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活捉一只麻烦精 > 第一百零二章 户外烧烤

第一百零二章 户外烧烤


      各项课程重修成绩的公布避开了期末的高峰期,不出所料,林商考完后优异的自我感觉是有凭有据,他的英语重修分数与满分仅差六分,比上半学年很多综合排名靠前的学霸们都考得好。
  
      但对于重修的成绩,大多学校有一套特殊制度,比如a大,绩点减半,且成绩录入时只算刚满及格线的60分。林商那个九十四的卷面分数是从导员那儿得知的,所以,即便制度面前分数大大降低,可林商还是得到了导员的鼓励和夸奖。才三十岁的老师,满口上纲上线的大道理,夸林商态度好转,是有长进的表现,记得之前,老师还曾质疑他对学校有意见。
  
      考试顺利通过,象征着英语重修彻底告别,好比玩游戏卡在某关,一回,两回……第三回可算过关,多值得高兴的事。趁这放松劲儿,林商想寝室内部搞个小聚,出去玩玩,四人虽然关系亲近,可他们不常约在一起闹腾,寝室活动屈指可数,如果再除去简单的吃饭,那可能也就不超过三次。
  
      “咱们一块去外头玩玩呗,今儿天气不错,郊外烧烤怎么样?”林商欢喜地倡议。
  
      “行啊,”刘域宸掰响手指关节,“好些日子没出学校,闷得都要四肢退化了。”
  
      李一畅也赞成,打小长到现在,他最主要的任务就是配合刘域宸,人家想干什么事,他负责陪着同意。
  
      “飞人你呢?”林商面朝他。
  
      张晋罕有安分待学校的时候,这几个月天天搁外边忙活,一连几天不住校也是寻常情况,这会儿他出现在寝室,可谓难得一见,看起来不慌不忙,似乎挺闲。
  
      “没问题,我今天应该没什么事。”
  
      答应得爽快,胖哥没为张晋派活儿,有心给他放天假,张晋原定是好好睡个一天,不过在集体活动面前,他的权衡方向更倾向于大家组团热闹热闹。
  
      “瞧我这运气,逮人一逮一个准,飞人都被叫上了,咱们四个总算到齐一回。”林商欢腾地使屁股摇动椅子,椅腿蹬得交响。
  
      由于郊外烧烤需要自备不少东西,骑自行车惬意是惬意,却不方便携带所需的物品,商量过后,李一畅敲定开车这个选项。
  
      自从“开跑车进校园”被刘域宸贬评为高调、显摆,李一畅就换了辆家里其他的车,款式特别的平凡,性能是亮点,底盘高,连崎岖的山路都不在话下,去荒郊野外正好。
  
      炎炎夏日,耀眼的太阳烘烤着大地,泛起一片金光,车内开着空调,清爽无比,车载cd正大声播放摇滚乐,除专心开车的李一畅,另外仨人的情绪都空前高涨。
  
      “小林子,你怎么没喊上乔远川?”张晋问。
  
      “这是完完全全的寝室内部活动,加他性质就不一样了,我和他打过招呼,没事儿。”
  
      “儿子出门,爸爸不在一旁跟着,他能放心?”张晋打趣地说。
  
      “去你的吧!”林商瞪他,没几秒,转脸又举手大乐,顺着他的话往下接,“我早成年了!要自己找乐子,长辈不能在场,哈哈哈!”
  
      “养了那么久的孩子,居然是个白眼狼,说离家就离家,老父亲得伤心了。”副驾驶的刘域宸调低音乐声,扭头装作恨铁不成钢的腔调,为乔远川悲哀。
  
      “年轻人总要有自己的圈子……得了得了,越说越没边,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强行多安排了一个爸爸,通知过我妈吗?”
  
      刘域宸和张晋相视一眼,随即畅快暴笑,吞并了车载cd的旋律,带动得李一畅也绽开眉眼。
  
      那位大伙口中的“老父亲”此刻正形势所迫地在寝室同郑景下跳棋,宾馆里闲静舒适,看看书不比眼前自在?可是奈何,郑景非拉他陪自己,苦兮兮的表情,痛诉自己和对象分手了,难过得撕心裂肺,需要陪伴。
  
      “快点儿下!跳棋还要你思考这么久?”
  
      乔远川嘴角下撇,后颈的汗一串串往脊背滴,不能全赖天气热,重点是他不耐烦,稍有燃起肝火的迹象。
  
      “不要凶人家嘛,人家心里不得劲儿,多惨啊,分手了,和你们一样,成光棍了,脑子乱着呢,还不许我下棋多考虑会儿么。”
  
      “别恶心我行吗,每回都这套词。”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郑景和他这个对象分分合合高达几十次,几乎每月都要上演一两回。一分手,郑景就卖惨,表现得和第一次分手似的,实则过不了几天俩人就会复合。
  
      乔远川不想搭理他,但他可以即兴表演最为生动的“哭天抢地”,还有一哭二闹三上吊,他都会,以及严守寝室门,不仅不准走,戏还得看完。被吵得没对策,乔远川只能克制揍他的渴望,忍气吞声地坐在这儿。
  
      “啧啧,就不能温柔点儿?怪不得林子喜欢姗姗不喜欢你。”
  
      欠抽吧?不克制了!乔远川将要扬起拳头,神态阴沉,“郑景……”
  
      “哎哎哎,”往后缩脑袋,双下巴都挤了出来,郑景岔开话题,“走这一步,喏,我走好了,该你了。”
  
      后槽牙紧了紧,眼睛重归棋盘,乔远川快速走完自己那步,毫不拖泥带水,局势又停在郑景手上,他又开始漫长的思索。
  
      乔远川叹气,“想好没,为什么不换个棋类游戏,这太低龄了。”
  
      环臂在胸前,郑景眼神不动,问:“换什么?”
  
      “围棋,象棋,或者……五子棋也成。”
  
      “嗯……不换,那些都太难了,我不会。”
  
      “五子棋也不会?闹呢。”
  
      “不会就是不会,明人不说暗话。”
  
      “……”
  
      另一边,李一畅开车去附近的超市,四人采购了些烧烤用具、调料和食材,从简即可,他们要求不太高,用具只买了大的方形烧烤网、毛刷、木炭以及助燃剂。
  
      近一个小时后,汽车开到一处干涸废弃的荷塘旁,周边树影斑驳,根深叶茂,鸟声、蝉声争鸣着较量,茂密的枝叶在头顶撑起绿色的荫凉之所,挡去了多数的燥热。
  
      刘域宸展开手中那卷铁丝网,翻来覆去地查看,“这玩意儿怎么用?没炉子呀。”
  
      “我来,没炉子没关系,有这个就够了。”
  
      林商胸有成竹,大约是做足了准备。他走去荷塘边四处寻觅,找到一块扁平趁手的石板,然后蹲树荫底下刨坑,十分钟过去,他自信满满的脸耷拉下来,动作变得愈加迟钝,一瞅就知道是刨累了。
  
      “休息会儿吧,你告诉我要做什么,我帮着收拾完。”李一畅接过林商手里的石板。
  
      “那敢情好,嘿嘿,”林商扶着躬酸了的腰,背靠大树坐下,“就挖个和铁丝网差不多大的坑,稍微挖深点儿。”
  
      “好。”点点头,李一畅开始干活。
  
      张晋与刘域宸坐隔壁一棵树的底下,仨懒汉一会儿透过树叶缝隙看太阳,一会儿怡然自得地欣赏李一畅刨坑的英姿,嘴上不断蹦出“辛苦你了”,可就是没有行动,谁都不上前帮忙,三个小废物。
  
      坑挖好了,李一畅拍拍手间的土,示意:“接下来做什么。”
  
      林商索性不起身,懒洋洋地说:“把木碳倒里头,再放些助燃剂,点着之后架上烧烤网,四个角压住石头,这就成了。”
  
      清淡地笑笑,李一畅不多话,继续忙前忙后。
  
      提议要来户外烧烤的是林商,见别人全权接手前期的准备工作,他突然有点不好意思,松动腰肢后主动去腌制食物。
  
      买了一堆各式各样的肉类,还带血,林商简单拿矿泉水冲洗,继而大喇喇地往上洒调料,举动在模仿电视里星级酒店的大厨手法,随性飘逸。
  
      片晌功夫,炭火旺盛地燃烧起来,伴有“噼里啪啦”的木炭炸裂声,火星子低低地溅开。
  
      刘域宸和张晋向火源聚拢,挤在周围观望。
  
      “哟,像模像样的,纯天然烧烤炉啊!”张晋兴致勃勃地赞叹。
  
      “有两把刷子嘛,辛苦辛苦!脏活累活都包揽了,够仗义。”刘域宸拧开矿泉水,嬉笑着帮李一畅冲去手掌的泥土。
  
      搓干净指尖的污渍,李一畅挑眉轻笑,“有什么办法,你们懒得出奇,我要不做这些事儿,估计太阳下山也吃不上烧烤。”
  
      “这还不是你勤快,所以衬得我们懒么。”
  
      “大功告成!可以烤肉了!”林商端来一大盘腌好的肉,走到炭火旁吆喝。
  
      铁丝网上先刷一层油,再铺满薄厚均匀的肉片以及肥滋滋的鸡翅和处理好的大肠,给食物也要刷够油,嫌味道不足可以按个人口味去添加佐料,香味立马蹿得老高。
  
      四个人席地而坐,谁也不在意弄脏裤子、衣摆,一人一**汽水暂且解解渴,等候食物变得金黄油亮。木炭的火焰逐渐平稳,随着肉类自带的脂肪从中渗出、滴落,网子底下飘出淡淡的溢满焦香的轻烟。
  
      张晋垂涎三尺,本着先下手为强的口号,待易熟的肉片才经烤好,利索地夹起几片送进嘴里。
  
      “哎哟喂!人间美味!你们赶紧吃,别让它糊了。”
  
      刘域宸也夹了几筷子,两眼骤然放光,“我靠,真的不错,林子手艺可以啊。”
  
      “那是!中华小当家知道么,我本人!”林商洋洋得意。
  
      热烈的风钻入树林,它挟裹的暑气被密集的绿叶削弱大半,缕缕清凉传来,隔出别有洞天的安适环境。他们边烤边吃,边喝边聊,自在得不像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