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菜鸟主神的二次元之旅 > 第九百二十八章 误导!

第九百二十八章 误导!


  不出意外,就在吴良身形在浅坑之前消失五六分钟后,一个小队的木叶忍者寻踪找了过来,一个个施展瞬身术从对面山涧飞过来却在浅坑附近失去了目标得踪迹,一个个围着这像是被谁平整刨去一块的浅坑开始搜索了起来,结果除了呈扇形喷射出来的丝丝血迹之外毛也没有找到,而地面上那突兀出现的鞋印更是无处追踪,只能从大面积喷射的出血量估测带着查克拉金属锭逃跑至此得云隐上忍已经被人截胡,如此结果怎能不让全力奔跑了半个来小时的木叶无名上忍怒火中烧呢?
  烧归烧,反正是没法进行刮地皮一样的详细搜查,毕竟五方混战已经大张旗鼓得打了好一会了,随时都有可能被铁之国的巡逻部队当场撞见,即便到嘴的鸭子被不明身份的家伙捡了便宜却也无可奈何,至少现在能够推定云隐上忍应该是被乱入者干掉了,虽然不知道为何对方会带走云隐上忍的尸体、甚至就连地面都刨出个坑来,但也总好过对方是被云隐支援部队给救走来得强。
  东西丢了固然可惜但若是木叶忍者与砂隐忍者联手剿灭了另外三大忍村官方商会的消息(更关键是证据)传出去那后果可就闹大了,天晓得花了大笔冤枉钱还死了人的四代雷影会做出何种冲动举措来,引发大战虽不至于但在火之国边界制造几场小规模边境摩擦却是板上钉钉的,而且还会给‘木叶威胁论’提供实锤证据,这就非常不美丽了。
  至少眼下这种拿不出任何证据的情况可以让对方老实一些,反正岩隐与雾隐也有参与、就连尸体都给你好好摆在那了,有脾气去找另外两个忍村发去吧!
  老狐狸三代目猿飞和大胸小狐狸五代目纲手可都巴不得见到云隐忍村与雾隐和岩隐三方打起来呢!
  哪怕只是发生几次小规模冲突怕是都能让三代目那张老脸笑成盛开的老菊花,至于说四代雷影大概会被气成紫茄子!
  从案发地迅速返回自己追随者们所在的小小车队后没过几分钟,吴良就看到一群身着沉重铠甲却像忍者一样在大树枝丫上蹦蹦跳跳前进的武士从大路边上斜插而过,其中还有一个看似小头目的家伙来盘问了一番,看车队内只有一马车货物另外都是女人和孩子最多再加两只宠物就没再进行详细检查,只是单纯警告吴良前方发生了大规模流血冲突、不想安全受影响的话最好暂时在原地等待一段时间,等封锁解除之后再继续通行,如果不想露宿野外的话还可以掉头返回铁之国都城。
  身上连个血点都没有溅到的吴良对这种出于善意得提醒自然不会加以拒绝,毕竟人家也是为了自己一方的安全考量,而且吴良也不认为调查处理一堆死尸能花费多长时间,已经被伪装成三村忍者互斗且全部身亡的场面简单到连外行人都不难看出是雾隐与云隐忍者先开打、然后岩隐忍者乱入三方拼了个鱼死网破的结局。
  被平趟放置在头车车厢内得双子小偷姐妹俩在武士小队长前来盘问巡查的时候可是一点都不老实,拼命想要制造出响动来吸引对方注意,可惜在佐仓丽子操控念鞭将两人像咸鱼一样牢牢束缚在车厢板上、还特意在对方身上堆叠了一大批密封好的食材加以遮挡,哪怕是主动拉开篷布让对方查看都没有被发现问题,彻底绝了两个小倒霉蛋的逃跑念想、让对方只能在车厢里为姐妹俩完全未知的命运而默默流泪。
  两个小姑娘怕是已经因为自己一时冲动所做出的决定而后悔死了,而如何处置对方可就要看吴良的心情如何了!
  --------------------------------------------
  预测并没有出错,平时大多依靠剑术而并非忍术为主要战斗方式得武士们明显没有察觉到现场是经过精心伪装的,哪怕在场的领队是一个拥有上忍级查克拉的高级武士也是一样,很容易就被经过伪造或者故意篡改的证据搅乱了调查方向,而且还在调查过程中非常愚蠢的破坏了不少没来得及弄乱的深层证据,吴良光凭心网感知都发现了十数枚因为砂隐傀儡被云隐上忍破坏而遗失在现场的千本被当成岩隐忍者使用得忍具而被随手捡拾丢弃。
  非但如此对方还从那云隐上忍强行开出来的林间小路、与被撞折树干上所残留雷属性查克拉得出了一个云隐忍者在杀光袭击者后顺利突围的荒谬结论来,草草收拾了一下战场、按照忍村归属将尸体分三堆摆放之后就算是调查结束,根本没有任何想要去追寻查克拉金属锭具体下落的意思。
  之所以会如此草率就结束调查想必是因为三村忍者完全忽视了警告、在铁之国境内大打出手的关系才招致这些负责维护秩序的武士的厌恶,当然也就别指望对方会用心调查为何三个忍村的忍者会打到鱼死网破的地步不可,估计这些武士怕是巴不得所有公然违反铁之国法律还践踏铁之国尊严的家伙统统死干净了才好,至于说事后三大忍村会不会遭到铁之国的制裁那可就说不准了,铁之国大将三船那老头子除了是一个实力超群的大剑豪之外可也个以固执而闻名于忍界的老家伙,招惹到了他可不是什么容易解决的事情、至少不是能够凭借武力或者财力能够摆平的大麻烦,涉事三大忍村的影估计要头疼上一段时间了。
  啧!甭管三位影级大人物头疼与否,反正别人锅里的鸭子飞到自己碗里总归是件让人开心的事情,等前脚离开铁之国国境吴良就从储物空间里将云隐上忍尸体连同刮掉的染血泥土和其他杂物一并倒了出来,从尸体前胸取下那条被污血沁透了的淡蓝色天鹅绒布包后就将尸体重新收了回去、从布包里拿出那条让数十名忍者为之丢掉性命的沉重金属锭在自己手上仔细观察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