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夜天子驾到 > 第3章宁惹豺狼,不惹山魈 4200字

第3章宁惹豺狼,不惹山魈 4200字


  几乎就在这一瞬间,董合生出了扭头就跑的冲动。
  并不是每一个父母双亡的穿越人士都是厉害角色。
  目前的他顶多只是一个刚开局的倔强青铜啊。
  连发育的时间都不给。
  更关键的是,被他当做倚靠的金手指总算觉醒了,却只有一个提供信息的辅助功能。
  等于还是要靠自己。
  这玩个蛋。
  “咦!”
  手中的无名画册微微一亮,上面又多了几行小字。
  【山魈(xiāo消):山怪。】
  【形如小儿,善模仿人类起居,夜喜犯人,喜食人干,且身长体黑,力大无穷。又因其寿命长久,被人视为妖怪。】
  【任务1:以刀枭其首,杀死后,可吸收其能量】
  【奖励:开启第八层地狱——冰山地狱】
  【念鬼:生前饱含冤屈而死,以至于执念缠身,为复仇而化身为冤魂,留恋人间不去】
  【任务2:化解其仇恨,消除其执念,收入阴曹地府】
  【奖励:获得功德值1点,可开通幽冥眼】
  董合看清上面的字迹后,马上转忧为喜。
  他似乎嗅到了一股熟悉的配方。
  这才是金手指的正确打开方式。
  没有任务奖励的金手指铁定不是好金手指。
  “这么说,只能硬刚一波了?”
  原来触发金手指的关键之处是自己遇到危机,解决了危机才能拿到奖励。
  机会实属难得。
  一旦错过了今天,下次不知道要等到何时。
  董合很快回到座位上,心中开始了快速的盘算。
  画册上的提示一共有几层含义。
  第一层,藏在俏寡妇体内的妖怪名为山魈。
  董合前世在网络上看过相关介绍。
  宁惹豺狼,不惹山魈(上个图)。
  山魈不仅力大无穷,喜欢食用人类的心肝,而且还善于模仿人类,精通人类习性。
  对方的脖子应该是弱点,用刀斧和人力可伤它。
  搞定完这头山魈后,金手指才算正式觉醒,直接开启十八层地狱中的第八层。
  冰山地狱:凡谋害亲夫,与人通奸的恶妇,死后将打入冰山地狱。
  令其脱光衣服,果体上冰山,忍受无尽的刀割之苦。
  对于十八层地狱,董合就更熟悉了,这绝对是一个大招,之前只是存在于前世的神话传说中。
  董合甚至开始幻想,只要自己不断完成任务,继续开启其他地狱,会不会成为传说中的地府之主?
  他强忍着冲动,用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开始考虑任务的完成难度。
  这两个任务之间也是有联系的。
  杀掉山魈,也间接帮牛德水报仇成功,不仅能消除念鬼怨气,同时也满足了开启第八层地狱的前提条件。
  一旦地狱开启,自己就有了一层护身符。
  至于牛德水,若臣服于他最好,否则直接将其打入第八层地狱,让对方在里面吹着冷风愉快的唱着歌。
  在歌声中魂飞魄散。
  那么问题又回来了。
  以他一人一刀,如何搞定力大无穷,危险度胜过豺狼的山魈呢?
  董合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就在他独自思考御敌良策时,大堂内又出现了新变化。
  俏寡妇勾引董合不成,目光在大堂内游荡了一会,慢慢落在旁边打瞌睡的‘表弟’身上。
  她此时的心中仍有一丝不甘。
  与肥美硕壮的董合比起来,这位表弟的身材就显得有些单薄了,全身没有几两肉,优点是这位猎物更容易得手。
  她很快做出了选择。
  同时不甘的偷偷朝外瞥了一眼。
  刚才拒绝她的这名男人此时正低着头,手中握着一个酒壶,似乎在饮酒取暖。
  俏寡妇眼珠子转了转,突然间将身子向旁边一软,无力的靠在了表弟身上。
  一只小手更是大胆的从对方上身的领口处一面摩挲一面摸了进去。
  表弟正在打瞌睡,冷不丁艳福主动送上门来,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后,顿时睡意全消。
  隐藏在心中的那股邪念再也控制不住。
  他伸手反握住对方手腕。
  “表嫂,要不,我们换到里屋去?”
  说完朝斜对面的身影撇了撇嘴,示意这里还有其他人,不方便。
  俏寡妇捂着嘴咯咯咯的小声一笑,起身拂了拂秀发,顺从的说道:“好呀,我先进去,你稍后独自进来。”
  临走前还妩媚的朝表弟勾了勾手指。
  这一下,直接戳中了表弟的心坎内。
  “快去!”
  他激动的朝对方摆了摆手,催促对方先进去。
  这处停尸的大堂原本就是牛德水夫妇原先拜堂成婚的房间,除了中间这间客厅外,旁边还有一间占地面积颇大的卧室,是之前二人的婚房。
  里面一应家具床铺俱全,可以直接拧包入住。
  等到俏寡妇扭着腰肢进屋后,表弟在蒲团上扭扭咧咧坐立不安的等待了五分钟,悄悄观察了一下四周,见大厅的另外一人仍旧垂着头在打瞌睡,而外面的守夜人董合也垂着头,似乎睡着了。
  心中的银虫早就不可抑制的占据了全身。
  他冷着眼瞅了上首的牛德水尸体一眼,直接站起身,嘴中不客气的嘀咕了一声,“表兄啊表兄,你有缘无福,家中搁着如此一件美食,放着不用也是暴殄天物,就让表弟我帮你消化消化。”
  “反正便宜的也不是外人。”
  “你也别生气,日后我会多为你烧一些纸钱的。”
  许是被色/欲蒙蔽了双眼。
  此时的他并未注意到木板上的那张白布早已从对方的头顶滑落下来,露出了半张惨白平静的脸。
  吱呀一声。
  原本就是虚掩的房门开了,又很快关上了。
  表弟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大厅中。
  死寂一片的大厅中,在左边门口打瞌睡的老实男人突然直起身子机警的抬起头。
  脸上表情一转,很快写满了悲愤。
  显然之前他早就醒了,只是在装睡,两人勾搭的对话也被他听了个全。
  只是向来老实憨厚的他从未想到在如此场合,自己的堂兄尸骨未寒时,两人竟然不知廉耻的公然搞在一处。
  而且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在守夜期间行这种苟且之事。
  一时间除了悲愤外,宛如一口老痰卡在喉咙中,只觉得浑身上下既恶心又痛苦。
  要不要揭发他们?
  憨厚男人心中念头刚起,门外的董合不知何时摸到了门槛外面,竖着手指小声对他嘘了一声。
  之前的动静不仅憨厚男人瞧见了,躲在外面的董合自然也发现了。
  他随即想到了一个对付山魈的办法。
  只是这办法的执行过程凶险万分。
  但想一想完成后的丰厚奖励,董合只得选择正面刚一波了。
  除了敌明我暗的优势外。
  他还可以利用妖怪对他身体的垂涎,来一波美男计。
  至于现场的忠厚男人,他也要尽力争取过来。
  “你家的这位嫂子,她其实并不是人,你放心,我来对付它。”
  “你帮我去寻一根结实的绳索回来,另外千万不要声张,免得惊动了对方。”
  董合将忠厚男人拉到院中,指了指墙壁上的那一扇纸窗,里面能清晰的看见两个急不可耐搂抱在一起的狗男女。
  山魈即便精通人性,肯定想不到这简单的光学原理,并不意识到他们的举动如皮演戏一般被赤裸裸的映射在卧室的纸窗上。
  而屋内那位表弟,早被一身热血包围,哪里会注意到这种细枝末节的小问题。
  “好,你等我一会。”
  忠厚男人被董合捂着嘴,惊魂未定的望着被印在纸窗上的一对影子,心中写满了疑问。
  但一想到董合守夜人的身份,知道此时情势紧急,顿时不再犹豫,轻手轻脚的出了小院。
  他之前来过牛府多次,里面的建筑格局并不陌生,距此不远的一间柴房中,就有一根结实的绳索。
  忠厚男人离开后,董合独自杵在原地,手中握着朴刀的刀柄,一会松一会紧,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纸窗上的人影,同时在盘算出击的最佳时机。
  俏寡妇之前屡屡对他引诱,显然并不是图他的颜值,而是图他强壮的身体。
  也就是说,他必须赶在对方吃饱之前展开行动,否则美男计就会大打折扣。
  这个时机必须要把握好。
  窗户上的两人拥抱着啃了一会,很快就分开了。
  随后只留下俏寡妇的身影。
  “绳子……绳子拿来了。”
  忠厚男人也返回小院中。
  他哆哆嗦嗦的将一捆绳索递过来,目光却死死的瞅着那扇纸窗上的动静,双眼瞪得滚圆。
  一会不见,那印在纸窗上原本婀娜多姿的影子竟然从头顶开了一条缝,从里面又窜出一个身形似猿猴,尖嘴猴腮的影子。
  忠厚男子看到这里,双腿早已被吓软,差点被吓得一屁股跪在地上。
  董合则想到了画卷中出现的第三张图画。
  看不出,这山魈还是个讲究人,在吃甜品之前,为了不弄脏这身美人皮,还知道为自己更衣?
  此时的表弟想必已人事不省的栽倒在新床上,只是不知还有没有命在。
  董合知道他等待的时机来了。
  “你就留在原地,我先进去,一会若有响动,你在进来支援。”
  董合叮嘱了忠厚男人一声。
  他随后一手提着绳索,一手提着朴刀,腋窝下还夹着一个酒壶,强忍着心悸向里面走去。
  路过大堂时。
  董合的步子又停了下来。
  他注意到门板上的那具死尸又发生了变化。
  原本褪到下巴处的白布,此时已褪到了脖子处。
  露出白布下牛德水那张苍白怨恨的脸。
  他此时的这张脸庞好似被人挪动过,竟然侧向了卧室的方向,双目圆瞪,像一头死不瞑目被人架在案板上剃毛的肥猪。
  眼珠子更是一动不动的瞅着新房的房门口。
  眼眶中悄然留下一串血痕。
  “嘶!”
  尽管早有预料,董合没想到牛德水的冤魂会在此时苏醒。
  那山魈在怎么说,也算是他名义上的媳妇。
  此时当着自己的面,给自己戴绿帽子,换做哪个男人能忍得下来?
  董合强撑着思考了一会,鬼使神差的对着牛德水说了一句话。
  “兄台且稍等片刻,我这就去将这对奸F淫F除掉,为你报仇雪恨,洗脱冤屈。”
  话音一落,原本望向卧室门框方向的眼珠子竟缓缓的挪动到董合这边,随后慢慢合上了眼眶。
  董合也管不得其他,此时已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他直接上前两步,重重拍了拍卧室的门。
  “谁?”
  里面传来一声低沉而粗糙的询问声。
  “是我,我考虑清楚了,长夜漫漫,一人独饮难免无趣,正好请夫人陪我小酌两杯。”
  “不知道夫人这会还有没有心情?”
  董合在外面等了片刻功夫,里面传来俏寡妇的声音,“你这人,真是墨迹,既然想通了就赶紧进来吧。”
  得到对方肯定答复后,董合用力推了推房门。
  后面的门栓果然松了。
  屋内一股属于牲口身上的骚腥味迎面扑来,倒没有被他嗅到血腥味。
  这么说,对方还未入口。
  董合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不动声色的向屋内打量了一圈。
  之前的俏寡妇正翘着腿坐在窗沿边上,一张映着‘喜’字的被褥裹在一边,里面鼓鼓囊囊的不知道塞着什么。
  桌面上还点着两根拇指粗的大红蜡烛。
  俏寡妇那双灵动的眼珠子在董合的胸前扫了一眼,一股女性特有的媚态又重新爬上她的脸颊,娇怒道:“傻站着干什么?”
  “春宵一夜值千金,还不快将门栓上,赶紧过来!”
  董合听话的反手隐上门,并未关死。
  随后将朴刀和绳索搁在旁边的圆桌上,将夹在腋窝中的酒壶拿出来,又不知从哪儿摸出来两个酒杯。
  一面向前走,一面将酒杯倒满。
  “夫人,先前董某不知好歹,差点辜负了夫人的美意,此番我先自罚一杯。”
  董合嘴上虽在道歉,行动上却无半分愧疚之意。
  不由分说的将一杯倒满米酒的杯子塞到对方手上。
  大有对方不喝,他坚决不喝的趋势。
  俏寡妇接过酒杯后,就这么直愣愣的瞅着董合,让他心中的警惕性提到了嗓子口。
  “咯咯……”
  对方突然娇笑了一声,“我就喜欢你这么有情调的男人。”
  笑完主动将杯中酒一口喝了个干净。
  董合热情的又帮她倒满。
  两人你来我往很快将一壶酒喝了个精光。
  董合前世号称白酒8两啤酒随意,魂穿过来继承了这具身体后,酒量竟然也被他继承下来。
  半壶米酒喝完,只是呼吸声重了些。
  俏寡妇的一张脸仍是那么苍白,眉宇间的馋意越来越重,酒已经喝光了,又到了上菜的时间。
  她一把拉过董合,就要将对方往自己身边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