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094章 未来发展蓝图

第094章 未来发展蓝图


  傍晚时候去医院陪了会父亲。
  因为房子新买没有家具,王琛只能再住一晚宾馆。
  晚上七点,洗完澡。
  王琛躺在床上,摸出手机打给供日用百货的张老板。
  “喂,张老板?”
  “王总您好您好。”
  “明天给送上回我订过的日用百货两……三千套。”
  “好咧,还是原来那个地址?”
  “我重新给你个地址。”王琛把云起苑独栋别墅的门牌号报了过去,自己手还没好没法开车,要送去乡下得来回跑,不太方便。
  再说明天还要去买家具家电之类,尽快让母亲入住进别墅,他可没时间耽搁。
  随后,王琛又联系了表哥陆丰。
  “丰哥,睡了吗?”
  “没,盯装修盯到现在。”
  闻言,王琛心里感叹,到底自己人好啊,虽然陆丰平时不学无术,但自己这个店装修进度可全是他在盯着,“装修的怎么样了?”
  “我盯得紧,他们压根偷不了懒,估计最多再十天就能完工。”陆丰汇报道:“前阵子你给我的六千块,我每天给陆箐她们买工作餐总共花了一千二样子,还剩下四千八。”
  当初自己招聘启事里是写包工作餐,王琛记得,被陆丰这么一说,他反而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要不是买煤气罐多给了六千,或许工作餐的钱还要陆丰贴进去。
  近半个月时间,算上陆丰七个员工,培训期间每天管两顿饭,一千二真不多,算起来每天一百块都不到,挺给自己省钱了。
  王琛想了下,道:“钱不够你和我说,从明天开始,每个人伙食标准提升到每餐十五元。”
  “不用不用,我明天去菜场买了做饭给她们吃,花不了多少。”陆丰解释了一句,随后道:“装修进度挺快,我想问你准备装中央空调还是普通空调,要是中央空调的话,我让装修师傅们留个稍微大点的排气孔。”
  说起空调,王琛想到自己打陆丰电话的目的,马上道:“中央空调吧,另外,明天你去看空调的时候顺便给我看看家电。”
  “店里不需要什么家电呀。”陆丰不明所以道。
  王琛笑呵呵解释道:“我刚买了套房子,里面要些家电。”
  陆丰哟道:“买房子了?小琛你厉害啊!”
  一般像他们同龄人,有几个如今买得起房子?就算有,基本上都是家里出钱,王琛就不一样了,自己赚钱,陆丰当然觉得他厉害。
  王琛没怎么解释,靠在床头道:“你给我买六台电视机、三台冰箱、十台2P以上的挂壁式空调,六台空气净化器、液化气灶、电热水壶和电饭煲各一个,都买好点的,另外洗碗机、油烟机、微波炉、榨汁机之类你都看着买,只要家里能用到的家电都要。”
  陆丰吓了一跳,“买这么多?你买的房子多大呀?”
  “没多大,明早我先转二十万你银行卡里,不够再和我说,多的话你先拿着当店里备用资金。”王琛交代道:“再请个阿姨烧饭吧,你每天盯着装修、又要管着她们几个女的听不容易,别自己做饭了,知道吗?”
  “嗳嗳,老板说了算。”陆丰喜笑颜开道。
  王琛笑骂道:“你就揶揄我吧。”
  挂断电话。
  他并没有立刻睡觉,而是拿出本子开始详细地展列自己接下来要干的事情。
  首先,最重要的肯定是继续发展王记,只有王记有钱了,才能在北宋收购到更多好东西,而如今王记销售比较单一,只有日用百货。
  王琛仔细一琢磨,觉得应该添加点产品进去。
  可是添加的东西一定要是精品,不能砸了王记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招牌。
  添点什么好呢?
  对了,回来前便宜伯父朱县丞不是说过燕窝有价无市吗?反正现代社会燕窝比较容易买到,就先添点燕窝吧。
  王琛记下来,先带五十斤燕窝回去试试看好卖不好卖。
  如今自己在北宋又多了卖酒和卖盐的权利,卖盐的话,似乎可以弄点精盐过去看看受欢迎程度,若是不错的话,以后和官府合作成立个精盐制作厂,反正精盐制作方法网上能查的到。
  然后是酒,酒在宋朝销量十分惊人。
  既然有卖酒权,同时只要从官府方面买酒酿就能自己酿酒,王琛觉得可以添加两种酒品,黄酒什么唐朝就开始有了,不考虑,蒸馏酒和啤酒可以尝试下。
  他查阅过很多资料。
  蒸馏酒疑似最早出现的年代应该是南宋,根据南宋张世南《游宦纪闻》卷五中记载,出现过蒸馏器,不过记载里是用于蒸馏花露的,并不一定蒸馏酒。
  而根据明代医学大家李时珍《本草纲目》中记载:“烧酒非古法也,自元时始创。其法用浓酒和糟,蒸令汽上,用器承取滴露,凡酸坏之酒,皆可蒸烧。”
  王琛有理由相信,真正的蒸馏酒出现年代应该在元朝。
  所以自己在北宋初期弄蒸馏酒,应该利润很大。
  当然,他不是傻子,不可能全都从现代社会拿货过去,而是先带点蒸馏酒和啤酒过去尝试下好卖不好卖,好卖的话不用说,马上剽窃现代蒸馏酒和啤酒技术,在北宋成立两个制酒厂。
  对,就这么多干了。
  他在本子里又记载了下来,带三五十瓶白酒和三五箱啤酒。
  这些是暂时性发展自身在北宋实力的东西。
  “嗯,先弄这些吧,一步步来,步子跨大了容易扯着蛋,其他慢慢再说。”王琛自言自语了句,他心里明白,现代很多东西科技含量比较高,想一下子在北宋鼓捣起来比较难。
  制作精盐和蒸馏酒、啤酒不一样,很多方面能用手工工艺代替,实在不行可以从现代社会买点发电机过去,再弄点设备。
  想到这,王琛有点小激动,说不定凭借自己能来回穿越,以后把北宋改造成现代社会也说不定呢。
  算了。
  不去考虑那些。
  还有其他要做的事情没想好呢。
  王琛又记录起来,答应云老、陈老等人的委托要去办,所以这次去北宋,要雇人去收购田黄、鸡血石之类,不止是委托,这种东西对于自己来说越多越好。
  甚至,他在考虑,能不能找机会在北宋承包几个矿业,到时自己找人采矿。
  最后,王琛觉得应该招一批“家丁”培养下,利用现代化军事训练的方式训练,从而让“家丁”们拥有不俗的作战能力,以便日后遇到什么事情有能力保护自己。
  先招个百十来个人养着吧。
  按照北宋工资待遇,每个家丁大约三贯钱,自己要留住人,多开点,五贯钱一个月,一百个人每月也只需付出五百贯,一年下来六千贯,凭王记的赚钱能力完全能应付。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很多啊。
  不过自己兜里有一千三百多万,足够办很多以前不敢想象的事情了,比方说在北宋开精盐厂和制酒厂。
  确定完未来发展蓝图之后,王琛才打着哈欠躺下去睡觉。
  ……
  第二天。
  醒来,阳光明媚。
  王琛早早退了房,在附近早餐厅吃饭。
  刚喝上粥,手机铃声响了,他一瞅,是之前前去梅姐拍卖会认识的苏权打来的,心中有点疑惑,这货打电话给自己干什么?
  接通,王琛道:“喂,苏权哥。”
  对面传来苏权的声音,“嗳小王,你在静海吗?”
  “在海通呢,有什么事吗?”王琛问道。
  “晚上有没有空一起唱个歌?我介绍点人给你认识。”苏权道。
  王琛一听就明白了,估摸苏权知道自己能弄到好东西,介绍本地的收藏家呢,这是好事,他忙道:“有空,晚上什么时候见?”
  “六点吧,正好一起吃个饭。”苏权停顿了下,“静海大饭店碰头。”
  “好。”王琛答应道。
  “成,我公司还有点事,先挂了。”苏权说着要挂电话。
  王琛本来也想挂电话,忽然想到苏权是地头蛇,又是大衙内,应该熟悉很多方面。
  自己正宗燕窝还不知道去哪里买,找苏权问问?
  他忙道:“苏权哥,先别急着挂,我问你个事。”
  “什么事?”苏权道。
  王琛想了下,道:“你知道静海范围里哪里有正宗燕窝卖吗?”
  苏权笑道:“老燕行啊,我和他们老板老廖认识,你要买燕窝的话,我和老廖打个招呼。”
  王琛欣喜道:“谢谢苏权哥。”
  “小事一桩。”
  挂了电话。
  王琛继续吃早饭。
  大概过了五分钟不到,手机铃声又响了。
  他摸起一看,陌生号码,也不知道是谁,不过还是接通了,“喂,你好。”
  “请问是王琛王先生吗?”对面是个三四十岁男子声音。
  王琛嗯了声,“您是?”
  男子马上介绍自己身份道:“我是老燕行的廖文烽,听苏先生说您想买燕窝,特地打电话过来问问。”
  嘿,苏权办事效率真高。
  怪不得能开个上市的科技公司呢。
  王琛头一遭觉得苏权这人不错,嘴里道:“廖先生您好,我是想买燕窝。”
  “您需要什么档次的燕窝?”廖文烽问道。
  王琛问道:“燕窝都有什么档次?”
  廖文烽细细介绍了一遍。
  燕窝按品质划分的话分为官燕、毛燕和草燕三种。盏形完整,杂质很少的头期燕窝通常被称为“官燕”、“贡燕”。这种燕窝营养最为丰富,杂质少,口感佳。传统也有种称法,既将头期优质白燕称为官燕。
  毛燕和草燕档次比较低,并且杂质多,不太好处理。
  并且燕窝等级还要经过其他几个标准区分,比如燕窝盏的“密、细、疏”来区别,较密的被分为顶级燕盏,较疏的则为次等。一般盏形完整纤维紧密为一级,盏形不整纤维不紧密为二级。还要根据盏形划分,盏形完整匀称为佳。
  另外还要根据产地,印尼、泰国的燕窝较佳,而马来西亚出产的属次等。
  最后要按燕窝颜色区分,一般分为白燕、黄燕、血燕,黄燕和血燕实际营养价值和白燕差不多,只是产量稀少,有特殊的质地和口感,所以价格要稍微贵点。
  听完介绍后,王琛直接问道:“印尼或者泰国特级白燕多少钱一斤?”
  “呃……一斤?”廖文烽被王琛的问话方式弄懵了,一般说来燕窝不都是按克买吗?他汗了一下,还是实话实说道:“最顶级的要五万一斤。”
  呃。
  比自己了解的价格要贵不少。
  王琛一琢磨,给北宋那群人吃那么好的燕窝干嘛,降低档次道:“稍微差点的,比如一级燕窝呢?”
  “两万五一斤,不过你是苏先生介绍来的客户,我能稍微便宜点,两万四一斤吧。”廖文烽道。
  王琛讨价还价道:“要是我买的多,能不能再便宜点?”
  “多少?”廖文烽问道。
  王琛没打马虎眼,“五十斤。”
  廖文烽立马道:“那行,一级燕窝我给你两万三一斤,这是最低价了,咱们老燕行从来没卖过那么低的价格。”
  比预计的高了八千每斤。
  勉强可以接受吧,王琛答应道:“行,下午给我送海通云起苑来。”他把地址报了一遍。
  谈完生意。
  早饭也吃得差不多了。
  王琛去附近超市买了一百包精盐,又买了五十瓶四十二度的牛栏山二锅头,顺带搬了五箱啤酒。
  这才去家具城看家具。
  ……
  忙活了一上午。
  下午的时候,大批量家具送来了。
  独栋别墅,王琛指挥着送家具的师傅们,“这张床搬三楼主卧。”
  “好的。”
  “沙发、酒吧柜就放客厅。”
  “诶,那两位师傅,餐桌放放正……对,这个角度差不多。”
  一直指挥了一个多小时,他嗓子都喊的有点哑了,家具才全部搬进了屋子里。
  搬运师傅们走了。
  门铃响了起来,是保安,询问是不是有人送货过来。
  王琛以为是张老板送日用百货来了,应了一声。
  未曾想,等到卡车开过来的时候,竟然是陆丰带着家电来了。
  陆丰从卡车里跳下来,看着豪华的独栋别墅吓了一跳,结结巴巴道:“小……小琛,这……这别墅你买的?”
  王琛眨眨眼道:“对啊,怎么了?”
  “沃日!”陆丰大呼小叫道:“这可是云起苑的独栋别墅啊,听说一千多万一套呢,卧槽,你真的发财了!”
  那些送电器的搬运师傅也吓了一跳,一个个议论纷纷。
  “一千多万一套?”
  “嚯,这小伙子真有钱。”
  “我这辈子估计都挣不到一千万。”
  电器搬运师傅们眼睛都看直了。
  王琛没管他们怎么想,让师傅们赶紧把家电搬进去。
  师傅们开始行动了,陆丰顺带汇报了下账单,表示还剩下五万来块。
  王琛让他暂时留着,自己不可能一直去店里,权当陆丰是工艺品店的大总管吧。
  两人站在屋外抽烟。
  陆丰说到了店里情况,“小琛,咱们店里就卖那些瓷器、印章之类?”
  王琛愣了愣,“怎么了?”
  “嗨,我觉得没有什么主打商品不能吸引来顾客啊。”陆丰分析道:“你去饭店吃饭,人家还有个主打菜呢,你说是吧?”
  对哦。
  好像是没主打商品。
  王琛蹙了蹙眉头,觉得陆丰说的在理,一样好的主打商品,绝对能带吸引来不少顾客。
  可是要用什么当主打商品呢?
  他一时半会也想不到。
  因为要安装空调,耽搁的时间比较长。
  大概两个小时后,陆丰等人才离开。
  ……
  屋子里。
  王琛坐在沙发上边等张老板过来,边思考着店里到底用什么当主打商品。
  门铃再次响了,这回他确定是张老板。
  果不其然,十来分钟后,在门外候着了张老板。
  张老板一看豪华的独栋别墅,啧啧道:“王总生意规模做的真大,都买了这么大一栋别墅了?”
  王琛笑呵呵道:“还行吧。”
  “这套别墅少说要一千两三百万吧,还行?”张老板笑着摇摇头,“何止是还行啊,有些人奋斗一生都买不起呢,王总你年纪轻轻就这么成功,当真少见。”
  王琛笑了笑没接话,转而让张老板把日用百货搬进屋子里。
  等到搬完后,他用网银结了账。
  张老板离去。
  关上门。
  王琛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翻着朋友圈,脑袋里还在琢磨主打商品的事情。
  忽然,他看见一则朋友圈:大量求购手工小叶紫檀手珠,按市场价一千二每串收购。
  是姜珠王。
  王琛眼前一亮,对啊,手珠行业似乎挺不错,像什么小叶紫檀、海楠黄花梨之类名贵木材,在北宋相对而言价格会便宜不少,再则,北宋的工匠师父们全都是手工工艺,如果工艺品店以手工手珠为噱头,应该能带动不少生意吧?
  可以试试。
  还有,姜珠王不是缺两千串手珠么,自己要不要接一下生意?
  王琛想了想,发了条信息过去:姜总,如果我能弄到大量手工小叶紫檀手珠,你要吗?
  姜珠王回信息很快:要,最好是直径20mm十二颗的。
  王琛:我不保证能弄到,尝试下。
  姜珠王信息里的意思似乎没报什么希望:行,能弄到最好,不能弄到也没关系。
  王琛没再回。
  马上拿起本子又记录起来,去北宋要收购点小叶紫檀、黄花梨等木材,顺便找点专门从事制作手珠的工匠师父。
  这时,手机叮铃铃响了。
  王琛放下纸和笔,拿起放在新茶几上的手机一看,是廖文烽打来的,接通,“廖总。”
  廖文烽:“王总,我带着五十斤一级白燕燕窝在云起苑门口了,是给您送进来还是怎么地?”
  王琛:“送进来吧,先放屋子里,我待会和你去银行转账。”
  等了一会儿,王琛头一次见到了老燕行老板廖文烽,是个三十五六岁青年。
  两人寒暄了一阵子。
  随后廖文烽让人把燕窝搬了进去。
  王琛瞅了眼,五十斤听上去不多,但是包装盒挺多,根据廖文烽介绍,一盒只有100克样子,总共二百五十盒。
  确定数目没错,王琛才和廖文烽去银行转账。
  转完账。
  回到独栋别墅。
  已是下午四点样子。
  王琛思考了下,距离和苏权碰头还有两个小时,从海通过去只要四十五分钟左右,来得及。
  而王记已经缺货很多天,反正穿越回来的话会回到当前时间节点,先去北宋一趟吧。
  王琛想完后,把东西都塞进了神秘空间里。
  如今能量最大值已经达到1501,足足三十立方,即便这样,那么多东西还是把空间塞得满满的,毕竟三千套日用百货在那边呢。
  塞完东西。
  王琛出门打车去了濠河边上,准备再次穿越回北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