝依稀可见,被大红色高跟鞋衬托的晶莹剔透,宛如一件至宝。
  
  梅姐没注意到他的神情,心情很好地说下去,“钱明天去银行转给你,时候不早了,走,咱俩上去洗个澡睡觉。”
  
  这话本来没什么,可是王琛却听得有点口干舌燥,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他假装转移话题道:“姐姐,你又开公司,又做收藏,还人脉那么广,背景那么雄浑,伯父是做什么的呀?”
  
  “探我底呀?”梅姐扭过头来,风情万种地笑了笑,调皮道:“偏不告诉你。”
  
  王琛被她逗乐了,“还是秘密呢?”
  
  刚走到楼梯口的梅姐没回头,淡淡说了句,“不是秘密,是比较敏感,你知道了没什么好处。”
  
  好吧。
  
  咱不问了还不行么。
  
  ……
  
  楼上。
  
  梅姐先去洗澡了。
  
  王琛则是在客卧帮她被子铺好,刚出来,准备回自己房间洗澡,忽然看见独立浴室门被推开。
  
  穿着白色浴袍的梅姐一只手拿着毛巾擦湿漉漉的头发,一边道:“弟弟,我给你热水放好了,你进去泡个澡,一天下来东奔西走,把你累坏了吧?”
  
  “还好。”王琛汗了下,道:“您还给我放热水呢?”
  
  梅姐笑盈盈道:“不就放个热水么,又不是什么大事。”
  
  长这么大,除了小时候,长大了啥时候享受过这样的待遇啊,王琛有点感慨,到底是稍微有点岁数的女人会照顾人,瞅瞅,梅姐洗个澡都不忘给自己放热水。
  
  王琛说了句谢谢,没再多说什么。
  
  原本想回房间浴室里洗澡的他,临时改变了主意,跑到屋子里拿了内衣和浴巾,王琛二话不说钻进了独立浴室里。
  
  他发誓,真的不是想看看梅姐有没有像沈霞那么糊涂把内衣内裤留在里面。
  
  真的!
  
  绝对不是这样!
  
  浴室里。
  
  王琛一进到里面,就把卫生间门关上了,然后心脏噗通噗通跳个不停,眼睛四处乱看,诶,怎么什么都没有啊?刚才没看见梅姐把脏衣服抱出去呀!
  
  不能啊。
  
  怎么会没有?
  
  王琛有点不死心,最后一无所获,有点气馁,只好脱衣服,想要扔进洗衣机。
  
  当他刚刚把上衣脱了走到洗衣机旁边的时候,蓦然,眼珠子瞪大了!
  
  我靠!
  
  竟然在洗衣机脚底下的小盆里,我说找不到呢。
  
  王琛那叫一个激动啊,他蹲下身子,咽了咽口水看过去,铁锈红蕾丝的。
  
  还真看不出来啊,梅姐看上去那么端庄,竟然穿这么有风味的内衣。
  
  王琛舔了舔嘴唇,刚想伸手,忽然,传来敲门声,咚咚咚,吓得他差点一个激灵蹦起来。
  
  “弟弟,洗完澡把内裤扔洗衣机旁边的塑料盆里,别扔洗衣机里,不干净,内裤得手洗。”
  
  “呃,不用了吧,我自己洗。”
  
  “你别客气呢,你今天帮了我这么大的忙,又给地方我住,替你洗个衣服没什么,成,就这样说定了。”
  
  言罢,她穿着拖鞋的脚步声踢踏踢踏远去。
  
  王琛内心有点愧疚,唉,梅姐对他这么好,自己要是再偷看她内衣内裤还是个人么,算了,不看了,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做人不能太混蛋。
  
  他索性没再看,把衣服都脱了,钻进浴缸里泡澡。
  
  呼。
  
  暖和舒服。
  
  还有一股淡淡的女人香味残留,如果没猜错,应该是梅姐刚才洗澡的时候留下的。
  
  王琛脑袋靠在浴缸边沿,想要控制住不胡思乱想,可是自己在北宋呆了十几天,生理上还真有点冲动,脑子里老是想到梅姐刚才在这个浴缸里洗澡的时候搔首弄姿的样子。
  
  ……
  
  洗完澡。
  
  王琛原本想把内衣内裤洗了,最终还是没好意思,毕竟梅姐的内衣内裤还在里面呢,他索性伸手把自己的内裤给洗了。
  
  总不能真的留给梅姐洗吧?
  
  道理上就说不过去了。
  
  洗完内裤,穿着浴袍出来。
  
  王琛路过梅姐房间的时候对立面喊了句,“姐姐,我洗好了。”
  
  “嗳,我这就去洗内衣。”里面传来梅姐的声音,然后下一刻,穿着浴袍的她就打开门出现了,见着王琛,她抹着脸蛋笑道:“没带爽肤水什么过来,总感觉干干的。”
  
  王琛道:“要不我给你出去买吧。”
  
  “这么晚了去哪买呀,不用了。”梅姐摆摆手,侧身朝独立浴室走去,“你先回房睡吧,我洗完衣服也睡了。”
  
  “好。”
  
  回到自己卧室。
  
  王琛顺手把门带上去,把浴袍一脱,扔在床边上的沙发上,然后懒得找睡衣,钻进被窝里,打开电视机观看了起来,顺手拿起手机,看看沈霞有没有找自己。
  
  找了。
  
  他回了条信息过去,解释今天都去干什么了,没有半点隐瞒,包括认了梅姐当姐姐和住在自己家里。
  
  沈霞倒是挺通情达理,也没闹什么别扭,要是换成有些女孩子可能醋意大发闹腾起来了,她只是半开玩笑地说了一句“晚上睡觉关好房门”,这是情商高的体现啊。
  
  考虑到天色已晚,聊了没几句,王琛便让沈霞早点睡了。
  
  刚刚放下手机,准备熄灯睡觉。
  
  忽然,咚咚咚,房门被敲响,外面传来梅姐的声音,“方便进来吗?”
  
  王琛没考虑太多,道:“方便。”
  
  刚说完他便后悔了,因为自己只穿了一条内裤躲在被窝里呢,要是被梅姐看见了多不像样子啊。
  
  正想要再喊一句,门已经咔嚓一声从外面推开,只见梅姐裹紧浴袍走进来,露出好看妩媚的笑脸儿,“和你谈件事。”然后顺手关上了门。
  
  王琛不着痕迹把被子往上拉了拉,以免自己光膀子露在外面,其实光膀子没什么,有什么的是孤男寡女,多多少少会让人觉得有点尴尬,“什么事儿?”
  
  梅姐挺注意,没有像有些人那样大大咧咧在床沿边上坐下,而是把旁边的椅子拉过来,然后掖了掖浴袍避免走光坐了下来,“是这样,我刚刚想到你今天还带来两样东西,一个绿宝石金刀,一块灯光冻印章,这两样都是好东西,我想问问你卖不卖,要是卖的话,我可以按市场最高价给你,你看看行不行?”
  
  要是以前,王琛肯定立刻答应卖出去,不过如今他急需积累藏品,一方面答应了许少爷三十五件藏品拍卖,另一方面答应过张良,他十分诚恳地看向梅姐,“姐姐,我暂时性不准备出售。”见到梅姐有点失望,他主动解释了一句,“我和许少爷弄了个拍卖行,需要大量的藏品来完成第一场拍卖,像绿宝石金刀和灯光冻印章,我都是准备拿来当压轴的,之所以白天拿出来,是因为听到你碰到困难,要平时,我肯定不会拿出来。”
  
  闻言,梅姐失望的表情一扫而空,眼神里含着感动,道:“在今天之前,我和你也没什么太多交情,你竟然舍得拿出这三样价值连城的宝贝帮忙,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唉,弟弟,你这人干嘛这么实在呀,你知不知道人活的太实在容易被人欺负?”
  
  王琛由衷说道:“虽然咱们之前没有太多交情,不过你挺照顾我,我这人没有什么优点,但是最起码知道知恩图报。”
  
  “你这么说我更加喜欢你了。”梅姐咯咯笑了起来,“行了,不早了,你早点睡,我也去睡了。”说着她站起身要走,似乎想起来一件事,“对了,卧室那空调是不是坏了,我怎么都打不热,这天气怪冷的,你家里还有被子么,我再盖一条在上面。”
  
  哪能让客人冻着啊!
  
  王琛本能地掀开被子,“应该不是坏了,那空调新买的,我帮你……”话说了一半,他感觉到身上一冷,猛然想到自己没穿睡衣,光着膀子呢。
  
  卧槽!
  
  现在堂而皇之在梅姐面前掀开被子,她该不会以为自己耍流氓吧?
  
  王琛心中一阵紧张,朝着梅姐看过去,坏了坏了,要是她真以为自己耍流氓,好不容易找来的靠山很有可能就不翼而飞了啊!
  
  现在他的内心只有祈求梅姐不会瞎想,王琛真不是故意的,聊了几句天后,他真的忘记自己没穿睡衣,只想帮对方瞅瞅空调什么问题,可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人家见到自己这么个举动,可能会不去胡思乱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