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活捉一只麻烦精 > 第一百零三章 难堪的偶遇

第一百零三章 难堪的偶遇


      这处荒废的荷塘边了无其他动静,没人前来打扰,是个外出消遣的好地方,倘若不嫌邋遢,就地打滚都无所谓。只有他们四人,不会受到任何干涉,学校里的条条框框一旦脱离,就着饮料畅饮似乎也能获得喝酒上头的兴奋感。
  
      太久没这么肆意过,尤其是张晋,拖着一身伤痕和心底的忧虑,来这儿算是疗养了一遭。他模糊能领悟出,古人为什么都愿意在林深处吟咏风月、追忆抒怀,白话点儿讲,逃离了繁复啰嗦的操蛋生活,可不得猫着发发牢骚。
  
      “林子,你是从哪学来的方法,知道能这么就地摆出烧烤架子。”刘域宸生疑,他不相信像林商这种成天宅在屋里的人会自己研究出那么多野外的技能。
  
      “川儿临时教我的,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实用,免得还要买个炉子,带来带去的也不方便。”
  
      外出前,林商给自家这位“老父亲”多少报备了一下,乔远川除了常规的嘱咐,还将一些巧招编成短信发至林商的手机,他对傻孩子的大脑记忆力向来不放心。
  
      “噢~是这样,我就说嘛,你这个二货怎么可能懂得那么多。”
  
      “谁二货!教虽然是他教的,但起码我全都学来了,有句俗话不是说过么,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这是聪明,修行得好。”
  
      林商辩驳得响亮,语罢还含了含筷子尖的孜然。
  
      “成成成,是你修行得好,说来说去原来是一和尚,你家监护人是不是怕你云游四方的时候在外头饿死,所以才教你点儿野外生存的技能?哈哈哈……”
  
      “找骂呢,什么狗屁和尚,你才秃驴!”
  
      正午时分到下午,骄阳由顶头方位缓缓偏移,枝叶树干的影子从短跃长,揉面一般,拉得又细又远。燃尽油脂的余烟被层层相叠的苍碧环抱,笼罩得难解难分,几阵路过的暖风临时起意,将灰白的烟雾拥入怀抱带走。
  
      烧烤吃吃停停,平时在店里都大概要花上两个钟头,换成在这种不加催促的闲适环境,吃东西的速度更是减慢,一顿郊游般的户外午餐,直到四点左右才算结束。
  
      炭火被浇灭,大伙靠树下乘凉,太阳往西边散布余晖时,他们开始整理残余的垃圾,商量着待会儿去做个全身按摩,去去身上的灰尘,通筋活络。
  
      别想歪,并非那种披羊头卖狗肉的场子,巨正规的洗浴中心,李一畅和老板认识,是他父亲的朋友,那里还有中医推拿、针灸之类,纯养生馆,不亮红灯。自然,李一畅请客,这是刘域宸帮他表的态,宰兄弟放血,属于刘域宸在李一畅身边时的一种天性。
  
      汽车刚驶离郊区,开上通往市中心的大道,张晋的手机就响了。
  
      “好的”、“知道了”,对话中张晋一直重复着这两句,面色略有变化,挂断电话,张晋一副抱歉的神态。
  
      “不好意思啊,我临时有任务,得去工作,等下可能……”
  
      “你今天不是没事吗?”林商看向张晋。
  
      “本来是没事,可这有突发状况,老板喊我了,我总不能推辞不是。”
  
      “那你现在就得去?”
  
      “恩,实在对不住,还说一起出来玩,现在要扫兴了。”
  
      林商大方地笑骂:“瞧你小子,说的什么话,有工作就去忙吧,不急这一次,以后还有机会。”
  
      “嘿,那我就提前溜了,你们几个去按摩好好放松。”张晋打打驾驶座的后背,道,“畅畅,前边路口放我下车就行。”
  
      十字路口,李一畅右拐靠边停车,车门打开,张晋从里头下来,关上了车门。
  
      “明天见,路上开车小心。”冲车尾挥手。
  
      前座和后座的车窗分别探出俩脑袋,一同说了声“再见”,林商还高声补了句:“工作顺利!”
  
      一左一右,张晋和车内仨人去往不同的方向,在这个路口分别。
  
      李一畅没有直奔洗浴中心,而是开车抵达了商场,刘域宸太抠小节,嫌衣物不干净,灰头土脸地去洗浴中心跌份,非要到商场里重新置办一身行头。
  
      刘域宸闲庭信步地在商场里转悠,只不过是买套暂时替换的新服装,他当是逛街来了,挑拣筛选,分毫不马虎,左一件质量不够格,右一件款式太轻浮,把精益求精的精神用到这上面来了。
  
      他挺悠然,净是折腾林商和李一畅,让同样穿着尘土飞扬的衣裤的俩人,陪他穿梭于灯火通明的商厦,分外像富太太身后跟俩随从。
  
      买完衣服,天都成了绛蓝色,刘域宸着装崭新,浑身舒坦不少。洗浴中心离商场只有几百米的距离,开车反而麻烦,走路更方便,李一畅把车丢在了商场的地下停车场,带着另外俩人朝目的地走。通往洗浴中心的路上,全是大大小小的休闲娱乐场所,灯光绚烂,一处接一处。
  
      干净如洗的街道,有不少解闷自遣的人在和自己的朋友们说笑,人群熙熙攘攘,林商他们避让着迎来过往的脚步,游荡在一行行飘荡的心情中。
  
      忽然,林商停了下来,研究般地张望少顷,目光在熙攘里定准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怎么了?”刘域宸不解地去扯林商的胳膊。
  
      “那边那个……”眼神岿然不动,“是不是飞人?”
  
      顺着林商笃定的视线,刘域宸和李一畅双双抬眼,越过那些重叠的人影,张晋醒目地出现在正前方。他的打扮和平时很不一样,修身西装裤配一件熨烫平整的衬衣,梳着清爽的背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换上的,显然特意捯饬过自己。这装束,明明精干的模样,他的举止却透露着放荡的轻佻。
  
      张晋和身旁一位身份不明的中年男人正愉快地交谈,那中年男人气宇不凡,像是个十分有地位的商界人物。他们贴近并行,近到亲昵,突破了人与人之间的安全距离,以至于在外人看来,衍生出暧昧的感觉。
  
      即便改头换面,可夜灯下那张年轻稚嫩的侧脸无法改变,林商三人看得相当清楚,可以确定,那就是张晋。
  
      他怎么出现在这里?穿着这样的服装要去做什么?不是苦力活吗,这能干得了苦力?他身边的男人,是谁?
  
      带着满脑子的疑惑,林商顾不得多虑,想上前问个明白,他大嚷:“飞人!飞人!”
  
      张晋似乎过于投入同中年男人的对话,对外界的嘈杂充耳不闻,笑得神采奕奕,而且……低眉顺目。
  
      “哎呀,这儿太吵了!”林商紧走几步,提高呼唤的声音,又喊,“飞人!张晋!”
  
      终于引来注目,张晋回头了。
  
      喧闹的街头,晃眼的路灯,这片繁华辉煌的景致中,两人猝然对望。回头瞥见林商的瞬间,天翻地覆……张晋欢笑的神态立刻凝固,他张启双唇,喉头大动,面容僵如墨色,身体也跟着颤栗不休。
  
      然而,只是短暂的一瞬。未等林商笑着走近,张晋果决地扭过头去,恢复方才交谈的姿态,不回应,不止步,完全当作不认识林商,任何招呼都没给,还是随同中年男人往前走。
  
      “哎,怎么不理人啊,看见我了都不理?张……”
  
      “别喊了。”
  
      林商想追过去,被李一畅立即打断,拦了下来。
  
      “这什么情况?你有看到吧,他认出我了,绝对认出来了,怎么没理会?他在这干嘛呀?不是去工作么。”林商语气激动,挣脱着还想追,“不行,我得去问问他,偷偷摸摸的,什么意思!”
  
      李一畅紧紧拽住林商的肩膀,“不要过去。”
  
      “为什么?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儿,我问问怎么了。”目光再次追寻张晋的踪影,“咦!他们要走了,你们别傻站着呀。”
  
      “让他走吧。”
  
      李一畅看着张晋和中年男人上了一辆白色轿车,上车前,中年男人扶了扶张晋的后腰,还顺势下滑到屁股中央……之后的小动作,隐退至车内,再也看不见,门关上,车尾灯渐渐远离,最后变成微小的光点,消失街头。
  
      “那我打个电话给他。”
  
      刘域宸截下林商的手机,这次他很镇定,不像先前那般毛燥地要寻求谜底,实际上,谜底已经很清晰了。
  
      “不是,你们俩玩什么花样呢?是知道怎么回事儿吗?”
  
      相顾无言……
  
      刚才的一幕,答案显而易见,李一畅和刘域宸见过太多类似的情况,只不过主角换成了张晋。年轻男孩儿和有钱的老板,精致的着装和阔气的轿车,举止纠缠,还能是怎么回事儿。
  
      不痛心么?怎么会呢,他俩怎么可能麻木不仁,相反,李一畅与刘域宸内心的波动泛滥成灾,难得一遇的剧烈震惊,掌心都发寒,但他们不愿莽撞表现,那是同寝共眠的朋友,是哥们儿啊,哥们儿不说,他们如何去代劳开这个口,从哪里说起?用哪种方式解释?
  
      “你们是要急死我?知道什么就说呀!”林商接近吼叫,在他貌似一概不明的表情下显现得格外突兀。
  
      “一点儿看不懂?你真的不清楚么?”刘域宸眼眸毒辣,定定地反问。
  
      “废话!不然还问你们?!”
  
      “那你激动什么?”
  
      “我……”
  
      林商答不上来了。
  
      如果说第一眼看见张晋时是单纯的偶遇之喜,那么当张晋漠然装作不相识的那刻起,他已经感知到了异样的东西,再有中年男人接连而至的动作,不安的感觉更是迅猛增长。
  
      林商跟着乔远川出入过几次高档会所,有过相仿的亲眼目睹,不难猜出些什么,只是,他不敢往下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