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活捉一只麻烦精 > 第十七章 逛超市

第十七章 逛超市


  乔远川拗不过林商,确切的说,他还要脸,再嚷下去,别人都得来瞧热闹。
  看着林商推着手推车在超市里左顾右盼,乔远川不清楚自己的心情,讨厌也说不上,瞧着眼前那人还挺可乐,他单手按揉太阳穴,慢悠悠跟在后边。
  “学长,你怎么和晨练的大爷大妈似的,快点儿跟上来,别掉队啊。”林商朝乔远川挥手,招呼他跟上自己。
  “你说我像什么?”乔远川大步走到林商面前,拧起对方的脸,笑容里都是恐吓。
  林商被拧得歪着嘴,耷拉下尾巴,“没,没有,我错了。”
  “你在这东张西望,半天一个东西也没买,能不能别婆婆妈妈的。”
  “好,”林商艰难的说,感觉口水快沿着嘴角掉下来,“那个,学长,咱们有话好好说,少动手,您现在...能把手松开了吗?”
  乔远川不以为然的松开手,稍带着拍了拍麻烦精的后脑勺,“要买什么就快点。”
  “您是要包养我么?”林商喜滋滋的问。
  “我什么时候说过?”
  “刚才啊,你说随便买什么都成,叫我快点儿。”
  “你这么理解的?”乔远川皮笑肉不笑,“确实是买什么都成,可我也没说帮你付钱。”
  “您就不能对我爱如潮水么?”
  “不能。”乔远川不管对方摇尾乞怜的姿态,都说了是鹿,怎么老和狗一个德性。
  喋喋不休的林商被乔远川丢在原地,一个人朝前走,见乔远川不理会,林商习以为常,他扶着手推车,在人群里一边避让一边追着冷淡的奴隶主。
  “学长,不要抛弃我。”
  乔远川加快了脚步,可后面的人像个冤魂一样,跟得挺紧。超市里人不少,熙熙攘攘的,四面八方都是声音,压得林商的呼喊声只剩尖细的一点儿,挠得乔远川心里燥的很。
  “您别那么绝情啊。”小媳妇儿似的话一句接一句地从林商嘴里蹦出来,手上也没闲着,在货架上抄了不少新出的零食。
  等追上乔远川的时候,购物车也装满了大半,林商将购物车横在对方面前,义正言辞的喊了一句:“好汉留步!”
  乔远川瞄了一眼购物车,没说话。
  “你可真是腿长的不理解腿短的,为了追上你,知道我花了多大功夫么。”
  “嗯,”乔远川随手扒拉了几下购物车里的东西,“是花了不少功夫,几分钟就快把购物车堆满,你的手速真快。”
  “那当然,是不是还挺佩服我,心里觉得,哟!林商这小子,又多了一个优点。”
  “佩服,单身久了的人,手速果然是不一样。”
  “嗯,嗯?”纵使林商算是纯情少男的范本,但这话稍微咂摸一下就能觉出点不对劲,林商还没纯到那份上,男生之间的基本荤段子,他还是知道的。
  乔远川嘲弄地对着林商笑,后者有些不知所措,即便知道人家在调侃自己,他也不回嘴,他压根不知道说什么。
  “多大的人了,和我玩什么脸红害羞。”
  “我哪知道你对我这么不见外啊,突然就耍流氓。”
  “别给自己脸上贴金,倒是没瞧着你见外。”乔远川拎起购物车里的一袋薯片,在林商眼前晃了晃,“你就认准了我会帮你付钱?我是养了个儿子吗?”
  林商一把搂住自己的薯片,立刻换上谄媚的笑容,“你要觉着这个称呼顺耳,我不介意的,从今儿起,你就是我爸爸,爸爸~乔爸爸~”
  “别介,你要是我儿子,我这基因到你这算是毁了。林商,我真挺纳闷的,你不是说你最怕给人添麻烦吗?怎么对我就那么不要脸呢?”
  林商翻了个白眼,不回答。
  天知道怎么回事,林商心想,自己确实很怕给人添麻烦,但学长...怎么说呢,这事儿吧,往细了说,不知从何说起,往粗了说,说不清,所以就...管它呢!闹了一圈,最后得出个无解的结论。
  “走走走,”林商一手握住手推车,一手拉着乔远川,“咱们别纠结这种没意义的话题,做点积极阳光向上的事,比如,买床单,这可是要紧事。”
  大高个的乔远川被瘦小的林商拉到货架前挑选床单,乍一看,真挺像一爹领着傻儿子出来买东西。
  “这个吧,鹅黄色,冬天看着就暖和,上边还有小鸭子呢,多可爱。”
  乔远川冷眼看着林商,不予评价。
  “不喜欢你也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呀,得得得,换一个。”林商又相中一个,邀功似的拿到乔远川面前显摆,“这个总行了吧,橙色的,你瞧瞧,好多橙子在上边,橙子?不行不行,这个不适合你,给宸子挺好。”
  “越找越艳,你怎么不拿个大红色?”
  “原来你喜欢那种风格啊,早说嘛,大红的也有,喏,龙凤图案的。”
  “是要结婚还是怎么着。”
  “咱俩都是男的,不适合吧。”林商紧了紧自己的衣服,一副胆颤的样子。
  “有什么不合适的,要不今晚办了你?”乔远川笑得阴险,朝林商靠近。
  俩人近在咫尺,乔远川步步紧逼,小野鹿当真慌了,被堵得背靠货架缩着身子,乔远川冷哼一声,一只手绕过林商的后脑勺,从货架上拿了一提床上四件套。
  “就这个。”乔远川将四件套丢进手推车,“还傻待着干什么,脸怎么又红了,对我有意思啊。”
  林商这才回过神,气恼得炸毛,“不是,这话可不能乱讲,天天调戏我有意思没意思,找个姑娘去撩啊,那么多小姑娘排着队呢。再者说了,您老男性荷尔蒙这么高,还贴那么近,谁看着不得臊个大红脸。”
  “还急了,话多,”乔远川不屑的笑笑,“去结账。”
  “这叫什么反应,你真别误会,我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没有特殊取向,你是不是还记着之前医院的事呢,我都说了,那是个意外,完全处于崇拜你的好身材。”
  “好身材?”
  “呸,口误,是崇拜你的好体格。哎!你别走啊,听我说完,我对男的真没癖好,我不是危险分子,你千万别多心!”
  在收银台排队结账的时候,林商还在喋喋不休,效果和夏日池塘边的蛙鸣似的,乔远川大手一挥,捂上了林商的嘴......还有鼻子。
  “消停会,听见没?”
  林商脸又红了,这回是憋的,点头如捣蒜,他快要背过气去。
  “你乖乖在这排队,我去买几瓶矿泉水,听见没。”
  继续点头如捣蒜。
  乔远川笑意浮在眼角,说了句“听话”,然后赶在林商快憋到翻白眼的时候松开了手,转身往酒水饮料区走去。
  都说伴君如伴虎,人家也得是惹了皇上不高兴才被下令砍脑袋,自己都还没惹事呢,差点就这么草率的窒息身亡。和学长待一块真得时时刻刻看好自己的小命,太难伺候了,这么难伺候还死乞白赖的跟着人家,靠!我怎么这么贱?林商在心里嘀嘀咕咕的埋怨。
  “你好,打扰一下。”
  一句话拉回了林商的思路,他抬眼,面前是一个年轻姑娘,头发刚过耳垂,衬得五官相当精致。
  林商有些心神荡漾,不过脑海里很快显现出宁姗姗的脸,他捋了捋思绪,树立起坚决拥护真爱的大旗,恢复了理智。
  “什么事?”林商端正态度,想着无论如何也不能乱了方寸,就算人家主动搭讪也不成,毕竟他心里只能容得下一个人,那个人只会是宁姗姗。
  事实证明,林商想多了。
  “请问你和刚才那个男生是不是买了一提床上四件套?”
  怎么,这年头买四件套还违法么?林商摸不着头脑,“是啊,怎么了?”
  “不好意思,这样说可能有点唐突。其实我已经挑中了你们选的这套,但是有些犹豫,所以想着先买了其他东西再回头来买,结果后来我再去的时候,售货员告诉我那套已经被人买走,而且没货了。我就想,能不能把这套让给我,你知道的,女生对于这种东西比较挑。”
  林商犯了难,这没法儿和乔远川交代啊。
  姑娘摆出恳求的语气,“拜托了,如果你要加钱也行的,我特意等刚才那个男生走了才来问你,因为你看起来特温柔,帅哥你这么好看,就让让我吧。”
  完了,此话一出,林商根本难以招架,倒不是他花花肠子,实在是和女孩儿打交道太少,“拒绝”俩字都不知道怎么写。更何况,人家特意绕开乔远川来找自己,这一点不偏不倚的满足了林商的小虚荣心。
  “加钱就不用了,一套床上用品而已,你拿去吧,不过我现在走不开,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麻烦你帮我随便再拿一套过来,快点儿就成。”林商表现得特大方。
  “行!太谢谢你了!”
  在超市里买好东西,乔远川和林商回了住所。
  小野鹿迫不及待的拆开零食,还打开了电视,自个儿一边快活去了。乔远川也不管他,至少买到了床单,这足以让他缓和情绪,不过拆开四件套的包装后,却是相反的效果。
  “林商!”乔远川大吼。
  “怎么了?怎么了?”林商捧着薯片赤脚跑过来,嘴上还在嚼巴着。
  “这什么玩意儿?!”
  林商生生咽下嘴里的东西,又想笑又害怕,要说他临危不惧,真是不能再贴切,颁个奖都不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