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活捉一只麻烦精 > 第六十三章 守株待王八

第六十三章 守株待王八


      “你是不是自个儿想去玩,故意要把我支开啊。”
  
      林商扬着下巴,半信半疑道。
  
      “如果想支开你,我还让你来我这儿?成心给自己添堵么。”
  
      “也对,”林商收回下巴,低头去敲桌上的核桃,“那你快去快回。”
  
      乔远川把林商剥出的核桃仁抢来丢进嘴里,“我明天才走,现在就把我往外赶?”
  
      “那就……明天你快去快回。”继续敲核桃。
  
      “……”
  
      隔天。
  
      陈鸣带着五个壮汉在机场等乔远川,架势够吓人,杵那就是“生人勿近”的标牌,五个浑身腱子肉的男人守在着装新潮的陈鸣身边,显得他特别大佬。
  
      “老远就看到你,堵在大厅门口干嘛,和要债的似的。”
  
      乔远川走近陈鸣身边,上下打量对方。
  
      “还不是怕你太久没见我,在机场里找不着人么。”
  
      “找不着谁都忽略不了你,就你扎眼。”
  
      陈鸣潇洒一笑,揽上乔远川的肩头,“这五个人我就交手给你了,想怎么用怎么用,放心,都是我的人。”
  
      “你这么说我倒更不放心了,瞅你笑的那样儿,等着他们回来向你报告内情吧?”
  
      “你看你,小气了不是,我都把人派出去了,还不许我听听故事?”
  
      不置可否的扯动嘴角,乔远川领着人,径直往安检口走。
  
      “一路顺风啊!”陈鸣痞笑地在身后喊。
  
      “你丫坐飞机有顺风的吗?”半转脸,沉颜回斥对方的玩笑话。
  
      一行人到达n市g县已是傍晚时分,算是舟车劳顿,乔远川看这边天气似乎寒冷不减,于是先带着另外五人去吃了顿火锅。
  
      这五个人里有认识乔远川的,但见面不多,而乔远川全程都没有过多的表情,他们有些拘谨,担心言行举止不恰当要挨批,结果一个个的都不说话。
  
      乔远川惦记着待会儿的事,也没匀出精力开口,六个大老爷们儿,走在寒风瑟瑟的街道,全部一言不发地默然前行,路过的人免不了报以侧目,怪吓人的。
  
      邱冬正值高三,年后的寒假不得闲,别的学生都在家养膘,而高三的学生们已经来往于两点之间,都得提前去学校补课。
  
      学习方面邱冬挺有上进心,除了学校统一安排的上课时间,他晚上还要去各个老师那儿开小灶,一天都不休息,每晚要学到十点才回家。
  
      今天是周三,邱冬会去补习数学,从老师家到邱冬自个儿家,抄小路只有一公里左右,不远,所以他每周的这天都是步行上课,正好饭后消食、课后散步。
  
      以上都是陈鸣查来的信息,精确详细。按照陈鸣的调查所得,乔远川特意选在今天飞来n市,在小路上逮小王八,守株待兔么,不对,守株待王八,再应景不过。
  
      乔远川穿着一件深灰色的薄夹克,踏着双低帮皮靴,冷硬的风格隐秘在小巷旁低矮的屋檐下,和黑夜汇成同个颜色,面容如寒流一样冷漠。
  
      可是他脖子上却缠了条暖橘色的围巾,浑身上下,就这条围巾最惹人注目,与乔远川其他的衣着配在一块非常突兀,看过的人都觉得别扭,就他自己不觉得,这围巾是林商给的。
  
      出门前,林商临时丢给乔远川这条围巾,说看他穿得太少,喊他多穿点又劝不下来,重点是也没个御寒的衣物配饰,所以林商把自己的围巾贡献出来,如果不系上,那就不让走。
  
      围巾上有林商惯用香皂的清香,混合他身上还没褪去的婴孩奶气,是让乔远川静心安神的味道。
  
      乔远川把半张脸埋在围巾里,眼睛紧盯着眼前漆黑一片的道路,似乎延伸到不可触及的地方。小巷中除了他们,空无一人,安静到能听出刮风的节奏,这附近都是老宅,拆的拆,搬的搬,没有多余的人迹,是条沉默的野道。
  
      守了一个多钟头,看身边的壮汉们有些抵不住寒冷,乔远川打开烟盒,一人抛了一颗烟过去。
  
      “放松点,抽颗烟解解乏。”
  
      乔远川抬起脸,把口鼻从围巾的暖意间释放出来,打着打火机,火光在风中跳跃,他眼角的淡漠在微光下划出光圈。
  
      风声在巷子中又称霸了一会儿,远远的地方,响起不重的脚步声,忽深忽浅,来人似乎内心轻松,走路也悠哉悠哉,并不着急。
  
      轻巧的动静在暗道上一路铺来,莫名显得尤为响亮,像熟睡时耳旁的惊呼,震天动地。乔远川的眼色更浓了,他瞬间清醒地看向前方无光的黑暗里,能明确判断出来人的身份,直觉敏锐得不似人类。
  
      邱冬今晚的补课特别顺利,题目竟然做出了全对的正确率,老师提早给他下了课。之所以还磨蹭到这个点,是因为有同去补课的女孩儿请他吃馄饨。
  
      那个女孩儿挺可爱,是邱冬喜欢的类型,看那样子,应该是和邱冬互有好感。邱冬热爱学习,但他也想谈恋爱,更想的是尝尝姑娘的滋味,不然也不会饥渴到挺而走险在家看碟。
  
      他心情不错,刚吃完馄饨,胃里还暖和着,估摸高中毕业前能谈场顺心的恋爱,学习也稳步上升,排名前二的大学都应该不成问题,而且现在林商这傻哥哥也没脸回家,邱冬心花怒放,日子过得真尼玛舒坦。
  
      走着走着,邱冬发觉不太对劲,除了自己的脚步,还有些细碎的呼吸混在穿梭于小路间的风声里,那不是他的呼吸声,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邱冬警惕地朝前走,抬眼定睛去看,有许多火点在一闪一灭,烟味顺着寒风扑向他的脸,他停下了脚步。
  
      烟头陆续被甩在地上,壮汉们向邱冬聚拢,顷刻便把他围在中间。
  
      借着月光,邱冬看见壮汉们魁梧的身材以及粗砺的胡茬上悬挂的凶狠。
  
      惊出一身冷汗,“你们是谁?要干什么?”
  
      最高的男人叫大鼓子,说话就像打鼓,闷重且有余音。
  
      “小子,学生模样啊,大晚上不搁家待着,外头瞎晃什么呢?”
  
      大鼓子笑了笑,声音震得邱冬耳膜都痛。
  
      “我走我的路,不碍着你吧,我现在正要回家。”
  
      邱冬抬脚往前走,却被其余的人围得更拢,无处逃窜。
  
      “别急着回去,”大鼓子粗暴地揉乱对方的头发,“人不大,还挺有个性,真硬气。”
  
      “别他妈碰我。”邱冬有些火了,下意识骂了一句。
  
      “哟,脾气大啊,头发都不让碰?那别的地儿让碰吗?”说罢扯下眼前人的书包,张手丢到远处。
  
      “我的书包!你们到底要干什么?要钱?我现在全身上下就五十多,你们想要索钱,找我一个学生有什么用。”
  
      “哈哈哈……你觉着我们是为了钱吗?”
  
      “那你们为了什么,欺负孩子算本事?”
  
      大鼓子下流地摸摸唇角,俯视邱冬,“哥儿几个就是闲得慌,想找个玩儿的地方,可是这四处都玩遍了,早就腻歪了,正不知道去干嘛的时候,结果你出现了,你说,这是不是老天给我的提示啊?”
  
      邱冬嗅到危险的气息,他紧张地攥紧拳头,恐惧地看着面前这几个人。他不知道他们的目的,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在无人经过的野巷里,一切都是未知,而这,才是最可怕的。
  
      “什么意思……什么提示……”语气不稳。
  
      “哎呦,别慌呀,就像刚才那样有底气点儿,老子喜欢带劲儿的。”
  
      “我可没惹你们,走这条道打扰各位清静是我错了,让我回家成吗?”
  
      意识到自己完全处于弱势,邱冬开始略带央求。
  
      “那不成,咱们遇见就是缘分,你说这天气这么冷,要不要做点热身的活动?”大鼓子走近一步,“啧啧啧,年轻就是好,细皮嫩肉的,比好些娘们儿的皮肤都水灵,过来,让我摸摸,看能不能掐出水来。”
  
      后退一步,撞到某个壮汉的胸膛,“别乱来,大哥,你看清楚,我是男的,不是什么性感可爱的姑娘,你找乐子别找我啊,要不你在这再等等,肯定会有其他人经过,放我回去吧。”
  
      “我就看见你一人,男的怎么了,没搞过?不懂?没事儿,哥哥教你,保证让你爽翻天,试过一回下次还想要。”
  
      大鼓子揪过邱冬,束缚住他的双手压在水泥墙上,让他背对自己,期间还将他的侧脸猛烈地往墙上撞去,声声巨响。大鼓子的哼笑回荡在巷子里,震慑而狰狞,他空出一只手,用力地拉扯邱冬的衣服和裤子皮带,扣子崩掉了好几颗。
  
      “哥,大哥,你冷静点儿,我是男的啊!没胸没屁股的,而且你要干那事也没地儿进来呀。你放开我,我给你道歉,我给你钱,要不我给你跪下,要我做什么都成,你千万别激动,我刚开始那么横是我有眼无珠,我真的错了,求你了!放开我,我给你磕头,我错了!”
  
      邱冬的脸挤在墙上呈现变形的状态,嘴角不住地向下滴落晶莹的口水,他声嘶力竭的求饶,眼泪和鼻涕混在一块,头发都沾上了这些畏怯的产物。
  
      “果然是清纯的孩子,这方面怕是从来没接触过吧,”大鼓子一巴掌打在邱冬的屁股上,胡乱地抓捏,“怎么会没有进去的地儿,这里不就是么。甭害怕,头一回应该挺痛,但是多来几回就好了,我们这么多人呢,全都会好好的爱抚你,爽够了就把你放了,绝对给你留口气儿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