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活捉一只麻烦精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冷战

第一百五十三章 冷战

接近半个月了,刘域宸和李一畅的这场世纪冷战在无限延长,可滑稽的是,这场冷战只有一方投入其中,李一畅始终保持常态,刘域宸却魔怔了似的,单方面冷暴力,哪怕眼疾的人都看得出来,他就只对李一畅这样,专属性冰块脸。/p>
  
  十点的课,林商兜着个饭盒选了教室的最后一排,顺道替另外俩人占了座,他从乔远川那儿过来,几乎每天晚上都跋山涉水去租的地儿,恋爱中的小男人,啥事儿都不嫌累。/p>
  
  林商来的不早,但两位室友比他还踩点,临了一分钟前后脚地到了教室。/p>
  
  刘域宸看见林商抬手,径直走过去,身后是甩不掉的“大尾巴”。/p>
  
  “往左移一个座儿。”朝坐在三个位置最右边的林商,刘域宸坚决地说,他非要和李一畅隔开坐。/p>
  
  “唉……”屁股换了地方,坐到中间,“你俩要别扭到什么时候。”/p>
  
  “放屁!谁别扭了。”刘域宸坐下来,话里炸刺儿。/p>
  
  “噢噢噢,sorry,嘴瓢了,应该是你要别扭到什么时候,对吧。”林商头偏向李一畅,余光给去匿笑的眼神。/p>
  
  “甭找揍啊,我昨晚没睡好,随时教育你做人。”/p>
  
  撇下嘴,“得,不说了,悠着要挨揍。”/p>
  
  前边讲台上,课任老师翻开书讲课,林商在底下,也同步揭开饭盒,准备吃早饭。/p>
  
  刘域宸斜过眼,关注林商能从饭盒里变出什么,盒盖打开,里头塞着五个包子。/p>
  
  “都十点了,你还没吃早饭?”刘域宸问。/p>
  
  “我住的地方离学校又不近,八点起床,九点出门,赶上堵车,一个小时的车程,来不及很正常。”/p>
  
  “八点到九点都用来洗漱?你要打扮多久啊,真够墨迹的。”/p>
  
  “打扮干嘛,这时间是用来起床的,我还在长身体呢,哪个青春期的孩子不赖床,不能对孩子要求太高。”问心无愧地说完,林商就开吃了。/p>
  
  “……”刘域宸无语,身边怎么净是些不要脸的货。/p>
  
  包子是真香,大肉馅儿,点着碎葱末儿,吃过早餐的刘域宸尤为配合地咽了咽口水。/p>
  
  包子的汤汁顺林商的手指淌下来,他逆着舔干净,一个包子已经进入胃袋了。/p>
  
  再拿的时候,林商察觉到刘域宸焊死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没急着咬下一口,拿包子的手伸过去荡了荡,“你也想吃啊?”/p>
  
  刘域宸转头去翻书,“没,我又不跟你似的,没点儿形象意识,上课还吃包子。”/p>
  
  做了个无所谓的表情,“形象哪比得上食物重要。”/p>
  
  林商接着咬进一大口,陶醉地描述道:“啊~好吃~这包子可不简单,用的是牛肉,还加了干贝粒,又鲜又香,牙齿都能鲜倒,而且包子皮薄厚适宜,肉汁都锁里头了,你看,哇~好多肉呀~”/p>
  
  “行了行了,”刘域宸的肚子都要叫唤了,不甚耐烦地打断,“那给我尝一个吧。”/p>
  
  囫囵消灭第二只包子,林商鼓着腮帮含糊说:“不给。”/p>
  
  刘域宸直接上手,拥护者挡住饭盒,“不给!我自己还不够吃呢。”/p>
  
  “不给还使劲勾我?!”/p>
  
  “我就是告诉你一声,这包子特好吃,分享快乐嘛,应该的,甭客气。”/p>
  
  半晌,砸出一个字,“贱。”/p>
  
  林商一手一只包子,吃得快哉,“哈,你说对了,我贱,可是贱人有肉包吃,你啥也没有。”/p>
  
  骂倒是懒得骂,刘域宸看林商吃得那么香,食欲都往上冒,这会儿出了鬼,还就想吃到完全不算稀罕东西的包子,他说:“五个呢,转眼就午饭了,吃那么多你消化得了吗。”/p>
  
  “不是五个,”摇头,“是六个,饭盒装不下,出门前我给吃了。”/p>
  
  “猪啊你,控制点儿,要肥了,乔远川铁定踹了你,拿来,我帮你分担几个。”/p>
  
  “没那个需要,跟他好着呢,我自个儿能解……哎,哎哎,不给还抢?!你怎么这么野蛮!”/p>
  
  人都是这样,不允许干什么就偏想干,不让说什么就更想说,同理,不给吃的东西就显得倍儿好吃,再说,这节课实在枯燥,刘域宸耳边全是林商咬得滋油的声儿,他有点后悔和这个小贱人坐一块儿了。/p>
  
  “不就包子么,里头包的是你身上的肉啊,你也忒鸡贼了,吃一个怎么了。”/p>
  
  林商存心嘬响手指,“不是我身上的肉,是川儿的爱,他亲手做的,羡慕不。”/p>
  
  “……”五官痛苦。/p>
  
  “几个意思。”/p>
  
  “没事儿,你多说几句,等我想吐了就对你的包子没兴趣了。”/p>
  
  扼腕叹息外加疯狂抬杠,“宸子啊,你这行情,估计还得再单个几十年,一点儿不懂浪漫。”/p>
  
  “那我还是单一辈子吧,我可不想学你处对象处成傻逼。”/p>
  
  “没准儿回头你谈恋爱了,比我好不了多少。”/p>
  
  刘域宸藐视地哼唧几声,似乎对包子仍然心有不死,还多瞅了饭盒两眼。/p>
  
  李一畅终于话,冲林商商量说:“这样行么,你给他一个解解馋,然后我请你吃顿大餐,一只包子换一顿大餐,你觉得怎么样。”/p>
  
  倒是不亏,细问:“什么大餐?”/p>
  
  “就是你念叨过的只够塞牙缝的法国菜,我请你吃到撑。”/p>
  
  “款爷认真?”/p>
  
  “当然。”完全认真。/p>
  
  “成交!”以林商的牛胃,法国菜吃到撑,简直赚爆了。/p>
  
  占了便宜,林商兴高采烈,伸手递过去一只包子,送到刘域宸嘴边,上赶着要喂他。/p>
  
  “拿走拿走,老子不吃。”刘域宸嫌弃推开,李一畅卖的人情,他才不接受,收下谁的都不收李一畅的。/p>
  
  至少这段时间不接受。/p>
  
  “刚才不是还吵着要吃么。”/p>
  
  “听你说你和乔远川的事儿倒胃口,没心情吃了,行了吧。”/p>
  
  “啊?”林商把包子迂回进自己嘴里,“眼红呐?那你抓紧谈个呗,馋完包子还馋对象,你可够饿的。”/p>
  
  李一畅扑哧一乐,这话忒内涵了,刘域宸的眼刀把身边俩人都捅了个遍。/p>
  
  “畅畅,”林商脑袋蹭过去,奸猾道,“包子是他自己不要的,所以……咱俩约好的大餐,嘿嘿。”/p>
  
  “明白,还算数。”/p>
  
  “帅啊!李大款!送你个香吻~”/p>
  
  李一畅笑着遮住那颗撅嘴的头,“免了,一顿饭而已,我可不想被乔远川打残。”/p>
  
  刘域宸的大臭脸堆出层层褶子,睥睨他们闹,他碎嘴絮叨:“帅~大款~擦!没见识!呕!那孙子还帅?有钱是么,有钱你拿一辆车换包子啊,会装!”/p>
  
  一个半小时过去,这门风貌百态的大课终归下课,学生们都往外蜂拥,而刘域宸不慌不忙地落在最后边,晃悠悠出教室,李一畅也学他,非赖在周围,假装自己是狗皮膏药。/p>
  
  “我走了啊。”林商挤在一票学生中昂长脖子,对晃悠的俩大爷做了个口型,随后就被淹没了。/p>
  
  “你猜他走哪去了?”李一畅劣笑。/p>
  
  “还能走哪儿,用你的猪油脑子想想就知道,乔远川住处总少他一个。”不驯良的语气。/p>
  
  笑态不改,“含了炸药你?总跟我这儿摔咧子。”/p>
  
  “你舔了垃圾箱?总跟我这儿说废话。”/p>
  
  “有可能,今儿早偷你杯子喝了水。”/p>
  
  面色狂风巨浪,刘域宸的杏仁眼顷刻缩成葵瓜子眼,简洁骂道:“卧槽!你个贱人!”/p>
  
  “谢赏赐封号。”/p>
  
  “封你丫挺的!”/p>
  
  李一畅的神情成熟柔和,仿佛温柔的海水轻轻腐蚀礁石,“喂,我就是关心一下林子,你不爽什么,真像他说的,眼红啊?”/p>
  
  “以前也不见你关心,哼,我眼红?我看是你眼红吧,对私事儿那么上心。”/p>
  
  稳稳回答:“恩,我眼红。”/p>
  
  刘域宸晃悠得更慢,机警琢磨地盯着他说:“你眼红?你……不会是……喜欢……”/p>
  
  话到重点,却拗断了。/p>
  
  李一畅等着后续,等到回寝室的路走完一半,刘域宸才拖拖拉拉地接上,“你该不是……喜欢乔远川吧?”/p>
  
  问完,刘域宸出诡计多端的大笑,他深信,调戏李一畅就是膈应他最好的方式,谁知李一畅顺声接下。/p>
  
  “对啊,我喜欢乔远川。”/p>
  
  不炸庙就没意思了,刘域宸讪讪闭上乐开花的嘴,直往前走,“狗皮膏药”还是随身跟着。/p>
  
  “宸子,”李一畅说,“我逗你的。”/p>
  
  “我知道。”没好脸地说。/p>
  
  谁不知道是逗人玩儿的,就想不通了,这家伙怎么永远这么淡定,就没有暴雷的时候吗?活得跟尊佛似的,没劲儿!/p>
  
  “但有件事是真的。”挺认真严肃。/p>
  
  “啥事。”/p>
  
  “咳,我真的偷你杯子喝了水。”认真对视持续两步路的时间,李一畅像刚才刘域宸一样,狡猾大笑。/p>
  
  “你……”轻声,拿着课本的手攥了攥,然后优雅地蓄力大吼,“他妈的有病!”/p>
  
  刘域宸把课本砸李一畅脚上,胀着气就快步走了,心里还想,以后什么东西都不摆桌面上,都特么锁柜子里,丫就是变态啊!晦气,回去刷牙、洗杯子!/p>
  
  李一畅在后头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捡起书,迅跟了过去。/p>
  
  某个下课就溜没影的人已经快到学校大门,林商一门心思往家里飞,不过,此外绝不能漏了校旁小吃店的卤味,他认定乔远川不会料到自己中午就回去,到时对方下了班,现既不用过来接人,而且还有“帅气”的男人买好了零嘴在家等他,肯定开心的嗷嗷大叫,哈哈哈……林商入迷在臆想中,二愣子般的乐呵。/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