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扼元 > 第九百零六章 不同 中

第九百零六章 不同 中

        扼元玉帐初鸣鼓第九百零六章不同完颜陈和尚皱眉的时候,骑兵们安静地在旁等着。
  
          侍卫亲军们都是军中千挑万选出的好手,人人英姿勃发,但就算在这些人簇拥之下,完颜陈和尚也显得很出众。
  
          他腰间的银鼠皮扞腰扎得很紧,显得宽肩乍背,腰身很瘦,但蕴藏着极大的力气;甲胄外罩的真锦团花戎袍也很贴身,感觉甲胄的起伏仿佛贴合他浑身肌肉的起伏,像是随时会爆起扑杀猎物的豹子。
  
          「将军,咱们可以后撤了……」
  
          一名部下下意识地唤了声,但立刻把后半句咽回了肚子里。
  
          在侍卫亲军组建之初,将士们人人都有背景,都有功勋,彼此都不服,更不消说对着完颜陈和尚这个女真降人了,恨不得拿鼻孔对着他出气。但随后两年里,郭宁到处巡视,侍卫亲军时常横行战场,扫平各种叛乱,在这个过程中,完颜陈和尚便如一把愈磨砺愈显锋芒的刀剑,让部下们的心态从不服,到了不得不服。
  
          方才完颜陈和尚率部对上蒙古人的轻骑,体现出他对蒙古人的作战风格极度熟悉,拿捏得了稍纵即逝的战机,至于在战斗过程中的勇猛凶悍,更不必说了。
  
          这会儿当他挥开肩膀上附着的敌人血肉中,神色冷然里带着肃杀,眼神中又有一点遗憾,好像是在蔑视敌人,一时间,部下们竟不敢打扰。
  
          其实完颜陈和尚并没他们想得那般冷酷,他之所以这副表情,其实是在心疼自己新买的戎袍。
  
          大周军队里,普通士卒皆着统一规格的灰色戎袍,郭宁就一直穿着灰色的普通正军袍服,全无其它装饰。但这举动有点刻意表现与将士同甘共苦,其他将校们又不想当皇帝,用不着收揽人心,也做不到郭宁这般。
  
          大周践阼以后,于军政制度多所损益,都元帅府颁下的国朝武人衣着规格,便和前朝颇有不同。期间高级军官们大都到专门的店铺去采买锦缎,然后托人定做戎袍,完颜陈和尚也不能免俗。
  
          但他几年前担任安平都尉的时候,动辄用自家钱财补贴将士,几年下来,手头甚紧。
  
          在侍卫亲军当上领兵官以后,俸禄倒是高的,可中都居,大不易,这阵子从大兴府到天津府的宅邸卖价一直在涨,完颜陈和尚想和兄长完颜斜烈一起凑钱买两套宅子打通居住,便不敢乱花钱。
  
          所以这种符合皇帝亲军统领身份的真锦团花戎袍,他一共买了五条,耗资两百贯……现在只剩下四条了。戎袍和甲胄还不一样。甲胄磕碰坏了,只消换下破损的甲叶。一整件袍子带血,可不就完了么?
  
          想到这里,完颜陈和尚很是心痛,脸色就越来越冷。
  
          数年前,他还满心想着报效大金,至死不渝,更求彰大义、立殊勋以天下知名。但谁能想到,大金的脆弱超过他的想象,仿佛被天下人抛弃了一样,说亡就亡了,甚至都没谁特别悲哀。
  
          开封城破后,包括完颜从坦、完颜斜烈等女真将领纷纷投降。完颜陈和尚想殉死却没死成,自家一股心气泄了以后,很难再提得起来,郭宁又遣出退位的大金兴定皇帝完颜守忠出面劝说,还有那个一斧子把他砸晕的倪一,也常来软禁他的院子看望。
  
          两个月后,完颜陈和尚无可无不可地成了新朝的军官,然后便发现,自己从亢奋青年,成了个以从军为职业的人,生活中少了许多激情和热血。他和兄长每天盘算的,或者是本月的薪饷能省下来多少,是不是可以多找几个田宅牙人问问;或者是某地有个很看起来很赚的行当,是不是可以掺和一下。
  
          从一个满心春秋大义的忠臣,变成了拿钱办事的货色,已经让人够郁闷了。还得看着钱财上吃亏!娘的,都怪我,换件布面袍子再冲不好么?
  
          看看身边这些同伴们,几乎全都做了准备,早都换了适合厮杀
  
          的衣服。完颜陈和尚不是初上战场的小孩子,不会不知道这种常识。
  
          可完颜陈和尚自幼长于蒙金前线的丰州,身边不知多少亲眷家人都死于蒙古人之手,对他来说,与蒙古人的战斗代表了太沉重的东西,又是他期待已久的释放,使他能够给自己一个投效新朝的交代和解释。
  
          所以,仅仅是两军之间哨骑的格斗,就已经引动了他极其激烈的情绪,以至于他横冲直撞地往来数次,几乎靠一己之力打乱了蒙古人进退的节奏,哪怕浑身浴血,也全不在意。
  
          好在战斗结束的很快,完颜陈和尚也很快就舒缓了情绪,开始心疼自己的衣袍甲胄了。
  
          「将军,将军!」
  
          见完颜陈和尚的眼神渐渐平和,先前那个提醒他的部下拨马过来又唤。
  
          「嗯?怎么了?」
  
          「将军,龙骧军的骑兵上来了,叫我们让开,别挡着他们前进。带队的军官还抱怨,说咱们拼得太凶,抢了他们的功劳……将军放心,我狠狠瞪回去了!」
  
          完颜陈和尚立即骂道:「瞪什么瞪!客气点不好吗!抢功劳的事情做都做了,还不能让别人嘴上舒坦吗!你是不是蠢!」
  
          本小章还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精彩内容!
  
          那部下被完颜陈和尚骂了通,一点也不在意。其他几人连声应着,簇拥着自家的将军拨马往原野一侧去。
  
          部下特意这么说,带点开玩笑的意思,完颜陈和尚看得出来。估计是自己方才脸色太难看,把大家吓住了,所以才试探几句。
  
          周军将士们个个都有从龙之功,都得皇帝厚待,有身份、有身家,子孙都有前程。所以只消资历够深,便是普通将士也敢在军官面前拿一拿大。这与大金的军队里,军官视兵卒如卑贱走狗的作派很不相同,至于南朝宋国那边,军人要黥面刺青以防逃跑,与大周相比更是笑话了。
  
          此时蹄声隆隆,龙骧军的骑队开始往前压上。
  
          皇帝的禁军统共两支,虽然各自的职责不太一样,难免会有重叠,有争竞。这会儿便有好些骑士满脸不快地瞪着完颜陈和尚等人,好像真的因为被抢了功劳不满。
  
          在完颜陈和尚的命令下,侍卫亲军们退让了几步。有人眼神戏谑地用刀尖挑起一个蒙古人的尖顶头盔打着转,不过并没有过份的表现,没有谁真的瞪过去。
  
          两边厢终究是同僚,彼此对对方的水平很了解。在侍卫亲军看来,龙骧军骑士无疑也是精锐,他们行进间那种凌厉的杀气一点都掩饰不住。其中大部分人手上的人命不少,能在沙场上轻松自如。
  
          特别是那个领队的双枪将军、龙骧军右副都指挥使高歆,他明明是个山贼出身的,却最喜作贵公子装扮,此时穿着一身华丽袍服,显眼至极,便如肃杀军阵中飘过一只大大的花蝴蝶。
  
          见到完颜陈和尚站在侍卫亲军的队列中,高歆连连举手示意,完颜陈和尚也挥手回应。
  
          随即高歆就拨马冲了过来:「良佐兄!我正要找你!」
  
          完颜陈和尚忙问:「可是陛下有什么吩咐?」
  
          「我高某人有事,便不能找你?」高歆哈哈笑道:「前阵子我们北上途中,不是撞见了通州防御使时青么?这厮先前有个想法,打算在北疆扩建毛纺场子……」
  
          「咳咳……高将军,这事还是战后再说吧……」
  
          「现在先说一句,就一句!」
  
          高歆左手伸出两根手指,右手伸出一根手指,都举在完颜陈和尚面前晃悠。他压低嗓音,嘴里居然还有淡淡的酒气:「我知道你和你兄长手头有不少钱的。别盘算买院子了,赁着住就行,咱们合伙去投毛纺工场。材料、人工、销路全都有,一年至少两分利,四五年就翻一番!」
  
          两分利!翻一番!
  
          完颜陈和尚心里猛地一跳,然后猛地摇头,把这想法甩出脑海。
  
          打仗呢!对着蒙古黄金家族的上万主力,这一场算得大战了!
  
          就算己方有备而来,面对强敌,仍不知多少人要埋骨沙场。身为主将者,鼓舞士气还来不及,临阵还想这些,是不是太轻佻,太狂妄了?
  
          完颜陈和尚待要劝高歆几句,高歆拍了拍他的肩膀,催马奔回本队去了,隔着数丈,他又嚷道:「记着这事儿啊!打完了仗,我来找你,咱们一边吃烤肉,一边算细账!」
  
          而就在高歆叫嚷的同时,龙骧军的骑士队列里有个普通的正军大声抱怨:「高将军,我可看到你的手势了!两成是不是?怎么就能答应两成?」
  
          「住嘴!住嘴!」高歆虽手抽出一柄短枪,砸在那骑士的头盔上。
  
          「真他娘的……」
  
          完颜陈和尚忍不住喃喃骂了句。
  
          身为统兵大将,张口闭口都是钱财好处,还如此毫无顾忌,这在完颜陈和尚看来实在有点过分。但高歆是改不了的公子哥儿习气,什么话放他嘴里说出来,却又让人气不起来。
  
          甚至看高歆身边的将士们,也全然没有受到影响,他们的士气毫无疑问极其高昂。
  
          此番北上途中,完颜陈和尚一直觉得有哪里不对劲。这会儿他突然想到了,不对劲的地方就在这里。
  
          朝廷第一次派遣大军深入草原,这是中原与草原攻守易势之战,更是抢在成吉思汗率军回到草原之前的威慑之战,更是许多将士们的复仇之战。
  
          可是他这一路行来所见,唯有直接出身北疆的那批将士难以压抑复仇的愤怒。越是大战临近,他越看得清楚,其他许多军人心里也有一团火,但那团火里,历年遭屠杀和侮辱的仇恨只占了一部分,更多的是对战斗的渴望,还有对通过战争攫取利益的渴望。
  
          这样的军队,根本不像完颜陈和尚在史书中所见的那种王师。这支军队的将士们几乎绝少把忠诚仁义挂在嘴边,反而毫无顾忌地展现自身对富贵的追求……
  
          这样的军队,居然还这么能打仗?
  
          完颜陈和尚数年来又亲眼目睹,大周的朝野上下,许许多多人也忙着生意。他们结成彼此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将私人的利益和大周的利益捆绑在一起,利用大周的威力不断延伸,形成遍布北疆到南海的利益链条……
  
          这样的朝廷不该迎来末世乱亡么?
  
          汉人的典籍里说,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完颜陈和尚读书的时候,觉得那真是万世不易的道理,是臻至天下大志的正途。怎么眼前这世道,偏偏是相反的?
  
          这章没有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世人皆知,大周的皇帝郭宁和他的亲近部下们,多有在河北塘泺里据地为草寇的。郭宁确有宏略,他的部下们也是英杰辈出,所以才能取大金而代之。可他们就算当上了皇帝、大臣,治国治军居然还是用得那套草寇套路,讲究大秤分金大秤分银,大人物喝喝酒吃肉,底下人啃骨头喝汤?
  
          他们这样的作派,本该立刻把天下的利益吞噬殆尽,导致民不聊生。可大周又偏偏蓬勃兴盛,无论士农工商还是军人,心气既高,日子过得也都不错。
  
          如果再细想下去的话……
  
          大周当然是个彻头彻尾的汉人政权,郭宁在朝堂上,也从不掩饰自己将诸多异族统合为汉家一员的心意。但这个汉人政权又完全不同于南朝宋国的温良。
  
          如果说得过分点,以郭宁为首的武人团体披了一层汉家制度的外袍,骨子里,却充斥着女真人、蒙古人崛起时的贪婪和强悍。就连迎回皇帝父母先人的操作,本该是大周朝廷最重要的事
  
          ,结果也被用作了插手草原的借口。
  
          这种事情别说放在宋国了,就算在大金,只怕也得跳出几十个儒臣,指摘有人意图陷皇帝于不孝。
  
          可是大周朝堂上没有人这样说,顶多有人隐晦地反对用兵,而皇帝的应对,则是干脆利落地亲自到了草原。
  
          新生的大周王朝,就用这样的方式一路猛冲,此前历百战而无不利,此后恐怕也会无往而不利!
  
          这其中一定蕴有细微的道理,只不过我还没看懂,还没想明白。好在我完颜陈和尚还有的是时间去看,有的是机会立功受赏,然后慢慢体会!
  
          完颜陈和尚把沾满血迹的戎袍扯下,随手扔在地上。
  
          「盯紧了中军的旗号,接着还有得忙呢!」他对部下们大声道。
  
          周军忽然出现以后,别勒古台大吃一惊,随即从己方军阵的正面狂奔向北,沿途呼喝着,调整各部的位置。
  
          他的战马所经过的地方,到处都是高举闪亮铁制武器的蒙古百户。随同他奔行的,还有好几百的铁骑,骑士们都身材矮壮,膀大腰圆,那是从也克蒙古兀鲁思数十万丁口里抽调出的精华,是怯薛军的一部分。
  
          在别勒古台的身后百余步,好几名千户那颜带着自家的护兵并骑而行。
  
          「汉儿就在几十里外,两军前哨已经交过手,我军吃了不小的亏……汉儿比以前,要难对付多了。」有人低声道。
  
          另一人道:「汉人那套军阵之法,别勒古台用心学过,此时他麾下甲兵汇集,信心十足。这场要想打赢,关键在他操练出的新军。」
  
          「打赢?」前一人斜视后者,连声冷笑:「长生天在上,你何必说这种瞎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