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夜天子驾到 > 第1章大凶之兆 4100字

第1章大凶之兆 4100字


  六月。
  牛家村。
  今天的村子有些热闹。
  大半个村子的村民都聚集在牛员外家中的后院中,围坐在七八张摆开的四方桌前。
  ……等待开席。
  顺道送牛员外家的独子牛德水最后一程。
  所谓“唢呐一响,白布一盖,全村老少等着上菜。”
  董合就是等着上菜的人之一。
  他20来岁,身高1米8出头,皮肤有些黝黑,谈不上貌比潘安,也算生得相貌堂堂,一件绣着花纹的黑色长袍松松垮垮的裹在身上,为整个人增添了一丝英气。
  同样是等待吃席的人,董合的桌位却与其他人不同。
  别人都是七八个人挤在一张桌子上,一人放屁,八人升天,谁也别想幸免。
  只有他独享一桌,且位置靠在最前方。
  热菜还未上桌,油炸花生米和水煮毛豆等几盘可口的凉菜就被人摆了上来。
  桌面上还有一壶米酒,一把墨绿色刀套的朴刀。
  董合缓缓握着酒壶的把手摩挲,此时的心思压根不在酒菜上,而是悄悄向旁边支起了耳朵。
  “你们晓得不?今天这席面啊……吃的不安逸。”
  “我奉劝各位一句,早点吃完早点回家,最好这几天都不要出门,否则……”
  说话的是一个戴着小圆帽,留着一嘴八字胡的中年沧桑男人。
  在他面前的桌面一角,还摆着一把唢呐。
  “否则怎滴?”
  与他同桌的其他村民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我们吃了席面可是要出力的,抬棺下坟都少不得我们,牛员外还能小气这点吃食不成?”
  “嘿,瞧你们这些凡夫俗子……”
  圆帽男人怒其不争的用手点了点同桌村民,并未注意到支着耳朵偷听的董合。
  和董合一样,他也是过来帮忙的人之一。
  不同的是,董合是一位特殊的守夜人,而他则是一位走南闯北,靠着一手家传手艺吃千家饭的人。
  眼界和见识自然远超常人。
  “瞧你们想哪儿去了,我担心的并不是活人,而是……”
  唢呐师傅说到关键处,故意用眼神朝里面的内堂瞅了瞅,随后一言不发的从怀中摸出先前藏好的两颗花生米,扔到嘴中慢慢咀嚼起来。
  众人顺着他的视线往里间一望,不由得齐齐倒吸一口冷气。
  只见院中的厢房内,门板早被人提前拆了下来,被两条并排的长凳架在上面,门板上躺着一个盖着白布的人。
  难道……
  “程师傅,你就别卖关子了,不是活人,难道还会是死人不成?”
  “程师傅,我家里那只老母鸡又下了几个鸡蛋,等吃完了席面你跟我回家,我让媳妇将鸡蛋煮熟,给你带着路上吃。”
  “是啊,大家乡里乡亲的,程师傅有什么话可别藏着掖着,免得害了大家。”
  这些村民大部分都是脸朝黄土背朝天的乡里汉子,一辈子都没离开过村子十里之地,对这种鬼神之说最是迷信。
  何况,又事关他们的切身安危。
  原本安放在肚子里的一颗心早被勾到了嗓子口。
  不仅是他们,便是附近的几桌人也被程师傅的一番危言耸听吸引了注意力,席面也不吃了,悄悄将身子向这边靠了靠。
  董合反而将身子收了回去,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圈,心中一阵懵逼。
  “他奶奶的,好不容易接了一桩活儿,难不成其中还有什么蹊跷?”
  这些村民吃完了席面可以回家搂着自家婆娘睡觉,他可要留下来守夜的。
  没得法,吃的就是这碗饭。
  常言道:人死如灯灭,理应入土为安。
  在入土之前,往往要在家中停尸几天,通常为3-7日。
  一来是为了悼念,让附近的亲戚朋友赶过来见亡者最后一面;
  二来敲定新坟和准备棺木也需要一些时日。
  若是大户人家或家境宽裕之辈,往往会请一些道士或者和尚来家中做一些法事,好超度亡魂。
  偏偏这牛家村背靠大山,山路崎岖,虽不说与世隔绝,但距离最近的县城上元县尚有十几里远。
  附近又无道观和寺庙。
  久而久之,这里的村民就换成了另外一种省事的‘法事’。
  请八字够硬或者凶气滔天的狠角色来家中守夜镇宅。
  将不安分的亡魂镇压下去,警告它们不要闹事,不要留恋人间,早点去阴曹地府投胎。
  董合就是被牛员外请来负责守夜的‘狠角色’。
  原以为没什么风险,能轻松赚一笔外快,此刻听这唢呐师傅一说,心中莫名的多了一股不淡定。
  这牛府,不会真的出什么事儿吧?
  董合心思不定的小声嘀咕了两下,情不自禁的又将身子侧了过去,他也想听一听,究竟如何个不安逸。
  “你们村牛员外的独子叫牛德水对不?”
  “据说从小就体弱多病,是牛员外花了大价钱用补药吊着才活到16岁成年,为了传宗接代,又花钱从北方来的流民中帮他挑选了一位貌美如花的小媳妇,打算成婚冲喜。”
  “结果洞房花烛夜当晚一命呜呜,也不知那根小竹竿有未尝过鲜……”
  “啧啧啧,你们牛员外可真是舍得投入……”
  程师傅卖了一会关子,很是享受这种在人群中站绝对C位的感觉。
  在收获了一波本地村民或敬佩或仰慕的眼神后,这才继续打开话匣子。
  提起冲喜的这位牛家小媳妇,村民原本惶恐中的神态又多了一丝玩味的色彩,“是呀,那小媳妇长得可真是水灵。”
  “肤白腰细,眼睛圆圆的,说话声音糯糯的可好听了,据说还识文断字……”
  “要是我家婆娘也长成这样,我保证地也不下了,日日守在家里,可惜小娘子年纪轻轻就成了寡妇……”
  说到这里,众人眼中的神态也跟着变了。
  或猥琐,或怜悯,更有甚者,生出了一丝幸灾乐祸的念头。
  连带着酒桌上的气氛也变得快活起来。
  程师傅见这群人的注意力被转移到小寡妇身上,似乎歪了楼,顿时敲了敲桌面,憋着嗓门喝问道:
  “哎呀,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牛员外家大业大却只有一独子,尚未成婚便绝了户,这肯定是他们家的风水有问题。”
  “还有,牛德水新婚之夜一命呜呼,自然不是寿终正寝,而是属于意外横死。”
  “横死者,生前喉咙处必含着一口怨气未吞下,此乃大凶之兆啊!”
  话音一落,满座皆惊。
  随后所有人的目光落到旁边桌的董合身上。
  那眼神好似在嘲讽一个傻子和倒霉蛋,等着吧,你马上要大难临头了。
  董合也被众人的视线瞅的浑身一冷。
  “哼!危言耸听。”
  他想也不想的重重冷哼了一声,逮住几个望过来的村民狠狠反瞪回去。
  这趟买卖关系他吃饭的名声,事到临头,就算猪鼻孔插蒜头,也要强装一波。
  总之不能怂……至少表面上。
  众人注意到董合强势的反应,除了几个陆续唱衰他的人外,居然意外的收获了一拨临阵倒戈的友军自来水。
  马上就有村民反驳道:“程师傅,你可知牛员外此番可是花了重金求子……哦不对,请人,请的还不是一般的人,八字绝对够硬。”
  “哦,如何个硬法?”
  程师傅被人当面质疑,也不恼怒,一双眼珠子好奇的在董合身上转了一圈,也被勾起了兴趣。
  出声帮腔的村民朝董合坐的位置点了点头,也学程师傅一般端着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享受了一波众人的注目礼。
  这才慢条斯理的介绍起董合的来历来。
  “小可不才,因为会一些基础的算术,经常去上元县做些小生意,所以往县城跑得勤了一些。”
  “你们可知?前几日县衙可是出了一件稀奇事。”
  “什么稀奇事?”
  这位帮腔的村民口才也是了得,将程师傅卖关子的套路学了个七八成。
  刚刚说到关键处,又故意停顿了一会。
  惹得同桌的两位村民急不可耐的催促起来,“小赵,我知道你是一位走街串巷的货郎,消息来源比我们广。”
  “你就别卖关子了,我老娘刚从自家果树上打了一杆青枣下来,你吃完了席面可以去我家坐坐,带几把青枣路上吃,最是解渴。”
  “这……青枣就不用了!”
  若是你媳妇亲自煮的熟鸡蛋还可以考虑一下。
  货郎尴尬的摆了摆手,顺便腹诽了对方一句。
  他略微斟酌了一会,又酝酿了一下情绪,猛的一拍大腿,将附近偷听的众人吓了一大跳。
  “诸位别怪我墨迹,实在是此事太过耸人听闻。”
  “你们可知今日这位守夜人原是县衙的一位公人,”
  “据说前几日在执行一趟公务时……不小心因公殉职。”
  “县衙的同事都为他准备了后事,在家躺尸2天后,突然又活了。”
  旁边的众人齐齐张大了嘴巴,满脸的不敢相信,“这……还有这事?”
  货郎一摊双手,“我骗你作甚?”
  “整个上元县谁人不知这位公爷八字够硬,活生生从阎王爷手中抢回一条命,咯,你们若是不信,可以亲自去问他。”
  众人见货郎一脸的笃定,而且当事人也在旁边,并未出言反驳,一时间信了大半。
  还有些人则在旁边小声议论,期间不免啧啧称奇。
  实在是这事儿太过玄乎,简直颠覆了他们有限的人生观。
  之前小看董合的几名村民,被人当场打了脸,也不免有些尴尬。
  转而开始找台阶吹嘘起董合的不简单起来。
  即便是牛府今晚发生了异变,也会被狠角色的守夜人当场镇压下来,这牛府可是做了一笔好买卖,请对了人。
  反而当事人董合脸色微微发红,心中远没有表面表现出的这般淡定,多少有些心虚。
  只有他自己知道。
  这和八字过硬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只是一名普通的起点孤儿院穿越者之一。
  跨越千山万水,阴差阳错从另一个时空穿越过来,碰巧附身在这位同名同姓的董合身上。
  可惜这厮身份低微,又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光棍汉,靠着一份上元县县衙衙役(临时工)的微薄薪水过日子。
  导致董合刚穿越过来就要直面‘惨淡’的开局模式,这才不得不顶着‘狠角色’的名头接下牛府守夜的活儿。
  好歹也能当一份能赚钱的兼职对不。
  继承了董合的身份和记忆后,他此时可是半点也不轻松,因为他穿越来的这处世界叫长生国,不属于董合前世所熟悉的任何朝代,但风俗习惯文化传承都与前朝相似。
  更关键的是,这里并不太平,真有鬼物和妖魔。
  “还好,我也有凭借。”
  董合定了定神,慢慢从怀中摸出一本无字画册。
  这本画册在董合刚穿越过来时就神奇的出现在他身上。
  书册表面十分光滑,摸起来像一块玉石的表面,隐隐透着一股圣洁的气息。
  董合悄悄在家做过实验。
  这东西水泡不坏,火烧不焦。
  他曾经尝试用尽全力掰扯过,画册虽薄薄一页,但在巨力下纹丝不动,连一丝褶皱都不曾出现。
  这就有些诡异了。
  他当机立断判断出这画册不是平凡之物。
  说不定就是传说中父母双亡穿越人士标配的金手指。
  只是此‘金手指’每日被他贴身携带,并未展现出任何异常,一时间让他不免有些患得患失。
  “莫非尚缺一个激活的条件?”
  董合摸了摸下巴,目光陷入一阵短暂的沉思中。
  喧闹的吃席活动很快结束了。
  众村民因为唢呐师傅的一席话早早的跑了个干净,天色也在不知不觉中暗了下来。
  等牛府的下人迅速将碗筷和桌子收拾干净,小院又恢复到之前冷冷清清模样。
  董合谨慎的将为了此次活动准备的两件道具一一拿了出来。
  一把县衙衙役专用的朴刀。
  这算是国家公器,多多少少附带了一些朝廷的官气,威慑宵小之徒或许有用,但对付鬼物效果未知。
  至少能壮一壮胆气。
  除了朴刀外,还有一张从县衙同事那边租借过来的符箓。
  据说被寺庙大师开过光,有辟邪的功效。
  租借费用:一天50枚长生通宝(内部价)。
  有没有用且不管,吓唬下外行人是足够了,还能凸显他专业人士的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