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活捉一只麻烦精 > 第二十八章 拉拉小手儿

第二十八章 拉拉小手儿


  乔远川双唇紧闭,抱着林商走得飞快,但手上却异常稳当。从地上把林商抱起来的时候,乔远川捎带手触了触他的后脑勺,凉的,几度的天,躺地上那么久,能不凉吗,乔远川心里也凉了大片。
  林商这家伙不让人省心,状况多,丑事难事都不少。可是他也挺有能耐,每次惹了乱子,都能让乔远川产生出手相助的想法,嫌他麻烦是绝对的,但骂过几句就算了,也没往心底去。
  倒是那些疼惜,还真在心头走了一遭,住院、家事还有这次的晕倒,乔远川有点拿不准自己的思绪,会跟着着急,这是越界了,越得很危险。
  到了医务室,乔远川把林商轻轻放在病床上,问当班的医生要了颗糖,塞进林商的嘴里。
  “别等了,直接给他注射葡萄糖,已经晕了有一会儿。”
  男医生点点头,他本想等林商缓一会,观察状况后再做决定,但看乔远川一脸担心,说话都是命令的神态,便去拿了挂水用的输液管和吊瓶,准备帮林商输液。
  “这事得怨我。”宁姗姗注视林商,愧疚的说。
  “怨你什么。”
  乔远川盯着男医生在林商手腕处绑上止血带,给手背用酒精消毒,然后扎针,悬着的心才算落下来。
  “我要是不提运动会这一茬,林商也不会拼成这样。”
  “他乐意,谁都拦不住,和你无关,不用感到抱歉。”
  乔远川走到医务室外边,方才焦灼,走得急,背上爬满了汗,这会儿风一吹,后背飕飕得起寒气。宁姗姗跟到外面,站在一旁,两人静静地目视前方。
  “你对这货印象怎么样。”乔远川点了一颗烟,整个人放松下来。
  宁姗姗莞尔一笑,“非常好,刚开始也是表哥你说他这人挺有意思,让我尝试接触接触,我当时就想着,多个朋友也不错。结果......”
  “结果怎么。”
  “结果第一次见面就有点被攻陷了,哈哈哈。”
  乔远川用余光看了看宁姗姗,淡淡地笑起来。
  “表哥,说个题外话。”
  “你说。”
  “你有没觉得林商这人很神奇,他的行为、言语,总是轻易让人发笑,不是滑稽的那种,就是,像你说的,挺有意思。你看我,明明和他也没认识多久,相处起来却一点儿不见生分。”
  “有些人就是这样,自来熟。”
  宁姗姗摇头,“他寝室那个张晋,那才叫自来熟,林子这种,不是,他也没搁谁都熟络。可能这么说有些玄乎了,但我觉着吧,人与人之间确实有根线,有一种天生的缘分,遇见了,连上了,就解不开。”
  乔远川一口烟从嘴里飘出,失笑地转过头,“你还信这个呢?”
  “别不当回事,不然怎么解释?表哥,你和林子待一块的时间比我多,和他相处时,你就没觉得神奇么?”
  乔远川解释不了,他也想找个人帮他解释解释,为什么没完没了的包容一个傻子,为什么莫名其妙的让那家伙入侵自己的生活圈。
  要说神奇,确实神奇,乔远川就像中了邪,不把他和林商的关系刨到去肉见骨,这事就没完。也说不清到底要刨出什么结果,只想顺藤摸瓜,看看事情能发展成什么样,顺便窥探自己的想法。
  “行了,别瞎琢磨。”乔远川把烟摁灭,丢进垃圾桶,“我回一趟寝室,你在这好好照看他。”
  林商醒来的时候,嘴里的糖还没化,他用力嘬了一口,特甜。转动脑袋,环视一周后,他发现自己躺在医务室里,同时发现,宁姗姗趴在床边,睡着了。
  医务室里就他们俩人,除了门口的那颗老树随风抖落着枯叶,发出低声的脆响,其余再没声音,一切都很安静。
  林商努力回想发生的事情,夺得第三名之后,就眼前一黑......自己是晕过去了吗?林商结合眼前的环境,大概确定了。
  宁姗姗漏出细微的低吟,似乎觉得姿势不舒服,脑袋换了个方向,脸正好对着林商。先前为林商又是喊又是叫,之后还被好吓一通,她早就累了,在床边没守几分钟就眯上眼,熟睡到不省人事。
  如此安静的二人世界,林商喜不自禁,他尽情地欣赏宁姗姗精致的五官,捂着嘴偷乐。这么漂亮的姑娘在病床边守着自己,换谁都要开心小半天。
  宁姗姗的手伸在外边,白里泛青,林商猜想是冻着了,他用自己的手去碰了碰,冷得像块冰。林商内心开始发生激烈的挣扎,该不该帮她暖手,这是个问题。
  林商没有追姑娘的经验,感情这事他挺内敛,别说现在他和宁姗姗还不是一对儿,就算是已经变成男女朋友的关系,估计他都不好意思拉人家姑娘的手。
  每次林商的换位思考都特别怪异,好比现在,他就想着自己是个女孩儿,没由来的被别人牵起手,怎么想都觉得这是耍流氓的行为。不得不说,在这种事上,林商还是太过单纯,放在李一畅他们眼里,那就是纯情得可笑了。
  之前住院的时候,他对乔远川实实在在的亮了一回咸猪手,当时他的目的就放在一个“摸”字上,那次他没觉得自己行为不妥,胆子顶上天,说摸就摸。而这回是有正当理由,心里也没想乌七八糟的东西,林商却犹豫了,仿佛两件事不是一个性质,后者关系到人品,前者是理所应当。
  踌躇了许久,林商最终伸出了手,轻缓地盖在宁姗姗的手上,一本正经的帮她捂着。宁姗姗的手很冰,林商的心却在沸腾,这是他们第一次亲密接触,虽然没有经过本人允许,但对于林商而言,这已经够了。
  乔远川从寝室里端来一杯糖水,又去食堂买了个鸡蛋,东西不重,可关心揣在手上,沉甸甸的。
  乔远川不知道医务室里正上演纯爱的戏码,所以当他走到门口、随意一瞥,那感觉就像是撞破了什么军事机密,他下意识退回门外。
  这个下意识的反应让乔远川暗骂自己,脑子被门挤了么?发什么疯,特么缺心眼吧!屋里那小家伙还没发现乔远川,只顾宠溺地看着熟睡的宁姗姗,手上都捂出汗了也不放开。
  荡了荡杯中的糖水,乔远川抬脚走了进去,一如往常的沉稳。这下换作林商不淡定,他心里有鬼,猛地缩回手,对着乔远川心虚地笑。
  “你来看我?你怎么知道我在医务室。”
  “是我把你背来,你说我怎么知道的。”乔远川换了个词,“背”比“抱”听着顺耳。
  “你不是在寝室睡觉吗,居然能感应到我晕倒了?”
  乔远川用嘴唇试了下糖水的温度,没搭理对方。
  “学长,”林商换上刁滑的口吻,“你来了对吧,你来看我比赛了。”
  “没有。”
  “骗子!明明想看我比赛,还不承认。”
  “恰好路过而已,到那的时候你已经比完了,像个死人躺在地上,我怕惹苍蝇,就把你拖来了医务室。”
  “......”
  林商鬼鬼祟祟地偷瞄宁姗姗,又歪着脑袋瞧了瞧乔远川的表情,心想自己的小动作应该没被看见。
  乔远川扯起林商,把冒着热气的糖水递给他。
  “糖水,喝干净。”
  林商顺从地喝完,像只吃蜜的熊,满嘴都甜滋滋的。林商刚放下杯子,手中又被放入一颗剥了一半的鸡蛋。
  “吃了,补充蛋白质。”
  林商举着鸡蛋好不快活的吃起来,“学长,你人可真不赖。”
  “没你好,为了表现自己,豁出身体。”
  “听不懂。”林商在玩无赖。
  “别装傻,刘域宸和张晋都告诉我了,你一上午都在跑肚拉稀,怎么回事?”
  “不讲义气的两个混蛋!”林商垮下脸,继续逞能,“就是他们说的那样呗,拉肚子嘛,常有的事,又不是什么大病。”
  乔远川会信他的胡话?除非见鬼了。
  “别诳我,好端端拉肚子?而且医生说你低血糖,花样挺多呀。”
  “没办法,从小体弱多病,身体是这个德性。”
  林商嬉皮笑脸的绕圈子,乔远川拿他没辙,结束了话题。其实事情的经过,乔远川也能猜个大概,嘴上不点明,想给小野鹿留点面子。
  乔远川只待了一会儿,督促林商吃完东西,他就拿着杯子离开了。临走前,他抓起林商的手,放在宁姗姗的手上。
  “继续捂着。”
  林商说不出利索话,脸上风云变色,乔远川小声提醒。
  “安静点儿,当心吵醒她。”
  手心又出汗了,林商默默地帮宁姗姗捂手,一动不动的躺着,脑子里反复回放乔远川走前的语气和神态,想从中研究出对方的情绪,究竟是讽刺,还是仗义指点。
  按理说这没什么好害臊的,林商就是喜欢宁姗姗,他那么早就向乔远川承认过,而对方也允诺了,乔远川没道理会认为这种碰碰小手的举动可耻。
  可是......
  林商很崩溃,到底谈恋爱是什么样的啊!
  走廊上传来两个人的脚步声,林商匆忙拿开手,但来人没进屋子,在医务室门口停了下来。林商伸长脖子去打探究竟,是院主任和一名女校医。
  “这个晕倒的学生怎么样了。”
  “我问过给他输液的值班医生,说没事。”
  女校医说完,朝医务室里偷觑了眼,林商立马闭上眼睛,装作没醒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