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活捉一只麻烦精 > 第一百四十三章 你养着我,我也养着你

第一百四十三章 你养着我,我也养着你

    “我还能想什么,和你想的一样。”杨女士顺其自然地说。
  
      姜是老的辣,这回答,不服不行。凭那南柯一梦,乔远川也得承认,自己确实和杨女士想的一样,面对德高望重“黄”话连篇的奶奶,他还嫩点儿,单纯笑着却无言以对。
  
      “说话呀,你俩目前什么状态,好没好上?好上了怎么还这么含蓄,你们年轻人不是都的么,你俩是道士啊。”见乔远川没有出声,老太太还着急上火了。
  
      “您关注那个干嘛,是不是有点过了。”
  
      “哪儿过了,关心自己孙子也有错?不识好人心。”
  
      “没说您错,可……”这关心的不是地方啊。
  
      再稳当持重的性子,杨女士也能一刀剁碎了,既要怂你笑,觉得有趣时还能让你犯愁得束手无策,乔远川现下就从属后者,他猜想自己时冷时热的性情估计就是拜老太太所赐,家中有个这么喜欢作弄小辈儿的老人,你就说愁不愁。
  
      大清早儿,扎这儿抛砖引玉来了,乔远川头疼地贴墙坐着,滑稽的思考,不然让杨女士去挖地洞吧,看她挺会坑人的。
  
      “你们发生过关系吗?”忒露骨了!
  
      乔远川强颜,“您真当闹洞房呐,您对这方面了解么,问得那么欢实。”
  
      杨女士定定看他,一派严厉之相,半晌,才优雅地说:“不了解,我就想调侃你。”
  
      “……”
  
      这小老太太存心来刁难耍人玩儿的,不了解就不了解,说得那么神圣庄严作什么。
  
      除了偶尔的某些思想活动惊人一致,乔远川实在看不出自己与杨女士有丝毫血缘关系,这些行为举止,还有平地一声雷的语录,和身边照常大睡的家伙才根本一个模具里浇筑出来,特别是理直气壮地不讲理这点,同路人。
  
      一老一少,乔远川命里的劫数。
  
      林商醒来得万分痛苦,梦里后段的剧情演变成奸臣当道、率兵逼宫,为首的就是乔远川,他把林商剥光了丢寝宫里,让他扭屁股给自己看,傻皇帝“咣当”坐地上,哭出了鼻涕泡,大骂:“狗贼!叛党!”
  
      傻皇帝哭抽搐得晕过去,再睁眼,到了现实中,乔远川和杨女士左右夹击地打量他。
  
      “做噩梦了?”掌心覆在林商的胸骨,乔远川关怀道。
  
      方才起,林商就连连扑楞手脚,举动终止了乔远川与杨女士的对话,俩人都围上来查看二傻子的状况。
  
      “你个奸臣!”林商启口怒斥了面前的人一句,精神还没倒换过来。
  
      “睡傻了你。”
  
      “奸臣!狗贼!胆敢骂我,把朕的皇位还回来!”仍沉溺在痛失皇权的悲伤里。
  
      杨女士“咯咯”直乐,乔远川指头并一块儿,将林商的嘴唇夹扁,“说我奸臣,嗯?还敢不敢了。”
  
      “大奸臣!”拔下乔远川的手指,林商送进自己嘴里,两排白牙卯劲儿咬上去……
  
      早饭后,乔远川在屋前喝茶,一脸的与世无争和超脱,竖卧烟霞,壶里乾坤……以及……翘起的光荣负伤的食指。
  
      “川儿~”林商油滑地喊,像叼着块肥肉。
  
      他端来一条板凳,规规矩矩地坐在乔远川身边,手里模仿地捧杯凉茶。
  
      乔远川喝一口,林商跟着“哧溜哧溜”也吸一口。
  
      “不嫌热啊,离这么近。”
  
      听了这话,林商还蹭过去,眯眯笑,说:“夏天也要注意保暖,来,我搂着你。”
  
      乔远川无动于衷,没推开也没回应。
  
      “哎呀呀呀~你这手指头怎么了,”茶杯搁到地上,选择性失忆,“手受伤了?心疼,心好疼,我帮你吹吹,乖,吹吹就不痛了。”
  
      是明白自己做错了事,费心地刷存在感和讨好。
  
      “不知道怎么,被恶鬼咬了。”
  
      “哈哈哈,这恶鬼牙口还挺好,牙印很完美啊。”
  
      乔远川挪走自己的手,冷淡地勾着食指,又静静喝口茶。
  
      “嗨,生气呢?不要记仇了,我向你道歉,咬了你是我的不对,是我太粗鲁,你也体谅体谅我,刚睡醒,脑子还没开机,误伤,绝对是误伤。”
  
      误伤都咬成这样,要是有意为之,那还不要了乔远川的命。
  
      再一口茶水,淡淡瞥林商一眼,正过头,视线落在远处。
  
      “对不起,对不起乘一万次,我是真诚的道歉,不然我替你抹点药膏?”
  
      “这点口子还犯不着擦药。”
  
      献殷勤不落好,林商收回搂着乔远川的手,颇有微词,“既然认为是小口子,你还动气。”
  
      “不是因为这个。”
  
      “那因为什么。”
  
      乔远川沉沉眉头,问出口,“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对啊。”
  
      “而且梦里有我。”
  
      “没错。”
  
      “噢,在你心里,我和噩梦是等同的。”
  
      “等会儿等会儿,这什么逻辑!你……你为这个生气?!我去!那是个梦啊,我又没法控制它,再说了,是梦的内容可怕,又不是你可怕。”可能最后一句有些违心。
  
      “反正你做的关于我的梦,一贯没有好内容。”
  
      这话言之有礼,不过林商只敢默默赞成,他打马虎眼地说:“只是梦,没必要认真吧,梦和现实是相反的。”
  
      “还有种说法,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掌嘴,掌嘴乘一万次,不该提这茬,林商立中指保证,“没有没有,你在我心里都是正面形象,大不了……大不了我以后尽量少做梦,就算要做,我也暗示自己,把你安在美梦那一边。”
  
      “否则,”他弯下中指,“让我永远不举。”
  
      明知是没谱的说辞,乔远川还是解开了眉头的褶,算是和解了,“恩。”
  
      “嘿嘿,咱不生气了,为个梦,不至于。”
  
      林商悄然揩去下颌角的汗,委实无语,一男人追究这种事,小心眼儿!原来川儿还有这么一面,记一笔,等他老了,以后笑话他。
  
      “哎,我问你,去年暑假,你跑哪儿去了。”以前的疑问,一件件涌现林商心头。
  
      “在这儿。”
  
      “你回这儿了?过得有意思吗,你都干些什么?”
  
      “没意思,在想你。”
  
      “……”没习惯听情话,一阵恶寒,羞着脸暴吼,“滚啊!我问正经的呢!你这些骚话怎么张口就来!”
  
      “我实话实说。”
  
      “实你大爷。”
  
      林商炸猫,乔远川彻底转晴了心情,换他舒眉展眼,去掏林商的耳孔,“那你想问什么。”
  
      虎着脸,“我养的小鸡小鸭呢,它们还好吗。”
  
      发笑道:“都很好。”
  
      “是么,”喜悦地,涨了兴致,“在我的饲养下,是不是都茁壮成长?”
  
      “对,特别健康,肉质都很好。”
  
      “肉质?!”立刻变了神情,“吃了啊?!”
  
      “还有一部分卖了,谁让你那时候和我闹矛盾,不然也能吃上。”
  
      “不稀罕!”变化多端的表情最后定格于憋屈,“怎么这样,那是我亲手养大的崽子啊,居然被炖了。”
  
      “没都炖了。”
  
      “还有活口?”
  
      “有些红烧了。”
  
      “啊!你大爷!”
  
      乔远川笑得眼泪快飞出来,“嘘,别叫了,我逗你玩儿呢,就吃了一两只,其他都活得好好的。”
  
      “再诓我就咬死你。”
  
      “不诓你,想瞧瞧吗,领你过去?”
  
      哪用得上乔远川领路,林商自己小跑着就钻进了邻居家的院子。
  
      乔远川跟随其后,进大门看见林商背对自己蹲在院中央,忧郁而苦恼。
  
      “怎么了。”
  
      林商的眼睛对准院墙下的一条小溪,溪上有几只大水鸭,“它们,就是我养大的崽子吗?”
  
      “恩。”
  
      “啧……”嫌弃到表情失控,“小时候黄澄澄的,长大了怎么这副逼样儿?”
  
      “你没见过活的水鸭么,都是这样。”
  
      “我只见过拔了毛的。”
  
      一只丰腴的母鸡在林商面前闲庭信步地走过,仿佛无声的嘲笑。
  
      “鸡也丑,鸭也丑……对了,现在还有鸭肉吃吗?”
  
      以貌取鸭,变心得真快。
  
      “那我们去看看长大的小奶狗?”乔远川拉起蹲地上的林商。
  
      大眼睛开始发亮,“好!”
  
      狗肯定没什么变化,狗是人类的好朋友,毛茸茸,忠厚,友好,聪明……
  
      余下的赞美在看见那一只只健美先生似的大黄狗后戛然而止,林商的脚再也无法迈动,远远地停在几米开外的地方。
  
      大黄狗竖着大尾巴,开合的嘴露出锋利的尖牙,弯起的带倒勾的爪子,立起的短矮的毛发,眼光更符合狼的神韵,哪里有一点是人类好朋友的样子!
  
      “这……是一群什么东西。”
  
      “可爱的小奶狗,长大了而已。”
  
      “骗人吧!它们小时候那个样,长大了这个样,小时候那么小,长大了这么大!”林商双手忙碌地比划,中枢神经崩溃,不可理喻啊!差别太大了!这些狗有没有一点自我认知!怎么能纵容自己长成这样!
  
      “要上前摸一下吗。”
  
      “摸完了还能是完整的我吗。”
  
      “放心,它们只是看着凶,挺温顺的。”
  
      “那……我试试。”
  
      林商往前跨一步,黄狗们盯着他,再跨一步,有几只也动动爪子,朝他走来。
  
      “卧槽卧槽!”林商紧急转向,吓得攀上乔远川的身体。
  
      “别怕,它们不会攻击人。”
  
      狗离近了,林商又往上攀,“走走走,回家!快回家!不摸了,不看了,我不要待在这儿!”
  
      “胆儿这么小?不是喜欢猫狗么。”
  
      “这种霸气的除外,都不知道是我养它还是它养我……操!它在闻我的脚,快走啊!”
  
      乔远川温和一笑,抱着花容失色以至于破口大骂的林商离开了邻居的院子。
  
      要是想养宠物,那就养我吧,乔远川想,你养着我,我也养着你。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