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活捉一只麻烦精 > 第七十五章 第一次主动低头

第七十五章 第一次主动低头


      刘域宸父母都十分明辨是非,虽然涉及到自己孩子,可他们也没打算瞒着大伙儿,比起偷盗一事的恶劣性,面子都是次要的。只要查明真是刘域宸犯了错,该罚就罚,该向大家交代就交代清楚,这是他们处理问题的风格。
  
      或许是因为有两位如此雷厉风行、眼里不揉沙的父母,刘域宸自幼胆小,担不起事儿,虽然他瞧着爷们儿样,可真要出了什么问题,就只能认栽,他没那么大的心理承受力。软弱,是他不轻易显露却在某些关键事情上最为严重的缺点。
  
      积木是**裸的证据,就摆在眼前,面对严厉查问的父母,想到日后院儿里大人们不齿的表情、同年龄层孩子们的嘲笑,刘域宸忘了什么叫理智,他只有一个念头,这事儿不能认,绝不能揽在自己身上。
  
      可还有什么办法呢?怎么才能解围?然后刘域宸想到了一个人,那个眼角泛妖气,笑起来能勾魂的人。
  
      “这不是我买的,是李一畅,他看中了这副积木,说一定要弄到手,可是我俩都没钱,本来想着算了。后来有天,他来家里找我玩儿,你俩都上班去了,他去你们屋待了会,隔天居然把积木买了回来,我也没多想。谁知……之后你们就说钱丢了,结果他就把这个积木推给我,说让我保管几天,我猜到是这个原因,只是……没敢告诉。”
  
      说不清出于怎样的考虑,刘域宸那时只想到李一畅能帮他渡过这个坎儿,而且他莫名觉得,那家伙肯定不会反驳,肯定会将事情全盘认下,这潜意识的感觉很强烈,强烈到刘域宸敢笃定地说谎,让人信以为真。
  
      很多年之后的现在,曾经少不更事编出的这段谎言,刘域宸仍能一字不落地复述出来,印象太过深刻,不是由于这谎话有多高明,而是由于谎话给李一畅带来的那顿暴揍。
  
      刘域宸父母的严厉只表现在“审问”方面,当事情坐实,他们采取的是“怀柔政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可李一畅父母不是这样,他们从头严到尾,没犯错怎么着都行,犯了错,就请主动点儿,跟前跪着吧。
  
      和刘域宸猜测的一样,李一畅没有否认,还供认不韪,顺便添加了一些偷钱的细节。然而,他俩对视时,刘域宸还是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些不寻常的情绪,惊讶?不解?痛心?失望?或者……苦笑?无法形容,是多种复杂的情绪。
  
      李一畅被关在屋里揍了一个多小时,揍完还在佛像前跪了一下午,刘域宸不敢去问也不敢去关心,他愧疚,愧疚到再次软弱,道歉也难以说出口。听其他瞧热闹的孩子说,李一畅走路都一瘸一拐,因为膝盖全跪烂了。
  
      有那么几天,刘域宸沉浸在愁闷中,这份交情算是败光了,他想,以后俩人应该是水火不容、不共戴天。但只是几天,一星期不到,李一畅又言笑晏晏地来闹他,还解释说,头几天不出现,是腿脚没好利索,有点儿凄惨,不好意思来见他。
  
      刘域宸一直想问,你不怪我吗?为什么不生气?心里不膈应?可他问不出口,连带着道歉,迟迟未从嘴里冒出。
  
      从那之后,他们之间就形成了一种默契,不论发生什么,先来和解的,总是李一畅,刘域宸也从最先的感动、愧疚变成了习以为常,这么多年,始终如此。
  
      而大人们并未因此对李一畅产生看法,他们能看出,真正喜爱那个积木的人,是刘域宸。父母间交换意见后认定,小哥俩感情好,李一畅是为了刘域宸才偷钱买得积木,这样一来,李一畅多了个讲义气的标签,他一向懂事稳重,长辈们都向着他。
  
      至于那个豪华版的积木,以一顿暴揍作为代价成为了李一畅所有,不过没多久,他又送给了刘域宸,是份沾着血汗的礼物,颇具意义,现在还在刘域宸卧室里摆着。
  
      掀开枕头的一角,瞥了瞥书架上当年的积木,刘域宸陷入沉思,难不成真要低一次头?没做过这事啊,应该怎样说比较自然?
  
      “咳咳,”刘域宸坐起身来练习,“哟,你小子好日子没出现了,忙活什么呢?也不陪兄弟乐呵乐呵。”
  
      啧……刘域宸拉下嘴角,怎么和流氓似的,完全在拱火,会事与愿违吧,不成不成。
  
      “嘿嘿嘿,畅畅,生气了?别气嘛,都是我不好,我错了,你要再不理我,我会伤心的。”
  
      妈的,反胃,令人作呕,刘域宸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恶心就算了,还低三下四,做不来,这个也不行,换换。
  
      想了会,“李一畅,你还是不是男人,为点小事就看不开,咱俩的情分这么浅?你要心里不痛快,说出来,打我几拳,这事就当过去了。”
  
      太严肃生硬了,摇头,而且要是他真冲过来打人,躲是不躲?再换换……
  
      “畅畅,和解吧,为往事干杯!”
  
      什么玩意儿!
  
      “李一畅!你丫抬头看看老子!”
  
      太凶了……
  
      “李一畅……”
  
      “畅畅……”
  
      啊——!到底怎么着才对!烦!刘域宸躺倒,重新用枕头盖住自己的脑袋,苦恼地发出闷哼。不低头,说什么也不低头,就让他来找自个儿,不信了还,看谁忍得住!
  
      李一畅正坐在客厅里喝果汁看电视,播放的是战争片,炮火连天的年代,迫于牺牲小我而不可言说的感情……他镇静地搜查了下手机,没有短信,没有电话,放下手机,缓缓地喝了口果汁。
  
      也是,凭宸子的性格,主动服软挺难,再说这些年以来,他已经养成了习惯,习惯等着别人来做主动的一方,李一畅早有心理准备,不着急,才过了几天而已,继续等等吧。
  
      说起来,李一畅在争吵结束后,就意识到矛盾点仅是小问题,会闹到吵起来的原因在于,这次李一畅没退让,有些话他实在听得恼火,总该有一次表明立场的时候。虽然他知道刘域宸的操性,可老那么别扭,还没完没了,谁能不上火。
  
      一集电视剧结束了,客厅里回荡着片尾曲,悲壮的旋律,杯中的果汁只喝了一半,有点齁嗓子,李一畅倚在沙发上,吊顶水晶灯的灯光照出他安然的神情,镜片后的眼睛比水晶灯还璀璨,和童年时期一样。
  
      第二天,凌晨五点,刘域宸出现在李一畅卧室,坐在他的床边。
  
      五点左右是李一畅生物钟开始作祟的时候,由深层睡眠转换至浅层睡眠,对事物的感知能力变得敏锐起来,床沿陷下的一块儿,额外发出的呼吸声,以及灼灼浓烈的注视感……李一畅扇动眼皮,睁开眼。
  
      “……”目光游离在刘域宸周身,狐疑了长达一分钟,才终于确认不是在做梦。
  
      “你怎么来了?”李一畅捶捶自己额头。
  
      “不能来?”
  
      “不是,”李一畅看眼床头的闹钟,“我的意思是,这么早,你怎么进来的。”
  
      “让阿姨给我开的门。”
  
      “还睡会儿吗?”让开一块地方。
  
      也不装作客气,刘域宸转个背靠上床。
  
      余光瞄了瞄被子里的李一畅,他拍拍对方胸口,“见我来了不惊讶?你就不想说点什么。”
  
      轻笑,“为什么要惊讶,我知道你总会来的。”
  
      “故意晾我,就等着我来道歉呢?”
  
      “没,道歉不敢妄想,但你肯定忍不住要来找我,这点我有把握。”
  
      不屑的翻个白眼,“嘁……”
  
      “你别觉得亏了,哪次不是我先让步?你就主动这一回,难道跌面儿?”
  
      李一畅的语气平和轻快,似乎根本没受之前争执的影响,一看就是明白人,清楚事情的严重性不高,既然如此,却非得做被动的那一位,刘域宸想,莫不是人家厌烦了?或者变小气了?
  
      拿来床头的闹钟,刘域宸闷不做声地拨弄时针、分针,齿轮转动的碎响跳跃在房间的每个角落,除了用调皮解释这时的行为,还有就是心情不佳。
  
      屋外是阴黑的天,房里是阴黑的氛围,刘域宸在等李一畅给予说法,他能主动来找他,已经是莫大的退让,接下来的话,不应该再由他来说。
  
      “我没生气。”李一畅拿走刘域宸手里的闹钟,房间重归安静。
  
      “我知道。”
  
      “但我也不高兴。”
  
      凑近对方坐过去,“不高兴?那么没气度?我也没做什么啊!至于让你憋这么多天不给个声儿?”
  
      “没做什么?”
  
      “对啊!就是没做什么!”
  
      这是事实,刘域宸不满地回想,他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没有!不就是那天玩对方手机时,突然收到姑娘邀约的短信,他擅自看了,还顺带着酸了李一畅几句。以前数落得多了,这能算什么,再说了,当时李一畅可一点儿没有不悦的意思,还让他随便帮着回复人家姑娘几句。
  
      然后……好像是自个儿先发火了?刘域宸挠挠发痒的头皮,为人家姑娘抱不平不行么?别人好歹是情真意切的邀约,算是变相地示好吧,你李一畅不仅不在意,还有种玩弄感情的态度,作为兄弟,说几句怎么了!
  
      “我只是抱以公平公正的心态表达一下对事情的看法,”刘域宸犀利地扯动嘴角,看着挺霸道,“帮那些姑娘声讨你有错了?你做得出来,就不能怕别人指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