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一棍圣僧 > 第一百零六章 看山识人

第一百零六章 看山识人


  周县尊一行人被引入内院上座,和法空并不在一起。
  “叶公子到!”
  叶良辰到了,朱百祥连忙上前:“我记得我没请过你。”
  “哈哈……”叶良辰折扇啪的一收:“你和张金风的红白喜事,不用你们请,我自己就会来。”
  “哼…”朱百祥冷笑两声:“你是不是皮又痒了。”
  叶良辰防御性的后退半步:“我今天是来道贺的,不是来和你打架的。”
  “道贺是吧!礼物放下,你可以回去了,不管饭哈。”
  “呵呵……没关系,来人,把我给朱公子的礼物拿上来。”
  一声令下,身后一群奴仆立即忙活起来,在朱家大门前,架起大大的红色横幅。
  “名器阁全体姐妹含泪祝朱百祥公子百年好合”
  “花草楼所有花草恭祝朱百祥公子新婚快乐”
  “红浪漫浴所女技师祝朱百祥公子早生贵子”
  “我草……”朱百祥看的一愣。
  叶良辰在一旁得意的哈哈大笑:“这可是城里所有姑娘的一番心意啊,朱兄,爽不爽?”
  “少爷要不要把这些拆了?”有下人在一旁不忿的道。
  “别!”
  朱百祥端着下巴,得意洋洋:“想不到老子在那些娘们心里这么有地位。”
  “……”
  “拆什么拆,去帮忙竖高一点。”
  见下人一脸茫然,朱百祥又拉住他:“对了,你照着这个样式,再去给我多搞两个横幅,把府城的天上人间和怡红院也给爷爷加上。”
  “啊?”
  “啊什么啊,办好了爷爷重重有赏。”
  “……”
  叶良辰无语的看着朱百祥:“我终于知道我哪一点比你差了。”
  朱百祥呵呵一笑:“哪一点?”
  “无耻还比你差了一点。”
  “哈哈……过奖过奖!”
  叶良辰哼了一声,然后刷起袖子,回头朝身后喊了一声:“络朱,过来。”
  “公子。”随着一道娇媚的声音,一个女子缓缓从后面走来。
  她一身皮衣,将凹凸有致的身材完美的展现出来,充满异域风情的脸上带着浅笑,引动嘴角的美人痣,散发着让人心动的魅惑。
  好一个人间尤物。
  哧溜…
  朱百祥咽了一下口水:王八蛋,哪里找的马子,竟然和知画不相上下。
  “呵呵…”叶良辰一把搂住络朱的细腰,得意的大笑:“不要以为就你和张金风有人以身相许,少爷我也是有的。”
  “什么意思?”朱百祥盯着络朱,眼睛都没有眨过。
  “看什么看!”叶良辰打断他的目光:“前段时间,络朱卖身葬父,我好心帮她,她决定以身相许,现在是我的小妾。”
  “牛批…”朱百祥竖起大拇指:“看到了络朱姑娘,你这个对头我交定了。进去喝一杯?”
  “tui…”
  叶良辰搂着络朱后退两步:“喝个蛋,我就是来装个比,顺便恶心一下你。”
  “哈哈……王八蛋,你成亲的时候,老子一定还给你。”
  “哈哈哈……”
  叶良辰走了。
  走的很开心。
  之后,也没再发生其他事情,直到傍晚时分,知画被送亲的队伍送来。
  “一阳初动,二姓和谐,请三多,具四美,五世其倡征风卜,六礼既成,七贤毕集,凑八音,歌九和,十全无缺鸳鸯和。”
  大堂内,已有主婚人按照当地的风俗,念起祝语。
  幽梦听得一阵神往,拉着法空的袖子,可怜兮兮:“孩子他爹,我们也去看看嘛。”
  “阿弥陀佛!”法空将袖子扯开:“不去。”
  幽梦眼睛一转,朝熊三屁股上就是一巴掌,熊三疑惑的看向娘亲,然后恍然大悟。
  她一把抱住法空的腿:“爸比,带我去看看嘛。”
  法空无奈的笑道:“好吧。”
  说完,牵着熊三的手向大堂走去,幽梦见状,连忙牵住熊三另一只手。
  法空看了她一眼,她得意的朝法空吐了吐舌头。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
  “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
  “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此证!!”
  “好美的誓言。”幽梦眼眶红红的看着法空,法空假装没有听到。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知画听令行礼,脸上是抑制不住的笑容。
  她披着红盖头,挡住了所有的目光,但对有心人来说,想看到她的样子,并不困难。
  比如熊三、幽梦,也包括法空。不过法空不像幽梦他们那么无聊,并没有用感知去看对方,毕竟这不够礼貌。
  “啧啧…新娘子好漂亮啊!”熊三啧啧有声。
  幽梦皮笑肉不笑的摸着她的脑袋:“是吗?”
  危!
  求生的本能瞬间被激发,熊三乖巧的蹭了蹭幽梦的手:“就是比娘亲差远了,画那么浓的妆,也才赶上娘亲的万分之一。”
  “呵呵…我们的熊三真乖!”
  说完,她又开心的看向法空:“熊三她爹,你说呢?”
  “我看都不会去看。”法空老实的说道。
  幽梦先是一愣,随即脸上一喜:他的意思是他连看都不会去看对方吗?一定是为了我,哎呀…好感动…
  仪式继续。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行完礼,知画就被送入洞房,朱百祥则在外面继续招待宾客。
  柳雾站在外面,并没有施法去看新娘,她知道今天很可能有修行中人在场,不想泄露身份。
  因此,她只是瞟了一眼,但就这一眼,她便愣在原地。
  她看见了什么?
  两座高山!
  这个形状,这个大小……是知冷?!
  关于知冷,别的东西,柳雾可能记不清楚,但那比自己小一号的高山,她还是记忆深刻的。
  眼见知画被送入洞房,柳雾找了个借口溜开,等洞房里的丫鬟走了,才小心的潜入。
  “谁?”感应到身前有人过来,知画连忙问道。
  刷的一下,她的红盖头被柳雾一把掀开。
  看着美艳动人的知画,柳雾满脸怒火:“你在干什么?我四个兄弟都死了,你竟然还有心情嫁人?”
  盖头被掀,知画也很非常生气,待看见柳雾最引人注目的高耸突兀,心里闪过莫名的危机。
  好大,怎么可以这么大,绝不是人…但,这要是让朱郎看见了,岂不是……
  想到好球人士朱百祥,知画双眼冒火,那是嫉妒的目光,也是羡慕的目光。
  “你想干什么?”她冷冷的道。
  “我想干什么你不知道?!”柳雾有些诧异:“这段时间你跑到哪里去了?有没有找到那个小狐妖?”
  外面人多眼杂,知画按下杀心:“莫名其妙,给我滚,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嗯?”
  柳雾狐疑的看着对方,虽然对方的相貌和知画只有七成相似,但对方那比她小一号的胸部,她必不可能认错。
  “你不认识我?”柳雾眼神一冷。
  知画淡定的捡起红盖头:“不认识,你快点走,不然我就喊人了。”
  眼见知画盖好红盖头,安静的坐到婚床上,柳雾满脸疑惑,本以为找到了知冷,多了个帮手,想不到对方竟然不认识她。
  人多眼杂,时机不对,柳雾冷冷的看了知画一眼,充满疑惑的转身离开。
  她是真的不认识我,还是故意装作不认识?她为什么装做不认识我,是有什么其他目的?我要不要找机会向她挑明身份,还是偷偷观察一段时间……要是找她帮忙对方一深,她会同意吗?
  这一切疑问,暂时都没有答案。
  直到宴会结束,柳雾也没有机会再去找知画,不过在离去前,她留下了一条隐蛇,监视知画的一举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