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夜天子驾到 > 第14章扎纸秘术 2200字

第14章扎纸秘术 2200字


  其他人的视线全部落在纸人张身上。
  纸人张此时的情况也不太妙。
  他面色一片潮红,嘴角歪了歪,忍不住喷出了一口乌血。
  乌血落到地面,很快散发出一股难闻的腥臭味。
  “他们抓住了小宝,还撕下了他的一条腿。”
  董合若有所思,“你能知道纸人的动静?”
  就在董合和山妖紧张的围着纸人张打听动静时,货郎也开了窍,生怕其他人将他当成无用之人,很有眼力劲的将自己随身携带的水壶拿了出来。
  递给纸人张猛灌了一口。
  “咳咳……”
  纸人张猛烈的咳嗽了两声后,面色才算有所好转。
  “你们不知,我原是北方人,从父母手中继承了一家临街小杂货铺,日子虽难,也勉强能度日,有一日,我救了一个昏倒在我家门口的乞丐。”
  “那乞丐为了答谢我,走的时候给我留下了一卷秘术,此秘术共有上下两册。”
  “上册为扎纸术,下册为剪纸术。”
  “想要秘术有成,必须要在秘术中封禁一个合适的灵魂进去,当初传给我时,乞丐就说过,此术有伤天和,以人血为食,以活人为祭,修炼此术的人也会不得善终。”
  “我原本也没打算修炼,只是后来北方大旱,又遇到了兵祸,为了逃命,我带着媳妇孩子一路往南,结果途中媳妇和儿子不幸染了病,奄奄一息。”
  “为了让我能在兵祸中活下去,她们娘俩自愿献出了魂魄,我才能将扎纸术修炼到小成。”
  “修炼完此术后,我和纸人的魂魄就连在了一起。”
  “我儿遭此大创,我也会受到反噬……不行,我必须将我儿的魂魄夺回来。”
  纸人张喝了两口水后,人渐渐恢复了冷静,他挣扎着又打开了先前的锦盒,在箱子的底部,一张猩红色的彩纸露了出来。
  纸人张面色复杂的掏出这张彩纸,犹豫了一会,咬了咬牙好似下了一个天大的决定。
  他将食指咬开一个伤口,鲜血顺着手指一滴一滴的往彩纸上落去。
  不一会,原本就是猩红色的彩纸变得愈发明亮起来。
  旁边的山妖见状悄悄将董合拉到一面,面色紧张的建议道:“上仙,我看这纸人张的邪术对付一般人可以,对付伥鬼的话,恐怕不好使,更别谈山君了。”
  董合冷冷瞥了他一眼,“我自然晓得,等他探回第一手信息,我会看情况出手。”
  山妖见董合态度冷淡,知道对方对他的表现很不满,马上聪明的收住了嘴,悻悻然的退到一边不在言语。
  另一边,纸人张喂完鲜血后,又念了一段咒语,随后提着红色纸人朝地上一抛。
  纸人见风就长,很快长成了一个身高约一米6左右的靓丽女人。
  这女人的形状比刚才的小孩还逼真,瓜子脸柳叶眉,眼角处甚至还能看到一丝鱼尾纹。
  一笑一颦,一怒一嗔都如活人般灵气十足。
  女人在地上略微停顿了少许,随后脖子转了转,眼珠子也跟着骨碌碌的转了一圈,复杂的眼色扫过庙中的众人,最后落在纸人张身上。
  她阴阳怪气的笑道:“夫君啊,你终于舍得将我放出来了,你就不怕我吃了你吗?”
  纸人张板着一张脸,“有山神和高人在此,休要放肆。”
  “外面还有一头虎妖和旗下伥鬼,我们的孩子也落在了三头伥鬼手中,你速去打探一下,尽快将我们的孩子救回来。”
  “我们之间的恩怨稍后再说。”
  女人闭着眼睛倾听了片刻,好似感受到了小纸人此刻的遭遇,随后腰肢一扭,如一阵风一般直接消失在浓雾中。
  等女人离开后,纸人张整个人宛如大病一场,大汗淋漓的依靠在庙中的圆柱上。
  董合的面色再次变得复杂起来。
  他悄悄瞅了纸人张一眼。
  从刚才那女人的语气判断,纸人张与女人之间的关系似乎并不融洽。
  难道里面还有隐情?
  纸人张休息了一会,恢复了一点精神,突然小声对董合请求道:“兄弟,我的能力只能到这里了,等下探听到了虎妖的动静后,还请兄弟出手。”
  “另外,若是那女人一会不听指挥,要寻我麻烦,还请兄弟一定不要相信她的鬼话,要站在我这边。”
  董合若有所思的回道:“可以。”
  两人对话完后,庙中再次恢复了安静。
  所有人都神色紧张的等待着纸人张的下一步动静。
  一炷香的时间不到,原本静坐在圆柱前恢复体力的纸人张突然圆瞪着双眼,喉咙处咯咯咯的蠕动了半响,脸颊上一顿抽搐,眼中写满了难以置信和绝望。
  整个人却像羊癫疯发作一样说不出半句话来。
  他右手挣扎的抬起来,眼中的绝望变成了浓浓的求生意志,手指颤了颤,吃力的滑向山妖方向。
  哪知山妖非常不厚道的向后躲了躲,避开了他的视线。
  纸人张没得法,手指向旁边挪了挪,落在董合身上。
  董合上前一步,捏住他的胳膊俯身问道:“探听到消息了吗?”
  纸人张吃力的蠕动着嘴巴,声音如蚊虫般弱小,“救我走,看在大家都是来至上元县的份上,救我走,我店铺中还有200两银子,藏在只有我知道的地方,银子都给你,都给你……”
  原来这货早就认出了董合县衙衙役的身份,一直隐藏到现在才承认。
  董合眉头皱了皱,料想外面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好的意外。
  只是此时此刻,谁还关心银子?
  不是让你派纸人去探查虎妖的动静吗?
  董合下意识的放开对方手臂,右手不安的按在了腰间的朴刀上。
  纸人张嘴巴动了动,又道出一条关键信息,“外面有3只伥鬼,还有一头白虎,就在外面。”
  说完整个人软绵绵的瘫倒在地面上,像一个弱水之人大口的喘起粗气来。
  一会不见,已然如一个行将就木的垂死之人。
  董合此时也大感不妙,眼中满是杀气,狠狠的瞅向一边的山妖。
  这厮哪里像山妖,分明是一个见风使舵明哲保身的老油子。
  山妖稍稍接触到董合目光,马上心虚的弹了开去,他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把小刀,心疼的捏着自己额下的胡须,万分不舍的使劲割下一刀。
  说来也奇怪,割下的胡须被他握在手中,不一会就变成了一根如老参一般的根须。
  “上仙,小妖临阵对敌实在不擅长,这根须上面有我这二百年修为……的一部分,只要上仙不嫌弃,在对敌之前直接咬碎了吞服,有意想不到的妙用。”
  董合将信将疑的接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