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夜天子驾到 > 第5章夜游神 4300字

第5章夜游神 4300字


  董合缓了缓心神,目光落在无名画册内的第二个任务上。
  此时有了冰山地狱为依仗,又获得了夜游神的阴司职位,等于有了最基本的自保之力。
  面对一只新死的冤魂,董合很快淡定下来。
  他在屋内收拾了一下,将朴刀挂在腰间,绳索捏在手中,提着一个空酒壶,拉开房门缓缓而出。
  被董合留在外面充当外援的忠厚男子此时连影子都找不到了,也不知道躲到了哪里,大堂的地面上只剩下几个孤零零的蒲团摆在原处。
  还有那具被搁在门板上的尸体。
  周围显得极其寂静,只有屋内的几根蜡烛依然亮着,将整个大厅笼罩在一层朦朦胧胧的红光中。
  董合的眼珠子突然跳了跳。
  他感受到了一股从屋外拂进来的凉风,凉风吹拂在烛火上,原本红艳艳一片的烛火瞬间披上一层绿油油的光幕,宛如被人临时添了一层阴间滤镜。
  董合眯着眼,手掌按在腰间朴刀上。
  他不动声色的将空着的酒壶和绳索扔在一边,然后对着尸体上方喝问道:“牛德水,你的冤屈我已知晓,你的仇人已被我亲自枭首,此刻被镇压在冰山地狱中,受无穷无尽的刀割之苦。”
  “即便你含冤而死,身前有天大的怨气,也应该消了。”
  “放下执念,速速去地府投胎吧!”
  话音刚落,一具轻飘飘的阴魂从门板上牛德水的尸体上浮现出来。
  他穿着一件白色的殓衣,头发凌乱的蓄在脑后,身形有些单薄,消瘦的脸颊上鼓着一双阴森森饱含怨恨的眼珠子,一声不吭的盯着几步之外的董合。
  董合也不再言语,伸手在左手手腕上按了一下,将先前印在上面的冰山地狱露了出来。
  一瞬间,四周的环境变了个样。
  眼前的大厅不见了,泛着惨淡绿光的烛火也不见了,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是一座白皑皑的冰山。
  在冰山孤零零的山坡上,立着一根铜柱。
  耳边是呼啸而过的凉风,以及那具不断在铜柱上痛苦哀叫挣扎的山魈魂魄。
  即便不在一个时空,那滔天的寒意仿佛能顺着人的视线和灵魂传递过来。
  牛德水先是一惊,随后满是诧异。
  他睁大了双眼盯着那具被绑在铜柱上的山魈身影打量了好一会,只觉得异常熟悉。
  此后越看越心惊。
  对方的求饶声太熟悉了。
  “夫君,救我啊,我再也不敢了。”
  “救我……”
  此时的山魈只剩下一层魂魄,已被绑在冰山地狱折磨了一盏茶的时间,那直接作用于灵魂深处的痛苦已让她频临崩溃。
  好不容易再次看到董合和牛德水,哪里还记得自己之前对两人的阴谋与迫害,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开口求饶。
  只要让她从冰山地狱出去,让她做任何事情都可以。
  伴随着山魈的阵阵惨叫和求饶声,牛德水的一张脸很快变了颜色。
  他强忍着心中的欢喜,大胆的向前迈出一步。
  终于认出了眼前的山魈真实身份。
  先前的欢喜随之被大仇得报的畅快感代替,隐藏在心底的怨恨再次涌了出来,盘踞在他身上的怨气瞬间消散了大半。
  牛德水咬牙切齿的盯着铜柱上的山魈继续辨认了一会,顿时破口大骂道:“就是这妖妇,蛇蝎心肠冒充新娘,在洞房之夜取走我性命,可怜我的双亲还被蒙在鼓中。”
  “多谢恩人为我伸冤。”
  牛德水很快想通了其中的原曲,屈身对着董合一拜。
  再拜。
  三拜……
  如此几番后,身上的怨念已经消散了八成。
  董合偷偷瞥了瞥画册上的任务,并未收到任务奖励的提示,目光又落到眼前的牛德水身上。
  “你还想如何?”
  低伏在地的牛德水缓缓起身,神情中还有一丝不甘,“禀告恩人,妖妇虽死,但我那偷人的表弟还在,在我临走之前,想给他留一点教训,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董合顿了顿,透过大开的卧室房门向里面瞥了一眼,目光落在被子下的那一处隆起上。
  没想到这厮还活着。
  差点把他给忘了。
  “准,但你不得伤他性命,否则会担上人间因果。”
  “谢恩公!”
  牛德水得到准许后,一溜烟飘进了旁边的婚房中。
  半响后,才满是解脱的出现在董合身前。
  “我在他命根处附上了一丝阴气,3年内,他休想举起来,这算是给他的一点教训。”
  “小人生前恩怨已了,还请恩公将我带走吧。”
  牛德水再次感激的低伏在董合身前。
  这一次的道谢声中不再有一丝畏惧,反而带着一股心甘情愿的解脱。
  随后,牛德水蜷曲成一团,整个人化作点点灰尘,一骨碌的消失在董合的手腕处。
  原本空旷荒凉的第八层地狱门口,突然间多出了一扇门。
  牛德水一身书生长袍的立在门口,静静的望着在不远处哀叫求饶的山魈魂魄,心中剩下的抑郁之气全消,整个人也变得明朗起来。
  他举着手隔空对董合扬了扬,“谢恩公,就让我替恩公把守这处地狱的大门吧!”
  董合恍惚间多了一丝顿悟。
  无名画册的页面上,陆续出现了一行字迹。
  【任务2:化解牛德水怨气(已完成)】
  【奖励宿主幽冥眼】
  【幽冥眼:能看破人间一些虚幻,对普通魂魄具有一定程度的震慑力,但持续使用会消耗精神力】
  【宿主功德值+1,当前功德值共计2点】
  【宿主当前可供升迁的阴司位置:夜游神】
  夜游神和幽冥眼的奖励陆续收到了,但尚未体验过,此时危机已解除,在加上四周不见半个人影,夜深人静正是悄悄体验一把的好时机。
  董合寻了一处蒲团坐下,将心神集中在无名画册中的【夜游神】名字上,很快,一团虚影从董合的身体内浮现出来。
  其形状和他自己一模一样。
  只是这虚影轻飘飘的脚不沾地,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走。
  此时的董合也是大感惊奇。
  从他此刻的视角看去,发现另一个自己正跪坐在蒲团上一动不动,同时双目紧闭,好似陷入入定中。
  “这就是传说中的灵魂出窍?”
  董合暗暗将夜游神的效果与自己知道的一些仙侠小说中的神通比较了一下,发现两者之间还真有一些相似之处。
  董合爱惜的伸手摸了摸自己蒲团上的躯体,随后慢悠悠的飘出了大厅,来到外面的小院中。
  他很快就发现了一些不便之处。
  小院中时不时吹过来的一阵凉风,竟然让他有了一股来至灵魂深处的刺痛感。
  这让他想起了前世在网络上看到的一个关于冬天的段子。
  北方人和南方人争论哪边的冬天更冷。
  最后发现南方的冬天比北方还冷。
  因为北方的冷是干冷,属于物理攻击,可以通过多穿衣服来防御,而南方的冷是湿冷,渗入骨头深处的冷,属于魔法攻击,多穿衣服也没用啊。
  此时董合就感觉这原本凉爽轻柔的山风吹拂在身上竟然堪比持续不断的魔法攻击。
  董合只是呆了一会,就有些扛不住。
  这让他收起之前的新鲜劲,随后飘到小院的上方开始验证自己的想法。
  等他立在围墙边时,冷不丁瞅见小院的院门口缩着一个人影。
  等到近了,才发现这个人影就是先前消失的忠厚男人,也就是牛德水的本族堂兄。
  这货没有等在外面帮忙,竟然悄悄藏到了这里。
  董合瞬间有了一丝作弄对方的心思。
  他静静的漂浮在对方面前,同时凑过身去,对着男人的额头轻轻吹了一口气。
  “谁?”
  原本蜷曲在一团像个鹧鸪鸟的忠厚男人一下子从地上弹了起来。
  他手中死死的握着一把铁锹。
  神情紧张的四处望了望,身边不见一个人影。
  随后他脸色一变,好像想到了什么,屏声静气的悄悄摸到小院院门口,轻轻推开半隐的院门,心虚的朝着里面的客厅望了一眼。
  又侧着耳朵倾听了一会。
  就在这时,耳边又传来一阵凉气。
  忠厚男人脸色一白,刚刚强装出的淡定好似一个被人戳破了的气球,整个人如同受了惊吓的小麋鹿一般,铁锹也不要了,直接抱着头向远方窜去。
  调戏完忠厚男人后,董合也验证出一个结论。
  这夜游神的状态果然是灵魂出窍。
  此时的他和阴魂差不多,若不主动显露身形,普通人是看不见他的。
  同时他也隐约推断出另一个结论。
  每个人的灵魂强弱不同,一旦离开了自己的躯体,就会受到天地规则的约束,离开躯体的时间越长,来至天地间带来的阻力就越大。
  到时候只需要一阵轻轻的山风,就能让你魂飞魄散。
  验证完夜游神状态后,董合想起了收到的另一处奖励——幽冥眼。
  他再次漂浮到院墙上空,双目紧闭,随后缓缓睁开了双眼。
  原先黑白分明的眼珠子此时已发生了大变样。
  眼眶中几乎被白色的眼球充斥满,像一个拨开了蛋壳的鸽子蛋。
  此时的董合感觉很奇怪,眼中看到的一切不在是彩色的平面画面,而是有点像被安装了热像仪的高科技。
  他首先望向远方的大山。
  牛家村在上元县属于一处偏远的小山村,位于青云峰半山腰上。
  远处的青云峰在董合眼中宛如一头一动不动的洪荒怪兽,林中红云密布,黑气弥漫。
  其中红云为妖气,黑气为死气。
  将刚刚枭首的山魈扔进青云峰中,估计只比那些刚刚开启智灵的妖怪高上一筹。
  至于山魈先前展现出来的智力和习性,则与它善于模仿人类的特点有关。
  那些真正修为有道的妖怪,哪里还需要借用一张人皮面具?
  董合吸了一口冷气,只觉得这处世界太危险了。
  还好他觉醒了金手指,只要好好运营,倔强青铜也能成长为最强王者。
  随后董合收回目光,环视了一遍眼前的牛家村。
  村中只有约50户人家,成零星状将牛府环绕在中间,其中大半为牛府的佃农。
  “咦!”
  董合轻轻叹了一声。
  就在他准备打完收工时,竟在牛家村中发现了两处弥漫着黑气的地点。
  第一处便是此时的牛府中。
  牛德水的冤魂刚刚收复,黑气尚未来得及消散,这也说得过去。
  至于另一处,则位于牛家村的一角,是牛家村地势最高的一处地方。
  “难道这牛家村中,还有另一处阴魂?”
  董合瞬间来了兴趣。
  以他刚才观察到的黑气规模,对方就算是怨灵,其能力最多与牛德水相当,属于可以掐得住的软柿子。
  趁着现在还是夜游神状态,正好过去打探一番。
  董合一路飘向第二处黑气所在。
  途中经过一些庭院时,惹得院中的犬吠声此起彼伏。
  此时的时间应该是凌晨的2-3点左右。
  很快,董合抵达一处建筑高大的庭院内。
  不过这里面并无任何活人的气息存在。
  董合抬起头看了一眼,只见最当头的建筑物前的牌匾上刻着‘牛家祠堂’四个大字。
  “原来这里就是牛家祠堂。”
  董合直接穿过大门,进入祠堂内。
  牛家祠堂的大厅占地约有50多平方米,上方的高脚桌中间搁着3个铜制小香炉,香炉中分别插着未燃尽的檀香。
  在檀香周围,还摆着几盘贡品。
  董合稍稍扫了一眼,发现三盘贡品中一盘是白面馒头,一盘是一个酱卤好的小猪头,还有一盘则是放着几个水果。
  看水果的成色还很新鲜,应该是最近才摆上去的。
  在香炉两边的高脚桌上,摆满了密密麻麻大小灵牌,粗粗一扫数量约有七八十个。
  最让董合诧异的是,此时的高脚桌前,正趴着一个身形佝偻的老人。
  他穿着一件得体的短褂,头戴小圆帽,正躬着身子低伏在香炉前,贪婪且陶醉的吸着从香炉中冒出来的香火。
  那香火与寻常的又不同,泛出来的不是白烟,而是一串暖黄色的烟雾。
  “谁?”
  佝偻老人心有所感,诧异的转过身,发现了祠堂中的董合。
  他不动声色的打量了董合两眼,发现对方和自己一样,也是一只阴魂,且面容陌生,应该不是牛家村的人。
  难道是一只路过的阴魂?
  老人瞬间挺了挺胸脯,使得自己的身形高大了一些,同时从内心升起了一股身份上的优越感。
  与这些缺少供奉的游魂相比,衣食无忧的他好比捧着一个铁饭碗,不仅定期会有后人给他上供。
  在阳间时住着高楼大院,家奴女仆成群。
  死后的日子同样不比生前差。
  与寻常的游魂相比,老人的身份待遇好比海关亦或是烟草公司的公务员,而对方则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穷矬矬正在自家门口翻垃圾桶的乞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