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士 > 白月光她太难了! > 第7章 016

  徐枝月注意到岑格非衬衫的左胸口袋往上的位置,挂了个小小的工牌。
  他去电玩城兼职了啊。
  这个点没到下班时间,那家店离得也不近,他竟然能这么快来到这里。
  
  “坐啊,本寿星请客,”徐枝月唇边梨涡浅浅,“你要喝什么?”
  “不用,我不喝。”岑格非说。
  
  徐枝月左耳进右耳出,抬手示意奶茶店员工,“这桌加一杯金桔柠檬。”
  瞧见岑格非微蹙的眉,徐枝月吐了吐舌,“这么热的天,得感谢你跑来一趟啊。”
  “对了,填报志愿,你有什么建议啊?”
  
  大片阳光从开阔玻璃窗投照进来,光影错落明暗。
  
  岑格非声线一贯是清冷的,如冰击玉,现在却有些轻缓,“报城京的学校。城京工商大学和城京经贸大学不错,你的分够上。”泄露一丝忐忑和紧张。
  他即将要读的水木大学在城京市。
  
  “城京啊,有时候空气不怎么好,有雾霾……”徐枝月拖长语调。
  
  岑格非手指略略一蜷,眸光变得黯淡。
  
  徐枝月吸了口果茶,鲜红的细碎莓果肉沾到唇,她舌尖伸出舔去,歪头俏皮一笑,“不过,城京美食小吃很多,名胜古迹也挺多,在那读大学应该不错。”
  
  “嗯。”岑格非知道自己的嘴角压不住地上扬了。
  
  徐枝月设定的闹铃响了。
  
  “咦,忘记今天星期六了。”徐枝月关掉一周一次的提醒,抬手简单地束了个马尾,“我要去跳舞,先走了啊。”
  “你的手怎么了?”岑格非发现她白皙的手臂上有血点。
  
  徐枝月顺着他的目光,“这个啊,下午去花梨医院献血了。”
  “正好啊,当时听到旁边护士在说,有个可怜的小朋友得了罕见病,需要A型血。也不知道我的血能不能帮上——啊,不说了,我得赶紧过去了。”
  
  “等等。”岑格非站起来。
  “啊?”徐枝月回头。
  
  “给你。”岑格非低声,“生日快乐。”
  徐枝月接过精致的小盒子,“我可以现在打开看吗?”
  “嗯。”岑格非别开眼。
  
  “天哪,这手链和我丢失的那条旧的一样。”徐枝月杏眼圆瞪,“这,你来之前去买的?飞去的啊?”
  花梨市没有专卖店。最近的专卖店在上百公里外的光见市。
  
  “不是。”岑格非脸颊有点烫。
  彼时听她说丢失了很喜欢的那条手链,他就开始打工攒钱了,攒到今年七月初,估摸着钱够了。
  他不知道是哪个牌子,就一家珠宝店一家珠宝店地跑,厚着脸皮去问,向店员描述手链的样子。好在有人听得明白他指的是哪条,并好心告诉他去哪里买。
  
  “这礼物我很喜欢。”徐枝月笑得眼眸如弯月,“今晚回去就带上。”
  转身,快步下楼梯。
  
  到最后一节台阶时,徐枝月忽然一怔愣,脚步慢下来。
  她举起手中的盒子,这手链的价格不便宜,至少相当于岑格非半年的生活费啊。
  系统给的指示好像仅是要让岑格非对她产生好感和朦胧的喜欢。现在他这……会不会太过?
  
  ……
  
  八月二日晚上,徐枝月的班级搞了个谢师宴暨毕业聚餐。
  
  近年来有关部门管得严格,不允许教师参加各种宴会,所以实际上,这晚他们没有“谢”到任何一个老师。
  
  聚餐的地方在一家酒店的露台,视野开阔,星光和灯火呼应。
  东面中间有个小舞台,播着属于这个班集体的照片和视频。
  
  不管彼此间曾经有没有矛盾、龃龉,在这个时候,至少表明上大家看起来其乐融融。
  
  徐枝月在烧烤架前蹲守羔羊肉串。蒲麒麟拍胸脯夸下海口说自己最擅长烧烤,包揽下这个架子的烤肉活儿。
  
  “地道的羔羊肉串不需要调料腌制,生肉切好串好,上火这么一烤。”蒲麒麟大厨煞有介事地解说。
  “这可是来自乌拉特大草原的精选羊。口感细腻,鲜嫩多汁,瞧,这穿制也有讲究,两块瘦的一块肥的,再到瘦的。”
  
  蒲麒麟用手在肉串上扇了扇,“闻闻,是不是有草原的香味?”
  “没有。”徐枝月往后一仰,“别搞油烟过来。”
  蒲麒麟:“……靠,我受伤了。”
  
  前边乍然爆出一阵笑声起哄声。
  
  “什么事这么嗨?”
  蒲麒麟和徐枝月看过去。
  
  “大家稍微安静点儿。”舞台上站着的男同学史承举起话筒,“抽到的是35号。”另一只手示意展开的小纸条。
  
  全班都知道,35号是徐枝月。
  “许枝月!”“快上台~”“哇哦,许大班花。”
  
  被cue到的徐枝月一脸懵逼:“什么情况?”
  
  史承在台上温文尔雅地解释:“班干们想出一个小活动点子,间隔五分钟抽一次签,同时抽到的两位同学上台合作表演节目。”
  
  “我不会唱歌不会跳舞也不会任何乐器。”徐枝月搬出先前用过的借口。
  史承斯文一笑,“没关系,我们来合作表演小魔术。”
  
  “我不会魔术。”
  “没关系,你配合就好。”
  
  行吧。徐枝月捋了捋鬓发,登上小舞台。
  
  史承显然有备而来,取出两个纸杯和一瓶开过的雪碧放在道具桌上。
  “这是两个纸杯,请你仔细检查是否有问题。”
  
  徐枝月拿起杯子里外看了看,“没看出什么问题。”
  
  “这是从外边贩卖机买的雪碧。”史承说着往两个纸杯里倒雪碧,递其中一杯给徐枝月,“尝一尝?”
  徐枝月象征性地抿一小口,没尝出和普通雪碧没什么不同。
  
  “你你你真的喝了?”史承脸上做出惊讶表情,“这么信任我?”
  徐枝月嘴角轻抽,“不是你叫喝的吗?”
  “一般人都不敢食用魔术师给的东西。”史承一本正经地说。
  
  同学们被逗笑,气氛调节得轻松欢乐。
  
  徐枝月分神环顾了一下全场,岑格非至今没有出现。
  也对,他向来游离在人群边缘,不喜欢参加这种聚会。
  
  “今天我站在这里,说是魔术表演也不对,应该说是魔术教学。”史承看向徐枝月,“跟我一起学,好吗?”
  徐枝月木着脸点头。都来到舞台上了,难道她还能说“不好”吗?
  
  “现在两个纸杯里都有半杯饮料,你半杯,我半杯,然后,你先看一遍我的动作。”
  史承将纸杯高举在头顶上,两手扶着,边说边演示,“缓慢地原地旋转三百六十度。不会难吧?”
  “等会儿你顺时针转,我逆时针转,就可以合力把各自杯里的饮料变消失。”
  
  史承:“准备好见证奇迹了吗?”
  徐枝月:“开始吧。”
  
  “请你先和我站到一条水平线上,把杯子放到发顶,OK,注意啊,转的时候一定要慢。”
  “不慢这个魔术就不能成功。”
  
  徐枝月按照史承说的,头顶着盛有饮料的纸杯缓慢地顺时针原地转。
  这样的姿势肯定很二傻子。她嫌弃地在心里吐槽。
  
  舞台背后的幕布切到纯灰色,四角的亮光聚拢在台中央的史承和徐枝月。
  男生穿深蓝魔术师礼服,气质温润翩翩。女生着白绿格纹连衣裙,两条系带横扎在半露的后背,身形美好曼妙。
  
  在围观的同学看来,两人尤其是徐枝月做这样的动作,并不傻气,甚至觉得更可爱了。
  
  随即,他们见证了“奇迹”的一幕:史承在转到和徐枝月背对背时,趁着她看不见的角度,迅速把自己的纸杯拿下来,喝光里面的饮料,再放回头顶。
  
  同学们:……这么狗。
  
  史承若无其事地转完一圈,吩咐站定的徐枝月:“你的杯子先不要拿下来。”
  “看我这里。一,二,三——”史承将自己的杯子取下,口朝下,“成功了!”
  
  “那么许枝月同学有没有成功?”
  史承小心地去拿徐枝月头上的杯子,“如果你完成了一个原地转,里边的饮料应该已经消失了。”
  
  “好你可以听到有同学在底下笑对不对?不要理他们,他们脑子不太好使。”
  “为了更直观地验证饮料是否消失,我们刺激一点,”史承用商量的口吻,“杯子在这里,让它旋转,口朝下,可以吗?”
  
  徐枝月抬头,杯子悬在她上方。
  
  底下的同学顿时骚动起来,“不要信他啊。”“他骗你的,枝月!”“里面有饮料!”“史承是坑逼!”
  
  徐枝月看向同学堆里比较熟悉的叶莎——她喊得也挺大声——递上一个“你淡定一点”的眼神。
  
  史承再次问:“可以从这倒转杯子吗?”
  “倒吧。”徐枝月嫣红的唇小幅度弯了弯。
  
  “再提个小要求,可以请许枝月同学把脸抬起来吗?”
  “好,倒数三个数,一,二……”
  
  观众们的心都被提起来,有人仍试图劝徐枝月让开,有人闭上眼不忍看美女被饮料泼。
  
  徐枝月落落大方地站着,眉头都不皱一下。
  离得最近的史承诧异了。
  
  “……三!”
  许多人屏住了呼吸,现场有一刹那的安静。
  
  杯口一百八十度倒转,没有出现饮料倾泻的画面,甚至不见一滴液体。
  “卧槽!”“发生了什么?”“牛批啊!”“怎么变没的?”
  
  史承文雅笑着看向徐枝月,“非常感谢许枝月同学对我的信任。非常棒的一个搭档。”
  将杯子放到桌上,他从口袋里抽出一条红丝巾,“请允许我额外增加一个小彩蛋。”
  
  “这是一条普通的丝巾,”史承张开丝巾,前后翻个面,抖了抖,“来,你要检查一下吗?”
  只想快点下去吃烤肉的徐枝月:“不了。”
  
  “好,注意看。”
  “请你给这里吹一口仙气。”
  “……”徐枝月随便吹了下。
  
  史承右手将丝巾一抖,拉开,左手里握着一枝鲜红的月季。
  “谨以此花代表我对你的……感谢。”
  
  “不用。”徐枝月礼貌性地笑了笑。
  同学们“哇哦”“哇哦”地起哄,史承轻声:“收下吧。”
  
  无人留意的昏暗楼梯口。
  
  漂亮高挑的少年沉默地注视着炫亮的舞台中心。