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星门 > 第135章 扬名天下

第135章 扬名天下


  前方,李皓半跪在地。
  微微喘息,心脏跳动肉眼可见。
  三位三阳,迅速靠近,金、水、火三系。
  李皓受伤了。
  伤势很重!
  然而,就算三位三阳靠近过来,人还没到,神秘能已经炸开,李皓也没想过要逃。
  为何要逃?
  此次,就是为了搏杀他们,为了杀光他们,让自己更强。
  一股水浪,汹涌而出!
  九锻劲!
  轰!
  一拳隔空打出,轰隆一声,超能炸裂,李皓一个蹬地,飞天而起,下一刻,从天而落,一剑荡九州!
  四方,三位三阳迅速攻杀而来!
  金系最强,水系最弱。
  李皓却是不战水系,专攻金系,一剑荡漾,轰隆一声,再次将金系万剑撕裂开,郑平微微一个趔趄,其他两人则是迅速杀来。
  此刻,没人再说话。
  不需要说什么。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搏杀。
  轰隆一声,一股水能在李皓四周炸开,下一刻,形成了一个水泡,将李皓裹在其中。
  李皓一剑杀出,戳破水泡,迎来了漫天火光!
  三位三阳,配合还是极其默契的。
  给李皓造成的麻烦和伤害,甚至要超过之前几位。
  此刻的李皓可不弱,血刀诀爆发的他,可以说,处于一个战力的巅峰,可依旧被这三位三阳环绕,打的无法前行。
  而这三人,不给他落地。
  李皓几次想落地调整一下,依旧被三人联手攻入半空,郑平几人也是面色凝重,这家伙都这样了,居然还具备如此强悍的攻杀之力。
  若非之前被人所伤,他们还真难抗衡。
  “呼……”
  喘息声,从四人鼻间传出,都在喘息,这样的高强度爆发性战斗,让他们都有些无法承受。
  李皓血流如注,体内红影之力并未吸收消化掉,只是吸收了一部分,剩下的,其实还阻碍了一些他的内劲运转,毕竟是三阳层次的红影,而且还不是初期的那种。
  远处,也有战斗爆发。
  那是三大组织的日耀强者,沿着三阳的踪迹追杀而来,不过被猎魔团的人拦截住了,此刻,也在战斗。
  厮杀无声。
  三大组织也好,猎魔团也好,除了超能炸裂声,秘术破空声,几乎都是无声无息地战斗,唯有临死刹那,才有痛苦声传来。
  都是精锐!
  而李皓,没管那边。
  这一刻,他将星空剑收起。
  无他,星空剑虽然锋利,可是,太短了,而且不太趁手,除了锋利之外,只有剑能是李皓所需,反而在此刻有些碍手碍脚。
  瞬间收回星空剑,下一刻,李皓挥拳!
  虎斗术!
  猛虎咆哮,拳到一半,呼吸法瞬间转换,九锻劲!
  爆发!
  轰!
  这一拳,比之前更强,李皓一拳打破水泡,一个腾跃而起,水系三阳还要继续困住李皓,李皓却是猛然咆哮一声,猛虎出笼!
  一头猛虎附身,李皓化为猛虎,腾空而起,越跳越高!
  “他要逃!”
  郑平厉吼一声,“追!”
  李皓想逃!
  逃?
  李皓怎么可能会逃,下一刻,他如同泰山一般,轰隆一声朝下跺脚而来,一脚跺出,超能爆碎,水系超能的神秘能,直接被他跺的炸裂开!
  那位水系的超能,是三阳中期,此刻,被李皓一脚跺爆了超能,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满是骇然。
  这也行?
  山?
  此刻的李皓,好像一座大山,轰隆镇压而下。
  几人都是凝重无比,纷纷出手,刚要抵御大山落地,下一刻,李皓脚掌炸裂开,一股金系之力爆发,如同鸟喙,尖锐无比,瞬间刺穿了水系强者的防御,脚如剑,瞬间将对方肩膀踢的塌陷下去!
  李皓得势不饶人,双腿环踢,双臂展开,如同飞鸟,在空中盘旋,横扫四方!
  砰砰砰!
  一连串的炸裂声传来,金属碰撞声传来,李皓仿佛不知疲倦的凶兽,一脚猛踢,将最弱的火系踢飞,自己瞬间落地,一脚踩裂了大地。
  血液,渗透而出,将大地染红。
  李皓的皮靴,彻底粉碎,露出了白骨森森的脚掌。
  “噗!”
  一口血液从口中喷射而出,李皓剧烈喘息着,四周,三位超能再次围攻而来,每个人身上,也都有些伤势。
  李皓却是有些疲倦了。
  九锻劲……迟迟没能突破。
  临战突破……书上说的简单,真战斗起来,根本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思考,去突破,这让李皓很是苦闷,他原本想借机突破九叠,凝聚水势,三势融合,杀几个三阳还不简单?
  可现在……证明不行。
  李皓吐了口血,笑了一声,算了,不强求。
  既然无法此刻临战突破……那就融金势,第三势金剑势!
  金剑势很强,之前李皓准备肺部更强大一些,再去融合,可此刻,谁还在乎这个?
  撑死了,接下来多咳嗽一阵,和侯霄尘他们一样。
  等自己五脏再次平衡,能容纳金剑势,自然好了。
  下一刻,一股金系之力,在肺部爆开,超能锁传出了当当当的冲击声,肺部的超能锁,被切割出一道道痕迹,差点裂开。
  可李皓,也不在乎,因为这时候,时机刚好,体内的红影之力,迅速涌入肺部,强化肺部的超能锁。
  原本还发愁,这些红影之力无处消化呢。
  超能锁上的裂痕,迅速被愈合。
  李皓身上,一股金系之力,迅速爆发开,郑平三人脸色纷纷变幻,郑平暴吼一声:“快杀!”
  李皓,好像有特殊变化。
  此刻,李皓肺部冲击,血液溅射,咳嗽声瞬间响起。
  “咳咳咳……”
  血液,从嘴角流淌。
  融金剑势,最难。
  不过,金剑势代表了极致的爆发,若是融入,李皓实力必然大增。
  星空剑再次浮现,其中的剑能,被李皓瞬间抽空,融入体内,让伤势迅速开始愈合,停止了继续扩大,五脏之伤,也在迅速愈合。
  李皓如同小鹿,步伐轻盈,一个闪烁,消失在了郑平剑下。
  下一刻,郑平后背发凉!
  就在此刻,李皓神意浮现,脑海中,闪过先祖那一剑!
  三剑势!
  金色原点,瞬间融入虎头之中,猛虎出笼!
  嗡!
  一剑刺出,空气炸裂开,剑气直接贯穿四方,地面裂开。
  李皓速度极快,一瞬间,星空剑刺出,郑平变色之下,迅速躲避,刚要避开这一剑,李皓一跺脚,大地震荡一下,直接将他震回!
  噗嗤!
  一剑穿透了后背,李皓身上,也迎来了水火两重攻击,那两位超能,甚至不管郑平是不是在攻击范围内,直接一起攻击而来!
  轰!
  炸裂声响起,郑平眼睛瞪大,身上被火焰覆盖,被水箭穿透。
  他勉强回头朝李皓看去,此刻,李皓手握短剑,深深刺入了他心脏之中,整个人也是面目全非,被火焰灼伤的脸上全是伤痕,身上也是如此。
  郑平忽然笑了。
  没有在意同伴对自己也一起下手,这个时候,换成他,他也会如此。
  他笑,这李皓,还是小看了超能!
  虽然这家伙一瞬间强大了一大截,瞬间闪现,出现在自己身后,还一剑刺穿了自己心脏……可是,他也不好受,三阳的攻击,没那么容易接下来的。
  李皓一心要杀自己,此刻,被那两位重伤了!
  然而,下一刻,他眼睛瞪大!
  李皓一口气猛吸,一股特殊能量迅速在体内爆发,刚刚被灼伤的肉身,瞬间闪现一道道光芒,眨眼睛,身上的伤势不说痊愈,可也没再恶化,甚至开始有新的血肉诞生。
  剑能!
  李皓冷冷看着他,一拳打出,砰地一声,头颅炸裂开!
  你看什么?
  你笑什么?
  李皓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你以为我受伤了,就没办法了?
  四周,两位三阳,见状,二话不说,飞身就走!
  重伤之下的李皓,居然能瞬间恢复,那还打什么?
  逃!
  之前不逃,那是因为李皓伤势很重,可此刻,他们眼睁睁地看着,李皓吸了一口气,接着就伤势恢复……这还怎么战?
  李皓猛吸一口气,呼吸法再变!
  一口气剑,喷吐而出!
  无影剑!
  气剑快到了极致,一瞬间,穿透了虚空,刚腾空而起的水系超能,被这一剑贯穿了后背,一个趔趄,超能溃散,跌落在地。
  火系的三阳初期,已经腾空,欲要飞行而逃。
  这一刻,李皓拔剑,三剑融一!
  咳嗽声响起,仿佛催命的信号,一声厉喝:“断!”
  断你性命!
  嗡!
  剑气冲天,照亮了大地,这一刻,这一剑,贯穿天地,轰隆一声,剑气消失,半空中,那火系三阳瞬间止步,接着低头朝下看去,带着一些苦涩……轰隆一声,身体直接炸裂开!
  而跌落在地的水系三阳,此刻还活着,却是面露恐惧之色!
  死了!
  都死了!
  6位三阳,眨眼间死了五人!
  “魔剑……”
  水系三阳喃喃一声,此人……甚至比袁硕还强。
  起码对比之前袁硕杀齐眉棍,这一刻的李皓,的确比那时候的袁硕更强一些。
  他面露狠色,在李皓靠近的那一刻,陡然朝李皓扑击而去,欲要临死反击一次,哪怕不能击杀李皓,也要让他重伤!
  而李皓,脚踩大地,如同巨熊,直接张开臂膀,任由对方扑来,一把环抱对方,熊斗术爆发,双臂力量瞬间增无数。
  轰!
  抱杀!
  双臂如同铁箍,将对方箍住,直接抱杀当场,双臂折断,胸骨被挤压的塌陷,五脏六腑彻底破碎,头颅垂下,却是依旧侧眼看向李皓。
  为什么?
  为什么这么强!
  为什么伤势可以瞬间恢复?
  为什么?
  这些,他不懂,不知,也死的不甘。
  李皓没心思去猜测他想什么,一把甩开了浑身骨头断裂的水系三阳,环顾四周,朝一个方向看去,下一刻,蹬地而起,一剑凌空斩去!
  半空中,一位收敛超能,面露恐惧之色的超能强者,一动不动,只希望黑夜可以遮掩自己的行踪。
  可是……下一刻,剑气来袭!
  噗嗤一声,碎裂当场!
  李皓没有止步,落地,蹬地,飞天而起,一脚跺下,轰隆一声,一处地面彻底坍塌,地下,一位日耀爆碎当场!
  李皓还是没有止步,一声虎啸,震荡天地,黑暗中,好像有个人,从另外一个虚空被挤压了出来,带着不敢置信,怒吼道:“不可能!”
  这是飞天的一位杀手,实力不算太强,可能力极其特殊,可以藏身于黑暗,和黑暗融为一体,根本不可能被人发现。
  他甚至刺杀过三阳,也是飞天一位天赋极强,有望成为下一个三阳甚至旭光的天才。
  可此刻,被李皓一声吼出,他不敢相信。
  李皓没等他说完,一拳打出,轰隆一声,打的对方四分五裂。
  不可能?
  一个个大太阳就在我眼前,有什么不可能的。
  能瞒住我这双眼,你们再说不可能。
  朝四方看去,这一刻,四方,没有光团了,不过李皓知道,早在之前,就有人逃了,这一战,还是瞒不住的,他杀月菩的那时候,他就感知到了,附近有几位日耀,自知李皓恐怖,早就跑了。
  此刻,鏖战这么久,那些家伙跑哪了,李皓也无法追踪。
  想封锁消息,不可能的事。
  杀这几个人,也只是因为这几个家伙,居然一直看到了最后,真是找死!
  不过,跑的也就之前那几个。
  那几人,也就看到了他瞬杀月菩,有偷袭之因,剑能恢复伤势,三剑势合一,这些人没看到,倒也让李皓安心了一些。
  还有血刀诀爆发,这些人应该也没看到。
  还可以。
  片刻后,一队黑铠,迅速前来,刘隆浑身浴血,低沉道:“四周来袭超能,皆被斩杀,不过……暗中好像有超能逃离,还有几位土系遁地而走,没能追上。”
  斩杀的,只是那些留下来的。
  逃走的,却是没办法了。
  此刻,所有人都眼神灼灼,带着一些疯狂的崇拜,看向李皓。
  一人战六位三阳,全杀!
  李皓笑了,下一刻,抬手,挥拳,暴喝:“猎魔!”
  “猎魔!”
  爆吼声,在这荒原中响彻天地!
  这一晚,李皓必将扬名天下!
  武师,再出一位巨头,甚至要超过袁硕,因为李皓太年轻了,战绩太过惊人,一对六,全杀!
  遥远的地方,听到这吼声,一些逃亡的超能,吓得肝胆欲裂!
  逃!
  不要命的逃!
  李皓,赢了!
  三大组织,六位超能,十多位日耀围杀,李皓带着他的人,杀光了三阳,真正逃离的超能,不到5人,其他人,全部葬身这无名小山。
  ……
  荒原上。
  杀气撼天,明明战斗次数不多,可这一刻,猎魔团格外的疯狂,格外的狂热,恨不得此刻跟着李皓杀向中部。
  这是他们的团长!
  一人独杀六位三阳……是同一场战斗,而不是累积击杀!
  三阳,他们眼中的巨头。
  今晚,在这却是死了一批。
  李皓咳嗽一声:“收尸,打扫战场,速度!撤离……给你们十分钟,跟我一起撤离,这一次……要逃亡了……很快,也许会有旭光来追杀我……”
  “咳咳咳!”
  咳嗽声不断响起,这一刻,有些人想到了侯霄尘。
  不过,等看到李皓,侯霄尘瞬间被丢到了脑后。
  侯霄尘,又如何?
  在这个年岁,他能比得上李皓吗?
  何况,侯霄尘是侯霄尘,李皓才是带着他们杀戮四方,不断强大的存在。
  一眨眼,这些人纷纷四散而去,开始收拾战场。
  六位三阳,被杀的几位日耀……
  这一战下来,收获绝对不会小。
  三阳,大多都携带了储物戒,远不是日耀可以比拟的,他们有神能石,有储能戒,包括本身,被杀之后,也是千方以上的神秘能。
  十分钟后,李皓一挥手,黑暗中,51人,迅速撤离。
  ……
  而他们撤离没多久。
  消息,随着逃亡的那些超能,迅速传开。
  地震了!
  ……
  红月据点。
  蓝月微微一个恍惚,有些失神,看着满屋的强者,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有人没听到通讯中的内容,正在看着他。
  蓝月满脸的震撼,这一刻,甚至顾不得侯霄尘,顾不得四大机构的压制,顾不得他们正在扫荡……
  他很恍惚。
  “蓝月!”
  紫月的声音,惊醒了他。
  紫月皱眉道:“怎么了?”
  蓝月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咽了咽口水,湿润了一下咽喉,这才缓缓道:“横断峡谷对面……郑平他们追上了李皓……”
  这是好事啊!
  众人疑惑。
  下一刻,蓝月笑了,笑的有些莫名:“然后……飞天的月菩到了,阎罗的铁壁和魅姬也到了……六位三阳,联手捉拿李皓……”
  众人等待着结果。
  下一刻,蓝月坐在了椅子上,靠在了椅背上,吐了口气:“全死了!”
  轰!
  众人一脸震动。
  紫月也是震撼:“月菩他们敢袭杀郑平……”
  是的,第一想法就是这个。
  内讧!
  也不算内讧,只能说,三大组织斗争爆发,导致同归于尽了。
  蓝月笑了,笑的苦涩无比:“不是……全部被李皓杀了!”
  “什么?”
  不敢置信,无法相信这个结果。
  蓝月笑容消失了,轻轻吐了口气,手中出现一把扇子,扇了扇,好像在安抚内心的躁动,恢复了平静:“都死了,月菩第一时间就被李皓击杀了,李皓杀月菩,没花多久……接着大战爆发,有人看到了他一剑击杀了防御强悍的铁壁……接着……就没有然后了!”
  说罢,他轻笑一声:“都在说袁硕厉害,都在说侯霄尘可怕……可为何……没人提过一句,李皓……也这么可怕?”
  有人说过吗?
  没有。
  没有任何人说过,袁硕的徒弟是个强者,提起李皓,都是一句,“袁硕的关门弟子”、“八大家唯一的传人”……
  诸如此类,却是从未有一人说过,李皓很厉害!
  否则,这一战,不会是这样的结果。
  用6位三阳的性命,上百位超能的性命,去证明了李皓的强大。
  这一瞬间,整个大厅安静了下来,沉寂无声。
  都在吸收消化这个信息,个个都是无法置信的表情。
  李皓……袁硕的徒弟啊!
  上个月,对方只是和齐眉棍的徒弟交手,勉强胜了罢了。
  是上个月隐藏了实力,还是说,不到一个月,对方真的进步到了这么可怕的地步?
  一定是隐藏了实力!
  他们不相信,不相信真的有人一个月内,从破百,瞬间强大到了能杀六位三阳的地步……这样的实力,纵然有他突袭,有大家小觑他的偶然,可李皓,绝对在三阳中属于顶级层次了!
  甚至能否和旭光一战,也未可知!
  这一刻,整个红月组织都安静了下来,去吸收消化这个消息,紫月更是如此,在场的人中,也就她真的和李皓接触过一段时间。
  之前去遗迹……
  那时候的李皓,真的有这么可怕吗?
  那时候的李皓,显得憨厚老实,此刻一想,她见到的李皓,真是今晚六杀三阳的李皓吗?
  ……
  一股狂潮,迅速席卷整个银月大地。
  巡夜人。
  玉总管出来了,面色显得很是苍白。
  此刻,整个巡夜人都躁动了起来,郝连川一脸震撼,呆若木鸡,有些呆滞地汇报道:“部长……李皓……李皓今晚在银北区域,击杀六位三阳,其中三阳巅峰一位,三阳后期两位,三阳中期两位,三阳初期一位……消息已经传开,三大组织有旭光出现,好像前往银北……”
  侯霄尘沉默不语,只是在看资料,片刻后,轻声道:“有逃出来的超能,说李皓是魔剑,你怎么看?”
  我怎么看?
  我没眼去看!
  郝连川一脸呆滞中,不吭声。
  不是一对一杀三阳,若是如此,上次他见过,不至于现在才呆滞。
  是一对六,李皓杀光了全部!
  这才是可怕!
  他甚至在想,此刻的李皓,能否单挑旭光?
  六位三阳联手,能战旭光吧?
  应该没问题!
  可是……都被李皓杀了。
  不管这其中有多少意外,李皓赢了是事实。
  “部长……救援吗?”
  “救援?”
  侯霄尘咳嗽一声,笑了:“不救!你,马上去找其他人,联手,扫荡银南区域!不止你,小玉也去,我会酌情出手,我会喊上其他人……扫荡整个银南!”
  需要救援吗?
  那岂不是跟着三大组织走?
  只要他们迅速扫荡银南,三大组织就要疲于应付,是去横断峡谷之北追杀李皓,还是联手抵御银月官方,他们必须要做选择。
  这才是最好的办法!
  “让武卫军全部出动……李皓的猎魔军,这一次彻底打响了名头,不需要多久,甚至连中部都会知晓李皓,知晓这支刚成立的猎魔军……金枪,蛰伏的太久了,也该露面了!”
  侯霄尘站了起来,看向北方,笑了。
  李皓!
  你……真的可以!
  我就知道,能破开我裂神枪意的家伙,不会简单,你果然隐藏了大半实力,今晚倒是爆发了,看来,你是不准备继续装下去了。
  郝连川不再说话,迅速离开。
  他要马上联络各方,开始进行大扫荡!
  必须要逼迫三大组织,将精锐留在横断峡谷之南,否则,李皓这些人很难逃离。
  至于去那边营救……太过危险。
  三大组织,也许已经封锁了横断峡谷区域,一旦贸然去那边,很可能会陷入泥潭之中。
  ……
  行政总署。
  微弱的灯光下,赵署长咳嗽一声,看向周副署长,笑了笑:“袁硕的弟子……果然,袁硕不好惹,他弟子也不是好惹的,八大家的血脉,真的爆发,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说完,又咳嗽一声:“你孙子怎么也掺和进去了?”
  “他?”
  周副署长笑了:“他就是好奇,加上家里管的严,所以追求一下刺激,这一次大概吓破胆了,几个小家伙,现在大概没命地往回跑……”
  “现在,三大组织前往银北追杀李皓……那几个小家伙,危险了。”
  周副署长摇头:“无妨,应该不会有事,今晚没听说有他们参与,大概早就得了消息,提前跑了,李皓他们都是武师,可以隐藏,他们几个不是,大概战斗一爆发,他们几个就往回跑了。”
  赵署长也微微点头,以李皓的履历来看,他应该会想到这一点,此人也算是谋而后定之辈,不会任由那几人暴露被杀的。
  “有人说,李皓乃是魔剑……你觉得……如何?”
  周副署长深吸一口气:“魔剑不魔剑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银月经此一战,又要成为大家的关注地了,这师徒俩,生怕银月没人在意,都要弄点事情出来。”
  “是啊,一南一北,都在杀人,袁硕今晚也杀了一位三阳巅峰,逃亡了……原本还会引起一些注意,现在大概没人会关心了,只会关心他的徒弟,那个刚出头,就是巅峰的家伙!”
  
  赵署长也是感慨连连。
  年轻人啊,真可怕。
  还有袁硕,你知道吗?
  你的学生,成长的可怕,现在战绩甚至要开始超过你了,你磨磨唧唧的这么多天,杀了一些三阳,可李皓已经杀了8位三阳了!
  不,也许更多。
  张婷死了,郝连川说不是他干的,那就是李皓了吧?
  9位三阳了吗?
  还有未知的三阳吗?
  这师徒俩,不出手就罢了,一出手,往日高高在上的三阳强者,仿佛成了随意可杀的小丑,眨眼间,银月大地,他俩杀了两位数的三阳强者了!
  ……
  各方都在震荡!
  消息,也疯了一般,迅速流传。
  魔剑李皓!
  袁老魔的关门弟子,今日在银月,一战击杀六位三阳,踩着三大组织的尸骨,扬名天下!
  ……
  中部。
  跨过北海,第一个行省叫海耀行省。
  此刻,那飓风般的消息,迅速传荡而来。
  袁硕刚击杀了一位三阳,正在逃亡躲避中,他躲的地方不一般,而是顺手弄死了一批超能,躲在了飞天一个据点中。
  就在此刻,一旁,一面镜子上忽然浮现出一行行讯息。
  正在疗伤的袁硕,抬头看去,忽然嘴巴张大。
  同样在疗伤的碧光剑,听到了动静,看向袁硕,见他嘴巴张大,一脸呆滞,有些疑惑,敌人杀来了?
  顺着袁硕的视线看去,镜子上,文字呈现。
  “紧急线报:
  银月行省今晚发生大事,袁硕之徒李皓,在银月北方,一人独战六位三阳,击杀我飞天强者月菩,杀红月组织金九、段超、郑平,杀阎罗组织铁壁、魅姬。
  银月危险度上升,之前,李皓率麾下猎魔军,五十位武师,击杀上百超能,杀性之重,远胜袁硕!
  李皓危险性提升,建议上报,提升为旭光威胁,若有成员接李皓任务,建议旭光中期以上实力。”
  吴红杉也是瞪大了眼睛,猛然看向袁硕。
  一脸的呆滞!
  这……说的是你学生?
  那个听话,懂事,还是个文化人的李皓?
  是的,这就是袁硕一直说的词。
  在吴红杉的印象中,他的学生,也的确是个斯文的小孩子,有文化,又乖巧,还爱笑……
  然后……这是什么?
  同名同姓?
  刚好连你袁硕的名字都同名同姓了,对吗?
  一战杀六位三阳!
  袁硕此刻也回神了,一脸呆滞,片刻后,恢复了平静,见吴红杉看向自己,笑了笑:“看我干吗?”
  “你徒弟?”
  “对啊,怎么了?”
  “你……说的乖巧?”
  “对啊,不乖巧吗?”
  袁硕笑了,哈哈大笑,笑着笑着,有些无奈:“别看了,我也不知道这小子怎么进步这么快,我知道他能很快斗千,甚至很快匹敌三阳……可是……可是……他么的,我怎么知道他能一对六,还赢了!”
  说罢,无语道:“这小子……麻烦大了!老子来这边,好不容易大家不关心他了,好啊,抢我风头,一下子把我危险度还要高了!”
  这算什么?
  到底谁在掩护谁啊?
  还有,这小子怎么做到的?
  袁硕都想不明白,此刻的他,也许也能做到李皓这一步,可是……可是他三势呈现了啊,第三势都融合了,就差不能用血刀诀了……这个没办法,他没剑能。
  乱用的话,没及时弄到血影,他就完蛋了。
  所以,他不会乱用。
  尽管如此,他也强悍的离谱了,不说匹敌旭光,在三阳中,他觉得自己还是无敌,横扫的存在了。
  而自己徒弟,好像也不差啊!
  吴红杉深吸一口气:“你这徒弟……不可思议!不过,连飞天都在传讯各方,恐怕整个王朝,今晚都要知晓你徒弟的厉害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怕什么?”
  袁硕倒是想开了,怕什么?
  来就杀!
  杀不过就跑,跑不过就认命,就这么简单。
  他笑了起来:“好小子,厉害!不过……他师父我也不差,今晚好歹杀了一位三阳,算一算,我这一路上,杀了也快有10位三阳了……嗯,继续保持,不能被这小子超过了!碧光,快点养伤,伤势好了,继续杀……咱们一路东奔西跑,杀的三阳都快被我徒弟追上了,丢人不丢人?”
  吴红杉一言不发。
  心中,却是久久无法平复。
  袁硕的学生啊,还是最小的弟子,居然今晚杀了六位三阳,这让她有些难受,她前不久,才和一位三阳初期鏖战半天,在袁硕的压阵下,才击杀了对方。
  此刻,和李皓一比,她觉得,自己真的没脸了!
  ……
  各方都在震荡。
  各大组织,也在迅速议论。
  银月南郊。
  一处大别墅中,南拳也是一脸唏嘘:“真他么厉害啊,这小子,上次还要和我切磋,幸好没答应,要不然,老命都得丢半条!”
  他的身旁,依旧是上次那位女子,戳心娇客,如今的白夫人。
  大半夜的,孤男寡女,对付还是有妇之夫……若是李皓在,恐怕少不得腹诽一阵。
  此刻,这位戳心娇客也是有些震撼,不过很快回神,轻声道:“这李皓,的确有些出人预料!不过,说起来他和白家也有些关系,胡定方是他师姐夫……贺兄,你说,这李皓,能拉拢过来吗?”
  南拳龇牙笑了起来,看了她一眼,眼神忽然有些幽冷道:“别打主意,这家伙,比袁硕还要凶残,还要无情!拉拢不成,小心被他吃了!那小子,我见他第一面,就知道不是善茬,不是好惹的,那一日,侯霄尘杀人,我亲眼看到他面不改色地看着,红发被杀,那小子眼睛都没眨一下,无视强者陨落的震撼,没有丝毫的恐惧……这种人,惹不起就不要招惹!”
  当日,他看的一清二楚。
  而且后来几天,他一直跟着李皓,那家伙脸上带笑,心里却是冷的比袁硕还要无情的多。
  他知道李皓的情况。
  无父无母,就一个师父逃亡世界,一个朋友去年被红月所杀,刘隆这些人和他认识时间也不长,这人……骨子里就没多少温情了。
  所有的情分,大概都聚在了袁硕身上。
  招惹这样的家伙,不是个好想法。
  白夫人微微点头,没再提及。
  南拳却是再次警告:“还有,别让胡定方和他老婆去招惹,打感情牌,未必好使!那家伙找巡检司的王恒刚,找不太熟悉的洪一堂,都找了,就没找他那师姐和师姐夫,搞不好心中还有些替他师父清理门户的心思,小心一点,袁硕还记情分,他可不会,何况也没什么情分,关门弟子帮着师父清理门户,很是常见,你也是武师,当明白这一点!”
  白夫人眼神微微一滞,点了点头,这一次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是的,关门弟子,有时候地位比开山大弟子地位还要高,他真来清理门户,袁硕知道了,都未必会说什么。
  不过,她还是问了一句:“贺兄觉得,他……能逃出来吗?”
  李皓,能在三大组织旭光围剿的局面下逃离吗?
  “不好说!”
  南拳沉声道:“现在铁了心要对付他的,其实只有红月,阎罗和飞天,未必会一直让旭光在那边追杀他!毕竟,战天城遗迹要开启了,三大组织,对这个遗迹都不会放过的……不过红月那边,大概不会放弃,现在大概有长老会成员杀过去了,北三省那边,之前那位海啸长老,大概过去了吧。”
  北方三省,之前有一位长老坐镇的,靠近北海,乃是水系强者,如今来了银月,蓝月大概不会轻易离开,他还得防着侯霄尘。
  可那位长老,有可能会追杀过去。
  飞天的话,半山有可能也过去了。
  至于阎罗那边,倒是不知,是否有其他强者赶来。
  要不然,平等王未必会去,轮转王三阳巅峰,真遭遇了李皓,搞不好会丢了性命,也不会轻易过去的。
  贺勇猜测了几句,吐了口气,笑道:“看看吧,另外……我也过去凑个热闹,等遗迹开启我再回来……”
  “你也去?”
  白夫人一怔,你过去干嘛?
  南拳直接迈步走出了房间,笑呵呵道:“看个热闹,他们也不敢轻易招惹我,我好歹代表了皇室……”
  说完,人已消失。
  白夫人眼神变幻了一下,这位南拳,这些时日,几乎一直待在这不走,今日倒是来了兴致……他去,不会有什么变故吧?
  ……
  这一日,风起于微末。
  李皓之名,一夜间,传遍银月,朝天星王朝各地传荡而去。
  银月武师,再一次成为各方关注的重点。
  八大家,也成为许多人关心的重点。
  而此刻,中部区域,一处巨大的山顶宫殿中,伏尸遍地,坐在大殿中央的一个男人,正在翻看一些信息,看到了刚刚传来的情报,愣了一下,接着低骂一声:“艹!我女儿还在那边呢……他么的,我以为你好歹沉寂一段时间,你他么速度真快啊!”
  骂骂咧咧的,男人有些气急败坏!
  王八蛋!
  我以为你好歹要练军一段时间,你他么这才几天,你就干这种事了?
  骂完了,消了消气,又呸了一声,看着满地的尸体,愁眉苦脸:“旭光死光了吗?这么大的据点,老子杀光了人,守了两天了,就没个旭光来看看情况?”
  叹了口气,算了,先撤吧。
  被李皓这么一闹腾,人家映红月现在心烦着呢,未必有时间搭理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