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全球神祇之巨龙神主 > 082 异兽成精?

082 异兽成精?


  他伸手揪起王炀的脖子,毫不犹豫的摔在地上,后者吐出一大团鲜血。
  “看来还真是语言不通。”
  南圩的头颅内星辰滚动,随后他突然想到一件事,自己不是可以用字来交流吗?
  思考到这里,南圩放开被自己掐着脖子的王炀,缓缓伸出左手。
  只见南圩那被紫色和黑色掺杂起来的皮肤一阵涌动,随后居然变化成一个串串。
  串串上面既没有撒着孜然的羊肉,也没有汁水四溢的烤鱼,有的只是一个个笔画端正的正楷字。
  王炀只感觉天昏地暗,整个世界在一阵摇晃中回到了妈妈的怀抱。
  他心中仅存着两个念头,这特么过山车也没有这么刺激。
  剩下的便是晕...无比的晕...天旋地转的感觉。
  “啪啪!”
  南圩伸出手便是两巴掌,在王炀刚毅的面庞上狠狠留下了两个红印,后者也顿时从晕眩中抖擞精神,上了头。
  “该死,你这怪物!”
  王炀的咆哮是那么无力,但眼神中充满了悍不畏死的决绝,还有着对于妻女的愧疚。
  但当他的目光扫视到南圩所变化出的哪行字时,顿感晴天霹雳...
  “你...你会正楷字?”
  他张大嘴巴看着南圩,震惊与疑惑并行,但更多的是深深的恐惧。
  “异兽...异兽居然会学汉字了,这世道还有人类的容身之处吗?”
  王炀喃喃自语,整个人的精气神颓废了不止一点,黑色的短发上沾染着点点鲜血,本来英气十足的脸庞此刻扭曲的令人望而生畏。
  “这...是...什...么...地...方?”
  王炀很是艰难的读出这一个个仿佛葫芦娃一般穿起来的字,当他看完这句话时,整个人仿佛被人推入了深渊。
  “你...你...”
  他惊的说不出话,嘴里结结巴巴的重复着那一个字,脸上惨白的毫无血色。
  南圩的手臂再次变换,“怪物nmm小饼干,劳资是人!!”
  “卧槽!”
  王炀看见南圩再次变化出的字体,再也忍不住火山般的心情,顿时卧槽一声。
  “你,真是人?”
  王炀试探性的询问,毕竟眼前的事情实在太不可思议了,是个正常人都不会相信眼前突然蹦出来一个完全不像人的怪物说自己是人。
  王炀的目光闪烁,高智慧的异兽也能够口吐人言,眼前这怪物说不定就是一个会口吐人言的智慧生物。
  “劳资现在没空和你解释什么,快告诉我这里是哪里!”
  南圩不耐烦的迅速变化出一串字。
  虽然不是南圩亲口说出来的,但也令王炀一阵心颤,光是字上的意思就带着浓浓的杀意与愤怒。
  “这里是联邦首都——希望城。”
  王炀浑身软了下来,紧张感随着说出去的话飘散在气之中。
  他也没办法了,眼前的生物不管是不是人,都不可能逃出去了。
  听着耳麦中忽然传出的一句声音,他的眼神充满死灰。
  “别挣扎了,我不管你是人是怪物,我们都将埋葬在这里。”
  王炀双目无神的望向洁白的天花板,他的嘴中就这么呢喃着这句话,眼神毫无波动。
  “该死!”
  南圩心中暗骂,这实验室定是启动了什么玩意。
  要么是更强大的机甲,或者是实验室的自毁。
  甚至...被丢下来一颗战略性武器。
  南圩经过左思右想,还是觉得中间那种可能性最大。
  他的手臂再次变化,右手握着王炀的脸庞,将其扭到了自己所变化出的字体前。
  “控制室在哪?”
  王炀一字一句的读出这句话。
  实验室的所有房间都不会被标上房间名称,有的只是编号。
  “控制室在012房间,已经没必要做无谓的挣扎了,我们是不可能逃出去的。”
  此刻王炀对于南圩是人类的身份信了半分。
  但实验室的自毁程序是不可逆的,因为实验室的反应炉一但开始引爆,将会造成不可反转的结果。
  王炀把实验室几乎一半的储存神力都放入了控制室的自爆槽内,就是为了在粒子裂变时增添更大的伤害,来毁灭那些强大的怪物。
  储存神力将会在裂变完成的最后一秒释放出去,整个反应炉将承受不住两种力量的冲突而产生比核弹恐怖百倍的爆炸。
  但这范围是有限的。
  由于空气中神力的原因,反应炉代替了核能成为新型能源。
  最重要的原因便是,它的伤害范围并不大。
  与钴弹相比,它的威力提升了不止一倍,甚至十倍不止。
  但他所造成的破坏却没有多少变化,就是因为空气中融入了神力,土壤融入了神力,整个星球融入了神力。
  因此,联邦才放心的使用这种战略级武器。
  这个实验室中的反应炉并不算大,毕竟这玩意的造价也昂贵到可怕。
  南圩迅速走进012房间,再次粗暴的撕开,熟练的钻进那不愿意打开的洞内。
  “TMD,怎么这么多按钮?”
  南圩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按键与拉杆,还有看不懂的数据与仪器,顿感一个脑袋两个大。
  他迅速扭头扫视整个房间。
  很快,一排像是容器一般的东西映入了他的眼中。
  “这应该就是神力了吧?”
  南圩看着玻璃圆筒内所装载着的一团金色能量,迅速将其一一拔出,放在一旁的金属地面上。
  将其全部拔出来后也就用了不过三秒。
  南圩此刻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快的男人,对,快,非常快。
  他焦头烂额的来到密密麻麻的按钮前。
  红黄橙绿蓝。
  谁特么想出来的按钮,就不会标注名字吗?
  南圩看着按钮上没有任何名称的纯颜色,顿感一个脑阔球般大。
  蹦迪的灯光都他丫齐全了。
  “储存神力已经全部被拿出来也没用,但这玩意可不是没有了神力就不会爆炸。”
  这时,一道平淡的声音传进南圩的耳中。
  南圩扭头看去,正是捂着腹部踉跄着走进来的王炀。
  南圩目光闪烁不定。
  “说不定...我可以...”
  南圩的脑海顿时电光一闪,一个奇思妙想的点子浮出水面。
  更不可思议的是,在王炀看来,眼前生物头颅内的星璇居然会旋转和膨胀,最令他震惊的是这玩意居然还会生娃似的分离出一团小星云。
  最特么离谱的是这小星云还是电灯泡般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