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德云:我,霄字科第一人! > 第二十九章:一条一饼组合

第二十九章:一条一饼组合


  采访环节结束,镜头转到一间屋子里。
  郭德刚、于謙、高风围坐在桌前。
  小岳岳肩上搭着一块澡堂子毛巾,走到了郭德刚身边。
  “师父,我也想跟哥几个一块玩!”
  郭德刚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些年来,你乱七八糟的节目也参加了不少了,可以了。”
  “师父,不一样,这次是和师兄弟们一起玩!”
  “行吧,这些年来你也为德芸社贡献不少,尤其是扫地方面,作为我的蠢徒,我就允许你一起玩,再给你点权利怎么样!”
  一听蠢徒,于謙和高风都乐了。
  小岳岳一脸委屈:“师父,给我权利我谢谢你,不过这蠢徒不老好听的!”
  郭德刚笑着纠正:“宠徒行了吧!”
  高风接茬:“比爱徒还要爱!”
  小岳岳乐了:“那我回头得和您爱徒聊一聊!”
  “行啊,不怕被栾怼怼怼的没词就去吧!”
  在郭德刚的应允下,小岳岳变成了节目里的npc,在“如我亲临”扇子buff的加成下,替师父执行权利和讲解规则。
  ……
  庆王府,一大厅内。
  一张超大圆桌极为醒目,桌上盖着红色桌布,摆放着赞助商的商品,圆桌周围摆着十二把椅子。
  直播间镜头已经对准这边,德芸社演员也准备入场。
  率先入场的是秦霄闲和曲霄云。
  秦霄闲走在头前,曲霄云跟在身后。
  大厅门是关着的,但是没有锁。
  秦霄闲推了几下没推开,但是门有晃动,转头看曲霄云笑了。
  “嗐,哥哥我不常锻炼,这节目组玩活,这门这么紧,一定是给你准备的!”
  “没事,我来!”
  曲霄云轻推了一下,也没推开,心想不愧是导过《极限挑战》的导演,上来就给演员出难题。
  他活动了活动胳膊,扭了扭腰,双手扣住门把,随后舌尖顶住上牙膛,丹田一粒混元气,低喝了一声:“开!!!”
  门纹丝没动……
  秦霄闲和曲霄云俩人是你看我我看你。
  “老弟,你这练的也不行啊!”
  “我……”
  就这会栾怼怼走了过来,一脸诧异。
  “你俩不进去,在门口干嘛呢?”
  秦霄闲一手挠头,一手指了指门:“栾哥,这门……”
  “这门怎么了?”
  栾怼怼一脸不理解的把门拉开,走了进去。
  直播间网友炸了:
  “哈哈哈,笑死我了!!!”
  “老秦以为是推的,把曲霄云也给带歪了!!!”
  “我还以为曲霄云的肌肉是虚的呢!!!”
  “近朱者赤,近傻者傻!!!”
  “俩二货!!!”
  “哈哈哈!!!”
  看的摄像组工作人员,憋笑憋的脸通红,拿摄像机的手都有点抖了。
  曲霄云和秦霄闲俩人脸臊得通红,低着头走进了屋。
  栾怼怼已经坐在了正坐旁边的位子。
  秦霄闲看栾哥坐的位置,心里已经明白了,拉着曲霄云坐在了桌子的最边上。
  曲霄云坐倒数第一,秦霄闲坐倒数第二。
  秦霄闲很有当哥哥的样:“老弟,咱就坐边上,肯定出不了错!”
  栾怼怼俩手放在桌上,一副领导开会的派头,左瞧右瞧:“你俩怎么坐那么远啊?”
  秦霄闲笑着解释:“栾哥,我俩辈小,辈小坐中间不合适,那都是给师父、师哥们留的位置,我俩坐在这,要是有个活什么的,还能帮着打打下手!”
  求生欲很强!
  栾怼怼点了点头:“不错,你们很有觉悟!”
  曲霄云看着屋里那么多镜头,很不习惯,甚至有点手足无措,俩手是一会放桌上一会放腿上的。
  “秦哥,这么多摄像头,坐的我怪别扭的……”
  秦霄闲表示理解:“你这就是上镜少的原因,我教你一个办法。”说完他抽出了插在背后的折扇,拿在手里把玩。
  “手里有个东西就好了,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上面。”
  曲霄云点了点头,把謙大爷送的十八子手串从手上摘了下来,十八子手串十八个珠子各不相同,盘了几下觉得硌手。
  突然想起师父送的一饼醒目了,从兜里掏出来把玩,这盘起来光溜多了,而且手感相当不错,面对镜头的紧张感果然减少了很多。
  这会功夫小岳岳拿着“如我亲临”的扇子走了进来了。
  “岳哥!”
  “师哥!”
  “哎!”
  小岳岳先走到了秦霄闲和曲霄云的身后,不理解的看着他俩。
  “你俩干嘛呢?盘的挺起劲啊!一个盘着扇子(一条),一个盘着一饼醒目,你俩这是一条一饼组合啊!”
  直播间观众弹幕飘起来了:
  “笑死我了!!!”
  “俩傻子组合名有了!!!”
  “一条一饼组合!!!”
  “看的我都想搓麻将了!!!”
  “小岳岳赐名!!!”
  “哈哈哈!!!”
  栾怼怼乐了:“小岳这名起的不错啊,一条一饼组合,有点意思。”
  说话间小岳岳走到了圆桌的正坐。
  “师哥,你怎么坐这了?”
  栾怼怼不以为然:“我坐的也不是正坐啊,我挨我师父。”
  小岳岳数了数:“不对,师父旁边得是謙大爷和高老板!”
  俩人为座就争辩起来了,秦霄闲看懵了,自己站起来的同时也把曲霄云拉起来了。
  栾怼怼余光扫到了他俩:“你俩站起来干嘛啊?”
  秦霄闲语气很卑微:“要不您二位先挑吧!”
  栾怼怼一挥手,示意坐下:“你俩坐吧,那座不能有人挑!”
  “……好嘞!”
  坐下后曲霄云对秦霄闲低语:“这坐着比站着还难受……”
  “可不是嘛!烫屁股!”
  就在这时,烧饼和张鹤轮走进来了。
  “饼哥!”
  “轮哥!”
  “栾哥!”
  “岳哥!”
  最爱搞事情的俩人进来了,直播间沸腾了,一至认为他俩会搞出些事情。
  互相打了招呼,张鹤轮一屁股就坐在了留给郭德刚的位子。
  嘴里还碎碎念:“哎呀!上综艺了,也该我张鹤轮火一把了,这镜头多的座就归我了!”
  小岳岳一脸难以置信:“这是师父的座!”
  张鹤轮一摆手:“大屁股脸,你少来这套!你也太贪心了,都那么红了还想占c位呢?能不能给师兄弟们留点机会!”
  小岳岳一脸委屈:“我才不是为了坐这呢,你往这看!”说完他展开了如我亲临的扇子。
  没完全展开,只露出了“亲我”两个字……
  张鹤轮立马就站起来了:“我去你的,要是亲你这大屁股脸才能坐的话,那我放弃……”
  “哈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