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活捉一只麻烦精 > 第九十三章 想和你谈场恋爱

第九十三章 想和你谈场恋爱


      当时刘域宸的父母和老师找他都找疯了,屁大点儿的孩子,反叛心居然这么重,大伙都没料想到。
  
      其实他难得会反叛一回,大部分时间刘域宸都是听话的乖宝宝,但只要涉及到招摇高调的事儿,他就听不进劝,不理智的冲动表现得淋漓尽致。
  
      可见,他实在是一个极其厌恶大肆宣扬自我的人,轴到底也不愿做那只出头鸟。
  
      眼下大一还没过完,出了这场声势浩大的倒追闹剧,指不定刘域宸该有多苦恼懆急,这正是李一畅焦心的重点。
  
      往事想到尾声,楼底下爆发一阵阵骚动,惊叹与欢呼此起起伏。闻声,林商和李一畅俯瞰窗外,烛光里多了一个人,是刘域宸,他出寝室后下了楼,站在温雯面前。
  
      走近人群,刘域宸才发现,聚集于此的人当真不少,还在慢慢增加,拖得久就是这个后果。
  
      蜡烛的明火本应是柔和安详,停电时点过蜡烛的人都会赞同如此说法。可是,不知道是否由于温雯衣裤上的夜光条超乎寻常的夺目,衬托之下,烛火摆动得分外刺眼,碎影都被搅乱一地。
  
      见了面,温雯羞涩起来,红扑扑的脸蛋喜乐融融,双眼流盼生辉,她低头直视自己的鞋子,余光却瞟向刘域宸的脸和身躯。
  
      “你终于现身了,再不下来,我的嗓子可能都得哑了。”温雯淡笑着抱怨,没带怪罪的感觉,倒像在撒娇。
  
      “一开始就不扎这儿喊,不是更能保护嗓子么。”
  
      刘域宸无视她话语间抛来的绣球,不留情面地给丢了回去。
  
      到现在这地步,同级同班的情谊是彻底不复存在了,别说对面是一块儿上课的女性同学,就算是一孩子,也不剩商量的余地,崩了,关系崩了。
  
      温雯呆怔片刻,又继续得体有礼的笑容,她只当刘域宸是性格高冷、为人青涩的大男孩,以为他处于这场面之中,一时紧张忘了委婉,没留神就词不达意。
  
      不作纠结,温雯接着说:“想必你能看出来,我今天布置这个场地是为了什么。”
  
      眯着眼假笑两声,成心堵话,“没看出来。”
  
      爱情使人盲目,温雯这都没发觉刘域宸情绪的攻击性,来者不善。她流辉的眼睛由鞋面移开,转而望向对方,一心想展现自己的真挚和淑女气质。
  
      “是吗?”温雯双手背在身后,俏皮的歪歪头,“那等我讲完接下来的内容,你就能明白了。”
  
      夜幕昏黑,几排蜡烛通明彻亮,以及蜡烛圈中的姑娘,用光彩熠熠形容,再适合不过。这气氛多好,有前来见证感情的“闲人”,有男寝区独具的雄性荷尔蒙,有黑灯瞎火的适宜时间,搭配一块儿,太绝了。
  
      恰好,刘域宸也认为绝,是觉着人姑娘做事特狠的那种意思。
  
      头几天,不过是和别的小女生一样,送送东西,传传话,暗示一下自己的态度。虽然温雯的频率比其他人高出几倍,但手段还算是收敛,不讨烦。
  
      而且至今,温雯都没有向刘域宸表白过,俩人的确是互相明白,可心里知道与嘴上摊牌是两个概念,有本质的区别。
  
      刘域宸原是想,喜欢不了多少时候,不清不楚的过段日子,以后也就淡了,事情含糊点儿几笔带过得了。不曾预料,温雯这姑娘是个火辣的性子,完全没按照他的设想发展,相反,把事儿昭告天下,还是用他最深恶痛绝的方式。
  
      眼前排场,压根不是能不能明白的问题,是想不想明白,只要没瞎,都能看懂,这和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是同样的道理。
  
      那句“不想听”被刘域宸咽进肚里,因为围观的学生们正在议论纷纷,声儿不大,刚好让他听清。
  
      “怎么也没个表情,挺不耐烦的样子。”
  
      “他是不是觉得特别长脸,心里在那得意呢?”
  
      “男生都这样,自以为是惯了。”
  
      “我说句公道的,这人长得是好看,怪不得姑娘愿意倒追。”
  
      ……
  
      诸如此类,各抒己见。
  
      还说什么,刘域宸没得说、没得选择,如果他公然打断,转天消息就传得沸沸扬扬,批判他一男的小气,不给姑娘家留面子,保管比现在还出名。
  
      没辙,那就安心听呗,听完了再想对策。
  
      温雯早憋了满脑子的话,这会儿深吸几口气,放胆地娓娓道来。
  
      “刘域宸,你应该只知道我的名字吧,关于我的其他,应该是一概不知,没关系,我们可以慢慢来,你总有一天会认识我,认识我的全部。”
  
      呵呵,可不敢去了解你,姑奶奶,你花样太多,我惹不起,刘域宸心里回应。
  
      “先讲讲我是怎么注意到你的,很早很早之前了,你恐怕会惊讶。上学期刚开学的时候,你站在军训队伍里,穿着绿色的迷彩服,那时我就觉得你不一样,长相阳光,个子也高,表情不可一世,却又不是公子哥儿的那种劣性,特别吸引我。”温雯陷在了回忆里,露出回味美好的嫣然一笑。
  
      她一笑,刘域宸一激灵,那时候就盯上自己了?我去!你这姑娘是不是职业盯梢的啊。长相阳光?那你喜欢小林子去,个儿高?畅畅比我高多了!什么不可一世,你丫要被晒得快成人干,表情还乐呵得起来?
  
      温雯静静待在蜡烛圈里,没打算出来,她冲刘域宸抿抿唇,柔情似水,弥漫缭绕,继续说:
  
      “自那以后,我就关注着你,不知道算不算暗恋,总是控制不住地想去看你,看你在做什么,通过你的表情去推测你这一天过得好不好。”
  
      温雯伤脑筋地叹口气,“我挺苦恼的,犹豫不决,想着,像你这么优秀的男生,应该有女朋友。想打探,又怕得来的结果令我失望,下决心要放弃你,却过不了多久,重新恢复常态。这么兜转了半个学期,我总算调查清楚,你没有对象。你知道吗,那一刻我有多开心!这证明,我还有机会,不管机会多渺茫,我都要好好把握。”
  
      ohdear!刘域宸半脸抽搐,你知道吗,这一刻我有多不开心!变态啊!女变态!说怎么有时候觉着后背慎得慌,原来你俩眼睛一直贴我背上呢!
  
      应该接受畅畅的建议,把东西还回去,不愧是情场老狐狸,明白怎样对付这类人,我早向他请教不完了么,起码能落个清静。
  
      就这样,温雯说一段,刘域宸回一段,在心里回的。周围看热闹的人都听得挺专注,刘域宸作为当事人却耳边漏风,心都飘别的地儿去了,净想些不合情景的东西。
  
      他两腿站得发酸,祈求老天能在这时候下场瓢泼大雨,把那些个蜡烛全给它浇灭,把群众淋得抱头鼠窜,最好是打雷闪电,将温雯吓到花容失色,这才得以弥补当下他的窘迫,不然就难以畅快。
  
      也就是祈求而已,老天爷并不厚爱刘域宸,瞅那天儿,月朗星稀,下雨?做梦呢。
  
      终于,温雯不再言语,该说的心路历程都说干净了,她痴痴地望着刘域宸,格外深情。
  
      “讲完了?你是想告诉我,你关注了我很久,足够了解我?”刘域宸问。
  
      “恩。”温雯答,“还有最后几句话。”
  
      “……”
  
      没完你停个什么劲儿,白高兴了,刘域宸的哈欠几近被逼出来,他走远几步,沉重地闭了闭眼皮,仰首道。
  
      “你说吧,一次性说清。”
  
      温雯捋捋长发,提高音量,“是个问题,请问,你愿意成为我的男朋友吗?无论你喜欢吃什么,我都会尽心学会,做给你吃,无论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儿,我都会努力改变,变成你想要的样子。总之,为了你,我可以去做能做到的一切。想和你谈场恋爱,我有那个荣幸吗?”
  
      不等刘域宸把“没有”二字脱口而出,身边簇拥的人就抢先起哄。
  
      “答应她!答应她!”
  
      像是海边的浪潮,一浪更比一浪高。
  
      就因为这个小走向,刘域宸对温雯的印象分降至了负数。
  
      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如此让他下不来台。都说女性细致入微,然而温雯毫无观察脸色的能力,事先不给出任何信号,事后也不给予台阶,任由刘域宸被晾在众目睽睽之下,局促不安,血气逆涌。
  
      温雯如同是占有大多数人支持的官吏一方,借众人之口胁迫刘域宸做出决定,不管得到的回应是什么,她都不亏,可不管刘域宸给出什么答复,他都吃亏,亏大发了。
  
      现在的情形,刘域宸觉着有点像逼良为娼,可笑无比。
  
      “既然你们都比我兴奋,嚎得那么卖力,要不你们和她处对象?我退出行不。”黑着张脸,讽刺道。
  
      气氛旋即结上一层冰,大伙住口,不满且尴尬,几十双眼睛齐齐鄙视刘域宸。
  
      “好心好意撮合你们,你还不识好歹,说的是人话吗?”
  
      “就是,甭把自己当电视剧里的男一号,你就是一普通人,耍酷也要有个分寸。”
  
      他们七嘴八舌,炸了窝,都站在女方这边为她声讨,刘域宸丝毫不占优势。
  
      “大家别这样,拜托了,”温雯打圆场,“你们别责备他,毕竟是我唐突,他肯定慌了手脚。我不希望他受到任何影响,不急,我等他想好答案,说出心里最真实的想法,什么答案我都接受,让他按自己的意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