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德云:我,霄字科第一人! > 第二十八章:秦霄闲与曲霄云结盟

第二十八章:秦霄闲与曲霄云结盟


  栾怼怼劝道:“大爷,您这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啊。行了你俩,刚回来闹什么!鹤轮,我刚才忘说了,小岳在节目里可是师父的助手啊!”
  张鹤轮不以为然:“助手怎么了?师父和大爷的眼睛是雪亮的,怎么他还敢给我穿小鞋啊?我张鹤轮脚正不怕鞋歪!”
  说完猛的站起,一把抓住了小岳的胳膊,随后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岳哥,您路上累了吧,快坐下,我给您捏捏肩!”
  郭德刚竖起了大拇指:“罢了,张鹤轮你真是生错时代了,你这善变的能耐放现在是保安,放在以前那就是保安队队长了啊!”
  “哈哈哈!!!”
  ……
  大伙一起吃过了晚饭,各自回房间休息。
  晚上11点,曲霄云正准备睡觉,房门被敲响了。
  这点能是谁呢?
  “谁啊?”
  “我……”
  “……”
  曲霄云无语了,这个回答八九不离十是地主家的傻儿子……
  开了门,果然是他。
  秦霄闲换了一身黑衣还戴了个墨镜,背后依旧插着把扇子。
  “秦哥,进来聊!”曲霄云把他往里请。
  秦霄闲环顾了一下左右,小声说:“老弟,换身衣服,跟我走!”
  “好……”
  曲霄云见他神秘兮兮的,也不知道他要干嘛。
  出了别墅,上了秦霄闲的阿斯顿马丁。
  车窗开着,夜风吹在曲霄云的脸上,不禁感慨——开着豪车说相声,真是朴实无华。
  “秦哥,这是去哪啊?”
  “吃夜宵啊!”
  到了一家烧烤店,二人进了包间。
  点了菜,又点了几瓶酒。
  碰了一杯,秦霄闲感慨道:“哎,撸串还得是室外有感觉!”
  俩人是老乡,都是辽城人,也都是霄字科的之前也认识,不过谈不上很熟。
  “是啊,室外吹着夜风吃多美啊,不过现在也不太方便了。”
  聊了几句家常,秦霄闲也没拐弯抹角。
  “老弟,回头拍团综,咱俩结盟吧!”
  曲霄云听的一头雾水:“结盟?”
  秦霄闲叹了口气,把下午发生的事都讲了一遍。
  曲霄云听完他下午的遭遇很同情,也追过闫敏导演的《极限挑战》,什么三傻三精啊,对结盟不陌生,只不过没想到相声团综都这样了……
  二人定下了结盟目标——
  不为了德芸新一哥,不被整的太惨就行。
  ……
  三天后。
  《德芸斗笑社》第一期录制正式开始。
  第一期拍摄地点是津城,庆王府。
  庆王府是津城有名的古建筑之一,曾是清廷庆亲王的府邸。
  府内环境优雅,古香古色。
  庭院里导演、摄像、道具等团队早已到齐,府内随处可见放置好的摄像机,保证拍摄到每个精彩镜头。
  “闫导,设备调试完毕。”
  “闫导,网络稳定,随时可以直播。”
  “闫导,德芸社演员都已就位,随时可以开始拍摄。”
  见各个部门准备妥当,闫敏宣布开拍,早已准备好的先导片开始在直播平台播放。
  直播间内浮现出一行字。
  什么是相声?
  随着一行字消失,郭德刚出现在镜头前,简单谈了一下对相声的看法:
  “相声首先是谋生的手段,我给你快乐你给我饭吃,这是天下最简单的两件事,就可以了。”
  镜头一转,对准了于謙。
  “意味着一种职业,一种指着它养家糊口的一种技术,也是我这一生当中的一个追求,一个爱好。”
  小岳岳也发表了看法:
  “这是一门学到老的功课,说相声你需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不用特别的渊博,但你要比很多人知道的要多!”
  录播里只挑选了他们三人的回答,但直播间里每位参加团综的德芸社演员也都有回答。
  曲霄云的回答很简单:
  “相声是语言艺术,是一门引观众发笑的手艺,能与观众互动起来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
  接下来播放的是,剧组和郭德刚特意为曲霄云安排,符合他特点的任务。
  曲霄云端坐在书案后。
  书案上摆着折扇、手帕,以及师父赠予他的一饼醒目。
  一饼醒目摔响,他开了口:
  “话说甲子六十年,又恰逢德芸社辛苦耕耘二十五载。德芸班主郭德刚,风云行走近五十载,闯荡江湖深知这家有万贯,不如一技傍身。”
  “于是在云、鹤、九、霄徒弟之中巧设局中局,训徒见真章!”
  “这九子若非池中之物,定能重重关卡生金麟!”
  “谁能成为真正的德芸新一哥,让我们拭目以待!”
  说完后直播间弹幕就飘起来了:
  “原来是你!”
  “这不是彭于晏德芸分晏嘛!”
  “坑比!”
  “塘王!”——书友创意,挖坑成塘,放水养鱼(未婚)。
  “太讨厌了,故事什么时候给我们说完!”
  ……
  随后到了徒弟采访环节,屋里两张沙发,郭德刚坐在沙发上手拿折扇面带笑意,等待徒弟们进屋谈话。
  先是从爱徒栾怼怼开始,随后每位徒弟进来谈话,至于截取哪位徒弟的采访片段就是导演的事了。
  小辫儿和秦霄闲进屋谈话的时候,直播间人数由十万飙到了二十万。
  曲霄云辈分最小,也是最后一个进屋。
  之前和小岳岳说对口,被小岳岳调侃成彭于晏德芸分晏,这外号就在网上流传开了。
  因此剧组特意为他造型下了功夫,给他梳了一个背头又定了型,衣服也是为了凸显他身材而挑选的紧身背心,上面印着德芸logo。
  “师父。”曲霄云给师父行礼。
  “快坐吧!”
  郭德刚拍了拍折扇,脸露笑意:
  “霄云啊,对德芸新一哥有什么想法吗?”
  “嗐,哪敢啊,不被淘汰就行!”
  “送你的醒目喜欢吗?”
  曲霄云点了点头:“特别喜欢,我给它起了一个名,叫一饼醒目!打麻将缺一饼,用它就行!”
  郭德刚乐了:“傻孩子,你用它打麻将,别人不就知道你什么牌了嘛!一看你就不常玩,多和你謙大爷学学,你大爷麻将打的好,牌友都爱找他玩,你大爷麻将玩高兴了,连姓都改了!”
  曲霄云没明白,謙大爷的爸爸姓被调侃成段子,謙大爷这事他没听说过。
  “师父,什么意思?”
  “你謙大爷一玩麻将准输,牌友都叫他老宋(送)!”
  “哈哈哈!!!”
  直播间里网友都笑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