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活捉一只麻烦精 > 第九十七章 黄鼠狼给鸡拜年

第九十七章 黄鼠狼给鸡拜年


      “真巧啊,”礼仪式笑容,邱冬朝林商走近,相隔三步左右收了脚,“本来以为要花些时间才能找到你,没想到在门口就碰上了,你说,这是不是缘分呀?”
  
      五分钟前,邱冬刚从出租车下车,他站校门口犹豫,琢磨着该拉住谁问问,男寝区在哪儿。
  
      不想打电话,他猜到打了也会被挂断,倒不如自己天降而来,给予林商一个巨大的惊吓,想想,那还挺有乐趣。
  
      只是如此巧合,居然在校门口直接照面,省了多余的麻烦不说,林商僵化的身姿以及难以置信的表情,邱冬扫进眼底,也是够好玩儿的。
  
      “你来干什么。”林商横眉冷对,没有外人,不需要装模作样地表示友好,即使有,他也不愿再伪装,浑身爆发着“老子不待见你”的气场。
  
      “特意来找你啊,高考结束了,得放松放松,这不,放松到你这儿来了。”
  
      对答得游刃有余,不受对方情绪干扰。邱冬此趟,的确是专程前来。
  
      林商动动嘴唇,后槽牙磨得舌根震颤,他睨视面前这人,那副自命天高的从容神态,多少年了,还是分文未改。脑海里过一遍那神态都惹他厌烦,不消说现在当面重温,真巴不得一拳招呼过去,送个别开生面的见面礼。
  
      上回年后的事情,闹得那样不可开交,邱冬做得绝,林商也没留退路,完全是扯破脸了,彼此都彻底地互相了解。
  
      小王八故作和睦的脸近在咫尺,林商嘴角轻微抽搐,还披着虚伪的外衣作什么,王八壳怎么可能遮得住,已经知根知底了,来以前那套有意思吗?
  
      他在心中搓火地怒骂:年后的事儿,我没去找你算账,没将你的高考搅得天翻地覆,等于是真真切切地表明,我与你多一分瓜葛都不想有。你这只背壳的畜牲,竟然先主动找上我?就这么不给自己自在?
  
      涉及姓邱的一家,林商如同触动了微醺后的隐藏人格,阴暗、愤怒、粗俗,混子风气缠绕全身,耳后的青筋可以证明。
  
      “不吱声?”邱冬安闲叉起手,踹开脚旁的石子,说:“是不是太开心了,开心到说不出话。”
  
      “找我什么事。”不啰嗦,林商开门见山地问。
  
      当前,他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邱冬。声音和表情,同往常一样讨厌,淡定底下藏着油滑的奸笑,老是一派瞧好戏的幸灾乐祸嘴脸,与多次污蔑他时的样子异曲同工,终生难忘。
  
      “很长时间没见了,我们别干站着,找个地方吃饭慢慢谈不好吗。大老远过来,不该请我吃顿丰富的么,正好我饿了。”
  
      “没空,我有约了,不光今天,明天我也没空,后天,大后天……这一年,下一年,每一年……我他妈都没空!我这儿不欢迎你,自个儿和自个儿玩去!”
  
      “有约?和谁啊,不会是你身边这位仁兄吧,女朋友找不着,退而求其次,和男的约会了?”邱冬放肆地恶意调侃,还当自己是在家里的小皇帝。
  
      “我看你是欠抽!”林商骂着回击。
  
      一直立在小妖精身旁的乔远川轻咳一声,他本意不准备插手,当着面儿,林商的家事由林商自己处理才较为妥当。可邱冬话不饶人,方才的几句,说到这个份上,太难听,也越界了。
  
      上回不能包括,今天得算乔远川和邱冬第一次正面相见,不怎么愉快,他们俩人都是此般感受。
  
      听见林商身边的高个儿闷沉地清嗓,邱冬好奇,眼神朝他掠去,不经意的一个瞬间,目光呆滞,没法儿挪开,就那么定在了乔远川抬起眼皮的双瞳中。
  
      那对深不见底的眼睛,射出寒光凛冽的神色,艳阳下,冰冷彻骨,让邱冬想起,噩梦般矮巷中,那噩梦般的眼神,二者一模一样,不差毫分。
  
      “你好,我是乔远川。”
  
      再平常不过的一句话,放在邱冬这儿,却是极具压迫的体会,连声音,也像,令人害怕、恐惧,心脏叫嚣着狂跳。
  
      邱冬木然看着乔远川,成了丢盔弃甲的落败将士,嗓子眼儿里发不出声,忘了该怎样体面得当的应答,之前的自大傲慢全盘崩溃,判若两人。
  
      怎么会这么像?!
  
      林商没领会到两人之间流转的奇异气氛,见邱冬无话再说,不想磨耐性同他纠缠,抓起乔远川的手腕就要走。
  
      擦肩而过时,呆挺的邱冬终于有了反应,他伸手拦下林商,肢体产生接触的刹那,他倏然又像感到疼痛似的弹回手,退开一步。
  
      仅是像而已……邱冬拿余光鬼祟地窥探乔远川几下,安慰自己,他不是那个人……绝不会是……别自我吓唬,乱了阵脚。
  
      “你还想干嘛?”林商没好气地问。
  
      尽量克服手指的抖动和掌心的虚汗,邱冬自裤兜里掏出手机,简单摁了摁,然后把手机屏幕对准林商的脸。
  
      “哥,你看,这照片上面,是谁?”
  
      纵使像素不高,两条白皙的大腿如旧清晰可见,还有腿间的一个不可名状的东西……整张图片低俗不堪,图片里的主人公,神情狼狈恍惚,仿佛事毕后的模样,这主人公,正是林商。
  
      回忆一下被勾起,当天的落魄、痛心、可笑……
  
      “艹你大爷!你什么时候拍的!”
  
      林商去夺手机,邱冬眼利,手臂流畅绕个弧度,快速收了回去。
  
      照片,乔远川瞄见了,他没作声,极端地安静。
  
      “哥,真的不带我去吃顿饭吗?坐下来冷静聊聊多好,不然……”邱冬充满要挟意味地咧开嘴角,“我就只能拿着你的照片,挨个去问,直至找到你寝室为止。”
  
      咬牙切齿,形容此刻的林商,是最贴切的词。不过,林商气归气,他又莫名有些佩服邱冬,能洞察人心如此准确。换作别人,一男的露出那玩意儿,肯定不多在意,随你拿给别人看去,而林商不是,他会害臊,这图片尺度过头了,万不能给同学瞧见,否则脸都丢光。
  
      “走吧,我请客,”乔远川平缓开口,“三个人一起,你有意见吗。”
  
      这话,问得是邱冬。
  
      “无所谓,不必非得单独相处。”邱冬耸耸肩,向林商饶有深意的浅笑。
  
      几十分钟后,仨人坐在东北菜馆的偏位,邱冬要求的位置。
  
      热气腾腾的菜已经上齐,分量十足,占据了整个桌面,一盆米饭摆在一边,邱冬悠哉悠哉地从里头添饭,举手投足不失风度。
  
      馆子里有豪气冲天的喝酒碰**、爽快大笑的声音,在大盘儿的菜量面前,顾客们的酒量也一并增涨。谁要不喝,那就是不给面子,推杯换盏,饭桌上的场面融洽火热。
  
      一相比较,林商他们仨的这桌就冷清非常,不交谈,不喜悦,不喝酒,只有邱冬连续吃得没停,林商和乔远川坐在对面,几乎没动筷子。
  
      “你们怎么这么含蓄,不吃东西。”
  
      邱冬自顾自地夹菜,面朝饭碗,没抬头,一副心宽的神情。
  
      “看你就没胃口。”
  
      狠厉地怒视小王八,林商从见面起飙火,飙一路了,还没熄火。他生气是半分震慑半分诙谐,不常动怒的人就如他这样,生气都生得不地道,乔远川没有一次见了不发笑的。
  
      为保不造成喜剧效果,乔远川只得用食物去堵小妖精的嘴。你说说,怨不得人家欺负你,连发火也不会,甩点儿魄力出来啊,弄成斗气撒娇算怎么个意思。
  
      舀出满满一碗牛肉炖萝卜,乔远川端给林商。
  
      “考完试不就喊饿么,多吃点儿,趁着热乎。”
  
      “当时是当时,谁知道这家伙会来,见鬼了!真尼玛晦气!败光我一天的好兴致。”
  
      虽这么嘟囔,但林商吸了一鼻子炖菜的香气后,还是尤有食欲地吃了起来,念叨着要吃的馆子,来都来了,先过足嘴瘾为上。
  
      早就预感到林商对自己的态度,对刚才见面至眼下的数落,邱冬不以为然,同样的心情,同样的反感,只是,不同的理由罢了。他怀揣目的而来,并非为了倒林商胃口,对方厌恶得作呕,他何尝不是。跑了那么远的路途,就图个捣乱?邱冬岂不成神经病了。
  
      一顿饭临近结束,林商吃得相当饱,邱冬呢,吃得更饱。桌面剩下些残羹余渣,独独乔远川的碗盘洁白如新,压根没使用过,他不饿,他想知道邱冬的企图,这种情绪覆盖了饥饿,转移在手指间轻夹的香烟上。
  
      “味道真不错,大城市是比小地方的东西好吃,哥,难怪你拼死都要考来这里。”
  
      邱冬靠着椅背,安逸地感叹。
  
      “甭套近乎,吃也吃完了,话还一句没说,到底什么屁事儿,要说快说,不说我就走了。”
  
      “急什么,你打算不管弟弟了?怎么也算是一家人吧,哥哥这么当,不称职呀。”
  
      人不大,蹭出的字句倒学尽了社会上的推来送往,老谋深算的举态,不知是不是看多了谍战类的电视剧。
  
      爷们儿间交流,咱就不能给个痛快话吗!
  
      深深吸气再呼气,林商不跟他打太极,直率道:“邱冬,咱俩什么关系你心里清楚,这么多年你认过我这个哥哥?我那些不光彩的经历可都他妈拜你所赐,你现在给我讲‘一家人’?别在这儿黄鼠狼给鸡拜年,拿腔作调的,装什么好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