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活捉一只麻烦精 > 第四十五章 内藏乾坤的茶叶罐

第四十五章 内藏乾坤的茶叶罐


  “你这么早去干什么了,晨练?”
  郑景刚睡醒,见乔远川风尘仆仆地进门,感到惊讶。
  “送小朋友回家。”
  乔远川拍去发梢、衣肩的雪水,脱下风衣挂了起来。
  “够早的呵,送去车站了?”
  “嗯。”
  “你是真把他当儿子带了吗,事无巨细的,回个家你还要特意送一趟,又不是没长大,你俩的关系在往哪儿发展呢,下一步是不是该叩头认爹了。”
  郑景抠去眼角的眼屎,视线才算稍微清晰了点。
  “别人情侣之间,送行去车站不都是挺正常的事,到我这儿怎么就成父子关系了,而且我白捡个儿子和你有关系吗。”
  “关系大了,别瞎领野种回来,咱可是正房!说话还能没点份量。”
  “正房?”乔远川嗤之以鼻,“作为正房,没让丈夫上过一次,说不过去吧。”
  “哇,你见天儿的就想上我,是不是早对我图谋不轨了,川儿,要不放弃那个不开窍的娃子,投入我的怀抱!快,爬上我的床。”
  郑景踹开被子,大张手脚,要求来个热情相拥。
  “去!一大早发|浪。”
  “我这是嫉妒啊,昨天买回来那一大袋吃的,你全是买给他的吧,碰一下都不成,好歹我也和你三年半的交情了,待遇差别居然这么大。”
  从认识乔远川到现在,郑景没见过他这样大肆主动地对一个人好,向来只有他拿,极少出现他给,还给得如此爽快明了。
  就是当年的吴冕,也没享受过这待遇。至少在他们互明心意之前,乔远川不会在小事上体现柔情,感情进一步发展之后,多数时间都是吴冕提要求,乔远川满足。
  “那都是他爱吃的,你凑什么热闹。”
  “瞧你那口气,都是他爱吃的,他又不是住深山老林里,没地儿买啊,你也不怕他拎得累。”
  乔远川用毛巾擦拭沾水的头发,平静地回答:“有些事你不懂。”
  “玩儿高深莫测么,我就奇怪了,平时总是他给你送吃的,你怎么知道他爱吃什么?”
  “他喜欢吃什么才会给人送什么,这是他的性格。”
  “已经了解到这种程度了?那日后你俩成一对,我可要包个大红包,祝福你们深刻的爱情。”
  郑景躺在床上狂笑,他翻了个身,又继续第二轮的睡眠。
  来回一趟下来,乔远川彻底不感到困倦,他倒了杯热水,坐在凳子上去研究那个老旧的茶叶罐。
  掀开盖子,一张便条粘在铁盖内侧,乔远川把它取下展开。
  “这个礼物是小爷精心为你准备的,感动不!里边有几十张小纸条,每张上面都写了一个笑话,当然,还有我的絮叨,知道你晚上睡眠是个老大难的问题,没我在你肯定睡得不好,甭否认!寒假这段时间,你如果睡不着,就从这罐子里抽张纸条,读过之后保你心情大好,心情愉悦才能睡上好觉,我就不信你看了笑话、又看过我的絮叨还会失眠。顺带提一句,别一股脑全倒出来看完!花了不少功夫写的呢!提前祝你,入睡顺利!”
  便条上的话很符合林商的说话风格,乔远川一面浏览,一面就能在脑中浮现出麻烦精骄傲自得的神情和那双眉飞色舞的眼睛。
  林商前一晚在书桌前静坐几个小时,就是为了写这些东西,不告诉刘域宸他们是不想被说幼稚,他自己通读一遍之后都觉得没眼看,要是被刘域宸和张晋知道了原委,接下来小半年估计都得被笑话。
  这个其貌不扬的茶叶罐一下变得富有使命,那些锈迹也散发出熠熠生辉的光泽。
  乔远川在看便条之前,确实打算把里头的东西全给倒出来,但现在他把盖子重新盖好,打算按照林商的吩咐去做,不想坏了他一番好意。
  这样想来......乔远川打开自己的行李箱,把那本灰色皮革的笔记本从箱子里寻么出来,这是吴冕唯一留给他的东西。
  吴冕有写随记的习惯,记记生活、记记身边的形形色色,他身形挺爷们儿,但性子像个女人,细腻又感性,且情商特高。这笔记本算是吴冕自己置办过的最贵重的东西,他文笔不错,虽是日记形式的随笔,但稍稍整理一下,都可以算作一本小说。
  和乔远川第一次上床以后,吴冕的随记里逐渐就只剩下乔远川的身影,争吵、庆祝、难过、喜悦,全是再琐碎不过的生活小事,有回乔远川无意看到了笔记本里的内容,还笑话吴冕的文笔是越来越差了。
  之后吴冕消失,很多东西都没带走,包括这个笔记本,不知是他不在意,还是专程留下这充满回忆的东西供某人怀念。乔远川把有关吴冕的一切物品都销毁了,除了这本随记,他拿走了笔记本,失眠的时候会偶尔翻阅。
  从得知吴冕消失真相的那一刻起,乔远川就没再舍不得,至于为什么把笔记本留到现在,他有自己的想法。
  由于一件事情纠结不下时,乔远川不会选择回避,他习惯更加刻意地往深处钻,不断地回味与琢磨,直到这件事暂时被掰揉成细碎清晰的粉末,他才感觉情绪有所缓解。
  这几年来,乔远川一贯靠着这本充满讽刺意味的随记来克制自己的失眠,有效果,可失眠也越来越严重。
  原本过年前后,乔远川也照旧要带上它,现在看来是不必了,也许以后也用不上。乔远川把笔记本丢回抽屉,塞在了最里边,他重新整理箱子,挪出合适的空挡,把那个丑陋又可爱的大铁罐放了进去。
  绿皮火车在大雪中奔驰,一路向东南方驶去。火车驶离B市,渐渐没有了亮白的雪景。林商隔一段时间就去划拉玻璃上的雾气,等至看不见雪了,他便停下动作,拆了袋杨梅来吃。
  连着三次饭点,不断有人泡方便面,香气四溢,在火车上这就是致命美味,寒冬中氤氲的携带食物味道的热气,给拥挤的车厢添加了一丝融洽。
  换作平时,林商肯定凝睇的两眼发直,但是今天,他的宝贝零食袋里什么都有,他一会儿摸出袋山楂条,一会儿找出包卤鸡爪,还有牛肉干、巧克力,变戏法儿似的全往外掏,然后又变戏法儿似的全咽下肚。
  一路上,林商的嘴就没停过,吃几口零食,玩玩俄罗斯方块,顺带再和宁姗姗发些斗嘴的短信排解空闲,十五个小时,也不算难熬,当吃完第六小包的核桃,林商到站了。
  下了车,冷风扑面而来,林商家不在市区,去县城还要转一趟车。大巴颠得林商屁股都平了,他揉揉自己的小翘臀,站在家门口敲了门。
  一开门,就是林子欣苛责的脸。
  “妈,我回来了。”
  林商低下头,有意忽略对方的表情,他换好拖鞋,将棉袄拉的更紧,怎么家里比外面还冷。
  “你还知道回来?上次国庆我打了多少电话给你,你爸生病了也不回来看看,你有没有良心!还和我叫板,那么有本事,过年也去外头野啊!”
  国庆的时候,林商醉酒冲林子欣一通狂言狂语,那通电话之后,母子两人很久没有联系,这次回家前林商向家里打了个电话报备,被林子欣各种数落,没想到她气还没消,回了家也是一样的反应。
  “我错了行吧,过年哪能不回家,您就别气了,上回我不是生病么,后来那天是喝醉的原因,我都解释过了,你怎么还放在心上。”
  电话里林商还能回几句嘴,但当面不会与母亲发生冲突,再怎么苦闷不满,一旦看到林子欣的脸,他的火气就只能往肚里搁,毕竟是生下自己的女人,林商有些话说不口。
  “除了道歉,你还会什么,天天装作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实际上早就想离开这个家了吧。”
  “好了好了,我都回来了,你就别揪着不放,挺冷的,能吃上口热乎的不?”
  “吃吃吃!一点儿正事不顾!菜在桌上,自己去热!”
  林子欣对于丈夫的维护,远远高于生活中任何事物,林商也是这些事物之一,他习以为常,不愿过多追究,那只会给自己添堵。
  骂嚷声挺大,林子欣还在不停念叨,惊动了房间里的邱冬和邱明伟。
  “呀,哥哥回来了。”
  邱冬推门而出,夸张地冲林商笑。
  “嗯。”
  林商敷衍地应答,随即沉下脑袋,去看饭桌上有什么剩菜,家里比不了学校,冷得头痛,不知道是因为没有暖气还是因为换了相处对象。
  “你这是什么态度,冬冬和你打招呼,你眼睛往哪瞟?就顾着吃饭?”
  林子欣压下林商伸向菜碟的手,怒气居高不下,像是更年期到了。
  深叹了口闷气,林商动动脸部神经,摆出个无比油滑的笑容,“嗨,冬冬,哥哥回家了,你高不高兴啊!”
  “特别高兴。”邱冬上扬的嘴角未变,目光稳稳楔入林商眼里
  “还有你爸呢,傻站着干什么,打声招呼啊,对待长辈能不能懂点礼貌。”
  林子欣没领会到俩人剑拔弩张的气氛,推了推林商的后肩,催促道。
  “呵,老......爸......晚上好。”
  林商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招呼打得极其别扭,差点要脱口而出“老王八”,好在被他圆了过去。
  “哦,好,回来了就好。”
  邱明伟从不干涉林子欣管教儿子,反正不是自己的儿子,他没必要关心,算是互相问候过,他背过手,转身进了卧室。
  “现在能吃饭了吗,母亲大人。”
  “没个正经,赶紧吃完去洗个澡,早点把事情做完,老邱明早还要去公司开会,你别打扰他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