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211:没骗你吧

211:没骗你吧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绝代双骄211:没骗你吧不敢置信。
  
          郭嵩阳空明的心境顿时破去。
  
          浑然忘我,身周一切万事万物的变化都逃不出他的耳目,这将是他巅峰的一剑。
  
          剑还没出,他却已从巅峰的状态退出来。
  
          手心沁出了汗。
  
          他死死地盯着那两个女人,握剑的手指都有些发白。
  
          这一路他竟没有丝毫察觉,从酒馆到这里的一路上,直到提升到巅峰浑然的境界,在他印象里也只有一个姑娘在那里等着看这一场决战。
  
          突兀。
  
          违和。
  
          不该站在那里的两个人,在感知中没有半点痕迹,这种别扭的违和感在意识到的那一刻就让他难受至极,掌控身周的感觉瞬间破碎,人与剑难以合二为一。
  
          李寻欢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眼中稍显惊讶。
  
          “好像我们给人添麻烦了。”
  
          顾长生也有些歉意,她自然看得出来郭嵩阳累积起来的气势已经泄了,高手相争,身周的一切都会在他们的掌控中。
  
          郭嵩阳的脸色有些灰白,他刚刚提升到极致的状态乍然破去,很难是李寻欢的对手。
  
          “看来今日不宜对决。”李寻欢淡淡开口道。
  
          “是我败了。”
  
          郭嵩阳艰难开口,李寻欢没有受到多大影响,从这一点上,已经高下立判。
  
          “不,你没有败。”李寻欢摇头。
  
          他与郭嵩阳自然不同,郭嵩阳用的是剑,他用的是飞刀。
  
          他只会在出刀的一刹那将精气神提升到顶峰,没有人可以一直保持那种专注,所以他受到的影响会比郭嵩阳小许多。
  
          “来日可以再战。”李寻欢暗叹道。
  
          郭嵩阳瞪着他,道:“我今日是来挑战你的!”
  
          李寻欢淡淡笑道:“对,你不是来送死的。”
  
          郭嵩阳忽的说不出话。
  
          他侧头看向那两个女人,平平无奇,也就是长得很漂亮……若不是刚刚那一瞬的违和被他捕捉到,任谁也难以察觉到她们是两个高手。
  
          两个顶尖高手。
  
          那一瞬间的压力,让他心有余悸。
  
          “百晓生排兵器谱不列女人……真是愚蠢之极。”郭嵩阳苦涩道。
  
          他相信,即使兵器谱排名第一的高手,至少正面相对时才能给他这样的压力。
  
          李寻欢默然,这句话他好像已和孙驼子说过。
  
          “她们是什么人?”郭嵩阳忽然问。
  
          “我不清楚。”李寻欢道。
  
          郭嵩阳没出声,他只是看着李寻欢。
  
          李寻欢摇了摇头,他脸上浮现出一抹古怪,孙驼子走后,顾长生偶尔也会过来酒馆,他自然看得出,是那个叫孙小红的年轻姑娘想要来。
  
          这并没什么奇怪的,奇怪的是顾长生的眼神,之前萍水相逢,顾长生恶趣味也好,嘲讽也罢,他们之间是平辈的,但和孙小红一起到酒馆的时候,顾长生偶尔会露出一种李寻欢看不懂的……像是丈母娘看女婿的眼神,还带着嫌弃。
  
          总之就是特别奇怪。
  
          郭嵩阳遥遥抱拳,执着铁剑仰天而笑,凄凉的笑声中,他转身大步远去。
  
          郭嵩阳的背影带着萧索,李寻欢目送他远去。
  
          准备了许久的与小李飞刀巅峰一战,还没有出手,仅仅是因为两个人围观,便将他天人合一的状态破去。
  
          李寻欢苦笑一声,望她们一眼,忽的叹了口气。
  
          “为什么不打了?”孙小红还有点摸不着头脑。
  
          “打不成了,强行出手郭嵩阳必败。”顾长生惋惜道。
  
          “嗯?”
  
          孙小红大大的眼睛望着顾长生。
  
          “伱还没到顶尖高手之列,很难明白。”顾长生摸了摸她头发。
  
          转过头,顾长生带着笑意道:“这怎么算?”
  
          江玉燕瞥了撇嘴,“郭嵩阳认输了,算我赢。”
  
          “李寻欢拒绝他的认输了。”
  
          “认输不能拒绝,你不要耍赖!”
  
          “好吧。”
  
          顾长生耸了耸肩,一边说着一边和孙小红离开。
  
          这一战不了了之。
  
          回到院里,顾长生摸出一柄小刀,已不是借李寻欢的那把,而是更加小巧精致一点,那柄小李飞刀已在酒馆里还给李寻欢。
  
          “小红,你对李探花还有心思吗?”
  
          “我……我哪有!”孙小红瞪大眼睛道,师父怎的凭空污人清白?
  
          顾长生笑了笑没说话,之前梅花盗的时候孙小红就一直挺挂念李寻欢安危的,后来在孙驼子店铺里她也看得出来,孙小红对大名鼎鼎的小李飞刀感兴趣。
  
          但是在那个酒鬼整日酗酒的这几个月,好像这兴趣有些减弱了……
  
          顺其自然吧。
  
          顾长生不想干预她的选择,她想去瞅两眼,就陪着去看两眼,不想也没什么。
  
          “师父,你们的武功,是不是非常非常高?”孙小红问。
  
          “还好吧。”
  
          顾长生说。
  
          “那你们应该有个很厉害的身份才对。”孙小红道。
  
          她们没有孙白发那么白发苍苍,却和孙白发一样早早的闲云野鹤了。
  
          “比如?”顾长生问。
  
          孙小红想了想道:“比如做个教主?”
  
          像如今威压江湖的金钱帮。
  
          顾长生瞟了江玉燕一眼,“你怎么知道没有做过呢?”
  
          “……”
  
          孙小红眨了眨眼。
  
          “教主。”
  
          顾长生轻唤。
  
          江玉燕从窗台上拿了几片柿饼,塞一块到顾长生嘴里,又塞一块到孙小红嘴里,“干什么?”
  
          “没事。”
  
          顾长生朝孙小红挤了挤眼,没骗你吧。
  
          孙小红眼睛瞟来瞟去,等江玉燕走远一点,低声问:“大师父也做过教主吗?”
  
          “没有,我是她属下。”顾长生也压低声音。
  
          孙小红吃惊地望着她。
  
          “那你们为什么不做了?”
  
          “不喜欢呗。”
  
          顾长生指间把玩着小刀,摸出一块初具人形的木头继续雕着。
  
          “小红啊,所谓千秋霸业,万古流芳,和一件事比起来,其实都算不了什么。”
  
          “什么?”
  
          “用你喜欢的方式度过一生。”
  
          顾长生眨了眨眼,轻轻对木头吹口气,木屑被吹出去,露出木雕脸上一双温柔的眼睛。
  
          五官精致。
  
          真是个美人儿。
  
          江湖夜雨,抵不过她一双秀足。
  
          天色渐渐暗下来,顾长生皱了皱眉,好像下午的时候打赌输了?
  
          孙小红看看木雕,再看看大师父,有个问题想问,但是憋了半天不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