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活捉一只麻烦精 > 第八十八章 说不出好话的小祖宗

第八十八章 说不出好话的小祖宗


      光滑的地面辉映出脚步的倒影,步伐干脆有序,向大门而去,乔远川扛着林商走出会所。
  
      如果不是饮酒有度,还未喝高,今晚突然而至的会面大概会结束在乔远川掠夺般的深吻中,暂且存有理智,也就暂且留出了“来日方长”的余地。这些肩扛、抽打的戏弄行为,已经是最收敛的排遣。
  
      一出门,林商就放弃了无效的嚷叫,周边是来来往往的人,喧闹只会引来更多的关注,他软塌塌地趴在乔远川的肩头,假扮喝大发的醉汉。
  
      令林商感到异常的是,在会所内,那些服务人员和前来消费的顾客,并没有对他俩投来注目,仿佛已经见怪不怪。林商不会了解,这里每天有变换不完的荒唐,他们能算得了什么,不值得小题大做。
  
      乔远川将傻孩子塞进出租车,车拐了几个弯,不出十分钟就停下来。
  
      “下车吧,还要装醉?”打开车门,乔远川一脚跨出去,俯身站在车外看林商。
  
      “这么快就到了?挺近啊。”
  
      “都在一个区域,带你来吃烧烤,老许的店,这附近看着不眼熟么。”
  
      小脑袋探起瞄了瞄,茅塞顿开,“噢~原来是这儿,眼熟!”
  
      林商接着抽动鼻子,深嗅几下,“不光眼熟,味儿也熟,恩~真香。”
  
      “别陶醉了,不下车是等着我扛你出来?喜欢这姿势?刚才还叫那么血活。”
  
      “不不不,不喜欢。”赶紧下了车。
  
      “老许烤串儿”一复如前的兴旺,才踏入店内,各色招呼和阔论声络绎不绝,不同的桌位前码放着不同的食物,色香味都有了,适合喂饱肚里的馋虫,也适合一扫独自宵夜的孤寂。只要在这儿,就不会让人有落单的感觉。
  
      “远川,你随便坐,想吃点什么?”老许的媳妇儿也在店里帮忙。
  
      “客人总这么多,你们也该考虑增添人手了。”
  
      “在筹备呢,过几天就把招聘广告贴出去。”女人取出餐单,“看看,来点儿什么?”
  
      “都行,不用顾我,老许知道我们的喜好,你招呼其他客人吧。”
  
      “成,我去和他说说,尽快给你上。”
  
      立起一根指头,乔远川悦色道:“还有,不变的规矩,一打酒。”
  
      女人朴实地笑,“好嘞!”
  
      这顿宵夜吃得安静,自烤串儿和啤酒端上桌至餐盘边交叉堆起大把铁签,乔远川和林商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对话,林商全心埋头大干,他晚饭没吃,饿得想发火,烧烤及时扑灭了怒气。
  
      乔远川则全心看孩子吃东西,拿这个当下酒菜,一打啤酒喝了一半。
  
      经不住被人一直细看,林商抹抹嘴边的油,问:“川儿,你不是有话要说吗?”
  
      “你想听什么?”
  
      满脑袋问号,“怎么成我想听什么了,你自己说的,有话对我说,而且还不少。”
  
      又喝完一**酒,乔远川悠悠然去起酒**盖,他的波澜不惊在人声鼎沸的烤串儿店内形成反差,如下在滚滚沙尘中的大雨,剔透清爽,又无法被忽视存在。
  
      林商不眨眼地盯着乔远川,等对方回答,等到眼睛干涩得快要流出眼泪,也没听见吱声。
  
      新开的一**酒喝下去三分之一,乔远川安逸的轻笑,用天经地义的语气说:“我忘了。”
  
      “去你的吧!”林商揉揉干涩的眼睛,半天候来这么一句,耍猴呢。
  
      低下头继续吃,视野里闯入一杯酒,林商顺着扶在杯壁的那只手向前看去,乔远川面目舒展,正温和地开口说话。
  
      “喝一杯吗?”
  
      “不了,我酒量差,而且这玩意儿也不好喝,破坏烧烤的味道。”
  
      “快十天没见,不打算喝杯酒缓和关系?”飘忽的眼神掠过,面儿上不甚在意,实则胸有成竹,这一杯,林商肯定会喝。
  
      “……”在餐巾纸上擦去手指的油污,端起杯子,“好吧,我喝,算我向你道歉。”
  
      透过玻璃杯,乔远川看着林商将酒喝干净,随着喉头的滚动,他也若无其事地把自己**中的酒饮尽。
  
      明知林商酒量不行,可乔远川还是劝他喝下一杯,没有故意挑事儿起哄的意思,只是有些话,得在不太清醒的状态下才能说得出来。
  
      吃吃烤串儿,再扯过闲事,林商约么喝下了整**多的酒,脸上腾起红云,一下又一下地打嗝。
  
      差不多,是时候了。
  
      “林商,”乔远川换动座位,到小妖精身边,挨得特近,“你能不能坦白,之前为什么躲着我。”
  
      瘪了精气神儿,嘟囔:“还能为什么,生气呗。”
  
      “气我那些话?不是解释过了么。”
  
      晃晃脑袋,“哪能啊,是气我自个儿。”
  
      “解释一下。”乔远川又起开**盖,喝得没停,仿佛是在拿酒漱口。
  
      “我觉着我特别没出息,从来就没有出息过。你说的挺对,我是太过夸张了,一点儿不像爷们儿,人家姗姗也不是不回来了,我再怎么喜欢,也应该把自己的生活过好,成天唉声叹气,其实更招姗姗反感。”
  
      “不至于没出息,纯属激你的话,知道你是第一次对一个人动感情,免不了要意气用事一些。”
  
      “你甭安慰我,这事儿是我的问题,找再多借口也不会改变事实,我也不明白我当时怎么了,就是想找茬,甚至想打一架,心里堵得厉害。”
  
      乔远川的视线停在林商头顶的旋儿上,忍不住摸了摸,“现在想明白了吗?”
  
      “恩……”
  
      喝出滋味了,林商自己拿酒**倒出满杯的酒,徐徐地喝。
  
      “你说说。”
  
      “我……我怕你听了得不高兴。”
  
      “不会,我保证不会不高兴,说话算话。”
  
      连有关追求姗姗的话题都和你讨论了,哪还能出现别的躁怒点,乔远川苦笑着想。
  
      酒真是个好东西,可以壮胆,尤其是怂人胆。
  
      “那我就直说了。”林商闷口啤的,呼出酒气,“我当时是气自个儿软弱……因为讨厌这样没用的自己,姗姗出众,这我一早清楚,可我还装傻,不着调,直到她要公派出国,我才真正发现了差距。”
  
      有些东西,自己不说,别人不说,但现实很直白,回避得再深,它也能连根拔起,丢在你的面前。林商怄气,气不能减小差距,活在一群风光多彩的人身边,他找不出骄傲自信的理由,相较之下,萌生了消沉的念头。
  
      “我看得出来,你又在自我否定。”
  
      手搭在林商的头顶,细细揉那个旋儿,乔远川了解这个小祖宗的心思,太明显了。如果不知道眼前人的过去,乔远川或许会稍感烦扰,谁都受不了和时时自卑的人持续相处,那样多少会被影响,心情、生活、思维方式,都会遭到侵犯。然而,林商的过去,他知道。
  
      不仅是由于知晓细节,还在于……面对林商,早已不是单纯的朋友情结。乔远川不觉着烦,除了心疼,他没有多余的想法。
  
      “恩,就是因为你看出来了,所以我恼羞成怒,兴许是有这么激动,一股脑把气撒你身上,想和你较劲儿,似乎让你不舒坦了,我就能舒坦些,脑子有病。呵呵,是不是特别自私?”
  
      再说起当时的心理活动,林商愧疚加深,默默垂下了头,在这店里,是一个瘦削的身影。
  
      “不是,你做什么都合情合理。”笑道:“那后来舒坦了没。”
  
      “没有。”无精打采地闷叹,“较劲之后更不舒坦了,你是我最亲密的朋友,我却为了莫须有的火气朝你发难,真不是人做的事儿。”
  
      “傻小子,没关系。”
  
      “你不会认为我不靠谱么?脾气反复无常,刚接触的时候我可不这样,现在发现我的劣根了,你就……就不抵触?你怎么老是轻而易举的原谅我。”
  
      “以前是缺了一块儿,现在完整了,为什么要抵触?林商,要不我给你一个承诺吧,无论以后发生什么,无论咱俩的身份和关系怎么改变,你做任何事,我都会谅解,我可以无限包容。”
  
      要不是喝了酒,这话,挺像表白的誓言,俩男人之间,忒别扭。幸好,那是假设的前提,当下,他们喝在兴头上,过过耳朵的闲言碎语与应该记在心里的情话一同出现,也就表达得格外流畅。
  
      “摸不透你,妈的!真不懂,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好的没边了,你这样只会让我越来越放肆。”
  
      其实已经放肆了相当多次,数都数不清,添麻烦,自己犯轴发火,次数不是一回两回,一只手掰不过来。倘若没遇见乔远川,林商都不敢想象,自己竟然也有冲别人散发怨气的时候,自己的脾气,竟然这么坏。
  
      有趣的是,乔远川这儿大相径庭,倘若没认识小妖精,他不会知道,自己的脾气,能好到这种地步,像撞了邪一样。
  
      “操心这个干什么,不习惯?”
  
      “倒也不是不习惯……”
  
      林商沉吟,突兀地打出三四个酒嗝,蓦地伸手勾住乔远川的脖子,醉眼朦胧地看向他。
  
      “我说,你是不是……”适时的停住。
  
      “什么?”屏息凝视,乔远川能闻见林商身上的奶气和肥皂清香。
  
      片刻后林商贱骨头地一笑,说:“你是不是企图从监护人变成我爸,想认我作儿子啊?”
  
      “……”
  
      这叫什么话?!
  
      乔远川甩开林商,灌完最后一**酒走去结账,面色铁青。
  
      指望小祖宗能说出什么好话来,真是想瞎了心,下辈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