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活捉一只麻烦精 > 第五十章 说服软就服软

第五十章 说服软就服软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乔远川难得睡得这么沉又这么久,昨晚忠叔已经说过,今天不需要去“双时”上班,清闲的一天,凡事都可以缓着来。饥肠辘辘的他去厨房煎了个蛋,然后又下了一碗面条,坐在客厅里边看电视边吃今天的第一顿。
  煎蛋是溏心的,一筷子扎下去往外流黄,面条上码着肉卷、蔬菜,腾起袅袅香气,争相散开,锁住了屋里的温暖。
  乔远川很会做饭。
  他并非本就厨艺高超,高中以前,他对于做饭一窍不通。家里有专管做饭的师傅,各式美食手到擒来,花样特别多,从北到南,几乎没有师傅不会的,所以乔远川不用为此操心,这也不是他该操心的事。
  可自从上了高中,乔远川和乔为仁的观念冲撞日趋严重,乔为仁很忙,连和家人坐一块吃饭都鲜少有时间,却把仅剩的能抽出的空闲都用于训责乔远川。在乔为仁的眼里,只有“儿子应该干什么”,没有“他可以干什么”。
  矛盾多了,乔远川也就索性短兵相接,和一帮朋友玩极限运动玩得风生水起,之后还擅自同他们跑去了外地,就在那段日子的某一晚,乔远川的爷爷突发脑溢血,抢救无效,死在了手术台上。
  那一夜,乔远川兼程往回赶,却还是没能见到老爷子最后一面,他懊恼无比,大骂自己该死。正因为如此,对于乔为仁大发雷霆地做出中断生活费这一决定,乔远川毫无怨言,甘愿受罚。
  没了生活来源,乔远川开始有意识的学着下厨,像是有所预感,为以后的突发情况作准备。
  运动他样样在行,学识也算是拔尖,可下厨却难倒这位英雄汉,光是切菜,不论刀工的那种普通切菜,乔远川就练了一个多月。油锅几成热的时候下食材,该搁什么调味品,隔多少味道恰好,这些都耗费了他不少功夫和时间,整整半年,他几乎不再往外跑,有事没事就窝在厨房里,强硬地拉来家里的师傅教他。
  就是这样,才练就了乔远川如今的手艺,煎炸烹煮蒸闷爆,他都可以露一手,不过,除了奶奶,他从没做给其他人吃过,父母没有,郑景没有,吴冕也没有……
  乔远川一个人吸溜着面条,他有些想让林商尝尝,麻烦精吃过会说什么?太尼玛好吃了?我去,厨艺这么好还藏着掖着?以后都得做饭给我吃?
  不会,那傻孩子肯定只顾着往嘴里填,根本没空发表感想。
  顿时想起昨晚忠叔交代的事,乔远川畅快一笑,拿起了手机。
  林商刚干完活,手上的拖把还没来得及放下,看到乔远川的来电,他百感交集,主子!您不心疼话费我心疼啊!
  “喂……”
  林商犹豫了许久才接下来电,说话弱声弱气。
  “你磨蹭什么,这么久才接。”
  “大爷,乔大爷,您知道昨晚电话一宿没挂么。”
  林商拖着辛酸的哭腔。
  “知道啊。”
  “那你还和没事儿人似的!你不震惊吗?!”
  “为什么要震惊,我特意没挂。”
  “开玩笑呢!”
  特意没挂……特意没挂……几个字在林商脑子里牵手绕圈圈。
  “你这来个‘特意’,可害苦我了!你不会忘了下个月还是寒假吧!你不会忘了放假我没生活费吧!我现在大穷鬼一个!你知道昨晚花了多少钱吗?三百二十六块六毛!我哪儿变那么多钱出来!”
  “冷静点儿,”乔远川皱着眉挪开耳朵,“激动什么。”
  “我能不激动吗!钱!money!我现在居然还在和你打电话!接比打都贵呢!”
  “既然如此,那你打过来。”
  “凭什么!那只是相对来说,实际上都很贵啊!”
  “谁叫你要把以前的卡注销,还办个什么后付费的。”
  乔远川吃了口面条,慢条斯理地说。
  “对,我活该,您一点儿错没有!回头我就换了这该天杀的卡!现在我要挂了,拜拜了您!”
  明明就是对方造成的问题,结果人家半分悔改之心都没有,还把包袱推脱给他,小妖精甭提多窝火了,他是软柿子好捏怎么的,都欺负到他头上,不聊了,说什么也不聊了,林小爷也是有脾气的!
  “等会儿,别急着挂。”
  “不等,我急,和撒尿一样急。”
  林商蛮横地快语抬杠。
  “我还有话要说。”
  “有话也不听,听不起!而且你有话说,我可没话要讲。”
  “真不说了?”笑问。
  “不说!”
  “以后你的话费我帮你出,包括这个月。”
  面条吃完,乔远川将空碗一推,靠坐在沙发上。
  “……”
  “还说吗?”
  “那就……再说会儿。”
  “你不是特别急么,和撒尿一样急。”
  “不急不急,哈哈哈,和你聊天什么时候都不急。”
  林商又回归到奴才本性,林爷当了还没一分钟,说服软就服软,向钱看齐,就是这么有原则。
  “挺乖,”乔远川话里带笑,“是这样,我昨晚和忠叔,也就是‘双时’的老板,出去吃烧烤时说起件事儿……”
  “你们去吃烧烤了?真潇洒!吃了什么?那个老板叫忠叔啊?瞧着也没大太多呀,为什么叫叔,多显老。”
  只要是放松下来,林商的思维就上窜下跳,跨越甚广,可就是不往正题上跳。
  “别打断我,谁让你操心这些了。”
  “对不住啊,嘿嘿,你继续,我不插嘴了。”
  乔远川低声清清嗓子,“忠叔想给他一老朋友买个店面,做餐饮,一切都打点好了,只等那朋友带上身份证去签个字就成,不过他不好开这个口,你说这事该怎么处理。”
  “好事儿呀!这有什么不好开口的,直说不就得了。”
  “问题在于那朋友身份地位和忠叔都不是一级别,他日子过得挺苦,但腰杆子直,无功不受禄,懂了没?”
  “怕这美意太大,人家不仅不接受,心里还多出点被瞧不起的滋味儿?”
  “就这意思。”
  “那我想想……”
  在这事上,林商太懂也太有发言权了,他和乔远川不就是类似的情形。乔远川老给予他最需要和最好的东西,他顶多是送对方点儿吃的,虽说心意无价,可物质始终是无法忽略的高栅栏,难跨。
  庆幸麻烦精在乔远川那儿脸大心宽,再加上某人多日的循循善诱以及挨的那记闷拳,相互间分得已不再精细,不然碰上像烧烤摊老板那样的,确实棘手。
  电话两端都只听气儿不作声,林商在想主意,乔远川在等,默然的状态延续了九个广告的时长,乔远川把电视关上。他想说“算了,甭想了”,本来就没对小妖精寄托希望,想坏了脑子怎么办。
  正当乔远川要说话时,林商开口了。
  “嗐!这事儿好解决呀!”
  “你说。”
  “那店面,忠叔照常买就得了,然后找个理由让那朋友去帮他经营,而且得说,是店里入不敷出,亏了大笔钱,若没人接手,就得一直亏或者浪费前期的巨额投入。”
  林商顿了顿,接着说。
  “最好不要表现成直接找他寻求帮助,不经意的透露出来,说白了就是装可怜,哈哈哈……如果怕他说要交租金的话,就说赔和赚都算他的,反正你说忠叔打点好了,肯定不会让他赔。”
  “有点意思。可这店的所有权仍然和他无关,日后他发现不仅能赚,还赚得不少,心里过不去,又提出租赁,怎么办。”
  “那时候早赚得盆满钵满了,租赁又有什么关系,或者提出分成也行啊。总之一句话,店的所有权属于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使用权,就算忠叔连蒙带骗的把店过户给那朋友,人家心里不舒服,也还是不会去使用,这件事就失去意义了,说不定人家立马又卖出去,把钱还给忠叔。”
  不是难得机灵一回,也不是林商开了窍,而是他能和忠叔那朋友感同身受,没钱却要努力生活是什么心态,努力生活却突然接收救济是什么感觉,他都知道。
  “说的在理,”乔远川怡颜悦色,“破例夸你,真聪明。”
  “当然,我要么不想,要想准是好招。”
  林商春风得意,为自己的脑袋瓜骄傲,这脑子咋长的,怎么这么活泛,今晚多吃碗饭,不,两碗,好好犒劳一下自己,简直是诸葛亮在世!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今天是不是干活了?小王八有没有为难你。”
  “唉……每天都干活,何止今天。对了,他今儿拿话挤兑我来着,但没得逞,我按照你的方法去回他,结果你猜怎么着,把他气个半死,哈哈哈……太解恨了!”
  “所以你现在相信我的方法可行了?”
  小妖精的笑声纯真爽朗,让乔远川想到开春的河面,浮着的薄冰融化,水光潋滟。
  “必须可行啊!你这对策绝了,根本不用考虑他说什么,就一句‘知道了’应付了事,比方便面还方便。”
  “你哪儿来这么多怪异的比喻。”
  “哎,我现在能插句嘴么?”
  “说。”
  “到底为什么要叫忠叔啊?还有,你俩昨晚吃什么了?过过耳瘾也不错。”
  “……”
  晚上吃饭的时候,林商把电饭锅给掏空了,他总共添了四次饭,说犒赏自己是玩笑话,他是真饿了,累一天,能不饿吗。
  “你可真够能吃的,牛胃。”
  林子欣顺嘴叨了一句。
  “恩,知道了。”
  “嚯,你应得还挺快。”
  “知道。”
  “你这孩子……”
  “知道了。”屡试不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