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012章 能量槽满了

第012章 能量槽满了

    阿末香这个词,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比较陌生。
  
      王琛却略有耳闻,曾在网上看过关于其的介绍。
  
      阿末香就是龙涎香!
  
      准确说,龙涎香在北宋徽宗之前,称呼都延续唐朝,被称之为阿末香,一直到政和年间,徽宗检查丰辰库,见前朝旧存龙涎香“以一豆火燃之,辄作异花气,芬郁满座,终日略不歇”,龙涎之名才渐渐传播开。
  
      卧槽!
  
      竟然是龙涎香?
  
      王琛小心脏噗通噗通跳个不停,关键还是纯天然的龙涎香,要知道在现代社会,纯天然龙涎香几乎绝迹了啊,那可是比黄金还贵的东西!
  
      王云仓见到王琛久久不语,知其被阿末香震住了,露出一副满足感,笑谈道:“前些年我从海里捞到阿末香,刚开始不知是何物,丢在墙角被狗啃了不少。”
  
      王琛:“……”
  
      王云仓继续怀缅,“后来啊,我孙子顽皮,不知怎用火点燃,顿时我家四周香气弥漫久久不散,我才知这是唐人传闻中的阿末香,逐而收藏起来。”
  
      王琛:“…………”
  
      你妹啊,又是被狗坑,又是被你孙子用火烧,才只剩下一两龙涎香?
  
      暴殄天物!
  
      暴殄天物啊!
  
      王琛一阵心疼,要是一开始便收藏保护起来,那该得多大一块啊?
  
      结果王云仓自己说出来了,他用手比划了下,“原先这阿末香大概半个小木盆那么大小,一两斤重。”
  
      王琛:“………………”
  
      尼玛,别说了!
  
      你特么别说了!
  
      这不是让哥们儿心疼死吗?
  
      王琛用幽怨地眼神看着王云仓,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可是龙涎香啊,你知不知道一两斤拿出去卖,你一家老小如今都能过上地主的生活了?
  
      “恩公,对此物还满意否?”王云仓意犹未尽说完这才询问道。
  
      “满意,非常满意。”王琛连忙接话,哪怕只剩下一两,那也是了不得的宝贝。
  
      话音刚落,王云海忽然起身,“贤弟你在此稍等,我去去就来。”
  
      王琛满头黑人问号,咋了?
  
      可王云海直接径直往屋里走去,压根没留给王琛问话的时间。
  
      “嘿,我估计他去拿宝贝了。”王云仓朝里看去,小声道:“您别看我等是渔夫,其实家家户户多多少少有点家底,大海是危险的,同时也遍布着取之不尽的宝贝。”
  
      这倒是,哪怕现代社会,人类对大海的开发都只是冰山一角。
  
      两人坐着闲聊,王云海的儿子王文杰已不知去向。
  
      大约五分钟后。
  
      王云海从里面快步走来,他没有立刻坐到王琛面前,而是把院子的大门关上,随后才返回坐下,沉吟片刻,从衣袖里摸出一只锦袋,小心翼翼地放下,忍痛道:“贤弟,你对我有救命之恩,此物……此物给你了。”
  
      又是什么东西?
  
      心痒难耐的王琛忍不住伸手拆开锦袋,顿时,里面一阵白玉无瑕的反光在晚霞下绽放开来,他定睛一看,竟是一串珍珠手链!
  
      约莫二十几颗珍珠串在一起。
  
      见是珍珠,王琛反而没那么期待了,毕竟后来一串珍珠手链便宜的不过几百块钱。
  
      其实他不懂珍珠行情。
  
      几百块钱的珍珠手链都是淡水珠,如果是海水珠,一颗可能就要几百块钱了,更别说圆润度、形态规格以及直径大小。
  
      这不算什么。
  
      因为珍珠在古代更贵!
  
      海水珍珠绝对是奢侈品当中的奢侈品!
  
      望着小木桌上龙涎香和珍珠手链,王琛沉默了片刻,心中有点犹豫,说起来自己是救了王家堂兄弟俩的性命,但同时,这两兄弟把自己从海里带回来,也等同于救了他性命,而且王云海还要帮王琛办理户籍,直接收人家东西似乎不太好。
  
      王琛想了下,道:“东西我可以收下,不过不能贸贸然收。”
  
      王云仓摆摆手,大大咧咧道:“不贸贸然,你尽管拿进去,海里捞出来的玩意,不算什么。”
  
      王云海满脸肉疼,只是依旧跟着点点头,表示堂弟说的对。
  
      “这样吧,我也给点东西你们。”王琛见他们要拒绝,坚决道:“如果你们不收,你们的东西我不要。”
  
      堂兄弟俩对视一眼,眼神交流了下,最终还是王云海开口道:“不知贤弟你想给我们什么?”
  
      给什么呢?
  
      神秘空间里有很多东西。
  
      比如镜子、玻璃茶具,还有吃的用的。
  
      这些东西给出去都不太合适,根据王琛了解,现代社会的玻璃制品在当前年代绝对属于旷世珍宝,如果给了兄弟俩,很有可能怀璧其罪,走漏风声的话会被人谋害。
  
      要不,把胡椒给他们?
  
      可是王琛又不确定胡椒在北宋多值钱,要是不太值钱,似乎良心上有点过意不去,毕竟王云仓和王云海对自己真心以待,要是太值钱,和镜子一个道理。
  
      想了半响,他心中有了主意,露出笑脸道:“你们觉得我在海里寻找方位的本事怎么样?”
  
      王云海一惊,结结巴巴道:“您……您是说?”
  
      王云仓目瞪口呆道:“难道你要把那神器给我们?”
  
      不就一破指北针么,一两百块钱的玩意。
  
      王琛半点不心疼,点点头道:“我是准备把指北针给你们,顺便再给你们画一幅配合指北针用的定位地图,只要你们在地图范围里捕捞,我相信你们永远不会迷航!”
  
      噗通,王云海又一次跪了下来,也不称呼贤弟了,而是感激涕零道:“恩公,你这是在赋予我们生命啊!”
  
      指北针是什么他们听不懂,但明白就是王琛在海里定位的神器,另外一点,海图更是千金难买,如今王琛竟然要把定位神器和海图给予他们,如何能不感激?
  
      要是以后他们再在海里遇到今天这种情况,逃生的几率大大增加了啊!
  
      王琛将王云海扶起,让他们拿来纸笔,准备画一幅海图。
  
      很可惜的是,北宋纸张非常昂贵,他们家里压根没有,最后王云海拿了一块白色麻布,又从村里唯一一户秀才家里借来笔墨。
  
      王琛握着毛笔很不习惯,但还是歪歪曲曲地按照高德地图和王家兄弟诉说的海与地面分界处,画了一幅不太准确的海图出来,足够王家堂兄弟找到陆地是不成问题的。
  
      画完海图。
  
      他又尽心尽力教导两人如何使用指北针。
  
      等到忙完一切,已是晚上八点多,众人才吃上了晚饭。
  
      当然,王琛也把一两龙涎香和珍珠手链收了起来,至于户籍的事情,王云海表示明天会让二爷办妥。
  
      ……
  
      九点多。
  
      对于古代来说,已经非常晚。
  
      王云海一家人早早睡下。
  
      躺在侧房里的王琛久久没有睡意,摸了摸手机,想玩弄一会,却不由自主点到了红色龙标应用上。
  
      嗯?
  
      能量槽怎么满了?
  
      (122/122)。
  
      王琛愣了下,他记得自己是北宋10:23穿越到这里,现在晚上9:35,最多只能自然增长67点能量值,那剩下的55点能量值哪来的?
  
      噢!
  
      差点忘了。
  
      记得之前自己判断过,如果自身对他人造成一定的影响,能量值会多增长。
  
      今天救了王家村十几个渔民,再加上回到王家村,几乎半个王家村的人都对自己感激不已,那么能量值充满也不奇怪了。
  
      确定以后,王琛脑中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是在这里睡一夜,还是先回现代社会把龙涎香处理掉?
  
      他倒是挺想睡的,只是半点困意都没有,要不,先回现代社会吧,反正等到王云海一家醒来,自己能量槽能量也充的差不多,到时再回来时间正好。
  
      虽说穿越回去时间节点不会发生变化,可在北宋一整天下来,王琛还是担心父亲的病情,同时也想知道沈霞邀请到了京城专家没有,先回去瞅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