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德云:我,霄字科第一人! > 第三十章:张鹤轮使坏

第三十章:张鹤轮使坏


  栾怼怼拉了一下张鹤轮,表情很严肃:“小岳没骗你,这真是师父的座位!”
  这会功夫,“如我亲临”的扇子也已经完全展开了。
  “岳哥,误会了!”
  张鹤轮抬屁股就想溜,小岳岳直接给他按坐下了。
  “每个座位只要坐了就不能换了!”
  栾怼怼心里偷笑,也想看热闹:“是的,师父给的扇子你也看见了!”
  张鹤轮拉着小岳岳的胳膊,恳求道:“岳哥,你既然能替师父行使权利,帮帮忙呗,指条明路。”
  小岳岳也没和他一般见识:“行吧,看在你也是想火心切的份上,我这当哥的也不和你一般见识,只要你能忽悠其它人坐这里,你就可以换座!”
  “谢谢,谢谢岳哥!”
  这会功夫,小辫儿和杨九琅走了进来,俩人穿的都很时髦。
  直播间小辫儿粉丝刷起了弹幕:
  “二爷!!!”
  “六哥哥!!!”
  “我觉得二爷还是穿大褂看着有型。”
  “千万不要上了张鹤轮的当!!!”
  张鹤轮见小辫儿来了,心里暗喜——小舅子坐这,当姐夫的肯定不会责怪。
  “六哥哥!帮帮你的大莲妹妹吧!”
  张鹤轮殷勤的迎接。
  杨九琅拦在了中间:“干嘛啊?叫的这么恶心!”
  张鹤轮没把他当回事,连看都没看他:“你把眼睛睁开再和我说话!”
  杨九琅回怼:“说的你眼睛比我大多少似的!”
  张鹤轮都没拾茬,直接把小辫儿请到了正坐。
  “快,快请坐!”
  小辫儿一进门就被来了这么一出,还真没反应过来。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虽没反应过来,但也没立刻坐下。
  “咳咳!”
  秦霄闲看不下去了,昨天刚被张鹤轮坑,今天又看他要坑别人,忍不了了,咳嗽着提醒。
  小辫儿看秦霄闲挤眉弄眼的,再一打量周围,反应过来了,向后退了两步。
  张鹤轮阴笑着用手点指秦霄闲:“小秦,很好!等师父来,我就让师父考你背贯啊!”
  “……”
  张鹤轮一看露馅了,也如实招了:“辫儿哥,帮兄弟个忙吧!我刚才坐错座了,你坐在这,我就可以换座,师父是你姐夫,不会说你什么。”
  小辫儿嘿嘿一笑:“这不叫事!”
  张鹤轮竖起了大拇指:“仗义!”
  “话没说完呢!你要是开始和我如实说,我肯定会帮你,不过你忽悠我那肯定是没门了!还有,大莲要是长你这样,先跳河的肯定是小六啊!你找你的小娟帮忙去吧!”说完潇洒离去,坐在了栾怼怼身边。
  杨九琅什么都没说,走到张鹤轮身边,用力瞪大了眼睛,做了无声的嘲讽,挨着他的角儿坐下了。
  直播间观众:
  “二爷干的漂亮!!!”
  “心疼秦傻子,张鹤轮是我们白月光的敌人!!!”
  “九琅瞪眼睛那一下也太萌了吧!!!”
  张鹤轮还没死心,等待着孟盘它和周九凉。
  “辞旧迎新过年了!”
  孟盘它扭着就进来了,周九凉紧随其后。
  张鹤轮知道孟盘它机灵,先忽悠的周九凉,结果俩人是谁也没上套,空欢喜一场。
  师兄弟们都坐好了,张鹤轮c位是极其显眼。
  “我这心里噔噔的,大伙给我做个见证啊,我就是帮师父捂捂。”
  师兄弟们交头接耳的功夫,桌背后的门开了。
  郭德刚拿着折扇,身后跟着于謙和高风,三人一起登场了。
  师兄弟们全体起立。
  “师父好!”
  “大爷好!”
  “高老师好!”
  张鹤轮立马从座位上弹了起来,把郭德刚请了过去。
  小岳岳煽风点火:“师父,他坐你座。”
  张鹤轮笑着辩解:“师父,我是为了给您把座捂热,我给您吹吹!”
  “好好好!”
  郭德刚笑着坐下,于謙高风坐其左右。
  所有人都坐下了,只有小岳岳没坐。
  周九凉好奇:“岳哥,您怎么不坐呢?”
  小岳岳站在师父身旁,双手拄着“如我亲临”的大扇子,颇有大佐的风范。
  “你们坐,我有事。”
  郭德刚:“有事的都没坐。”
  小岳岳点了点头,想起了从前:“对,今夜有戏。”
  “你们都吃饭了没有啊?”
  于謙接茬:“吃饭了谁来这啊!”
  “都奔着家宴来的啊?你们想吃点什么啊?”
  张鹤轮站起来了:“我想吃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儿!”
  郭德刚瞥了他一眼:“滚蛋!”
  于謙乐了:“还背上贯了!”
  张鹤轮阴笑着看着秦霄闲:“嗐,我这贯背着差着呢,秦师弟贯背的好!”
  郭德刚点头:“那就来一段吧!”
  秦霄闲没有一点点防备,沉吟了片刻,开了口:“后汉三国有一位莽撞人。自从桃园三结义以来,大爷姓刘名备字玄德,家住……”
  郭德刚打断道:“你还别说,真像一个县广播站的三级播音员,坐下吧!”
  秦霄闲坐下后,低声对曲霄云说:“看见没有,这不结盟怎么行?老弟,小心点轮哥,他坏着呢!”
  “好……”
  郭德刚提议:“今天咱们吃面怎么样?”
  “好啊!”
  “吃面是咱们华人的传统习俗,尤其是津城,津城人喜寿必须要吃面,吃面还讲究配上炒菜,春夏秋冬四个季节,要配上不一样的炒菜,一共十六种炒菜……”
  曲霄云听了很高兴,之前在师父家吃过,还挺期待!
  “上面条!”
  随着郭德刚的招呼,工作人员在每人面前放了一碗没有卤子的面条,在桌子上摆了几碗扣着盖子的海碗。
  “面齐了,今天我们面里暗藏玄机,这些有盖子的海碗里有不一样的菜码,每种菜码有不一样的说法,谁先掀开一个?”
  小岳岳自告奋勇:“我来!”掀开了其中一个盖子,里面是西红柿炖香蕉,盖子上还有评语。
  “现在相声都成偶像了,膨胀了!”
  郭德刚看了看徒弟们:“你们觉得这句话说谁啊,说谁自己举手!”
  大伙是你看我我看你,随后小辫儿、秦霄闲、烧饼举起了手。
  郭德刚瞥了一眼烧饼:“站着都能给狗吓一跳,真好意思!小岳,先给他来一勺!”
  “哈哈哈!!!”
  小岳岳向镜头外招手:“小谷小谷,给我拿个勺!”
  赞助商的大人偶拿着勺子走了过来。
  小岳岳调侃道:“孙悦没来,胜似来了,如象亲临!”
  直播间网友笑翻了:
  “孙悦要是在,一屁股能坐扁你!!!”
  “哈哈哈,如象亲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