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活捉一只麻烦精 > 第一百章 打胎

第一百章 打胎


      乔远川察觉出邱冬的异样,依稀记起陈鸣的一些话,事发之后,曾再度调查过邱冬,似乎……是出了点问题。
  
      不太确定,乔远川未撒手,威严问道:“你忍受不了这种密切接触?”
  
      邱冬还在扭摆着身躯挣扎,对问话置若罔闻,一心沉湎于排斥和反抗,“离远点,别碰我,恶心!滚!滚开!”
  
      原来是真的,虽然邱冬没回答,但从反应来看,他的确像陈鸣说的那样,出了点问题,想必是留下后遗症了。乔远川缄默观察他的举动,不靠近也不离开,手仍是原来的位置,掐在他的脖颈处。
  
      问说有什么感想?没有,乔远川没有任何感想,无所动容,毫不怜悯,当然,愧疚也是天方夜谭,非要有什么,那就是罪有应得,邱冬该受的。像乔远川这种人,轻易不为自己做过的事后悔,没空去体会无关紧要人等的痛苦,他不是个仁慈的角色。
  
      邱冬还围困于心理阴影引发的障碍中,明显是无处可逃,却白费力气地乱动。在乔远川的手里,他成了与之差距悬殊的蚂蚁,手掌的主人多动用几分力道,他便只有惨死的下场,不必真去掐死他,重压在肌肤上的触感就够使邱冬崩溃,一个形象的比喻。
  
      凭他在那儿瞎动唤,乔远川事不关己地旁观,反正有的是精力,随你,爱怎么动弹就怎么动,等你累了,咱们再谈。
  
      挣扎得出汗,邱冬洇了t恤一前襟的液体,越挣脱,肤质间摩擦的感觉越剧烈,精神和身体的两相压力之下,他倦乏了,本就舟车劳顿,再一折腾,累得很快,邱冬认命似的瘫下全身,视线左右晃动。
  
      见他反抗得没那么夸张,乔远川才说话:“要钱干什么。”
  
      “为什么执着过问这个。”敏感的神经只余有恐惧,声音精疲力竭,轻轻打颤。
  
      “拿照片和以前那堆烂事威胁林商,亏你做的出来,在我这儿,性质可变味儿了,你最好老实交代,如果真是要事,我兴许会从轻发落。”
  
      言下之意,如果纯粹为了钱,一张如此有故事的照片,那咱们就新帐旧帐一起算,乔远川没明说,但足以品味得出来。
  
      “我,我不能告诉你。”
  
      目光紧了紧,“不能告诉?”
  
      乔远川将另一只手搭在邱冬的肩臂,逐步游走、下滑,戏弄他身体各个隐晦暧昧的部位,不假思索地动作着,面若寒铁,纯属对他进行精神拷打。
  
      这一系列举动,惊得邱冬手脚又开始蹬刨,极其不自在,压根没法儿安分下来。他青筋暴起,几乎用光了最后一丝力量,嘴唇快咬得渗血,实在难以忍受,终究还是缴械投降了。
  
      “别摸了,拿开你的手,不要乱碰!求你了,继续这样我会死的,求你放过我……”末尾是无力的央求和悲鸣。
  
      “那就快交代,我没什么耐心。”
  
      “好,好……你先放开我,我说,我全坦白,只要你别碰我,我就什么都说。”
  
      锐利的眼神如同审查犯人,在鉴定言语的可信度,思虑了会,乔远川收回双手。
  
      “你再离远点儿,这样太近了,我紧张,求你,离远点儿,我保证说实话。”邱冬几乎要声泪俱下,不像说谎耍滑头。
  
      算是默许了,乔远川下床,理理衣服,走回方才坐着的沙发椅,柔软舒适的布料,他抄过桌上的打火机,又抽颗烟。
  
      眼睑稍抬,乔远川刚硬地命令:“别浪费时间。”
  
      屋里都是烟草燃烧造成的朦胧,床上床下,迥然相异的磁场。
  
      邱冬僵化的肌肉渐渐松弛,他若有所思望着屋顶,眼神躲闪,似乎在回想难以启齿的事情,羞愧得迟迟不敢开口。
  
      一颗烟的功夫,房间响起邱冬的声音,“陪人去打胎,需要钱。”
  
      瞥了瞥,“……谁的孩子。”
  
      “……”嘴角猝然下沉,邱冬舔舔自己唇瓣上干涩的死皮,“我的,流产手术,营养品,住宿,这都得花钱。”
  
      事情,要从两个月前说起。
  
      高考在即,高三的所有孩子都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时间越是紧迫,越是觉得囊中羞涩,而邱冬,比其他人的情况要复杂。
  
      那晚后,产生的阴霾挥之不去,可基于各项因素,邱冬张不开这个倾诉的嘴,只能仰仗自我消化。事与愿违的是,心理障碍在向恶化的方向发展,当身边同学都忙着最后的冲刺,他的情绪却分散于其他方面,煎熬程度可想而知。
  
      邱冬没经历过什么不顺心的阻碍,这事成了他长这么大以来,最大也最难以跨越的屏障,他的应变能力和抗压能力素来不高。此事发生,性情有了巨大的变化,要么不起冲突,要么……争持到想让对方进棺材。
  
      周末下午补习结束,邱冬和班上一小姑娘去苍蝇馆儿吃小吃,俩人互相都挺有好感,邱冬心里有什么不痛快的就会对她说,被b菊的事儿除外。要说也是心情抑郁惹得祸,心头憋屈,邱冬顺嘴要了三**啤酒,喝闷酒易醉,他不懂这个道理,连着灌下去,有点飘了,说话结巴,还支支吾吾地哭了起来。
  
      小姑娘哪见过邱冬这德性,一时慌神没辙,不得已,将人连哄带扯地架去旅店,开了间钟点房。g县是偏地方,旅店入住的手续要求形同虚设,连**都没要,直接让住进去了,反正才几个小时。
  
      之后就是烂俗的剧情,小姑娘悉心安慰邱冬,顺顺背啊,搭几句话啊,这正常,可安慰着安慰着,走势就不对了,俩人给安慰到床上,后头的内容,不必多说都能懂。
  
      **,多余的顾不得想,自然,保险措施也没有,做就做了,小姑娘脸皮薄,暂时权当没发生过,想说高考后再谈谈清楚。
  
      太不注意,第一个月亲戚没来时,姑娘其实应该引起重视,但她没深想,直到第二个月,亲戚还是没来,这回她知道紧张了,测过之后,两道杠,阳性。
  
      这时候高考已经结束,大概是检查不够全面,考前的体检竟然未检测出怀孕,不幸中的万幸吧。
  
      女孩儿无头绪,去找邱冬,俩孩子,能有什么主意,向大人得绝对保密,生下来肯定不行,做流产是唯一的选择。
  
      然而,这是笔不小的开销,钱从哪儿来呢?父母?开口就两千多?不现实,用途说不出所以然啊。邱冬一合计,决定跑来找林商讨票子,姑娘那儿,他靠骗,有套正直的说辞,兄弟间借钱。
  
      对于邱冬,这事儿太不光彩,尤其当着林商的面儿,他怎么敢道出实情,当前是威迫临头,不得已的半个废人。那张写满数字的稿纸,是邱冬在计算打胎各类花销的钱数,洋洋洒洒一页纸,他瞟见就头疼。
  
      “真话吗。”乔远川恬不为意,事出过程懒得计较,别人的闲事,他不在乎。
  
      得到如此清汤寡水的一句话,邱冬分外惊异,他以为至少会有几句嘲讽,谨慎地拿眼角觑视,断断续续道:“呃……恩,绝对不是捏造。”
  
      “好,照片呢。”
  
      捂紧脸侧的手机,提防的姿态,“你想做什么?空手套白狼?不行,我已经走投无路了,必须要拿着钱,不然我回去怎么交差?钱,一分不能少。”
  
      “不会少你。”
  
      乔远川自钱包里抽出四千现金,压在烟灰缸底下,挺厚一沓,下午临时取的。
  
      “林商不宽裕,我给你钱,这里有四千,回去处理好你的情债,把照片删除彻底,警告你,别再给他找茬,否则,我会让你真正理解恐惧的含义。”
  
      没正眼看邱冬,说这话时,乔远川把烟头踩在脚下,仿佛在和空气自语,水波不惊的侧脸带着无以抵挡的寒意,比任何吼斥谩骂都更彰显态度。
  
      倒吸一口冷气,邱冬乖巧点头,“知道,知道了,这就删。”
  
      他立刻打开手机,果断将照片删除,还举起来证明了一下。
  
      “其他的备份呢。”
  
      “没了,就这一张,说有备份是唬他的,想让他别打我手机的主意,我发誓,字字可信。”
  
      是真话,乔远川看一眼就了然,“还有,封紧你的嘴,我和你的事,一个字儿都不准让林商知道,如果泄露了……你一定想象不出将有什么下场,不过我猜,你不会想知道。”
  
      “好,我不多嘴,”邱冬唯唯诺诺地担保,“以后再也不找他麻烦了,再也不发生交集,我远离他,行吗?你这样……我真的不敢,不敢了。”
  
      “要说到做到,”兜里掏出张车票,扣在桌上,指尖点了点,“今晚的车次,抓紧滚回家,我不希望明天醒来还能见到你。”
  
      “啊?今……”还有犹疑,可对方不妙的脸色让邱冬违抗无能,“好……我尽快回去。”
  
      “记住你今天说的所有话。”
  
      乔远川走过邱冬身前,丢下这句就出了房间,牵动整屋的香烟雾气。
  
      躺床上呆愣久而又久的时间,邱冬最初的困倦早一扫而光,他现在精神极了,挣扎流出的汗水结成粘糊的泥层,极度难受。回顾着乔远川的每字每句,它们旋绕在脑海,犹如闷雷,炸了个七零八落,害怕,头一个让他怕到骨子里的人。
  
      钱!想到这个,邱冬一骨碌起身,跳下床奔至桌前,一遍遍点着票子。四千,真的是四千,这下不必精打细算,足够了。他趴跪在沙发椅旁,钱捧手里,欣慰地松懈了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