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人在东京:开局一座时空门 > 119 你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119 你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在此之前,他们之所以按兵不动,也只是在等待关东的命令而已。”
  
          “看起来,关东是终于知道无法从咱们手里夺回行刑课和关西警署,所以才让财团开始动手了!”
  
          此刻于林恩近旁发言的,正是近期一直在与关东对抗,并且获得了傲然战果的骇客。
  
          虽然当初在接手行刑课后,林恩已经物理意义上的斩断关东与关西的联系,可明面上的通讯能摧毁,暗中看不见的联系却还有很多。
  
          如若不然,骇客近期也不可能有那么大工作量,甚至再见到他时,林恩已经能从对方仅剩的一只眼睛上看到浓重的黑眼圈。
  
          不过……
  
          累归累,骇客的精神却很亢奋。
  
          因为从近段时期一连串的交手中,他已经数次完胜关东的反击,创下了一个又一个的‘辉煌战绩’!
  
          现在财团方面发生异动,俨然就是关东颓败的重大体现!
  
          他们急了他们急了!
  
          要不然,他们又怎么可能动用财团这一最后手段呢?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现在咱们也不能放松警惕。”
  
          “财团出招,咱们就得接下这一招!”
  
          “不然犯罪率与日俱增,咱们的支持率也会大幅度下跌。”
  
          “真变成那样,可就随了关东和那些财团的意了!”
  
          林恩目前虽然掌控了关西的治安机构,甚至某种意义上拥有了绝对武力,但要说尽数将关西掌控在手中,却还差的很远。
  
          首先那些关西大小的财团就是麻烦,而且这一次,偏偏还不能动用武力去针对。
  
          毕竟财团所掌控的财富,代表着一整个关西的经济命脉。
  
          林恩想将所有财团的人干掉很简单,可干掉之后,关西的经济也会在那一刻尽数崩溃!
  
          因此相比动用武力,果然还是动脑子更为靠谱一些!
  
          “财团会有这一步动作,必然是依照关东的命令逼你就范下台。”
  
          “接下来我会尽全力寻找财团与关东的联络方式,只要能够断绝双方的通讯,那些财团就无法再听从关东的任何命令!”
  
          身为网络中的神明,骇客想要解决眼前的问题,首先想到的还是利用网络手段解决。
  
          可在他提出这一建议后,林恩却轻轻摇起头来。
  
          “没那么简单。”
  
          “财团之所以受制于关东的命令,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关东掌握了他们的命脉!”
  
          “即使能够切断双方的联系,他们也依旧会听从关东的命令,继续向咱们发动一波又一波的攻击。”
  
          “除非……我们能反过来将那些财团的命脉掌握在手中,才能对他们做出反制!”
  
          身为关西的‘人上人’,那些财团为何会那么听关东的命令?
  
          其实理由只有一个——
  
          “你是说……九州工厂?”
  
          在林恩的提示下,骇客很快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九州工厂,是隶属关东麾下的制造工厂,关西的一切物资都来自这里,如果失去九州工厂,关西肯定会立刻停摆!
  
          也正因如此,关西的财团无法失去九州工厂,自然也就反抗不了关东的统治。
  
          可如果说……林恩能将九州工厂归为己有呢?
  
          “没错!”
  
          “咱们下一步的任务,就是探索九州工厂,斩断九州工厂与关东的联系,将这个最大的后勤生产基地掌控在自己手中!”
  
          伸手打了个响指,林恩早已认清了九州工厂的重要性,这段时间之所以没有动作,也只是为了能够一步一个脚印的前进而已。
  
          可既然财团方面已经代表关东出手,那他也不能再继续韬光养晦。
  
          直接将目标锁定在九州工厂,只要将那里拿下,林恩今后也无需再为物资问题发愁!
  
          只是……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九州工厂与外界没有任何联系,即使我想通过网络进行入侵,也根本做不到。”
  
          林恩的想法很好,现实却很让人无奈。
  
          如果能做到的话,骇客早就入侵九州工厂去探查其中的秘密了,根本不会等到今天。
  
          导致他没能成功的原因是,关西这边根本就没有联通九州的网络!
  
          放到他骇客这里,可不就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么!
  
          “我知道,所以我打算派遣一支队伍,专门探索九州工厂,夺取其控制权!”
  
          “另外,林悠那边好像对九州工厂很熟悉,如果有他帮助,咱们应该能少走很多弯路。”
  
          对九州工厂,林恩早就觊觎了很久,因为那里不仅是物资出产基地,更研发出了许多千奇百怪的道具和武器。
  
          这些好东西林恩可是早就想要入手了!
  
          眼下既然有了这个机会,那就没什么好迟疑的了。
  
          尤其林恩还记起来,祭品兄妹手中的不少道具都是来自九州工厂,甚至有可能他们都是在那里没‘生产’出来的!
  
          如果能有林悠帮忙,那他就更有信心将这个后勤生产基地掌控在自己手中了!
  
          “我明白了。”
  
          “那这次探索九州工厂的任务,我要加入!”
  
          听林恩这么一说,骇客的眼睛顿时大亮。
  
          这么刺激的事情,他肯定不愿意错过啊,没能去的了关东,九州也一样!
  
          “就算你不说,我也得让你过去一趟。”
  
          “毕竟咱们这些人里,就你知道怎么控制九州工厂。”
  
          “这个担子,你得帮我担起来才行呐!”
  
          拍了拍骇客的肩膀,这一众恶玉之中,林恩只对他的期望最大。
  
          那么接下来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这次的任务需要秘密进行,林恩愿意动用的,也都是自己信得过的人。
  
          骇客、运输工以及打架专家,他们肯定都要加入队伍,另外行刑课师傅那边也挑选了几个合适的成员,组成了一支八人小队,乘坐飞行器即刻朝着九州方向进发。
  
          没办法。
  
          九州与关西之间,其实也隔着一个巨大的隔绝领域,想要穿过隔绝领域,就必然少不了新干线这个运输手段。
  
          可自从关东与关西的联络被切断后,关西方面已经完全丧失了新干线的控制权,因此想通过新干线前往九州的这条路,从一开始就被堵死了!
  
          好在在接手了关西的机械部队后,让林恩得到了不少飞行器,而且这些飞行器与新干线一样,都涂装了能够抵抗隔绝领域辐射的涂层。
  
          估计关东那边也没想到,自己留下来以备不时之需的机械部队,最后会落到外人手中。
  
          既然便宜了林恩,他自然要将这好东西利用起来才行!
  
          就是不知道。
  
          在骇客他们一行抵达九州工厂后,一切会不会如预想中那般顺利……
  
          ——————
  
          “又有新的时空裂痕形成,而且这次还是第四等级的灵灾?”
  
          “行!我知道了!”
  
          “我现在就去!”
  
          送走了骇客一行人,林恩顺便跟欺诈师小姐姐啪了个爽,一番的温存过后,才刚返回东京的家中,就突然接到了弓削麻里的电话。
  
          电话中,弓削麻里的语气虚弱中又带着一丝急促,她已经联络了林恩好久,却始终没能联络成功。
  
          现在好不容易接通电话,她是迫不及待的想尽快将一切道出——
  
          原来在半天前,一个第四灵灾级的时空裂痕出现在东京街道。
  
          那是已经达到了古时候百鬼夜行的灾难等级,如果一个弄不好,东京沦陷那都是轻的!
  
          得知了这个大事件,林恩也来不及打听详细的情况,挂断电话便立即赶往到现场!
  
          看得出来,这次的时空裂痕闹出的乱子确实很大。
  
          都不等靠近现场,隔着两条街的距离,林恩就被拦在了封锁线外,最后还是弓削麻里亲自到场,才顺利将他带了进去。
  
          “林恩君……”
  
          由于修炼的缘故,这段时间林恩一直没怎么与弓削麻里联系,此次再见,她的状态可不怎么太妙,不仅脸上难掩疲惫,就连走路脚底发软,显然灵力的消耗已经达到了临界点。
  
          这让林恩见状,连忙伸手扶住了她的手臂——
  
          “小心些,麻里姐。”
  
          “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糟糕了?”
  
          在林恩的搀扶下,弓削麻里渐渐站稳了脚步。
  
          也不知道是不是林恩的怀抱能给她带去安全感,反正她是下意识的向林恩的怀里靠了靠,最后竟变成了直接依偎到他怀中。
  
          不过这种时候,也没必要纠结这种小事。
  
          看看周围,许多建筑物被严重破坏,甚至地上还平躺着不少覆盖白布的尸体,说明这次的时空裂痕,破坏力要远比像想象中来的更加恐怖!
  
          那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么糟糕的情况发生?
  
          之前阴阳厅不是做的挺好吗?
  
          怎么这次就这么拉了?
  
          “其实具体的情况我们也不知道,这么大的时空裂痕,明显不应该是在短时间内能成型的,可偏偏它就出现了,而且还是那么突然。”
  
          “而且最大的问题是,我们的结界封印效果对这次时空裂痕里的异度生物效果不明显,它们好像能够轻松破解我们的封印,所以最后我们也只能使用武力去对抗敌人。”
  
          “现在包括我在内,阴阳厅总共已经出动了四名神将。”
  
          “可就算是这样,我们也才堪堪抵挡住入口,没将这次灵灾波及的太广。”
  
          “这样下去,我们早晚是要守不住的。”
  
          “所以林恩君,你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