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咒术回战:我有一只沙奈朵 > 第四章 初到东京,内心火热

第四章 初到东京,内心火热


  东京,台东区,一间普普通通平平无奇的三居室公寓。
  明家的三名成员,明林美、明理以及沙奈朵围坐在橡木餐桌前,共同举杯。
  “为了我们的新家,为了我们的新生活,干杯。”
  距离母子夜谈已经过去差不多半个月,虽然决定要搬到东京去,但这八年他们一直生活在乡下,该如何搬家,具体搬到哪里,要履行哪些手续都需要仔细研究规划。
  多亏了网络的普及与发展,不然就不是半个月,而是一个月甚至更久。
  好不容易找到心仪的公寓,安定下来,当然要好好庆贺一下,明家的三名成员一起动手,办了一个小小的家宴。
  明林美掌勺,明理切菜,其他的都由沙奈朵包办。
  不得不说,念力真的是个好技能,战斗中进可攻、退可守,日常生活同样便利。
  就拿洗菜来说,沙奈朵可以随便用念力操控水流,保证洗得干干净净,同时也是一种修行。
  明理的“宝可梦训练师系统”可以看到宝可梦的等级不假,但现实终究不是游戏,游戏里选招式直接打,现实里要考虑各种因素。
  同样是菜刀,在专业厨师手里和在门外汉手里,完全不是一回事。
  因此,从拉鲁拉斯诞生开始,明理便一直在训练搭档的控制力和微操技巧。
  当然,也有乡下没那么多怪可刷,只能自主训练的因素在。
  如今的沙奈朵,绝对是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上得战场,下得牙床。
  三支手,三个玻璃杯碰在一起,发出清脆声响。
  明林美轻轻抿了一口,沙奈朵双手碰杯小口啜饮,明理最没形象,咕嘟咕嘟地喝掉一大半,还打了个嗝儿。
  看到这一幕,明林美微微皱眉:“注意下形象,你不是小孩子了。”
  “在家里,又没外人。”明理笑了笑,不以为意。
  虽然离开了加茂家,明林美还是保留了不少在加茂家的习惯,明理则不然,前世养成的习惯更占上风一些。
  “小心小沙嫌弃你。”小沙是明林美对沙奈朵的昵称。
  “你会嫌弃我吗?”
  明理问沙奈朵,后者用力摇头,发音都比平时多了一个。
  “沙~沙~”
  “哟西哟西哟西哟西~”
  明理也多发了几个音,熟练地抚摸沙奈朵的脑袋,让后者的眼睛眯成了月牙。
  “怎么感觉让你们分房睡,感情反而更好了?”明林美小声嘀咕。
  “这就像是弹簧,放松时看不出来,一旦遇到压迫,反弹也会更加剧烈。”
  明理能感觉到沙奈朵比以前更黏自己了,估计是因为每天相处时间少了8-10小时。
  要不是系统里写了沙奈朵的性格是“内敛”,说是“怕寂寞”都不会有违和感,要不给你取个名字叫“莱娜”,虽然这个名字更适合奇鲁莉安的另一条进化分支“艾路雷朵”。
  “你们高兴就好。”明林美只能这么说。
  如果是以前,没离开加茂家的时候,她还会拿传统,人类的底线说事,但现在,她已经没了这些执着,只希望孩子能够好好的。
  明理、加茂宪纪乃至沙奈朵——她一直都是把沙奈朵当女儿养的。
  于是,明理又一次高呼“老妈赛高”,沙奈朵则乖巧地把脑袋伸过来,明林美同样熟练地抚摸着,微笑道:“小沙真乖……放心吧,妈妈不会打扰你和阿理的,以后白天我都要出去工作。”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明理微觉奇怪。
  加茂家给了一笔遣散费,保证母子二人衣食无忧。老妈已经八年没工作了,每天养花种草,要么就是书道茶道,修身养性至极。
  “因为这里是东京,不是四国的乡下。”
  明林美稍一解释,明理就懂了。
  古人云:东京居,大不易。
  古人口中的东京指的是汴京,是北宋的首都。
  不过套用在现代的东京同样合适。
  不管是古代东京,还是现代东京,都是名副其实的都城,国际化大都市。
  地方够大,人够多,够繁花,相对的物价也够高,生活成本居高不下。
  明家母子在四国山区住的是二层小楼,地方大,可劲儿造,到了东京只能住三居室的公寓。
  仅这一项开支,就把遣散费花去大半。
  一辈子衣食无忧的标准是在乡下,不是东京。
  倒不是加茂家付不起,而是一种变相的牵制与隐晦的警告:你们就给我在乡下终老好了。
  为了生活,工作势在必行。
  “阿理,不用为妈妈担心,妈妈有京都大学的文凭,找工作不难。”
  “老妈你不是咒术高专毕业?什么时候去的京都大学?”
  京都大学可是日本最高级的学府,和东京大学齐名,放眼全世界也属于一流,无数学子梦寐以求,这种辉煌的过去从来没听老妈说过。
  “那是咒术高专毕业的副产品。为了表面活动方便以及因伤或者其他原因退役后的生活保障,高专毕业后会有专人安排学历证书、毕业证书,京都高专默认京都大学,东京高专默认东京大学,有其他想要的文凭也可以提,一般都不会有问题。”
  明理闻言夹菜的手忍不住一抖,一块天妇罗不小心滑落,好在沙奈朵眼明念力快,第一时间接住,帮忙挪进了明理的碗里。
  明理也给沙奈朵夹了一块,不忘感慨:“这保障真不赖,看来高层不全是饭桶。”
  奉送最顶级文凭这事看上去夸张,仔细一想其实很正常。
  咒术师常年缺人,又因为是战斗职业,风险很高,残疾丢命什么的屡见不鲜,不给出令人眼红的报酬和待遇,哪个愿意干?
  别看明林美一副温温柔柔的样子,年轻时指不定多疯。
  咒术师全员疯批,可不止是说说而已。
  虽然明理挺好奇这个走大和抚子路线的老妈疯批起来是个什么样子,但身为人子,这种事最好永远不用发生。
  “有京都大学的文凭,找工作当然不难,不过老妈其实你没必要这么拼的,继续养养花种种草,写写字喝喝茶。赚钱的事我来,这是男人应有的担当,我答应要孝敬你一辈子。”
  说这话的时候,明理有点庆幸自己是在日本,家庭主妇氛围浓厚。在这里你说男人就该工作,女人就该做家务,天生带有理直气壮属性,尤其是母子两人还是御三家出来的。
  换成其他地方嘛,三个字——气抖冷。
  儿子的心意让明林美心生感动,但仍是摇头:
  “你的心意妈妈知道,但你才十六岁,等你成年了再孝敬妈妈也不迟。”
  “是不迟,但我有这个能力当然越早越好。赚钱的事我已经安排好了,小沙,帮我把笔记本电脑拿来。”
  “沙~”
  沙奈朵手指一勾,笔记本当空悬浮。
  明理熟练地打开浏览器,切换到MF轻小说WEB版,点开排行榜上名列前茅的《InfiniteStratos》。
  “这是我写的轻小说,根据人气指数,文库发行不成问题,我已经完成了小说前十卷的原稿,足够撑到我成年还有富余。”
  明林美饭也不吃了,死死盯着电脑,确定网站本身,作者账号和作品都能对上,确实是自家的宝贝儿子无误。
  “你什么时候做的这些?”
  “在四国的时候,毕竟闲得只剩下时间。”
  修罗、龙王的所谓隐忍,更像是个闲的没事恶心自己。
  真正的隐忍是藏器于身,待时而动。
  乡下的八年,乃至还是加茂宪纲的时候,明理就在暗暗筹谋,早已有了一整套的计划。
  轻小说不过是冰山一角。
  PS:莱娜,其实应该是莱纳,《传说中勇者的传说》的男主角,体内埋有“怕寂寞的恶魔”的半身“怕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